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明月的豔陽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有時像魔咒般的束縛著,有時又如一張紙似的,如此的薄。

三年,也夠我認識一個人了。

薛有翔,他的名字,高中入學的那一天他就已經成為了一個小圈子的中心,開朗又好相處的個性讓他交到了許多朋友,與我不同。

最初我對他沒什麼印象,只知道他算是班上的風雲人物,每一節下課都會有人圍在他的座位旁邊跟他聊天,原本我想,我跟他大概不會有什麼交集才對。

「喂!幹嘛都不講話,搞自閉啊?」他戳了戳我的頭說道。

「才沒有,只是不想說而已!」我反駁著他。

「不想說就是搞自閉了嘛,裝什麼安靜。」他鄙視的看著我。

「薛有翔!你的臉真的很欠揍欸!」我毫不留情的打向他的後背。

沒錯,原本應該是要沒有交集才對,只是自從換位子坐到他後面以後,平靜的日子被他打亂了節奏,我們每天都在爭吵中渡過。

這一種稱不上是朋友的關係讓我覺得很茫然,明明是兩個不會有話題可說的人,如今卻是以互相打鬧為樂的處在了一起,這樣子不是很奇怪嗎?

他宛如太陽一般的存在,耀眼而閃亮,而我只是夜晚時才會出現的月亮,寧靜且孤寂,當太陽與月亮相遇後,並不會同時奪得了所有人的目光,月亮總是會被遺忘。

然而這一切卻因為薛有翔的關係而有所不同,因為常常與他爭吵,班上的人也漸漸的知道了有我這號人物,大概他們是想說怎麼有人可以跟他吵成這樣吧。

薛有翔是個可以對其他人可以很溫柔,但對我就是恨不得冷嘲熱諷個幾句的人,明明可以用著那柔和的語氣說話,也可以用著那紳士風度對著人,面對著我,卻總是用著一種讓人會沒來由生出一股怒火的嘴臉然後說出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有人說,這樣的我對他是特別的。

我覺得,這樣的我對他來說是好玩的。

「笨蛋!」他走到我身旁敲了下我的頭。

「妳說誰是笨蛋啊!你才是笨蛋!」我擺出了一張生氣的臉看著他。

「誰回我那就是誰嘍。」他快速搶走了我手上一大疊的講義後就快步的跑走了。

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我呆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

「喂!喂!薛有翔你個大渾蛋!」回過神,我能說的也只有一堆罵他的話。

我知道,我只是他的玩具,一直都是。

我看不懂薛有翔這一個人,很多人喜歡過他,我卻不知道她們喜歡他的點在哪裡,很溫柔很帥很體貼很好相處,各種理由我都想過,但那是對她們,我不一樣。

當一個人討厭另一個人的時候會做出所有讓那人生氣的表現,他討厭著我,所以才做出一件件足夠惹毛我的事,至於他討厭我的原因,我不知道。

可能我的個性就是跟他這麼不合吧,天生就犯沖,就算他偶然幫了我幾次也會被我當成他要抓到我的把柄好笑我,我才不相信他會對我好。

薛有翔只是我人生中的一個過客。

「美羽,就這麼說定了喔。」程學長的臉無限放大在我眼前,似乎是在觀察著我的反應。

「啊,嗯!」不明白所以的我只能尷尬笑笑,然後答應。

程學長是我們高中裡很有名的一個人物,也可以說是我們學校的校草,俊美的臉龐,高瘦的個子以及憨厚的個性,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資優的成績,各種的條件博得了許多女生的青睞。

但是這樣的他並不是讓我喜歡的對象,他不像薛有翔會直白的說出我的缺點,也不像他會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惹我生氣,讓我有藉口把氣出在他身上,更不可能只用唯一的態度對我。

他跟薛有翔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不過,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拿薛有翔來跟他比較?明明薛有翔是那個我最討厭的人,但是我卻拿著他來跟近乎完美的程學長比較,照理來說,我應該喜歡程學長比他還多一些。

不過照剛剛的想法看起來,薛有翔似乎比學長要好一點,這一定是我的錯覺吧!我怎麼可能這樣想呢?

只是當時的我不知道,這其實叫作喜歡。

喜歡拿其他人來跟自己心中的那位比較。

「董美羽,口水擦一擦,看個人看到流口水,噁心死了」   薛有翔擺出了不屑的表情看著我。

看到了他那不屑的表情,我下意識的回了他一句話。

「又不是看你看到流口水,你噁心什麼!人家程學長比你有品多了!薛有翔,你這個討厭鬼!」

我對他做了個鬼臉後就跑走了,沒看到他臉上的表情。

其實我並不是在看著程學長,我在整理著我的思緒,我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會一直想起薛有翔這個人,上課的時候眼神也會不自覺的往他的方向看去,他最近似乎不太常來我這用他那犀利的言詞攻擊我了,想到這個,本應是件好事,但心裡頭卻有些悶悶的。

討厭著被他那樣對待,卻又不習慣不被他那樣對待,人還真是一種矛盾的生物。

最近常常看到有一個素不相識的女生來找他,偶爾會看到他用著帶了些寵溺成分的動作對著她,那時我就會不自覺的轉過了頭不去看那畫面,我不知道最近的我是怎麼了,薛有翔的一舉一動似乎都影響著我,有點討厭著這樣的自己。

那女生是誰?為什麼他們關係看起來很好?難道他們正在交往?

每一天各式各樣的問題圍繞著我,大多都與薛有翔有關,當我不再是他的唯一,我們成了陌生人。

與其他人無異。

「美羽,妳為什麼知道我喜歡打籃球啊?」程學長看似無意的問著我。

明明是件在平常不過的事情,在程學長的話裡看來就好像是很重要一樣,雖然不知道程學長是怎麼看待這一件事的,我還是很認真的回答了他。

「從朋友那聽來的,你打球好像很厲害。」看著程學長的臉,我又想起了薛有翔。

他好像也很會打籃球吧,每次體育課都看到他在打球。

「是嗎?」程學長揚起了一個燦爛的微笑看著我,似乎很高興我知道他的事一樣。

「很期待這星期六跟妳出去,真希望那天快一點到。」

程學長拍了拍我的頭後就離去了。

我已經忘了我為什麼會認識程學長,他對我非常的好,但我只當他是朋友之類的存在,很多人羨慕著我與他之間的關係,只不過她們不知道,我也只是他其中的一位過客霸了。

我看過許多的少女漫畫以及愛情小說,一段美好的愛情若不刻苦銘心怎能修取正果,我並不明白什麼叫做愛情,就像是一艘迷航在名為愛情裡的小船,載浮載沉,找不到方向。

愛情是盲目的?不,我才是盲目的。

在意。

我從來沒有如此在意過一個人,若是說在意就是喜歡的話,那我是喜歡他的。

酸澀。

看到他跟另外一個女生打打鬧鬧,有著過於親暱的動作,心中就會泛起一股酸澀的感覺,若說酸澀就是喜歡的話,那我是喜歡他的。

靠近。

不自覺的想要多了解他這一個人,這樣,就可以感覺自己更靠近他一些,如果說靠近就是喜歡的話,那我是喜歡他的…

然而,當所有矛頭都指向了我喜歡他的同時,我卻逃避了,那原本我應當討厭的人卻成了喜歡的對象,這種微乎其微的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也怎麼可能發生在他的身上。

是啊,怎麼可能發生在他的身上。

我做了一場夢,我夢見我喜歡他,很喜歡很喜歡…

我只想當他的唯一,而他,一直都是我的唯一。

「我討厭妳。」他用著滿臉的笑容對著我說,毫無猶豫。

聽到這四個字,看見他後揚起的笑容僵在了臉上,他只用了四個字就可以把我的靈魂抽空,我留不住什麼。

內心裡就像是有什麼正在破碎,心臟狂跳著,撲通撲通的,這是早就知道的事,如今從他口中說出來反而更痛。

「什麼?」就算是為了確定什麼般,久久,我也只能從嘴裡擠出這兩個字。

  「我很討厭妳,非常討厭。」他很認真的說。

非常討厭,是嗎?

「可是我很喜歡你…」我也不知道到為什麼我會就這麼說出來,雖然很小聲,不過好像還是被他聽到了。

看著他發愣的臉龐,我徹底的明白了。

對於討厭我的他,我喜歡他這一件事終究還是帶給他困擾,誰會喜歡上原本就很討厭的人?還有,誰會接受討厭的人的喜歡?

我是個大笨蛋,超級大笨蛋。

眼睛內有著液體正在打滾,轉過身摀住了眼睛後我跑出了教室   ,我才不想被他看到我這副樣子,好蠢。

喜歡什麼的,只會讓人難過,所以我才不想懂得什麼是愛情。

喜歡,真的好痛…

自從那天開始,我們倆成了真正的陌生人,我避著他,然而他也沒有想跟我說什麼的意思,不聞不問,無動於衷,這也算是一種默契,對吧?

抬頭看著夜晚中的明月,身旁繁星點點,壯麗了孤寂的城市。

如果月亮知道自己所散發出的光輝是出自於太陽,那它還會想追逐著太陽,並且還愛著它嗎?

它會願意將喜怒哀樂交還於太陽,然後找到另一個再度帶給自己其他感情的恆星嗎?

「喂,出來一下。」拉上了我的手腕,薛有翔帶著我走出了教室。

這是經過那次以後,他第一次主動找我說話,分明告訴自己幾萬次不可以在動心,在此刻的狀況,那些提醒敵不過動搖,成了烏有。

兩人之間免不了尷尬的情況,靜靜的,難得一次我們沒有對彼此冷嘲熱諷,就像是單純的朋友一樣,不過,竟然是在發生那種事後。

「找我有什麼事嗎?」我打破了沉默,笑著臉看他。

他似乎有些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後別過頭看向了操場。

「妳在跟程學長交往嗎?」

為什麼要跟程學長交往?他從來不是我生命中的那個人。

「沒有。」我淡淡的搖了搖頭。「他只是我的朋友,一直都是。」

「那…那為什麼會傳出你們在交往的事,還說你們去約會?」轉回頭,他緊緊的盯住了我的雙眼,想從裡頭看出個什麼。

「約會?那只是陪他去買球鞋而已,他籃球要比賽。」我將因風飛起的髮絲勾到了耳後,這就像場質問一樣,另我感到有些不明白。

他因為我說出的答案而做出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兩人之間又陷入了原先的尷尬。

原來,我們其實也可以有不吵架的時候。

我看著他略為緊張的臉,輕笑著。「有什麼話就說吧,不用扭扭捏捏的了,看了好不習慣。」

「啊?嗯…」他的臉紅了一些,延續到耳朵。「上,上次妳說妳喜歡我是真的嗎?」

聽到了他的話,我的內心怦動了一聲,隨後揚起了個微笑。

是啊,我喜歡你呢,但你呢?討厭著我。

「嗯,我沒騙人,我喜歡你,不過,你討厭我。」我笑著,因為這樣可以讓我忘了那痛。

「我…是沒錯,我討厭妳,很討厭。」他看著我,嘴邊帶了一抹苦笑。

聽到了明確的話,我依舊笑著,痛久了,是會麻痺的。

「嗯,我知道,你…」

「不,妳不知道,妳不知道我討厭妳什麼,   我討厭妳,因為妳的一切佔據了我的生活,我討厭妳,因為我以為妳的笑容不在屬於我,而是那個溫柔的程學長,我討厭妳,因為我喜歡妳,妳是我的初戀。」

薛有翔喊著,一次比一次還大聲,喊入了我的心坎。

我久久不知如何反應,只能用手捂著嘴巴傻傻的看著他,他討厭我,原來是真的很討厭我,不過是讓我很喜歡的討厭。

「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他伸出了手放在了我的眼前。

明月,就算你知道身上的光芒是出自於艷陽,你還願意繼續愛著它嗎?

「我願意。」

明月的艷陽(完結)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