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春秋異聞》同人文——【左易X夏蘿】

#設定左易22歲大四生_夏蘿16歲高一生

〈左易實習篇〉part4

「你幹麼動手啊!」另外幾個女生一湧而上,圍住班對。

「那又怎樣?」風恕宇挑釁地瞪回去。

「要是她受傷了怎麼辦!」

「等到受傷再說啊。」風恕宇滿不在乎。

「妳⋯⋯!看來不給妳一點教訓,是不知好歹了!」戴眼鏡的女孩舉起手,眼看一巴掌即將打到風恕宇白皙的臉龐——

咚沙!

宮佟願先行一步,一拳打在了女孩的腹部。

「咳⋯⋯咳!」戴眼鏡的女孩呻吟,往地面倒去。

「吳荷合!」後面幾名女孩立刻伸手扶住她。

「宮佟願!」陳虹尖叫,「你怎麼可以打女生!?」

「誰規定男生不能打女生?難道只有女生可以打男生嗎?」宮佟願嗆聲。「還有,我勸妳,最好不要想打夏蘿的主意!聽到沒有!」

「你為什麼替夏蘿找想?難道你喜歡她喔!?」居然直接冠一個莫須有罪名!還要不要臉呀!

「那妳們又為什麼要找夏蘿麻煩?」風恕宇冷聲質問。

這語氣分明就像:還是說,妳們喜歡夏蘿?

「不、不是這樣的⋯⋯」

「好啦,上課了!」班導走進來,拍了拍手,站上講桌。

他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小易⋯⋯謝謝。」夏蘿低著頭,試圖用頭髮遮住泛紅的耳尖。

「不必。」左易說。畢竟,也該給那幾個女生下馬威了。

「對了,」階耶望滑了滑手機,又問道:「左易學長,你什麼時候走?」

「這個學期結束。等於說,我整個學期都待在這裡。」

階耶望挑高眉。

呴~原來如此。

「耶望,來一下。」林綾招招手,「我有事想要問妳。」

「喔,好。」階耶望從沙發上站起,快步走向林綾。

「綾姊,妳要問什麼?」

「我想問妳⋯⋯小蘿在班上是不是被霸凌嗎?」問問題的不是林綾,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夏春秋。

「這個⋯⋯頂多算是,一群有勢力的女生不爽她,大家又怕惹禍上身。雖然夏同學沒有被霸凌,不過已經被班上孤立了。」階耶望分析,「而且,我也幫不了她。」

「為什麼?」左容問。

「因為我以前也被霸凌過,所以不會去逞英雄。」階耶望回答。

「這樣啊⋯⋯我瞭解了。謝謝妳,階同學。」夏春秋點了點頭,卻又突然對著階耶望微笑,「對了,妳的姓氏『階』,很特別呢!」

我的姓氏⋯⋯很特別?

階耶望傻住了,接著,眼淚不受控制地落下。

「咦、咦?階、階同學!?妳怎麼了!」夏春秋一整個慌了手腳,「怎麼突然哭了⋯⋯」

「因為⋯⋯我、我的姓氏很奇怪,以、以前,大家都說⋯⋯『階』很奇怪⋯⋯誰會姓這個字啊⋯⋯?」階耶望哽咽,「人⋯⋯都是這樣⋯⋯只要很怪異⋯⋯就會⋯⋯而且,從來⋯⋯沒有任何人跟我說⋯⋯我的姓氏很特別⋯⋯」

「對啊!現在,終於有人覺得妳的姓氏很特別,那不就好了嗎?人家覺得,搞不好妳班上的那些同學其實很羨慕妳那獨一無二的姓氏呢!」花忍冬微笑著安慰她。

「謝謝⋯⋯」階耶望接過「一張衛生紙」,然後擦掉眼淚。

「呃,妳在對誰說謝謝?」葉心恬問。

「剛剛不是花花哥給我的衛生紙嗎?」

「咦⋯⋯人家沒有⋯⋯」

——「欸?」

「小易,你今天住這嗎?」夏蘿問。

「嗯。」

「喔。」

這對話也太簡短了吧⋯⋯正好端著餅乾經過的花忍冬忍不住在內心吐槽。

「花花,來一下。」夏春秋輕喚。

「怎麼了,小夏?」

「我⋯⋯我想請你⋯⋯明天能不能幫左易轉移一些『目光』?」

「啊?什麼意思?」

「春秋的意思是,明天幫小蘿跟左易送便當的工作,交給你了。」左容拍拍花忍冬的肩膀。

「咦⋯⋯欸欸欸欸欸!?我!?」花忍冬驚訝到連自稱詞都變了。

「是⋯⋯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啦⋯⋯可是人家不太想又被那群女生包圍耶⋯⋯」花忍冬抖了抖。

那群花癡的等級,已經MAX了。

「那還不簡單,」歐陽明說:「找你女朋友一起去嘛。」

「林綾嗎?她會自找麻煩喔?」葉心恬疑惑。

「為了男朋友,在所不惜。」歐陽明斬釘截鐵地說道。

「⋯⋯」

——隔天。

左易正在幫夏蘿綁頭髮。

他撩起一撮頭髮,俐落地綁成一條辮子,綁上一隻鑲有紫色蝴蝶裝飾的髮圈,就成了漂亮清純的公主頭。

「哇⋯⋯」躲在門後偷窺的夏春秋忍不住驚訝。

沒想到他這麼會綁頭髮⋯⋯

「小矮子(偷窺狂)你有什麼事?」左易轉頭問道。

「欸!?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夏春秋從門外跌進房內。

「⋯⋯還真的在啊。」

「咦!」

所以你只是猜嗎!?

「⋯⋯」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