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Yuri on ice】處罰〈維X勇 R18〉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我在自由滑的表演就此告一段落。這次的表演大概是我從練習以來表現得最好的吧。雖然自己很臨時的決定把最後的跳躍從後外點冰四周跳改成了後內點冰四周跳,沒有跟維克多討論過,而且還摔跤了,不過就整體來說,大概是我最喜歡的一次吧。也是我在花滑人生裡,滑的最開心的一次。就不知道維克多怎麼想……希望不要被罵慘。

我對觀眾行了禮,對場邊為我歡呼尖叫的觀眾們邊揮手邊滑向場邊。今天在比賽前我的心理狀態又不佳了,小小的跟維克多發了脾氣還哭了,到上場前我都沒有跟他說任何一句話。剛剛又擅自偷偷改了動作……

我看到維克多站在場邊,笑著看著我,然後張開了雙手。

我無法不激動地朝他飛撲過去。維克多──我最崇拜、憧憬,同時也是我最愛的男人,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甚麼樣的魅力可以讓他放棄冰上人生,來到我這裡。

讓全世界的人都為之瘋狂的維克多,現在,專屬於我。

「關於勇利選手擅自把最後的後外點冰四周跳改成您最擅長的後內點冰四周跳,維克多妳本人是怎麼看得?」

比賽結束,我們正在接受記者的採訪。而維克多對於我那時的擅自行動似乎並沒有感到任何不快。

「既然他都有本事跳出後內點冰四周跳的話,那我想在下場的比賽,能給大家看到一個更完美的勇利喔。」維克多笑著對眼前訪問的記者說。不過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偷偷瞄了我一眼,然後露出一個別人不懂,但是我絕對非常懂得笑容。

先前說他不在乎我偷偷改跳躍的事情……現在我想我要收回了……

「勇利阿,才以為你是個乖乖的孩子,怎麼今天這麼不聽話呢?」維克多面對著我,帶著笑,在我耳邊低喃著。

他的硬體在我體內抽插著,我只能發出嗯嗯哼哼的聲音,勉強說著片段的話語說:「嗯……我、我只是……」

「只是?怎麼就不聽教練的話了呢?」維克多似乎看準了我體內最敏感的那一點,然後惡狠狠地頂了一下。

「啊!不行!不能那裡……」我紅著臉,搖著頭說:「不行……不行了……要去了……」

「去?不能去。我都還沒好你怎麼可以一個人就這麼去了呢?」維克多握住了我的硬挺,不讓我發洩。

「不……唔……」不能發洩的痛苦讓我忍不住哭了出來:「讓我……讓我……」

「讓你甚麼?不說出來不是好孩子喔。」維克多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他攔腰將我抱了起來,然後從正面轉到了背面,而且這之中他很故意的頂在我最敏感的地方,但卻又在我要設出來的時候惡狠狠地握住了我的硬體。

「嗯……啊……維克多……讓我、讓我射,求你……」我帶著哭腔,求著他。

「呼……別急,一起,嗯?」維克多從背後扣住了我的腰,不斷抽插著。

「嗯……忍不住……」我搖著頭,哭著說。

他大概持續抽插了二十幾下,總算在我體內噴發了出來,並且同時鬆開了束縛我的手。

我無力地倒在他的懷中,眼中還帶著淚水,眼神迷茫的看著前方。

我不懂今天的維克多怎麼突然不開心了,到底是不是不開心我也不知道。在場邊的時候他明明看起來並沒有不開心,還把我抱得緊緊的,說我表演很棒。但為什麼在跟記者採訪的時候,卻露出了那個笑容,並且回到飯店的時候對我發了狠……

「知道為什麼要處罰你嗎?」維克多親了親我的頸後,問我。

我搖了搖頭,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

「不知道?笨蛋果然是笨蛋啊。」維克多笑了一下,然後說:「這麼簡單還不懂嗎?你想想我都什麼時候處罰你的?」

我努力用我混沌的腦袋想了想,似乎好像是……在我心理狀態不佳的時候?

「因、因為我心理狀態不好嗎?」我小心翼翼地說。

維克多把我整個人轉向他,然後說:「勇利,我說過了吧?比賽時你只要記得一件事情。在冰上,你不需要在意其他的事情。你腦袋裡只有我,眼裡只有我,想著誘惑我。只要你成功誘惑我,整場都會為你為之瘋狂的。」

「為什麼我說的話你就是不能信呢?每次到快要決勝負的時候都搞得自己那麼緊張,我看得都擔心死了!」維克多摀住他的眼,無奈地說。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就會這樣啊!就算維克多說了那麼多……每次到緊要關頭,我就還是會怯場啊!」我略為大聲地反駁他,畢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維克多突然露出一副明白的笑容,然後說:「原來如此,那不然這樣好了,勇利,下次你再給我怯場成那樣,我就買些玩具給你玩吧。」

然後他又露出了他標準的笑容,讓我毛骨悚然到極致。

「等、等等,我們有話好說──維克多──」

然後我又被他反壓,吃乾抹淨了。

--------------

感謝大家不嫌棄點進來看//

純粹滿足腦內的幻想,哈哈

如有崩換請見諒//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覺得維克多黑化了?!

不過這樣也好喜歡~
2017-06-08 21: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