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情人節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情人節,通常到了這一天,我們都會躲在病維的偵探社一整天不見人。

反正平時他都是沒有生意的,空著也是空著,就在這種他媽的日子充當我們的避難所。

但想不到今天竟然有人找上門了,而且還是我們的中學同學大情聖盧光華。

大家不約而同擺著臭臉看著他,但被愛情沖昏頭的他似乎看不出來。

「大家好!好久不見了!你們還好嗎?」

「你是怎樣找到我們的?」病維咬牙切齒,雖然對方沒有帶女朋友上門,但想也知道這傢伙不可能會有單身的一天,他曾經說過,單身的人沒有任何生存意義。

「因為你們的面子書上寫得清清楚楚,你們今天一整天只會躲在這裡,哈哈哈。」

大家瞪了熱狗一眼,只有他會在網絡公佈行程。

病維刻薄回應這位老同學:「今天大好日子,你不用和未必是她的人花大錢吃沒營養的餐點,和買沒有意義的紅色花束嗎?來這裡幹嘛?」

「我單身啊,情人節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

「你會單身?」大家抬起頭看著他,「狗也會有不吃屎的一天?」

盧光華抓了抓頭,活像個韓國明星:「其實我已經單身多年了。」

就因為他這句話,我們又多了一名夥伴。

雖然說收留了他,但這種聚會基本上,就是各自窩在自己的角落上網或看書而已,只有不擅長高科技的病維躺在沙發上喝悶酒和發呆。

熱狗放下手中的《麥肯錫教你把妹》,打破了沉默:「盧光華,你不是從初中開始就有非常多女朋友的嗎?為什麼會淪落到單身那麼可悲?」

盧光華正好因為被無視而悶得發慌,這時候就算跟他說話的是撒旦也沒關係:「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現在的我五根清淨。」

「為什麼?你已經遁入空門?還是做了太監?」

「不是的,是因為多年前的一件事。」盧光華陷入回憶之中,慢慢述說自己畢業后的事。

中學畢業後,大家各奔前程,一般情況下,大部分畢業生都會跟幾個死黨一起去深造或是找工作,只有盧光華一個人到外州去唸書,原因很顯然,中學時期他雖然有朋友,但卻都是泛泛之交,整天忙著談戀愛的他根本沒有機會跟別人深交,而畢業後就等於分手了,他也就孤單一個人。

不過他從來沒有擔心過,他非常有信心在新的校園里可以馬上找到新的情人,畢竟沒有情人的人是非常可悲的。

他春風滿面踏入新的學習環境,四周都是青春無敵的學生妹,每個人都有潛能,問題只是他應該選擇誰而已。

以前都是別人主動來找他搭訕,不過現在情況已經不同,不像以前在建人中學時期,除了自己,其他的不外是李察,病維等的等級,不值一提,在外州的大學卻有很多其他帥哥,競爭激烈許多。

為了在情場中生存下去,他唯有主動出擊,但無論如何,雖然成功攻下不少美眉的愛,但對象都不是自己最想要的,他沒有辦法放下條件和身段接受「任何人」。他憧憬動漫裡面那種轟轟烈烈的愛情。

「請問一下,你知道303號講堂在哪裡嗎?」

正在自我反省的盧光華抬起頭,看到一張清秀的臉龐,和機靈的雙眼,她在看著自己。

「在那邊,不會很遠……我帶你去吧。」

冷靜下來的他快速打量這名從來未見過的女生,長髮,長腿,完美潔白肌膚,還有那種神秘感,一切都符合自己的要求,當下心想,就是她了。

帶路的過程中,他成功展現自己的幽默風趣,並拿到了聯絡電話,和她的名字——吳米樂。他還特地留意303號講堂的下課時間,提早到附近等她,但不是直接約她吃飯,而是製造偶遇的機會,畢竟他有條件,不需要使用老土的追求方式。

之後的約會中,他淋漓盡致展現自己的魅力,誰說外表不重要,盧光華不只成功追到吳米樂,還成為校內風雲人物,他們成了天造的一對,沒有人會再說朱麗葉與羅密歐,而是用盧光華和吳米樂當成恩愛的形容詞。

之後的過程毫無懸念,他開始了快樂的大學生活,直到一年后。

「那段時間是我最快活的日子。」盧光華說得起勁,幸好還有熱狗一人專心聽他說話,「但好景真的不常在,之後發生了一件事,之後她失蹤了。」

「為什麼?跟別人走了?」熱狗關切問道。

「不是,你也知道,從來沒有人逃得過我的帥氣,基本上她是突然失蹤的,失去了消息,也沒有再回到學校。」

「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當時……確實發生了一件大事,但我始終想不通為什麼她要逃避。」

「到底是什麼大事?」熱狗對於盧光華的婆媽也感到不耐煩了。

盧光華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表情說:「她……懷孕了……」

盧光華這句話讓整個偵探社的廢人們一陣嘩然。

「孩子是誰的?」

「當然是我的啊!」

「你的意思是你已經當爸了?開什麼玩笑?」李察覺得不服,這裡所有的人連女朋友都沒有,憑什麼竟然有同齡的朋友有孩子了。

「真的。」盧光華表情嚴肅,看來也不會用自己的後代來開玩笑,「但是,在我知道她懷孕的那一天,她當晚就失蹤了。」

「所以你就是她失蹤的原因?」我放下手中的平板電腦,「她叫什麼名?吳米樂是嗎?」

「是的,或許……她是為了逃避我才會退學的,當時她對我說,很感謝我讓她有了孩子,她絕對不會忘了我。那時候我以為她絕對會嫁給我了,我也準備好要當一名父親,就算還在念大學,也要好好安排我們未來的生活,但是……她當晚就失蹤了,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之後我就到處尋找她的下落,幾乎要輟學了,但最後還是完成了學業,但我再也沒有找其他女朋友,因為我已經是當父親的人了。」

病維捏扁了手中的啤酒罐:「你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她懷孕之後要離開你?她懷的應該不是你的孩子。」

「不可能!她不會背叛我的,我們當時是何等的恩愛。」

「你確定嗎?當時你們有過任何結婚計劃嗎?」

盧光華低下頭:「其實她……你們也知道,新時代女性有時候有種奇怪的想法,她是藝術家……我的意思是,她是美術社社員,同時也是不婚主義。」

「不婚主義也相等於不孕主義嗎?」

李察哼了一聲:「當然不算,是不同的概念,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嗎?」

「但我們肯定是真心相愛的,沒有理由她就因為懷孕離開我啊?有什麼問題不是應該一起討論解決?」盧光華說,「甚至我們也可以不要孩子啊。」

熱狗搖了搖頭:「你說她感謝你給了她孩子,應該不是孩子的問題吧?」

病維站得累了,重新倒回沙發上:「可能是你出軌被發現了。」

「我不是這種人,甚至畢業后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找其他人,你們看過那麼專一帥哥嗎?」

最後大家討論得盧光華有點不悅了,他才告辭離去,我也鬆了一口氣,但被病維看到了。

「原來你那麼討厭他,看他離開就輕鬆了?」

「你別瞎說,我放鬆是有原因的。」我手持平板電腦,上面顯現一個黑暗的網頁,其實我已經瀏覽一整個早上的暗網。

「色情網站?」

「不是,是暗網,上面有許多有關人類做出的一切反社會舉動畫面與資料。」

「性虐網站?」

我乾脆展示平板給他們看,上面顯示一個錄影,一名女子在享用美食的畫面。

「這有什麼好看的?」病維打了一個哈欠,「我每天都看熱狗吃東西啦。」

「看清楚上面寫什麼,她吃的是人肉。」

熱狗把口中咬了一半的熱狗吐了出來。

病維冷笑了一下:「網絡上確實很多這種影片,號稱吃人肉什麼的,其實大部分都是假的。」

「那是因為你孤陋寡聞,沒聽過這名知名行為藝術家的影片。」我指著網頁中那名女子的名字,病維嚇呆了。

「為什麼竟然……」

我繼續唸著網頁中的介紹:「她常常做出各種有關人性的街頭試驗,并進行許多駭人聽聞的藝術行為……」

病維繼續念了下去:「包括烹調食用自己的親生孩子。」

「多年來,她持續欺騙世界各地的男人,懷孕之後就離開對方,生下孩子,虐待致死,然後烹調成食物吃掉,數年來已經有至少五名嬰兒受害。」

偵探社中的大家靜了下來。

李察打破沉默:「盧光華是第幾任?」

「難以推測,實際上她幾歲也很難說,明顯的,她當年是冒充大學生誘惑他的。」

熱狗覺得難以接受:「可是她真的有去唸書啊。」

我回答:「暗網中隨便找一找就有一大堆可以給你新身份的服務。」

網頁中的女藝術家名叫「米樂·歐土曼」,是名中外混血兒,已經活躍于藝術圈十多年,年級明顯比我們大上許多,但清秀的臉龐掩飾了她真正的歲數。

「所以她是真心愛盧光華的嗎?」熱狗只在意「愛」這種沒意義的事。

「其實我們還沒有辦法肯定她就是吳米樂,一切都只是猜測罷了。」我唯一害怕的是,知道真相后的盧光華會有怎樣的恐怖想法,「要找他求證嗎?」

病維拉開一個啤酒罐:「不咯,就讓他保留美好的回憶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