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文人筆談

打這篇文,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國文課文的心得(古人詩詞)

國三了,做為一個要拚高中的學生,國文課真是越來越好玩(腐)了(撫額

與歐陽修並稱「歐蘇」,與辛棄疾並稱「蘇辛」,與黃庭堅並稱「蘇黃」……並、稱!

提示這樣,有猜到我這次要介紹的主要人物是誰了嗎?

國一還國二有篇課文,名「記承天夜遊」,作者就是蘇軾!各位還記得否?不記得來來來,幫你們重溫舊夢!

【記承天夜遊】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念無與樂者,遂至承天寺,尋張懷民。懷民亦未寢,相與步於中庭。  

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  

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這篇課文時,我簡直無法控制自己!

蘇軾半夜不睡覺就算了,要散步還去找張懷民!你覺得你弟弟蘇轍會怎麼想!(大誤

老師也有補充一些蘇軾的文章,人家大文豪沒辦法嘛~

最著名的,水、調、歌、頭!

不多說,上原文!

【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他還有較為著名的如:念奴嬌(赤壁懷古),定風波等等……

不過我最有印象的還是水調歌頭,因為小時候在網路聽過鄧麗君姐姐唱的!

老師還說:將這些詩背其中一首的,總成績加一分。

當機立斷直接捧起水調歌頭開始背,背是背好了,可是我沒有去登記加分。

後來老師也有解釋水調歌頭的意思,最後一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最為經典。

簡單的解釋:希望你我皆能活得長久(也有指思念的人),這樣即使相隔千里之遙,抬頭望著的還是一樣的月亮。

唉……我國文課還能專心嗎?

其實這詩的最開頭還有一小段:「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子由!看到這裡我整個不淡定了!OMG~

記提到蘇軾,那這蘇轍也該聊一下,爹爹蘇洵這麼厲害,哥哥蘇軾更不用說,唐宋古文八大家生生占走三個名額!蘇不蘇!太蘇了!

兄弟二人同登金榜!與哥哥蘇軾合稱「二蘇」

軾,指的是車前橫木。

轍,指的是馬車行經過的痕跡。

兄弟取這名字,蘇洵先生,請受我一拜!根本天造地設啊!!

_____________(算小故事吧)______________

說道蘇軾,得要提到「烏台詩」案,此案對於蘇軾來說,可謂大大重創!

蘇軾在烏台詩一案被捕入獄後,弟弟蘇轍曾多次奔波,為他挺身而出,甚至還上書奏請皇上,甘願替哥哥坐牢,雖然沒有成功,但還是帶了魚肉去給哥哥。

可蘇軾卻是誤會了弟弟,只因他曾和妻子約定好,若是無事,便送些蔬果來果腹,要是有大事告知,便將魚肉送進來。殊不知,這完全只是弟弟的美意。

悲痛之下的他,寫下了這首【獄中示子由】,這感覺就像訣別的即視感……

前面幾句我沒有背,只背最後兩句最經典的「與君世世為兄弟,又結人間未了因。」

足以證明兄弟兩人的手足情深,就算入獄,想的還是弟弟,好似要當七世夫妻…阿呸,是七世兄弟的感覺。

可恥的是,我抄在國文課本上的是「未了姻」……

同學發現還一臉黑線的跟我說,可是我不太想用力可帶塗掉……

後來想想,這種合稱並稱的感覺就是站CP……大李杜阿,小李杜阿,元白阿,王孟阿等等……萌我一臉血~雖然在之前就把這些被地妥妥的,但驀然回首才發現,我又不純潔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比起學歷史,更學愛國文。

比起讀國文,更愛讀歷史。

國文的文言文承載了古人的智慧,雖然有時候一大篇落落長的詩,只是想表示他今天被貶官很不爽。

歷史承載了一個江山社稷的興衰,唐太宗說過:「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

不管怎麼樣,那些有名的詩人或古人,好像是琴棋書畫樣樣都要精通,要穿越來了現代,估計嚇死一堆人=V=

例如:

「你看你看!那個人會騎馬耶!」小姐他在他那個時代都是騎戰馬!他叫岳飛!

「那邊有一對才子,寫作詩詞超厲害的呀!」先生他們是二蘇……

以上這類情形發生ㄎ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很感謝看到這邊還沒按右上角叉叉的各位!

如果可以穿越回去,我想當蘇小妹~兩個哥哥都逆天的強,小妹雖然沒有留名,但就是因為她也很厲害,所以才會有個「蘇小妹」!

在尾聲,讓我默默腦部一下小劇場,嗚~好怕蘇軾在天之靈若得知,我的古文科會過不了關ㄆㄆ

_____(無節操小劇場)____________

「子由,要是有來世,我們別當兄弟了。」

伏在蘇軾肩上的蘇轍很明顯地顫了一下,「說好的……與君世世為兄弟呢?子瞻?」

「恩,我收回此言。」

「……」

蘇轍感覺全身力氣被抽離般,無力癱在哥哥肩上。

「下輩子,我們當夫妻,」他抱住好似快滑下去的弟弟,漾開一抹笑,「要當七世夫妻,可好?」

蘇轍愣了愣,伸手回抱住哥哥,「好……」還鄭重的點了點頭,「當來世,你我不再有牽掛,攜手共守一生,下一世,下下一世……」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