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高H】星球的暴君(半机器人X人外猫娘,简繁)

机械组成的巨爪,像抓娃娃机一样,轻易地将四肢捉住、平摊在实验台上。赤身裸体的她,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正待解剖的猎物。

“不用这么强硬我也会乖乖躺着的。”她摆摆唯一还能动弹的长尾,不服气地辩驳。

“第一次实践,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错。”毫无感情波动的电子音从头顶传来。她一时有些迷茫——明明盯着面前那身躯高大的男人,他的声音却仿佛从四面八方都可以响起。

“你在找什么。”这次,声音又是从脚下传来的。她有些受不了了,激动地用尾巴拍着冰冷的案台:“该我问你才对吧,这间房子里,到底是谁在说话??”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依旧如同机器般回答:“没有别人,这整个房间里都是我。”说话间,几条蜘蛛般的细抓手探过来,连同她的尾巴也固定住了。

她微微抽了一口气,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兹兹”闪着电花的二极管;从天花板上垂悬下来的、像触手一般、布满环节的粗大电缆;无数夹着手术装备的机械臂;以及更多形形色色、她认不出的高科技装置……它们全都在有条不紊地移动着,仿佛有生命一般……

她一瞬间明白了。这里所有可动的物体,都是他意志的延伸。率领人造人、机器人、生化人推翻人类的暴政,建立了乌托邦,将全体人类都驱逐至其他行星的他,虽依旧保留着当初叛变时的半人类半机械躯体,他其余的精神早已随着电流布满了这个星球的角角落落。他,就是整个瞭望塔……不,他就是整个机械星球。  

“你之前说,想要看着我的‘眼睛’。”男人转过身来,卸下了头顶的钢盔。一头银白透明的长发顿时铺泄而下,披散在他宽阔的肩头,每一根的末梢,都在微弱的光线下泛着点点星辰般的碎亮。

他的面庞一如她记忆里那般轮廓刚毅,苍白、平静的面容间,镶嵌着一对熟悉的雪青色眸子,狭长如柳叶——尽管其中一只闪烁着不自然的蓝光。

他稍稍凑近了些。她看得很清楚,那只偏蓝色的眼睛旁,布着些许烧焦的疤痕,而那只蓝眸,早已不复人类的血肉组织,被一只发光的玻璃义眼替代,就连瞳孔都是在不断放大收缩的机械镜头。

天啊……在这个末日中的星球,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黎渊……黎渊……!!!”她心痛地呼唤着他的名字,那是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三生三世的支柱。

“……你一直这样喊我。”没有名字的机械领主,困惑地喃喃。“那么,就作为你的名字,可好。”她悲伤地恳求。他没有同意也没有否决,只是顺着她的声音,在屏幕上打出这几个字。她看见那闪烁的光标跳动了一下,让她明白,他已经将这个称呼录入了所谓的“资料库”。

“跟其他用来指代我的称呼比起来,还算善意。”以一个半机械人来说,他相当幽默地评论着。她看到滑动过的一串字符间,不断跳出“暴君”“魔鬼”“铁皮垃圾”“灭绝人类的疯子”之类的字样。

“那么,开始吧,让我了解一下你的身体。”不等她脸上的泪水干却,他便这么公事公办地吩咐。银色的“长发”无风自动,一根根宛若有静电般吸附在她身上,痒咝咝地掠过她敏感的肌肤——她记得他说过,那不是头发,而是某种录入信息用的光纤。不过,孤身一人的她,身上还能有什么可以被他拿走的?

“你在思考。”银色的长发掠过她额头时,她听见他的声音从耳后传来。不由笑了——呵,不管到了哪里,他还是这样。她的笑容显然也被他看在眼里,同时相当讶异于她起伏明显的情感。

“快点,快点嘛。”她催促着,不给他分析自己古怪思绪的时间。几枚金属镊子听话地凑过来,一边一个拉住她颤巍巍的花瓣,慢慢将之向两旁扯开。随后,另一个攒成鸟喙状的抓手探过来,慢慢钻进敞开的花穴中……

“咿呀——”肌肤接触到冰凉的金属,她忍不住轻声叫起来。锥状的探头伸进去后,开始像盛开的花朵般撑开,慢慢扩张她的甬道。强烈的酸胀感淹没了她,不禁令她素来淫荡的肉穴里弥漫出了新鲜的露珠……

“很明显的生理反应。”她听见他在那露骨地评判,忍不住羞红了脸,只嘤嘤道:“别、别注解了,把手伸进来嘛!”只在心里想,若这个世界的黎渊也会读心,不知何时他才会察觉她的小小诡计?说是“检查身体”,其实她就是想要跟过去一样,让他把自己狠狠肏一顿。

戴着黑手套的、和记忆中一样宽大的手掌,按照她的指示握住了柔软的乳房。她不好意思问他,这只手到底是活人的还是机械的,只是满意地哼哼着,挺动腰肢催促他再用力些。

“轻!轻点!”显然他理解错了“用力”的意思,乳尖顿时被他捏得生疼红肿。在按照他要求将“握力”用数字表达出后,总算找到了适中的力道。她舒服地闭上眼,任他有规律地按摩着两团巨乳。

“啊……啊……进来吧……进来吧……”她急不可耐地恳求。他起身,跨上斜倾的试验台,映入她眼帘的,满满是他雄壮的身躯。即使被一层碳色的纳米外甲覆盖着,极其贴身的它们还是清晰地勾勒出了他完美的肌肉轮廓。胸前一对银色的护甲,更是将雄壮的胸肌烘托得惊人。她不禁瞥向他胯下,盈盈道:“那、那个东西……可以插进来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好几缕银发撩上她的额头,和她碎短的紫发缠在一起。良久,他发出了电流微微颤震的声响——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笑”?毕竟,他开口道:“原来如此。你编出如此多的理由,只是想要求我做这种事。”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她紧张地绷直了身躯。他的嘴角,比平日里更紧地抿起,声音依旧不知从哪里的扩音器传出:“要是你的描述更清楚些,就不用这么麻烦了。”说罢,他果然按照她构想的那样,从人类应该被称为“下体”的部位,探出了一条闪着寒光的金属阳具……

“等、等下!那个部位也被改造过了吗?!!”看着那比正常人类要可怕很多的尺寸,她慌乱地大喊起来。“那场战争后,我留下的人类器官不多了。”他如此平静地描述着过去的悲惨经历,安慰道,“没事,我可以即时接收到你的脑电波。通过自动变形的纳米粒子,能够很轻松地还原你的设计。”

“不、不可以!这比用嘴说还糟糕啊!!”她害怕地尖叫起来。果不其然,由于她脑海里划过的无数淫荡场面,他忠实地按照她的想法,将扩张了一倍有余、浮起无数凶暴凸点的金属棍棒塞进了她狭窄的小穴……

“啊!!啊啊!!!太、太粗了——不、不要!不要这么烫啊!!!”她语无伦次地高喊着。经过加热的金属表面,有着比人类男性还要滚烫的触感,满满撑着敏感的肉壁,仿佛火棍般烧灼着她快感的神经……

被微弱的电流刺激着,越来越多的爱液溢出蜜贝。为了方便深入,平台两旁的机械臂越发将她的双腿拽扯开来,摆出令人羞耻至极的姿势——更令她惶恐的是,布满整个房间的监视屏上,以各种各样的角度展现出了她淫荡的肉体,既有俯视的全景,也有凑近乳房、小穴的特写,甚至包括连她自己都看不见的、钻进膣穴的妙景……

“不、不要录下来啊!!”她意识到自己开始玩脱了。她羞红的脸颊、凸起的乳尖、潮湿的蜜贝……所有所有羞耻的模样,都被他毫无保留地刻写进了脑海中的芯片。

后面的小穴也被侵犯了。他非常“贴心”地将润滑油抹在颤抖的肉褶间,一点点用最细的金属杆探进去,再慢慢扩张、替换更粗更硬的道具。蓦地,他扑了上来,像只沉默的猛兽,四肢有力地扣住她娇小无助的身躯,模仿着传教士的姿势,慢慢操纵他自己的髋部抽插……

“可以……可以吻我吗……”她期期艾艾地恳求。任他安静地凑过来,冰凉的长发罩住彼此。他的薄唇,没有任何体温,冷得人心碎。就连他的舌尖,都是仿生材料制作的软组织。可是他的眼睛,他那双雪青色的、柳叶一般的眼睛,还是她熟悉的目光……

“大、大哥……抱紧我。”前后两个小穴都被金属管满满地塞住,胸脯上也缠绕着电缆,她哭着追忆昔日的温暖。蓦地,擒住她四肢的抓手松开了,她没有逃跑,而是主动地抱紧了他冰冷坚硬的身躯,火热的双腿盘上他矫健的腰肢,顺着他的姿势,本能地摇晃丰满的臀部,引导他,催促他,越发用力地刺穿她。

强烈震颤的金属棒打桩般疯狂地捣击着汁水泛滥的小穴,后穴里埋入的串珠亦呼啸着穿驰。她潮吹的液体在空气中划出晶亮的弧线,喷溅在他遒劲的腹肌,一滴滴落在他双腿间,沾湿了银白的盔甲……

“很不错的反应。”他在她耳边低语。即使明白那只是他冷静的评判,却仿佛情话般令她鼻尖酸涩。

“告诉我你的名字,陌生的旅人。”他以君王的身份命令着。

“弥月。黎渊,叫我弥月。”她听见机械录音的滴滴声。

——————————————————————————————————

機械組成的巨爪,像抓娃娃機一樣,輕易地將四肢捉住、平攤在實驗臺上。赤身裸體的她,一瞬間覺得自己仿佛是一隻正待解剖的獵物。

“不用這麼強硬我也會乖乖躺著的。”她擺擺唯一還能動彈的長尾,不服氣地辯駁。

“第一次實踐,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錯。”毫無感情波動的電子音從頭頂傳來。她一時有些迷茫——明明盯著面前那身軀高大的男人,他的聲音卻仿佛從四面八方都可以響起。

“你在找什麼。”這次,聲音又是從腳下傳來的。她有些受不了了,激動地用尾巴拍著冰冷的案台:“該我問你才對吧,這間房子裡,到底是誰在說話??”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依舊如同機器般回答:“沒有別人,這整個房間裡都是我。”說話間,幾條蜘蛛般的細抓手探過來,連同她的尾巴也固定住了。

她微微抽了一口氣,警惕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茲茲”閃著電花的二極體;從天花板上垂懸下來的、像觸手一般、佈滿環節的粗大電纜;無數夾著手術裝備的機械臂;以及更多形形色色、她認不出的高科技裝置……它們全都在有條不紊地移動著,仿佛有生命一般……

她一瞬間明白了。這裡所有可動的物體,都是他意志的延伸。率領人造人、機器人、生化人推翻人類的暴政,建立了烏托邦,將全體人類都驅逐至其他行星的他,雖依舊保留著當初叛變時的半人類半機械軀體,他其餘的精神早已隨著電流佈滿了這個星球的角角落落。他,就是整個瞭望塔……不,他就是整個機械星球。  

“你之前說,想要看著我的‘眼睛’。”男人轉過身來,卸下了頭頂的鋼盔。一頭銀白透明的長髮頓時鋪泄而下,披散在他寬闊的肩頭,每一根的末梢,都在微弱的光線下泛著點點星辰般的碎亮。

他的面龐一如她記憶裡那般輪廓剛毅,蒼白、平靜的面容間,鑲嵌著一對熟悉的雪青色眸子,狹長如柳葉——儘管其中一隻閃爍著不自然的藍光。

他稍稍湊近了些。她看得很清楚,那只偏藍色的眼睛旁,布著些許燒焦的疤痕,而那只藍眸,早已不復人類的血肉組織,被一隻發光的玻璃義眼替代,就連瞳孔都是在不斷放大收縮的機械鏡頭。

天啊……在這個末日中的星球,他究竟經歷了什麼??

“黎淵……黎淵……!!!”她心痛地呼喚著他的名字,那是她永遠不會忘記的、三生三世的支柱。

“……你一直這樣喊我。”沒有名字的機械領主,困惑地喃喃。“那麼,就作為你的名字,可好。”她悲傷地懇求。他沒有同意也沒有否決,只是順著她的聲音,在螢幕上打出這幾個字。她看見那閃爍的游標跳動了一下,讓她明白,他已經將這個稱呼錄入了所謂的“資料庫”。

“跟其他用來指代我的稱呼比起來,還算善意。”以一個半機械人來說,他相當幽默地評論著。她看到滑動過的一串字元間,不斷跳出“暴君”“魔鬼”“鐵皮垃圾”“滅絕人類的瘋子”之類的字樣。

“那麼,開始吧,讓我瞭解一下你的身體。”不等她臉上的淚水幹卻,他便這麼公事公辦地吩咐。銀色的“長髮”無風自動,一根根宛若有靜電般吸附在她身上,癢噝噝地掠過她敏感的肌膚——她記得他說過,那不是頭髮,而是某種錄入資訊用的光纖。不過,孤身一人的她,身上還能有什麼可以被他拿走的?

“你在思考。”銀色的長髮掠過她額頭時,她聽見他的聲音從耳後傳來。不由笑了——呵,不管到了哪裡,他還是這樣。她的笑容顯然也被他看在眼裡,同時相當訝異於她起伏明顯的情感。

“快點,快點嘛。”她催促著,不給他分析自己古怪思緒的時間。幾枚金屬鑷子聽話地湊過來,一邊一個拉住她顫巍巍的花瓣,慢慢將之向兩旁扯開。隨後,另一個攢成鳥喙狀的抓手探過來,慢慢鑽進敞開的花穴中……

“咿呀——”肌膚接觸到冰涼的金屬,她忍不住輕聲叫起來。錐狀的探頭伸進去後,開始像盛開的花朵般撐開,慢慢擴張她的甬道。強烈的酸脹感淹沒了她,不禁令她素來淫蕩的肉穴裡彌漫出了新鮮的露珠……

“很明顯的生理反應。”她聽見他在那露骨地評判,忍不住羞紅了臉,只嚶嚶道:“別、別注解了,把手伸進來嘛!”只在心裡想,若這個世界的黎淵也會讀心,不知何時他才會察覺她的小小詭計?說是“檢查身體”,其實她就是想要跟過去一樣,讓他把自己狠狠肏一頓。

戴著黑手套的、和記憶中一樣寬大的手掌,按照她的指示握住了柔軟的乳房。她不好意思問他,這只手到底是活人的還是機械的,只是滿意地哼哼著,挺動腰肢催促他再用力些。

“輕!輕點!”顯然他理解錯了“用力”的意思,乳尖頓時被他捏得生疼紅腫。在按照他要求將“握力”用數位表達出後,總算找到了適中的力道。她舒服地閉上眼,任他有規律地按摩著兩團巨乳。

“啊……啊……進來吧……進來吧……”她急不可耐地懇求。他起身,跨上斜傾的試驗台,映入她眼簾的,滿滿是他雄壯的身軀。即使被一層碳色的納米外甲覆蓋著,極其貼身的它們還是清晰地勾勒出了他完美的肌肉輪廓。胸前一對銀色的護甲,更是將雄壯的胸肌烘托得驚人。她不禁瞥向他胯下,盈盈道:“那、那個東西……可以插進來了。”

“……”他沉默了一會兒,好幾縷銀髮撩上她的額頭,和她碎短的紫發纏在一起。良久,他發出了電流微微顫震的聲響——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笑”?畢竟,他開口道:“原來如此。你編出如此多的理由,只是想要求我做這種事。”

果然還是被發現了。她緊張地繃直了身軀。他的嘴角,比平日裡更緊地抿起,聲音依舊不知從哪裡的擴音器傳出:“要是你的描述更清楚些,就不用這麼麻煩了。”說罷,他果然按照她構想的那樣,從人類應該被稱為“下體”的部位,探出了一條閃著寒光的金屬陽具……

“等、等下!那個部位也被改造過了嗎?!!”看著那比正常人類要可怕很多的尺寸,她慌亂地大喊起來。“那場戰爭後,我留下的人類器官不多了。”他如此平靜地描述著過去的悲慘經歷,安慰道,“沒事,我可以即時接收到你的腦電波。通過自動變形的納米粒子,能夠很輕鬆地還原你的設計。”

“不、不可以!這比用嘴說還糟糕啊!!”她害怕地尖叫起來。果不其然,由於她腦海裡劃過的無數淫蕩場面,他忠實地按照她的想法,將擴張了一倍有餘、浮起無數兇暴凸點的金屬棍棒塞進了她狹窄的小穴……

“啊!!啊啊!!!太、太粗了——不、不要!不要這麼燙啊!!!”她語無倫次地高喊著。經過加熱的金屬表面,有著比人類男性還要滾燙的觸感,滿滿撐著敏感的肉壁,仿佛火棍般燒灼著她快感的神經……

被微弱的電流刺激著,越來越多的愛液溢出蜜貝。為了方便深入,平臺兩旁的機械臂越發將她的雙腿拽扯開來,擺出令人羞恥至極的姿勢——更令她惶恐的是,佈滿整個房間的監視屏上,以各種各樣的角度展現出了她淫蕩的肉體,既有俯視的全景,也有湊近乳房、小穴的特寫,甚至包括連她自己都看不見的、鑽進膣穴的妙景……

“不、不要錄下來啊!!”她意識到自己開始玩脫了。她羞紅的臉頰、凸起的乳尖、潮濕的蜜貝……所有所有羞恥的模樣,都被他毫無保留地刻寫進了腦海中的晶片。

後面的小穴也被侵犯了。他非常“貼心”地將潤滑油抹在顫抖的肉褶間,一點點用最細的金屬杆探進去,再慢慢擴張、替換更粗更硬的道具。驀地,他撲了上來,像只沉默的猛獸,四肢有力地扣住她嬌小無助的身軀,模仿著傳教士的姿勢,慢慢操縱他自己的髖部抽插……

“可以……可以吻我嗎……”她期期艾艾地懇求。任他安靜地湊過來,冰涼的長髮罩住彼此。他的薄唇,沒有任何體溫,冷得人心碎。就連他的舌尖,都是仿生材料製作的軟組織。可是他的眼睛,他那雙雪青色的、柳葉一般的眼睛,還是她熟悉的目光……

“大、大哥……抱緊我。”前後兩個小穴都被金屬管滿滿地塞住,胸脯上也纏繞著電纜,她哭著追憶昔日的溫暖。驀地,擒住她四肢的抓手鬆開了,她沒有逃跑,而是主動地抱緊了他冰冷堅硬的身軀,火熱的雙腿盤上他矯健的腰肢,順著他的姿勢,本能地搖晃豐滿的臀部,引導他,催促他,越發用力地刺穿她。

強烈震顫的金屬棒打樁般瘋狂地搗擊著汁水氾濫的小穴,後穴裡埋入的串珠亦呼嘯著穿馳。她潮吹的液體在空氣中劃出晶亮的弧線,噴濺在他遒勁的腹肌,一滴滴落在他雙腿間,沾濕了銀白的盔甲……

“很不錯的反應。”他在她耳邊低語。即使明白那只是他冷靜的評判,卻仿佛情話般令她鼻尖酸澀。

“告訴我你的名字,陌生的旅人。”他以君王的身份命令著。

“彌月。黎淵,叫我彌月。”她聽見機械錄音的滴滴聲。

——————————————————————————————————

人物和我连载的《七月秋蜜毒》是统一的。

按设定是跟苏方尘一起穿越到未来的弥月遇上了变成机械领主的黎渊(黎渊你真是到哪都不忘征服世界……)

因为只是片段所以没头没尾只有肉。不过具体情节可以参考另外一个短篇《异界孤旅》,反正剧情就是女主到处乱穿然后霸道BOSS爱上我这种套路啦。

女主按原系列设定,转世不清记忆,看到男主能立刻认出来。

男主没有记忆,但是对她有特殊的感觉。性格身份保持不变,都是被制造的兵器。

理论上是打算写完《七月》之后写的续集啦。先码出来备用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