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彼端

    「該死的...人渣!!...都是因為他!琴才會...。」

    我抓著枕頭,屈膝躺在床上。

    雙人床,只有一個人躺;

    兩個抱枕,只有一個人用;

    兩副碗筷,只有一副沾著菜渣;

    兩個馬克杯,只有一個裝著半滿的水;

    空曠的套房,只有一個人輕輕哭泣的聲音。

    我跟琴是初中認識的,其實一開始我看她挺不順眼,我不喜歡她那種太過豪放的個性,看起來就像甚麼都不放在心上、甚麼都不在乎,感覺在她眼中,只看的見自己。

    她似乎也不喜歡我的沉悶、總是一個人坐在角落,雖然她曾找我攀談過,後來變得有點一問一答就覺得沒趣了而走開。

    這樣也好,我也省得清靜,圍起自己的小圈圈,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是我一貫的生活方式,但我還是小看了這個世界。

    在一天放學後的路上,我突然被幾個穿著制服的同校女生圍堵,還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就被撞倒在地,她們豪不客氣的往我身上踹、拉扯我的衣服、倒水在我身上...為甚麼?

    過了人生以來最長的一分鐘,有個像是大姊頭的女子走到我前方,說了幾句話但由於我還在耳鳴只好怒瞪對方,像極了一隻軟弱的小狗。

    對方好像被我激怒,舉起手要揮下去的剎那,我閉緊雙眼,心想接下來是不是要上演八點檔的劇情,開始轉校阿然後混混依舊混混阿等等...的時候——卻沒等到該有的疼辣感。

    「欸...?」難不成我被一巴掌拍死了?

    只聽見一陣驚呼,然後是怒斥。

    「你們這些人到底在做甚麼!吃醋忌妒就算了,還動手打人!不希望事情傳到班長耳裡的話就快滾吧!」

    慢慢睜開雙眼依稀看見一個纖瘦卻強壯的身影擋在我面前,接著所有人鳥獸散,原本混亂的場面只剩下我跟她。

    「喂!妳還好吧?」她這麼說著伸出、那個琴。

    那隻手大概就是我們緣分的開始,從那之後,她經常找我聊天或是陪著我靜靜地望著窗外發呆,我也從她那得知那天我被打的原因,只是因為有謠言說萬人迷的班長喜歡我。

    「造謠也不造個好一點的對象?害我被打。」我這麼抱怨,琴卻總說我就是全天下最好的那個人。

    但她錯了,全天下會讓我溫柔的只有她。

    琴讓我原本封閉的心房漸漸打開,幫助我修復與家人間的關係,保護我不被混混欺負,陪著我走過出社會的辛酸血淚,她幫了我太多太多,我也欠她太多太多。

    原本以為這樣的生活不會改變,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沒想到任何事都有萬一。

    「妳最近好像特別開心呢?怎麼了嗎?」

    「嗯?嗯...那個阿、如果說,我交了男朋友,妳會怎麼想?」

    「阿...」錯愕的我只是張著嘴看著琴。

    「當我沒說!當我沒說!」即使如此,她還是一臉笑嘻嘻的,露出難得一見的幸福笑容。

    慢慢的,我知道她在公司邂逅了一名男同事。

    慢慢的,琴越來越常出門,連我們假日一起逛間的次數都減少了。

    慢慢的,她連晚飯都不回來吃了。

    其實這樣也好,她不該被我拘束著,我應該祝福她終於找到自己的歸宿,即使我會因此變得寂寞。

    誰知道那天早上,琴突然跑回來,帶著臉蛋上一個紅通通的巴掌在我懷裡哭訴著。

    原來,那個男的已經有論及婚嫁的未婚妻了!

    而琴自始至終都只是他的小三,一個消遣的玩具...。

    人渣!!!

    原本想帶著琴去我們常去的那間PUB,好好發洩一下,讓她走出這段傷痛,一下班回家卻不見她的身影,房間、浴室、廚房到處都找不到人,連手機都打不通...我有不好的預感。

    心急如焚地抓了鑰匙奪門而出,卻在踏出大樓的那一刻——噗滋。

    『那是甚麼?』

    眼前躺著熟悉的...一具人體,從頭部緩緩流出暗紅色的液體。

    『琴在哪裡?』

    我突然看不見,突然覺得琴好像要離我而去,我拼命地伸出雙手,卻還是抓不到她。

    『我還沒給妳幸福。』

    琴笑了。

    『妳要去哪?』

    轉身而去。

    警官說在案發現場找到了一支手機,跟琴那隻一模一樣的粉色手機,我不知道警官為甚麼要把那隻手機給我,但我只在裡面看見一段話:

    『弦,妳還記得我說過,我們是命中註定的嗎?既然我們過著完全不同的人生,那妳絕對不能和我一樣結束生命喔!』

    「結束生命是甚麼意思?是像夢中的妳一樣到遙遠的地方去嗎?是指跳下這裡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