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牆裡的女人

「我真的很愛她」。

我看著眼前這把頭埋進雙手的男子,那專屬男人手指骨骼的線條、乾淨的指甲,一臉痛苦的神情,怎樣都很難把殺妻的罪名聯想到一起。

「嗯,繼續。」我根本沒在聽他在說些什麼,在他來以前,我就已經知道他的來歷,以刑事認定上,他殺了跟我同樣也是精神科醫師的吳佩妤,恰巧是我的同學,我們都叫他佩佩,與其說同學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死對頭。

「我一看到佩佩跟那男的在房間…我…接下我就失去理智了。」李先生仍然一臉懊悔著。

不意外,從學生時代開始佩佩跟我就眼光很巧地看上同樣東西,同件衣服、同款款包包、甚至同個男人。

畢業後也相同做了同樣工作,同樣被明星醫院挖角,後來各自出來開業,卻又同樣被網友在網路上比較。

唯一不同的,佩佩比我早死。

「李先生,接下來我們要做一些心理評估,您憑直覺作答就可以了。」

當然接下來的作答,我也只是反射性勾選他說的答案,而視線卻一直停留在他性感的嘴唇上,從頭到腳打量前面這位李先生,不得不說佩佩的眼光果然還是和我一樣,即使這位李先生目前身份為殺人犯,卻還是壓抑不住他的好感。

「接下來等報告出來就可以了。」我禮貌性地站起身要送李先生出門,這時李先生突然臉爆紅像個小男生,有話卻說不出的樣子。

「李先生你還好嗎?」我倒了杯水給李先生,他接過水杯後西哩呼嚕的喝掉。

「不好意思林醫生,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私下找你治療嗎?我看過很多精神科醫生,卻都沒有一個像你讓我感到真正放鬆的。」

「隨時歡迎。」我遞了一張名片給李先生,揚起招牌笑容,看來佩佩又有東西要變成我的,但對於二手貨,我只抱著玩玩的心態。

接下來幾個月李先生每個禮拜都掛禮拜一的診,最後一個諮詢,完畢後,邀約我吃晚餐,每次都是不同的高檔餐廳,偶爾甚至有小禮物,我不懂,面對這麼幾乎一百分的男人,我似乎也心動了,但我比較好奇是什麼原因讓佩佩外遇。

「傑立,你知道報告已經送出去了吧?」這是李先生的名,我們已經超過直呼對方姓氏的關係。

「我不在乎,我說過,直到遇到了妳,我才停止失眠。」傑立喝了一口紅酒後,玩著我的髮絲。

我想這些精神科醫師包括他的妻子-佩佩,我舉起杯向傑立致意,我知道,我又贏了。

幾個月後,報告下來了,果然憑著我的專業術語的包裝,與檢察官的私下熟識的關係,傑利罪名獲得緩起訴,傑立為了答謝我,特別約我去家裡,說要親自下廚給我吃。

傑立的住宅跟我想像的差不多,精華區的頂樓大廈,裝潢奢華又富有時尚感,而我也正式與傑立交往,雖然外面閒言閒語在同學間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我不在乎,畢竟生活是自己在過。

沒過多久,我搬進傑立的豪宅開始與傑立同居,最初都過著真如童話故事般幸福快樂的日子,只是,樓上上鎖的小閣樓,一直讓我很在意。

問了傑立兩三次,他總是笑笑帶過,越是這樣,越引起我的興趣,不過麻煩的是,那把樓上閣樓的鑰匙,傑立始終帶在身上。

終於等到這天,傑立忘記把這把神秘的鑰匙隨身攜帶,我伸出佈滿皺紋的雙手,拿起這把神秘的鑰匙在窗外的陽光下觀看,又看著鏡中的自己,已是白髮花花的老太婆了,這些與傑立的日子,雖有爭吵,但他始終寵溺著我,即使我們沒有婚姻之實,但從外人眼中根本就是老夫老妻。

可是一想到傑立明天才回來,多年埋藏在心底的好奇心又被挑起,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我鼓起勇氣戰戰兢兢的走向閣樓,把鑰匙插進去,正要轉開時,又猶豫了,萬一打開後,毀了我們多年來的信任呢?或是我不該看的東西呢?念頭一轉,只有今天的機會,接下來到死可能都不會再有了,把心一橫,轉開了手把。

映入眼簾竟是一個又一個被鑲在牆裡女屍,連佩佩也是其中之一,恐怖的是,全部都是我認識的人,這些聽說失蹤的精神科醫師,竟然都在這同一個房間,只有四肢與頭顱在牆外,全都被福馬林保存良好。

而牆壁的中間放置著一張其貌不揚、戴著粗匡眼鏡、滿臉痘痘的肥男照片,眉宇間似乎有點眼熟,一剎那,我驚訝得捂著嘴,深怕自己叫出聲,是傑立,那右臉上我總揶揄他那比女人還性感的痣,就在這肥宅臉上位置如出一徹。

我終於想起來這肥宅是誰,那年轉學進來被我們玩弄的男孩,我們輪流戲弄著他的情感,只為了看誰能在第一時間勝出。

突然下一秒,全身無法動彈,只能睜大雙眼,出現在我面前的同樣是白髮蒼蒼的傑立。

「果然,你們精神科醫師就算了解人性,始終敵不過“好奇”二字。」

我看著傑立拿著針筒向我走來,從我脖子上的靜脈下注射一些東西,慢慢的感到眼皮沈重,漸漸失去意識。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