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TFboys】是誰在晚自習前偷雞摸狗

今晚六點鐘的晚自習,身邊的好朋友不是因為補習就是嚷著太累想回家所以不留,只剩下一個人的晚餐,不自覺就吃得挺快的。我打算吃飽了就提早去圖書館閱覽室唸書。

走在前往閱覽室的路上,十一月的風刮起來冷颼颼的,沒什麼燈光的大廣場裡每一步都是煎熬。有些害怕這個黑暗又廣大得嚇人的空地,所以我把手機音樂開到最大聲,腳步匆匆筆直朝朝興樓前進。

左肩還挑著幾乎滿到書要跳出來的墨綠斜揹書包,懷裡也捧著一疊自然科各本厚實的複習講義,到了朝興樓下望著那長長的階梯,吸足了一口氣才準備好上樓。朝興樓的高大不是蓋的,宮廷式的樓梯很雄偉壯闊沒錯,但爬起來很累人的呀……當初的設計師是怎麼想的呀?

踏著沉重的腳步顫巍巍地上樓,為了穩住,我踩得很慢,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滾落長梯,踩穩才邁開下個步子走,所以每個階梯都被我的腳步踩得發出悶響,好不容易才到了二樓,走進還沒有人的閱覽室。

燈果然沒開著。入冬的夜總是來的特別快,即使現在才下午五點半,窗戶外頭也早拉下黑色的薄幕,遠方地平線才有一絲迷迷茫茫的光亮。空蕩的大房間使得四周靜得格外可怕,我硬著頭皮四處張望,尋起電燈開關,卻不幸的發現開關在更裡面的位置,室內中央的大柱上。

嘆了口氣我還是去開燈了。偌大的房裡經過燈兩次不穩定的閃爍後,頓時明亮了起來。但僅僅只有半刻,不一會兒日光燈又熄滅了!我的心臟嚇的突然揪一下,臉上是崩潰的。

冷靜,不過是盞壞掉的燈,不要因為其實沒有的東西嚇到自己。

「噗哧。」一個突兀的輕笑響起,驚得我猛然望向聲源,我這才看見我的老位子旁的座位上竟然有人影!啊啊差點沒嚇死我,我剛剛怎麼會沒看到?他剛剛幹嘛不出聲讓我知道裡面其實有人啊!

瞇著眼仔細地倚著微弱的光線試圖辨清那個人是誰,而那個黑影也十分不客氣的望向這邊,貌似還衝著我露齒笑了出來……俄傾,我認出那個人影竟然是——易烊千璽!

又是一驚嚇,有些羞怯的收回打量的目光,我不敢看他,不自覺得站得挺挺的,手裡緊纂著書包背帶,似乎唯有用力在手上才能得到一點放鬆的感覺、不讓臉部顫抖。為了緩一緩情緒,我吞了口口水搭上了話:「在這邊怎麼不說一聲。」可能是因為長時間沒開口了,說出來的話音竟然如此難以控制,聽起來有幾分難聽的顫抖和乾澀,好像講個話就要哭出來一樣……我在心底偷偷的給了自己無限個白眼,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和我截然相反,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默不作聲。沒有回答我,反而伸出了左手,指了指更裡面,那個從閱覽室內隔出來的、通往另一個房間的馬賽克玻璃門。透過門,裡頭才是架滿了書的圖書館,一個小小的、相當隱密的圖書館。把手伸了回來,他在唇上比了一個禁聲的手勢,我倆默聲凝視幾秒,最後他饒富趣味的抿起嘴笑了。

和他對望的幾秒空白,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在偷偷跟我分享他剛剛發現的、別人的小祕密。挺調皮壞心的啊。

仔細聽還能聽見圖書館內依稀傳來的嘻笑聲,那對情侶並不是唯一一個在圖書館裡偷偷約會的案例,只是師長們從來沒有發現這個地方,是真正所謂「最危險卻也最安全」的約會絕佳地點。正想著要不要拉著易烊千璽離開,要不然等等他們一出門外彼此撞見那可就糗了,他倒是很愉快的用氣音,輕輕吐出了幾個字……

真好聽的聲線,我想,再聱牙的字經過他嘴裡,最後都能順順地變成美麗的詞彙對吧。低沉,磁啞,像冬日裡的暖陽,穩重而溫柔,易烊千璽獨有的——等等,他說了什麼?

「來一下。」伴隨著吁氣一起脫口的咒語從他嘴裡再次響起,這次配合著招手比出來來的手勢,我看著竟有點恍惚。眼前的他太帥氣了啊,這模樣配上喚我過去的動作,再怎麼提醒過自己要好好跟他保持距離,最後還是鬼使神差地聽他的話做了。我踮起腳步走向了他,在他身邊彎下了腰,側耳傾聽他伸出了右手,微彎放在嘴邊擋著要說的悄悄話。

他卻突然來一個讓我猝不及防地迅速靠近,拉近了我原本預設好的安全距離,我喜歡他的小心思,準備又再一遍地在他面前走漏了……

之前偶然的一瞬的對眼相望可以藉由遠的距離悄悄掩蓋,但近距離靠近的緊張,我想如果不逃跑,我將無法隱藏。太近了,每一個顫抖,屏住的呼吸,響得過份大力的心跳,都會讓我被發現的。

由於靠得近乎相貼,我的左臉和耳朵是非常熱的,這麼冷的天氣裡,彷彿更能感受從他臉上傳來的熱度。

不行,心跳太快了。

「一起看著怎麼樣?」

咦,這便是易烊千璽式的惡趣味嗎?不敢置信。

我瞇起眼,離開了這致命的曖昧範圍,甩了甩臉想冷卻臉上火辣辣的潮紅,心裡是有點訝於他的小小壞心眼的,居然想偷聽人家談情說愛,提早跑過來就為了抓住可能有情侶來約會。而他像是看穿我似地,也瞇起眼,看過來鎖住我的視線,明白了我的閃躲。

睫毛微搧,他嘆了口氣,低頭半斂著眼一邊站了起來,椅子被推開的當下不小心出了一點噪音,他那兩秒鐘驚慌失措的樣子被我捕捉在眼底,彷彿受到了一點驚嚇,直瞪著眼的小貓咪一樣可愛。我們不約而同的瞥了眼圖書館小門的動靜,回過頭又重新對上了眼,像是一起偷偷幹了什麼好事一樣小心翼翼的癟著嘴笑了。

「別忘記,我是負責開門的啊。」對了,今天輪到他開門等待陪讀老師來,我都忘了。「我的意思是,一起守著……老師來之前打個pass不至於被棒打鴛鴦。」這是一個邀約把風的概念嗎?

「挺好玩的樣子。」他補充,然後繞過我身後,點了點我的肩膀,用眼神要我把肩上和手上的東西放下然後跟他出去。我就這樣跟著他走了出去,走到圖書館閱覽室外面並肩坐在樓梯上。

「所以你一開始不開燈就是因為知道裡面有人嗎?」我問,他只是淡淡地摁了一聲,抬起顏望向稍遠處掛了七彩小燈泡的小葉南洋杉,隨著夜幕的低垂,明晃晃地裝飾在那裡格外可愛。那是前幾日大家一起掛上去的。「你確定你是在把風嗎?幹嘛不坐在這裡就好。」

他皺了皺眉,斜眼看了過來。「外頭冷啊。」就像在責難我要看他冷,說的理所當然。「而且我沒聽啥,專心滑手機,專心顧外面。」

好吧,我了然的點點頭,很快就被他說服了。

「思靖。」他看著我,漂亮的唇微啟。他的眸在夜裡不再是少年朗朗的琥珀色,而是像要把人吸入的、性感成熟的墨色,他盯的過久,讓我的心揪的跟什麼一樣,一時沒有回應他的輕喚。

「那他、他們剛剛怎麼樣了,應該沒有怎樣吧哈哈?」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我聽到自己的聲音不受控的顫抖,不受控的問了奇怪的問題,當下絕望的捧住自己的臉,彎下身埋進了自己的膝蓋。

其實我是不期望他會回應我的,所以並不意外他接下來的沉默,反而,反而更希望他當作我沒講過那席蠢話,然後趕快轉移一些別的話題。

然而讓我意外的是,他的回答……

「其實他們應該也沒怎樣,就只是待著倚在一起吧。」他說得緩,語帶保留,把著的尾音拉的很長。「跟我們現在一樣。」

聽到他講著講著自己哼笑起來,我能感覺耳根子和臉上火辣辣的感覺,就像被抹上了辣油,一發不可收拾的燙著。

他到底在講些什麼啊啊!這樣的比較,說得好像我們是一對一樣,我會不小心亂想的啊……

「他們該怎樣就怎樣,我們怎麼樣我們自個兒知道,我可沒想歪啊。」一個緊張,原本我想說的只有前半句,後半句脫口的太快反而有點欲蓋彌彰,當下好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歪了。」

「別拆……」我的台。我悶悶的說,惱羞成怒到閉嘴兩個字都想要脫口了,被我硬生生的壓回嘴裡,因為我不敢。但是這樣反而惹得易烊千璽來句更狠的,我嚇的只得把臉埋的更低了。

「幸好現在燈是壞的啊,不然妳臉紅成那樣,一定又要被笑偷喝酒了。」

我下滑了一階,不再與他坐在一塊,不然我肯定受不了。他的話提醒了我上次偷喝水果酒後發生的事情,糗到爆炸。那時他居然在眾人拱著說我喜歡他時,只留下了「我知道啊」的評論,害我只能裝醉忘了這一回事。

啊,我懂了……易烊千璽最近變得那麼壞心眼、得寸進尺地鬧我,絕對肯定包準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他也無聲的下滑了一階,長腿伸的直直的,所以我又下滑了一階,而他繼續跟進,像個猴子一樣,有時還滑兩階,運動神經還不錯。於是我們兩個就這樣互相較勁了一陣,我挪到屁股都痛了,他卻還是不痛不癢,嘴唇微翹,眼神看起來竟還有些得意!

「喂,你們兩個!在那邊玩什麼!」班導的聲音在樓下響起,簡直比鬼還可怕。我和易烊千璽驚的跳了起來,自己卻因為重心不穩倒了下去。說遲來那時快,他反應的快,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將我拉扶了起來,他那一用力實在有點過猛,扯得我有些痛。

第一次感受到男孩子的手勁那麼大,平常相處感覺不出來的呀。我呆愣的捲起袖子檢查被扯紅的手,皺起了眉。

視野內看見易烊千璽一掌伸了過來打算拉過我的手臂,但伸到一半又在半空中定格停了下來。他捏起指好似有什麼顧慮,最後還是放下了手,可能是因為導師一步步上台階了,怕被看見而作罷。

「對不起啊,太用力了。」迎向老師,他沒有看我,只是微蹲了下來在我耳畔呼出這句話便乖乖走向老師,直到老師都走上了來了我都還沒有回神。

那天我們捱了一頓唸,老師念著我們男女生應該要保持一點距離,不然在這個年紀總事會被誤會什麼。不要在黑暗沒有燈的角落隨便膩在一塊、不要不讀書忙著談戀愛、不要做出不是學生該做的出格事情、不要……

當時我眼角的余光恰好瞥見有一對情侶悄悄從圖書館閱覽室溜了出來,半蹲半爬行地又從另外一頭的樓梯下樓去了,一聲不響,速度飛快。易烊千璽也發現了,雖然我時不時就偷瞄他的反應如何,不過他不再和我對眼,只是靜靜的聽老師罵。

啊,老師,您更該罵的沒罵到呀。

我低著頭,無奈地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是TFboy耶♥️
四葉草報到
好甜呀!
2020-04-11 20: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Hi~~芙伶露(四葉草夥伴擊掌
這個甜度希望妳會喜歡
2020-04-13 00:4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