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不再升溫的寒冬

      時值冬日,隨著新的一波寒流降臨,初雪如鵝毛般輕柔地飄散在這臨山小鎮。

      這場雪,令得鎮上老少皆難掩興奮之情。這兒一般是不下雪的;即便是在那最寒冷的一月天,霜雪遍地的盛況亦是百年前才有的傳說。

      「哈啊……」我呵出了一口白霧,覆蓋在厚重羽絨服下的身子依舊忍不住發抖:「好冷。」

      隨著氣溫報表的溫度一路跌破新低,我身上的衣物數量也突破了新高。看著路邊紅著小臉、興奮地堆著雪人的孩童們,真不知道該是羨慕還是佩服。

      我在鎮上的公家事務所上班,因為年資尚淺,基本就是替前輩們打打雜,端茶倒水什麼的。

      原先入職時企圖改善陳腐風氣、做出一番事業的雄心壯志就在這一天天的消磨中漸漸變得倦怠--或許前輩們也是如此吧。

      「早安。」

      「早。」早晨見面的問候,就像這寒冬一般冰冷,彷彿一台長年運行的機械般,依照計畫、毫無感情地運行著。

      「那我就先走了。」

      「辛苦了。」在言不由衷的慰勞聲中,我看著前輩們一一離席,直到整間辦公室剩下我敲打鍵盤的聲音。

      關掉最後一份文件,我不由得長出了口氣。

      走出門外時,這棟辦公樓外的燈光大半已經熄滅。

      「……好冷。」我搓著手。

      「下班啦?今天也好晚吶。」大門警衛老劉在這時間點仍舊中氣十足的聲音是我今天一整天聽到唯一帶著溫度的言語。

      「是呀,事情有些多,也沒辦法。」

      「年紀輕輕可別忙壞了身子哩,還有,穿得暖和些,這時節感冒了可是災難哪。」老劉一面替我開了門,一面不忘嘮叨幾句。

      「我知道,你也是呀。」

      踏上了歸程,望著漆黑夜空下,被路燈照耀得格外明顯的雪花,我又忍不住說道:「好冷。」

      走呀走的,兩側的屋瓦磚牆就像是無窮無盡似地綿延擴展,通向一片漆黑的遠方。

      「……嗯?」

      寂靜無聲的街道中,有個孩子提著一個小小的白燈籠,似乎正低頭找尋著什麼。他衣著單薄,穿的是長袖短衫,頭上戴著小帽,衣著看上去有些陳舊。

      若是白天,他這身傳統衣著或許十分引人注目,但在這雪夜裡,卻莫名的沒什麼違和感。

      「小朋友,這麼晚了,你在這做什麼?不冷嗎?」

      他聞聲抬起了臉:「叔叔,我丟了重要的東西,你有見著嗎?」

      這孩子的膚色十分白皙,但卻並不是病態的蒼白,而是如羊脂般溫潤柔和。一眼看去,那副精緻小巧的五官以及童稚的嗓音,讓我無從判斷他的性別。

      呆愣了半晌,我才問道:「重要的東西?」

      「是呀,叔叔有瞧見嗎?那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如果不找到的話、不找到的話……」那對烏黑的大眼中,滿是擔憂。

      「是什麼樣的東西?」

      「亮亮的、溫暖的、讓人心安的東西。」

      他比手畫腳地向我描述,但我卻完全摸不著頭腦。我只知道,雪……似乎變得更大了。

      「小朋友,時間很晚了,天又冷,還是明天一早再出來找吧。」

      「不可以,不找到的話、不找到的話……」他喃喃念叨著,急得眼眶都有些濕潤了。

      見了那模樣,我忍不住嘆了口氣:「我幫你找吧。」

      「真的?」那雙大眼毫不掩飾驚喜之色。

      「總之,你先穿著吧。」我脫下了自己的羽絨衣,披在他的肩上。

      他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擔心地問道:「叔叔不冷嗎?」

      「冷啊。」我毫不猶豫地承認,然後接著說:「但我還不至於比小孩子不耐凍的。總之,我們還是快點找到、快點回去睡覺吧。」

      「……嗯!謝謝你!」看到那張笑臉,感覺似乎就溫暖了幾分。

      面對這樣直率的感謝,我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將視線轉向地面說道:「快找吧。」

      連日飄雪,棉絮般的白絨已經完全覆蓋了路面,除了我從遠處一路踏來的淺淺腳印子之外,這雪地裡似乎再也沒有其他東西。

      看著這樣的路面,我忽然有些奇妙的感覺。抬頭仰望,這才發覺四周街燈並沒有被點亮;再往上瞧--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雪夜,天上卻是一片廣袤星空,一顆上弦月彷彿銀耳環一般懸掛在澄澈的夜空之中、照亮了這小鎮的夜。

      我愣愣看著夜空好一會,直到細雪灑上了我的睫毛才忽然回過神來。遮掩似地趕緊低頭往四周細細打量,除了白雪之外再無他物。

      「小朋友,那個東西長什麼樣子呢?」

      他抬起頭,一隻手還是提著燈籠,另一隻手則比畫著:「這個樣子。」

      小小的手在空中一會畫著圓形,一會畫了個方形。然後想了想,又畫了個不規則、像是雲朵一般的形狀。

      我看得一頭霧水,他自己也一臉的困惑,似乎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亮亮的、溫暖的東西對吧?」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卻又忍不住嘴角上揚。

      「對!」小傢伙重重地點頭肯定道。

      我陪著他在這漆黑無人的夜裡四處尋找著正體不明的失物,感覺風雪似乎漸漸變得強烈。

      不知過了多久,眼前的景色就像是國外某個極地山脈中的暴雪來襲似的--自己竟然會在家鄉的小鎮子遇難,在不久前這恐怕打死我也不會信吧?

      左右看了看,平時一眼就能認出的街邊建築都在風雪中變得模糊不清。明明是這樣堪稱災難的情況,但此時在我看來,建築物就像是背景布幕一樣,絲毫也沒有讓人產生走近、甚至尋求庇護的想法。

      「叔叔,冷嗎?」他又黑又亮的雙眼,即便在此時,依舊讓人感覺像是澄澈的湖水般透亮而純淨。

      當然冷,我都覺得自己快被凍死了。

      但這次我卻沒有將快要變成口頭禪的「好冷」說出口,而是回答道:「沒事,我白天待的地方更冷呢。」

      忽然,這小傢伙看著我,很開心似地笑了起來。

      「怎麼了?」

      「我找到了呢。」他盯著我的臉:「亮亮的、溫暖的、讓人心安的東西。」

      「……我?」

      「嗯!」他握著我的手,冰冰涼涼的。

      我愣愣地看著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重要的東西……不可以再弄丟了哦。」

      隱隱約約地,我聽到了風鈴一般透明悠長的笑聲,感覺就像身處夏日夜裡的日式庭院迴廊,仰望著斗大月亮乘著涼、吹著令人心情舒暢的涼風一樣。

      啊……原來弄丟東西的,是我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