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雞叔

「雞叔,我要兩隻玉米雞,和一隻放山雞。」剛升上初中三年級的病維幫媽媽到菜市場買菜,順便擅自主張買了幾隻雞,打算暗示母親在自己生日那天料理一下。

賣雞的老伯白髮稀疏,圓臉唇紅,戴了一副金絲邊眼鏡,為人風趣幽默,常常開玩笑說如果自己不是買雞,應該就是當總統或是首相,逗得病維他們樂開懷。

他的妻子何大嬸則個性完全相反,身形龐大肥胖的她眼神常常都凶神惡煞,偏偏理了一個爆炸頭髮型,活像個會吃人的肥巫女。

「你們別怕她,其實她只是虛張聲勢而已,不過她那個頭啊……可是花了兩千多塊來弄的。」雞叔有次偷偷對病維和他的同學們這麼說,並吐了吐舌頭。

「阿維,幹嘛又買雞?上次買的都還沒有吃完。」母親對病維總是很溫柔,也沒有太過苛責他,只是把新買的三隻雞塞進冰箱。

「雞叔原來有養玉米雞?我現在才知道,多少錢?」

病維說出一個比平常貴一些的價錢。

母親皺了皺眉:「以後不要買了,普通雞也是一樣的。」

雖然這麼說,但之後發生了禽流感事件,讓雞叔的雞檔倒閉了,何大嬸還因此跟他大吵一架,并在街上潑婦罵街上了新聞,從此以後她無人不曉。

但焉知非福,這也不完全是一件壞事,人面廣的雞叔很快就找到門路開了一家海鮮店,提供鮮味海鮮鍋,頗受好評,而何大嬸因為曾經上電視,大家都想一睹這名潑婦的真面目,於是上門的人就多了,生意還可以。

由於店面不是坐落病維買菜的菜市場,所以他還沒有機會去品嘗,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從班上同學聽來的。

過了幾個月,又有傳出因為溫室效應導致海產巨減,雞叔的生意也大受影響。無論如何,畢竟他也只是以前的舊街坊,病維也沒有太過關心,只是有點懷念以前看著他抖著小肚腩砍雞的畫面而已。

「是真的哦,雞叔的海鮮鍋已經不行了,食物都不是很新鮮。」班上的情報員凱拉又向大家報告雞叔的近況。

「那麼何大嬸呢?瘦了下來嗎?」

「她啊?買了新的名牌包包。」

「真是揮霍啊。」

病維依然安靜坐在座位上,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在班上他幾乎算是最安靜的一位,如果不是蟑螂剛好喉嚨發炎說不了話的話。

熱狗舉手建議:「不如我們一起去捧場,不然他倒閉了就慘了。」

「不咯,你要就自己去。」凱拉皺著眉頭,「那些海鮮據說都是從東海岸運過來的,都臭掉了,吃了會肚子痛。」

「可是……還是有很多人吃了沒事啊……」熱狗嘀咕。

「你要冒這個險嗎?你跟雞叔是親戚嗎?」

「一隻是狗一隻是雞,都是畜生吧,哈哈哈!」班上最可惡的李子尚一有機會就欺負熱狗。

無論如何,過了好幾個月,雞叔竟然還是熬過來了,據說生意比以前更好。

「聽說在溫室效應還沒有結束的情況之下,雞叔的海鮮鍋卻越做越旺,講你都不信。」凱拉站在桌子上,把熱狗的零分考卷捲成筒狀放在嘴前,充當廣播器。

「不是說海鮮缺貨嗎?難道他有把腐爛海鮮變新鮮的訣竅?」

「有那種技術的話他就不用當雞叔了,可以去當政客了。」

「你這個白癡,這種技術和政治有什麼關係。」

「現在不是什麼都可以政治化嗎?」

李察拍了拍桌子:「好吧!決定了!這個星期天,我們去幫襯雞叔,看下傳說中的海鮮鍋是怎麼一回事。」

被點名屆時必須出席者包括凱拉,病維,熱狗,和蟑螂,其他人就沒有強迫。

隨和的病維踏下公車,看到了那個誇張大的招牌,寫著「雞叔海鮮鍋」。

李察感歎:「這裡就是傳說中的海鮮鍋?聽了凱拉吹了那麼久終於見識到了。」

「人好多啊,我們找得到位嗎?」熱狗看著大門成群的人們,感到不妙,還好凱拉表示早已經向雞叔訂了位。

以前衣著隨意的雞叔如今身穿襯衫,金絲眼鏡的金框似乎也加厚了,雖然如今已經不需要自己下廚,但臉上依然掛滿笑容。

「你們來啦,好久不見,小病病。」他摸著病維的頭,當他是三歲小孩子。

海鮮鍋端了上來,打開蓋子,濃煙馬上冒了出來,大家仿佛進入了仙境,並且聞到濃濃的海鮮香味。

「誰敢說這裡的海鮮不新鮮我跟他拼了。」蟑螂一邊流口水一邊胡說八道。

「你們儘管吃,這餐我的。」雞叔放低聲量,深怕被隔壁桌客人,和櫃檯邊算錢的何大嬸聽到了。

熱狗夾起一塊魚肉,晶瑩剔透,香味四溢,放進口中咬了一口,鮮嫩肉汁爆滿他整張狗嘴,加上鮮美的湯汁,讓他馬上搶先再夾起第二塊。

「熱狗別急,沒人跟你爭。」雖然口中這麼說,李察馬上撈起鍋底的兩條龍蝦腳肉,雖然雞叔體貼大家幫忙剝殼了,但龍蝦腳卻依然保留完整的條狀,李察沾了醬油,放進口中慢慢咀嚼,很嫩帶勁,不會因為煮太久而發硬了。

凱拉話不多說,馬上撈了一碗湯,裡面當然還有大量的蟹肉和魚肉,和白菜,雞叔這時端著飯走了過來。

「那麼快吃完嗎?飯才剛到啦,哈哈。」

眾人吃開了胃,吃了整整兩鍋才滿足。

此後,大家時不時,有事沒事都到雞叔那裡吃飯,而十次中幾乎有四五次都不用付錢。

大家都感謝凱拉的介紹,還有雞叔的慷慨,過了一年多,也漸漸沒有再去那裡吃了,就像一股潮流一樣,過了就遺忘。

大家也漸漸長大,病維個性變得非常外向,喜歡說話,吹牛,注重外表,並且開了一家偵探社。

雖然與大家很少見面了,但至少,還有熱狗在。

「病維,你還記得以前的雞叔嗎?」長期失業中的熱狗常常到病維偵探社串門子,假裝自己是這裡的員工。

病維躺在會客廳的沙發上:「誰會忘記他?他現在不是從政了嗎?」

「還有他的海鮮鍋,記得嗎?據說已經開三十家分行了。」

「那又怎樣?已經失去了當年的味道,吃起來非常稀疏平常。」

熱狗露出頗具深意的表情:「不是味道變了,是時空變了,因為你已經失去了童年的感覺……」

病維翻了翻白眼:「不是那種虛幻的童年感,是味覺變了,變成了普通的海鮮,而不是當年我們吃到的鮮味,以前他們還會幫我們剝殼,現在卻是整隻蝦子放下去煮。」

「我反而覺得連殼煮比較入味……」熱狗低聲呢喃,「雖然無可否認,確實是當年的味道比較特出,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說起來也奇怪,當年溫室效應導致海產變得稀少,雞叔竟然還有辦法弄倒那麼鮮美的海鮮,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

「不是說了嗎?從東海岸運過來的,可能只是冷凍技術比較好才會那麼保鮮。」

「我才不信,肯定有古怪。」沒有生意的病維悶得發慌,跳了起來,像是要馬上行動去解開這個謎團了。

但連熱狗都了解他的個性,肯定是三分鐘熱度,或許去上個廁所回來之後就躺回沙發去發白日夢了。

但出乎預料的,他直接開門出去,也沒有要叫熱狗一起去的意思,剛好熱狗也懶得出門,留在偵探社看門。

過了幾天,熱狗也忘了這件事,突然,病維推開門進來,拉著熱狗出去。

「病維怎麼了?我們要去哪裡?」

病維鎖了大門,掛上「墳內無人,有事敲門」的牌子。

「我已經知道了真相,雞叔生意好的真相,現在帶你去見證一下,免得被發現后證據全都離奇消失什麼的,到時候就口說無憑了。」

「你是不是x檔案看太多了?」

「熱狗啊,你不知道現實中,這種事更容易發生嗎?連警察局都可以因為一場火災正好把證據燒光,還有什麼不會發生?」

「你是想說,其中有犯罪因素在?」雞叔現在已經是政壇中有某種勢力的人,如果要動他的話,恐怕不是簡單的事。

「事情已經過了那麼久,想必什麼證據都沒有留下了,我只是盡人事而已。」病維用鑰匙打開車門,這部車齡十年的小銀娃是病維唯一坐騎。

駕駛時,病維解釋來龍去脈:「我調查到一名以前他們的員工,透漏出那個大秘密,原來他們並不是從東海岸進海鮮,實際上當時的東海岸產量也不夠供應他的餐廳。」

熱狗吞了吞口水:「那麼,是從哪裡進貨?」

「內陸區,所有食材在內陸加工處理之後才運往市區的。」

「內陸區怎麼可能有海產?難道是養殖的嗎?」

「是的,你說對了,但養殖的,據說不是海產。」

「不是海產?那麼是什麼?」

之後的路程中,病維不發一言,面對熱狗的懇求他只是喝阻他,叫他收聲,到了內陸區自然有分曉。

本身也算是路癡的病維找了幾個小時,終於把車子停在一座隱秘的工廠旁的密林內。兩人躡手躡腳走近工廠,發現外面沒有人,於是打算通過窗戶潛入調查。

「病…病……病維,我看還是你一個人去好了,我幫不了你。」

「開什麼玩笑,你這時候才說不去,沒有魚餌要怎麼釣魚?」

他悄悄推開一扇窗,望進去,發現裡面簡直就是廢墟,沒有燈源,只有幾張破桌椅,地上都是碎石和灰塵。

「秘密工廠應該是藏在地底,你先進去。」

「為什麼!」

「因為你會逃走。」

「我最多躲在車底啦!」

病維把熱狗推了進去,引起陣陣塵埃。

「裡面很像沒有人,我看應該搬走了。」

「那個人說他已經很久沒有來這裡了,不知道這裡變得怎樣,但他說,實際上很難遷移,具體情況要我們下去才明白。」

兩人在廢棄工廠內摸索許久,天都開始暗了下來,別說機器,連人影都沒有看見。

「我們應該找錯地方了。」發現沒有別人的熱狗早就放下心來,大喇喇到處查看和破壞,他打算當做這次的旅程只是一場冒險。

「不可能,一定是這裡,熱狗!停下來。」病維指著被熱狗踢壞的一座木雕桌子,「下面有門!」

秘密通道下是一個樓梯,通往黑暗一片之處,病維打開手電筒,慢慢爬下去,已經放下心的熱狗馬上又全身發抖起來。

「病維……看到有人的話講一聲好讓我馬上逃走。」他頓了頓,「看到鬼的話也說一聲。」

病維打開一扇門,外面是一條通道,四周仍是漆黑一片,他強迫熱狗用手機啟動電筒功能。

「兩個燈源比較清楚。」

「手機沒電了怎麼辦?」

「反正你的手機在這裡沒有線路,沒差。」

「不如我們回去吧,這裡看起來還是像廢墟一樣啊,應該也是沒有線索的。」

「你這個白癡,這可是秘密通道啊,有可能通向任何地方,說不定會發現什麼通天大秘密。」

兩人在走廊摸索,什麼也沒有發現,直到走廊的盡頭。

「這……這……這是……」熱狗似乎已經到了極限,他發抖的手指指著地上一個白色物體。

「骷顱頭而已,大驚小怪。」病維蹲下觀察那副人類骨頭,至少應該死了十年,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但還是可以看出,有許多裂痕,就像被什麼爪到一樣。

「可能是被猛獸爪死的,熱狗你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看……看起來應該……已經死了很久……猛獸應該不在了。」

「你在說什麼,搞不好牠們還在裡面築窩了。」

「你不要嚇我……」

之後,兩人繼續在裡面看到許多的骸骨,並且看起來都曾遭受恐怖遭遇,似乎都曾被襲擊。

「病維,他們十年前就死完了?那麼,還有人在養殖海產嗎?」熱狗突然想起病維欠他一個答案,「到底他們養的是什麼?」

病維沒有理他,用力推開一道鐵門,發出「轟隆」一聲,整個門竟然倒了下來。

「鐵籠?」熱狗用手機燈照亮內部,寬敞的空間擺滿了約一平方公尺大的鐵籠。

「全都空的,但似乎留下了東西。」病維用電筒照著地上的黑色片狀物。

「那是什麼?」

「看不出來嗎?你不覺得很熟悉嗎?」

熱狗腦門一熱,突然明白了一切:「是蝦殼?但是……那麼大……」

病維四處搜索,最後在某處找到一份殘缺的文件。

「果然,那個人沒有說謊,果然不是海鮮。」

熱狗衝到他面前,看到文件上的圖片,確實不是海鮮,但也不明白是什麼生物。

「不明白嗎?不明白也是好的,但我一看就知道是巨大化的昆蟲啊。」

「昆蟲?你是說雞叔用昆蟲充當海鮮?怎麼可能矇騙得過去?」

「怎麼不可以?既然他們有能力把昆蟲培育得那麼大隻,改變他們的口感應該也不奇怪。」病維翻了翻文件,「你看看,這照片上的難道不像是巨型的蟑螂?」

熱狗捂著口,有點想吐的樣子。

「其實人類吃昆蟲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有人說蚱蜢吃起來像肉乾,也有人說蟬蛹口感像爆掉的奶油,我倒認為,這種巨型蟑螂的腿去殼之後,裡面的肉看起來應該和龍蝦腿肉差不多,牠身體內的肉,搗爛后做成魚肉丸應該也不錯吃,你看看文件後面,還有許多種奇怪的昆蟲,連毛蟲都有,哈哈,可能是當海參吧?」

「可……可是那些骸骨是怎麼一回事?」熱狗企圖轉移話題來舒緩自己的嘔吐感。

「應該是暴動啊,昆蟲巨大化之後就很危險了,應該是逃出來,攻擊把他們當食物的人類,然後逃了出去。」

熱狗稍微鎮定下來之後,跟病維一起探索了一下,找到了一些文件,和一些殼,帶了出去。

經過密林地帶的時候,熱狗還東張西望,深怕那些巨蟲會突然攻擊他。

回到偵探社之後,他們商議了一會,決定通報給政府處理,如果這些「大蟲」真的形成威脅,群體攻入城市的話,對於偵探社的生意會大受影響的。

那是病維第一次相信政府,也是最後一次,因為不久之後,他就看到新聞指那個廢棄工廠被拆掉的新聞,往上詢問,政府竟然否認接過他的投報,對於巨大蟲事件保持否定態度,就像x檔案的那老煙槍一樣。

追問雞叔當然也問不出什麼,之後他還到了國家首都當部長去了,前途無量,何大嬸也成了政壇著名的奢侈夫人。

不死心的病維找尋曾經在第一家海鮮鍋餐廳工作的員工,還是一點線索也沒有,唯一謹存的線索就是那名運貨的司機。

但病維已經失去熱忱,躺回他偵探社內的沙發上發白日夢。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雞叔、爆炸頭hippo、亂七八糟的各種店。。。
還有最近的汽油啊~
期待明年變天
2017-02-23 11: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雖然很難,但希望能夠變天成功咯。。。
2017-02-23 20: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