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再美也美不過想像:夢中夢

「嗚……嗚啊……」

情緒崩潰到近暈厥的不只我一人,整個現場瀰漫著如烈火般的哀慟。

「哥哥你怎麼就這樣子走了!明明就說好……要看到我戴上學士帽畢業的啊!」他就讀大二的妹妹更是難掩激動,雙眼紅腫,瘋狂滑落眼角的淚,不停的刺痛了我的視線,「你說對不對……薰姐?」

我的身軀緊靠在牆上,張大嘴巴劇烈的喘息著,抽噎到快痙攣。

即便快速的吐納著,我仍舊換不過氣,只好緊閉起雙眼,好好品嘗這令人痛苦到癲狂的闃黑。

「小薰?」一抹人影似乎竄到了我的左手邊,在我緩緩睜開眼睛想看清來人之際,我的眼前頓時被一雙寬厚,且令我心安的手掌掩住,「猜猜我是誰?」

聽聞這熟悉的嗓音,我還是心甘情願的一步步,落入他幼稚至極的圈套。

「何安?是你嗎?你不要再嚇我了好不好……」我側過身環住那老愛捉弄我的他,「不要再嚇我了……這一定又是你搞的鬼對不對?」

「對啦,乖……是我玩得太過火了……」

他的下顎溫柔的抵住我的頭頂蹭著,一手在我的背上輕拍,另一手則寵溺的環住我的腰。

「我就知道……你這次的玩笑也鬧太大了吧!」

我又哭又笑的,像個傻子一樣,一個為了愛情、為了他甘願自欺欺人的傻子。

「大家不是都說『失去後才懂得珍惜』嗎?所以我想先讓你體驗過失去,再趁機跟你說……」我把頭埋在他的胸膛前,好好體會他真實存在的熱度,細細聆聽著他口中的一字一句,還有他不穩的心跳。

「嫁給……」

「喂!起來了啦!」一名留著俏麗短髮的女人跳入我的眼簾,我迷迷濛濛的從沙發上坐起,「還好還沒幫你做髮型……但是妝都花了啦!剩幾小時就要結婚的人還可以睡著?」

「結、婚?」我不明所以的重複從她口中彈出的關鍵字,「我要跟誰結婚啊?還有,請問你是哪位?」

我環顧著周遭,淡粉紅色的牆壁、喜紅色的小沙發……我很確定這不是我的房間。

「夭壽!你剛才撞到頭?我是你的新秘啦!新娘秘書!」她故作苦惱且震驚的扶額,「你連自己未婚夫都忘了?何安啊!」

「新秘?何安?」

我喃喃的重複道,好一會兒才了解自己的處境。

「請問新郎何安,你願意在這名女子勞苦時陪伴她、生病時照顧她…….」

待老牧師講完一整串標準制式的問詞後,我面前的何安略帶羞赧卻認真的回答:

「我願意。」

穿透玻璃的陽光灑落我倆的肩頭,光影搖曳、交織成了如夢境般燦爛的光景。

我們位於一間純白的教堂內舉行儀式,側面則有大片的落地窗,採光極好,還可觀賞外頭綠意盎然的花草樹木。

「請問新娘林薰涵,你願意在這名男子……」

我壓低下顎,面紗垂落,如同我低垂的雙眸。我羞澀的啞聲開口:「我願意。」

當面紗被掀開的那一霎那……

刺目的白光使我適應不良的瞇起眼,我怔愣地看向四周蒼白的牆壁與冷冰冰的鐵製儀器。

「薰姐你還好嗎?護士!護士!薰姐醒了!」

何安的妹妹坐在一旁的鐵椅上焦急地喊著,纖纖素手撫過我汗濕的瀏海。

「何、何安呢?」

我目瞪口呆的發愣,雖然同是白色,但我無法把死氣沉沉的醫院和莊嚴的教堂搞混。

「哥哥他……」她面有難色,目光卻也沉了下來,「三日前葬禮已經結束了。」

「我明明……要和他結婚的?」我木痴痴地重複剛才的情景,一個不祥的預感滑過我的腦海,「不、不要說話……」

「薰姐……你做夢了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