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她的微笑

本文發表於鍵盤大檸檬

 

 

鏡子裡,妳剪了一頭短髮,穿上西裝套裝,盡量把妳的胸部壓下去,妳以為這樣就能和男人匹敵。

妳穿上高跟鞋。

妳從來就不喜歡高跟鞋,但「這個世界」說這樣才得體,才像個社會人,才有「高度」把男人壓下去。

妳走進一棟辦公大樓,在固定的時間搭電梯,在電梯裡期盼快點出去,妳討厭和一群人擠在一起,但妳用別人也這麼想來安慰自己。

妳走進辦公室,地板是黑色的,天花板是透明的,妳的電腦裡塞滿了客戶的電子郵件,有些是昨天晚上寄的,因為客戶在海外,妳今天一定要回。

妳用流利的外語開電話會議,金錢的交流沒有國界,日夜不眠,妳用久了就會習慣來說服自己,這就像玩遊戲。

 

媽媽又傳Line來了,問妳飯吃了沒、衣服洗了沒、工作會不會很忙、都三十歲了眼光不要那麼高……妳看著手機螢幕,使用妳千篇一律的回法,說有、說好、說再找找。

躺在床上,妳想的還是工作。

妳有一個下屬,是一個跟了妳很久的下屬,對方的年紀跟妳差不多,長得比妳高,每天都會打領帶,西裝的顏色有些拘謹,但整體而言,乾淨整齊又看得出價格不斐。他把提案改了又改,妳仍是不滿意。

他說自己有誠意,希望妳再給他一次機會,妳被他搞得心煩意亂,妳想放縱、妳想要安慰,可是跟妳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人也一樣累。

 

「早點去洗澡!」

「洗衣服!」

「倒垃圾!」

「不要再滑手機了!」

「妳把OO放到哪裡去了?」

 

傷痕累累之後,妳想要討個拍,妳不想聽務實的建議,妳想要甜言蜜語,因為有了它,妳就能再撐下去,但妳不懂,跟妳同住屋簷下的人、最親密的那個人,為什麼不能在妳需要的時候說些好話?

 

妳躺在床上。

 

快要爆發了。

 

「不要再唸了!」妳大吼。

 

吼完,妳馬上就後悔了,你們都知道對方是好意。

這些年來,大大小小的吵嘴不知凡幾,其實你們都能理解,不會軋進心裡,但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過意不去,妳怕累積多了,對方會受不了而離開妳。

「對不……」

「我們去旅行!」大概是太小聲了,對方沒聽到才打斷妳。

「什麼?為什麼這麼突然?去旅行?交通呢?住宿呢?幹嘛做那種浪費錢的事情?」妳連珠砲似的反問。

對方笑了一下,靦腆的那種。

妳想起當初,妳就是喜歡上那瞇起的眼睛。

妳想起當初,妳就是愛上那不受拘束的靈魂。

「不去旅行的話,我怎麼在路上跟妳求婚?」

妳笑了。

是該休息一下了。

妳很努力,所以不要罪惡感,那是妳應得的。

 

妳坐在駕駛座上,手握方向盤,妳今天穿帆布鞋,妳說妳不喜歡穿高跟鞋,對方說,我不是「這個世界」,不能讓妳每天都穿自己想穿的鞋,但妳永遠可以在我面前做妳自己。拜託,求妳。

要不是有這個人,妳差一點忘記自己,妳想讓兩人過上好生活,不讓媽媽擔心、不讓別人看不起,因為妳看不到未來的保障,所以用錢做依據,但兩個人的相處其實有很多可能性,只因為這個人愛妳。

他愛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