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 週週都有新節目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理想與現實的皇子妃 --- BL文

從小到大,別人都說灰姑娘是個幸運的公主,被魔法師幫忙、受動物愛戴、留下一隻玻璃鞋就能讓皇子娶她,是個既幸運又幸福的公主。

然而,現實卻是相反。

我大概就是所謂的灰姑娘,不,應該是灰男子才對,被繼母和姐姐們欺負,父親也因為心臟病死去,不同的是——

我沒有依靠魔法師幫忙也能參加宴會,而且我不是自願來的。

而是被皇宮的人綁架回來的。

這裡是洛斯爾之國,今天是國王為皇子選皇子妃的重要日子,正確點來說,由皇子18歲起,國王每天都會舉起舞會,邀請各國公主來參加,順便發出請帖要求本地女子參與。

原本我是不用參與的,因為聽聞皇子不只喜歡女人,而是男女通吃。

這個理由,導致國王氣得要他盡快娶一位女子回來,皇族無法接受兩個男人在一起,因此舞會的日子通常都相隔不長。

繼母和姐姐都不希望我參加舞會,她們害怕皇子會喜歡上我的容貌。

或者我不是世界上最美麗動人的男子,但我卻比真正的女人漂亮,皮膚白滑,遺傳了母親的容貌,連我都為自己的樣子感到自卑,同時慶幸姐姐們給我粗活,使我不用去皇宮,更不用見那個皇子。

沒想到的是,在一天前,我在市場買菜時,被幾個大漢圍住,就在我快被拉進小巷時,一名男子把我扯回來,並用尖銳的劍對著大漢的脖子,深不可測的眼眸中滲透出一絲殺機,嚇得大漢們都逃走了。

當我與男子保持距離後,就覺得自己已經完了。

面前的這個臉龐,正是洛斯爾之國的唯一一位皇子名字為莫爾·培吉滋,我曾經見過他,在姐姐們的炫耀時給我看過她們和皇子的合照。

至於為什麼能拍照,我就不知道了。

不過我知道自己必須要離開這裡,遠離皇子殿下!

我追求的生活是平凡,平凡地工作,平凡地生活,有可能的話,還能尋找一個心儀對象,跟對方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而不是要與華麗的皇宮,豪華的生活扯上任何關係。

「謝謝,我先走了。」我假裝著不知道他的身份,倉促地道謝一聲就逃走了。

幸好我跑得快,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但到了今天,我竟然被侍衛綁架了,頸子後方被重擊了一下,我就暈倒在地上,醒來就發現我在一張巨大又柔軟的床上,周圍的佈置卻是我從沒見過的擺設。

「你醒來了?」

在我打量著環境的時候,一道沙啞的聲音就傳來我的耳邊。

我望著聲音的的方向,頓時目瞪口呆,面前的人不就是昨天遇見的皇子殿下嗎?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你——」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皇子妃,你是男人,無法生育沒問題,我有很多女人會為我生孩子,你只要做好皇子妃該做的事就可以了。」皇子解開襯衫的鈕扣,坐在床邊凝視著我,居高臨下的姿態有著不容拒絕的態度,他繼續說:「皇宮內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去,除了回家,懂?」

他把自己要說的說完後,就在衣櫃拿走幾件衣服,就前往浴室。

堂堂皇子,好像沒有想過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

他根本沒有顧及過我的感受。

「皇子妃,請沐浴後前往飯廳享用晚餐。」在我發呆我時候,幾個侍女就走進來,通知我之後的行程。

「我不是皇子妃。」我二話不說就跳下床,走到大門前,走時不忘問一句:「能告訴我出口在哪裡嗎?」

其實我知道對方不會回答我,這裡是什麼地方?皇宮。她們是什麼人?侍女。那麼,她們又怎會聽我說話,我根本就不是什麼皇室的貴族人士,而是被人綁架來的「皇子妃。」

「出口在左邊直行,到達十字路口時往右邊走,經過三間房間後就會見到一條樓梯,走下去再往左邊走就會見到出口。」侍女說出一句猶如繞口令般的字句,臉色沒有絲毫變化,看起來不像說謊。

我嚥下口水,皺起眉頭問:「妳不阻止我離開?」

「您是尊貴的皇子妃,我們不可以對皇子妃說謊,所以我說的是真的。」侍女向我微微點頭,繼續問我餐點的事情,例如吃肉還是吃魚,吃飯還是吃粉等問題。

她的這種態度,讓我懷疑我是不是在做夢。

皇子不是說不許我回家嗎?但侍女的反應就好像是我回家都無所謂。

既然如此,我都不想再留在這裡。

當我這麼想時,我發現我無法打開大門。

「這、這怎麼一回事?」我呆滯地望著大門,難以置信地想,該不會我被軟禁了吧?

「我先出去了,皇子妃沐浴完請與皇子殿下一起到飯廳。」侍女由此至中都表現著淡然的態度,讓我感到更加不知所措。

「哈哈哈,想走嗎?」在我驚慌失措之時,後方就傳來討人厭的笑聲,洛斯爾之國的唯一皇子莫爾,竟然在我面前不顧形象地大笑。

我沒有理會他,埋頭研究著要怎樣才能打開大門。

然而,我根本就沒有這個時間,莫爾一手把我扔在床上,隨後把我壓在床上。

「你根本就沒有逃走的資格,明白了嗎?」

話畢,他拿出兩條領帶,一條綁著我的眼睛,一條則綁著我的嘴巴。

失去視力和說話能力,只剩下聽覺的我,感受著前所未有的恐懼,我只知道我要反抗,就在我激烈地反抗時,發現我的右手打到一塊軟軟的物體,大概,就皇子的臉。

如果皇子能跟我平靜地說的話,我會尊重他,稱呼他為皇子,而不是像現在,就算賞他一巴掌都毫不後悔。

但是掙扎的時間很短暫,就在我以為皇子會放過我時,他竟然用力扯破我身上的衣服。

身體接觸冷空氣時,我只覺得一切都好可怕,只是我無法呼叫,也看不見任何東西,連對方在我身上做過什麼我都不知道,我只能感受。

感受著濕熱的舌頭在我身上移動,還有手指著我乳尖上揉搓,最讓我震驚不已的是,我竟然會感到有快感,不是噁心,而是我從未感受過的情感。

情事完結時,莫爾在我耳朵邊說:「走一次幹一次。」

我錯失了吃晚飯的時間,雖然肚子餓,但疲累掩蓋了一切,現在的我只想好好睡一覺。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一回事,沒有討厭皇子,反而被他所吸引,不過,他熟練的手勢,讓我認清了事實,這是我的第一次,可是對皇子來說,並不是。

之後我變乖了,沒有跟侍女說話,他們要我做什麼就做什麼,直到婚宴結束,我才見到洛斯國的國王,聽聞是皇子在國王出外打獵時,偷偷把我送來皇宮,然後進行秘密婚禮。

如今,婚禮已經進行完畢,如果國王要皇子馬上離婚,想必會讓皇子的人品下降,加上國例,結婚三年後都能有離婚的權利,而起這國例的人,正是國王本人。

還記得國王走回來時,一邊向侍從炫耀自己打獵的事蹟,一邊前往飯廳找皇子的蹤影,還說著準備介紹一個好女人給皇子認識,不過在他進來時,見到我坐在皇子旁邊用餐,臉色就產生極大的變化。

我不知道國王和皇子吵到什麼時候,畢竟我用餐完就回房休息了。

從我打消了想要逃走的慾望,皇子就沒有跟我上床了,見面時都是吃飯,還有我在皇宮內走動時偶遇。

我不是女人,不需要皇子重視我,也不需要他討好我,因為我還沒愛上皇子。

就在我發悶的時候,一名拿著玫瑰花的男子從我身邊走過,走路時,一枝玫瑰花就跌在地上,我理所當然地拾起,並叫停他。

男子不解地望著我,看來對於被我叫停的事感到不滿。

我舉起手上的玫瑰花,輕輕放回他手上,沒有再說話,進來皇宮已經一段時間,從一開始會跟侍女說話,到現在像個啞巴一樣,這樣的生活,曾經是我想要的。

當我被兩個姐姐欺負得過分時,還有做家務導致凍傷手時,我都會祈求上天,給我一個寧願的地方,讓我遠離欺負我的人。

如今,我遠離了她們,卻失去了自由。

到底那一邊比較好?我想,兩邊都差不多吧。

「我叫格納,你叫什麼?」突然間,一道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對方是剛才見過面,拿著玫瑰花的男子。

「我叫——」皇子妃?誰稀罕這個身份?至少我不想要這個身份,最後我說了我原本的名字,「我叫艾伊。」

很久沒聽過別人叫我的名字了,以前還會常常聽到兩位姐姐大叫「艾伊!艾伊!」慢一點回應都會被打。

「艾伊,名字真好聽。」格納笑說。

臨走前,格納為了謝謝我,他送我一枝玫瑰花,不是常見的紅玫瑰,而是罕有的藍玫瑰,就像一顆精美的藍寶石。

我把藍玫瑰花放在花瓶裡,就在我為認識這位朋友而高興時,皇子突然闖進來。

「我想你應該是皮癢了,在我背後勾引男人?」莫爾手上拿著鐵鏈,眼神透露著他憤怒的情緒,我連反駁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他罵我是淫婦。

何等的侮辱?

「我沒有勾引男人。」我放棄所有掙扎,不甘心地咬著嘴唇,直到流出紅色的血液,才吐出幾個字。

「賤人,誰准你說話了?」莫爾猶如失去理智般對我動粗,快速用鐵鏈綁著我的手腳,在沒有潤滑的情況下進入我的體內。

這種撕裂般的痛,讓我歇斯底里大叫一聲,隨後就昏倒了。

但是我又在快感與疼痛的混雜中醒來,又再被他幹昏,重複了好幾次,我連時間都分不清楚,只知道好痛,真的好痛。

記得我醒來時,侍女跟我說,我已經在床上昏睡了三天了,而皇子也在我身旁照顧了我三天。

不過,我並沒有感謝他的打算。

過了這次事件,我和皇子之間產生了些微改變,皇子開始在我房間裡休息,會親自叫我吃飯,時不時送我一枝藍玫瑰花,邀請我去吃茶點,做情事也比以往溫柔。

當我盯著手中的藍玫瑰花時,耳邊就傳來一聲溫柔的叫喚:「艾伊。」

我轉過身退後幾步,用手掩蓋住耳朵,我從來都沒想過,原來皇子的聲音,是可以好溫柔的,不像以往的兇殘,竟然讓我有一絲心動。

日復一日,皇子會給我送花外,還會帶我去皇宮探險,還記得我們穿越樹林後,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時,他面對著我,跟我道歉:「抱歉,當時我失控了……」

明明是皇子,卻對我道歉,真的在尊重我。

其實,由他送上藍玫瑰花那刻起,我就原諒他了,因為我感受到,他正在為我改變,改變了脾性,改變了習慣,讓我的生活看到他的身影。

然而,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好快,不久的將來,我又跌進了地獄的深淵。

聽侍女說,過幾天就是皇子的生日,而我不能走出皇宮,只好為皇子做一點糕點,或者其他吃的,雖然我不知道皇子喜不喜歡,不過我已經盡力了。

皇子生日的時刻,國王為他舉行一場舞會,自從皇子低調地娶我回來,皇宮就再沒有舉行任何舞會了。

這次是為了慶祝,皇子和國王都沒有反對。

就在舞會接近尾聲時,我帶著在廚房熬製的湯水,前往皇子在舞會後方設置的休息室。

只是,我每走一步,就會聽到一聲呻吟,聲音浪蕩,不禁讓我的臉頰染上紅暈,但很快又聽不到了,但我知道,愈接近皇子休息室,聲音就愈接近。我在心裡告訴自己,「沒可能的,皇子討厭我紅杏出牆,那皇子一定會……一定會……」潔身自愛這四個字,我無法斷定。

最後我懷抱著一絲希望,打開了休息室的門,卻沒想到,皇子他已經把陰莖插入對方體內,律動的速動和力度也相當瘋狂,然後我就聽到他們的對話。

「啊……嗯唔……皇、皇子殿下……啊……」被壓在身下的女子,緊緊摟住莫爾,腰部也瘋狂搖擺,「我嗯啊……我和皇子妃……啊……哪個比較好?」

「呵呵,到現在還在想別的事情,我想妳應該不滿足吧?」皇子抓住女子的腰部,用力地抽插。

房間裡每個各落,都能清晰聽到如此響亮的接合聲。

而我,沒有聽到最後,也忘了手上拿著的東西,讓湯水灑落在地上,連小腿被燙傷都不知道,到我清醒時,就見到皇子向我走近。

不管皇子如何焦慮,不斷向我解釋,甚至想為我清洗被燙傷的皮膚,但我就是覺得噁心,由皇子接近我開始,我就不停躲開,到他的手快要觸碰到我時,就立即跑走,這裡始終是皇宮,我無法走出宮外,但是我知道自己一定要離開。

我想得太美好了,美好到忘記了皇子說過的過。

他曾經說過,他會找別的女人為他生孩子。

只怪自己已經動心了。

我不記得是誰找到我,我只知道對方不是皇子,像侍女,又像是侍衛……現在的我好軟弱,除了哭就無法做任何事。

我摟著那個為了擦拭傷口的人,在他懷裡歇斯底里地哭叫,我的心好痛,撕裂般的痛,被背叛的痛,所有的一切都讓我喘不過氣。

「沒事了,沒事了。」回應我的,是一道男子的嗓音,很熟悉。

過了一會,我被侍女送回房間,房間內除了有我,還有那個我不想面對的人。

尊貴的皇子殿下。

「伊兒,你聽我說——」

接下來,皇子說了什麼,我已經聽不清楚了,只知道,我不想靠近他,也知道我無法出外面,大門有侍衛守著,也要有門匙才能開門,我本能地走到廁所,反鎖在裡面。

過了很久很久,我聽到外過傳來相當急躁的聲音,好像在說要打開廁所的大門。

我沒有心情理會,靜靜地背對著門陷入沉睡。

還記得我醒來時,第一眼就見到那個厭惡的人,我露出嫌棄的神色,還不斷往後退,不論他說什麼我都聽不進耳裡。

早餐、午餐、晚餐都有侍女送來我房間,大概在軟禁我。

廁所不再有門,我連躲藏的地方都沒有,從那天起,我的世界就失去了所有色彩,變得異常安靜,以往侍女都會問我要吃什麼,我通常都會回應,不過到現在為止,我再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

不論是什麼食物,我都沒有放進嘴裡,到現在已經快四天了。

大家都因為我是皇子妃,並沒有指責我,也不敢強逼我吃,因為他們知道,放進嘴裡的東西,很快就會被我吐出來。

皇子一天比一天憔悴,向我道歉,向我解釋,我卻沒有理會他。

他堅持在我房間休息,我就堅持睡在單人沙發上,或者他覺得自己對不起我,所以沒有再做任何強迫我的事。

直到這件事傳到國王耳裡,他把我叫到房間內,質問我為什麼不吃飯,為什麼困自己在廁所。

我沒有說話。

對國王而言,我的可信性並不高,至少比他親兒子低,所以我說什麼都無用。

「我想離婚。」等國王為皇子說了很多優點後,我對他說。

沒錯,從頭到尾我都想跟皇子離婚,只是我沒想到會愛上他而已,否則我就不會傷透了心。

「你——」

當國王氣得指著我的鼻子,想舉起手打我時,大門就被人推開了。

「父皇,你不能傷害艾伊,他是我的妻子!」皇子走進來後,便對著準備打我的國王大叫,隨後把我拉回他身邊,柔聲問我痛不痛。

這樣的溫柔,我曾經迷戀,不過現在我不需要了。

我用力推開皇子,走去被皇子打開的大門,拉起剛好經過的一位侍從的手,抬頭對他的臉頰印下一吻。

整個過程很短暫,但已經足夠讓眾人目瞪口呆。

「我已是紅杏出牆的人,請跟我離婚吧。」話畢,我向自己的房間走近,我必須穿回屬於我自己的衣服,皇宮內根本就沒有屬於我的東西。

還記得某天,我從房間去飯廳時,偷聽到幾個侍女說話。

「皇子妃真可憐,皇子殿下左擁右抱,四處點火他都不能有怨言。」其中一名提著衣服的侍女,忍不住嘆氣。

「但如果是皇子妃對不起皇子殿下,想必,皇子殿下一定無法忍受,很有可能會提出離婚呢……」雖然說話的侍女已經降低了聲音,但還是被我聽進耳裡。

就是因為這段對話,我才做會出這樣的事情。

可是事情沒我想的簡單,很快皇子就追上來,眼裡含有失望的神情,左手已經握緊拳頭,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打我,我只知道,我希望他放我走。

「皇子殿下,感謝您一直以來的照顧,艾伊從此跟皇子永別。」我穿回自己的衣服後,什麼都沒有帶就越過皇子,臨走前不忘跟他道別,態度和語氣都十分冷淡,想必皇子都聽得出來。

「我已經忍耐了你四天了,你到底想怎麼樣?」皇子拉著我不讓我前進,眼神轉變成兇殘。

我都沒有再掙扎,反問他:「請問是我做錯事,還是皇子殿下您?」

當我以為皇子會像以往一樣對我時,他卻沒有,他鬆開了拉住我的手,也命令侍衛打開門,一切都好順利,直到我出宮後,才發現我無法回到以前的地方。

皇宮跟我住的地方,相隔三十多公里,如果沒有車子等交通工具,我是無法從這裡離開的。

我終於明白到,為什麼他會放我走。

因為他相信,我會回去請求他幫忙,但是,我不會。

望著眼前一片樹林,我咬緊牙關穿過去,待天色伸手不見五指時,我找到一間用木製的房子,房子內有光芒,為這片地帶來生機。

我鼓起勇氣,敲響那道木製的門,隔著門問:「我在森林迷路了,請問能讓我借宿一晚嗎?」

一秒、兩秒、三秒……一分鐘後,對方打開了門。

面前的人相當高大,俊俏的臉上有一道可怕的疤痕,我知道他是誰,他是——

「……艾伊?」對方不太確定地叫了一聲。

「格納,你怎麼會在這裡?」他的變化太大了,之前的他,臉上無疤,也無任何傷痕,是個很幽默的男人,現在卻失去了笑容,到底為什麼會有如此改變?

想起來,皇子生日那天,我跑走後,好像也見過他。

「你先進來吧。」格納看看外面,證實安全後,才邀請我進木屋。

「當時我不知道你就是皇子妃,我對你不敬,真的很抱歉!」進去後,格納就跪在地上向我認錯。

「是我故意隱瞞身份,你就別在意了。」我扶起他,並跟他澄清,「我已經不再是皇子妃,而是一個凡人。」

這晚,我跟格納聊了很多事情,包括侍衛把我們發生過的事,都告訴皇子殿下,然後格納就被打傷了,也取消了為皇宮種植花朵的資格,趕他走時,根本就沒有給予任何糧食,他只好在森林裡生存。吃著果子,用木頭製屋和家具,有時候會在森林見到野豬野兔,渴時去遠方的河流打水喝。

然後某次打獵時,聽到出外巡邏的侍衛的對話,說皇子妃已被軟禁,可能一輩子都無法離開,還有皇子出軌的事都傳入格納的耳裡。

當時他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去救艾伊。

但當他見到艾伊傷心欲絕地哭叫時,他認為不應該帶他走,因為從他眼中,格納見到真愛。

艾伊是真心喜歡皇子的。

但現在艾伊又出現在他面前,到底當時他做錯了,還是做對了?他開始感到迷茫。

我摸上格納的疤痕,我無法想像對方用了什麼手法,才讓這位年輕人留下這道深刻的疤痕。

「很痛吧……」

格納輕描淡寫地說被打時的感受,大概就是……「我沒機會再見到艾伊了。」

我聽到他這麼說,不禁感到心疼,可惜,我無法再愛上任何人。

小時候,父親跟我說過一個故事,他說,我們的家族裡,曾經有人被魔法師照顧,給他美好的生活,但代價是必須要只為一個人心動,如果有三妻四妾的行為,魔法就會消失,父親一直都不相信,所以母親死後,他喜歡上一個女子。

就是我的繼母。

當時我還小,並不知道那個故事是真是假,很多情節都忘記了,但重要內容我還是記得的。

還記得父親娶了繼母後,生活就一落千丈。

洛斯爾之國再沒有我們的位置,我們從高級的住宅區,轉移到平民區居住,不能隨便花錢,買的都要非常便宜,父親必須每天打兩份工作才能維持生計。

半年不到,父親就死了。

還記得繼母把父親留下的錢財,通通放在自己的錢包裡,也不再對我好聲好氣,日復一日叫我做家務,找工作賺錢。

當初父親相信有魔法師幫忙的話,生活就會有很大變化了。

我沒有把這件事告訴過任何人,怕對方懷疑我瘋了。

不過,對方是格納,我突然想告訴他一切,就像普通朋友聊天般。格納聽完後沒有取笑我,也沒有認同我,但我知道他正在思考事情。

隔天我幫格納打水,而他則去打獵,有什麼就吃什麼,我們都沒有太多要求。

直到皇宮又傳來舉行舞會的消息。

「聽聞皇子又要迎娶皇子妃了,希望這次會順順利利,而不是娶了一個不檢點的人。」拿著傳單,準備張貼在全國每個地方的侍女,為皇子娶新皇子妃感到高興。

「就是啊,聽人說,是皇子妃紅杏出牆,對皇子以外的人起了色心,皇子才忍痛休妻,皇子真可憐。」

一位比眾人年長的侍女站在她們面前,提醒道:「別隨便說關於皇宮內的事,此事傳到皇子和國王耳裡,小心性命難保。」

「是,我們知道了。」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有什麼表情,直到格納為擦拭我的眼眶,我才明白自己在哭。

我難過、我委屈、我無助……

如果世上真的有魔法師存在,能否為我消除痛苦?

出生到現在,我歇斯底里哭過三次。一次是為母親的死而哭,一次是父親的死而哭,第三次,就是現在。

也許,我內心有點期望過參加皇宮舞會,與皇子跳舞,吃御廚烹調的食物,被皇子所愛,兩人一心一意。

幸好夢醒得早,痛都只是一瞬間。

之後,我和格納一直在森林生活,我知道市區內,我已經成為所有人都認為的淫蕩賤人,既然如此,我都不能再回去,亦不想再回去,幸好格納都無所謂。

最近我睡覺時,都感覺到有人在我耳邊說話,說什麼我聽不清楚,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不過,他既不是熟人,也不是陌生人,這種感覺我無法說清楚。

「你願意用你對皇子的愛,得到重生的生活嗎?」唯一聽得清晰的,就是這句話。

而我自己,則是什麼都沒回答。

這個夢境持續了一個月後,我終於忍不住了,我對著那個騷擾我的人怒吼一聲:「你很煩耶,我告訴你,我已經不愛皇子了!你想要就要吧!」

「不後悔?」對方就像預計到我會回答般,反問我。

「你真囉嗦,別再騷擾我睡覺就可以了。」

過了這晚,我就再沒有聽到那把聲音,而我身邊都沒有任何改變,正當我以為自己是不是瘋了時,格納就拿著獵物跑過來了。

「艾伊,你聽我說!」格納一手丟下獵物,激動地抓住我那雙手臂,臉上的表情非常興奮,接著他說的話,也讓我擁有同樣的眼神,「鄰國的國王剛來到洛爾斯之國,他想徵求孤兒還有需要幫助的人前往他的國家,我剛才碰巧撞見來森林冒險的國王,我跟他說了我跟你的經歷,他說想邀請我們到他的國家生活,你願意跟我一起去嗎?」

新的國家、新的身份、新的環境……就好像重新一樣。

「國王說明天會用馬匹接送我們,艾伊?」格納見我沒反應,便伸手在我面前晃動。

不管那個前夢是真是假,只要能夠從頭開始,就足夠了。

我抱著格納,興奮得想跳舞,「太好了!我們就好吧!」

只是沒想過到了晚上,那把聲音又再打擾我了。

「你說過不會後悔,所以,接下來你看到的,都與你無關。」

「我看到的?」

有無限的疑問在我腦海中閃過,然後我就聽到某人的哭聲……

「嗚……艾伊,艾伊你回來好不好?」聲音的主人,是皇子。

皇子的旁邊,有好幾個喝完的酒瓶,而皇子就坐在我原本休息的地方,痛不欲生地哭泣。

這,真的是我熟悉的皇子嗎?

接著又見到好幾個場面,有皇子推開遠渡而來的各位公主、皇子喝醉後不斷叫我名字的畫面、皇子親自去城市找尋我的身影、皇子與我相遇時心動的表情、望著我跑走的失落表情……還有好多皇子為了我而做的事。

不經不覺,我已經淚流滿面了。

是感動?是愛情?是不捨?還是全部都是?

不過,由皇子背叛我開始,我就決定不會再回到他身邊,我不是布偶,而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我都有屬於我的情感,我有屬於我的尊嚴,皇子的不珍惜,已經換不回我的愛了。

再加上,那道聲音也提醒了我,所有的一切都與我無關。

到了第二天,國王真的派侍衛帶我們離開,而我和格納以兄弟的身份,在奈寶尼之國居住,所有居民都對我們很好,人們之間很少有爭鬥,一切都相當和諧,是一個理想的國家。

只是,我好像失去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我想那樣東西大概就是——

「愛」。

---End.

2017.1.15  

By一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QAQQQQ

許久不見,發現想聯絡之時卻找不到連絡的方式了
不知道你過的好不好呢:)
2019-01-09 15: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看到一君兄久違的發了篇短文,我立馬點進來看啊!!
真的虐虐的,好想哭呢! ((好爛的評語..
話說身體還好嗎??
2017-02-19 21: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篇文是那天晚上睡不著寫出來的
到目前為止,應該是我寫的第一篇BE文吧……
不過由一開始說已經決定了結局,所以我不後悔寫了BE
如果能讓你哭的話,想必我帶可以往BE之路發展吧ww 因為我一直寫的都是Happy ending
感覺挺新鮮的

身體還好,謝謝關心
2017-02-19 23: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