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Ib恐怖美術館】「靜候佳音」

此文將會透漏原作故事劇情,若有打算親自體會故事情節者,請先服用原作!

「…………?」

在畫作前,Garry好一陣子才想起,自己正在美術館。

回想起來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當他發現時他已經在美術館內漫無目的的閒逛,

逛美術館並不是他平常的休閒,但他就像著了迷似的買了票入場,並對展覽興奮不已。

Garry完全無法解釋自己這種行徑,這是過去從未發生過的。

但硬要他說的話,他彷彿覺得自己被誰給呼喚著,然後等待著某件事情發生。

「幻想的世界」

簡介上標示著作品的名字。

Garry將心思放回展覽上,觀察眼前這幅作品。

幾條延伸的道路上,依顏色分成藍、綠、黃、灰、紫、紅、茶七個區塊,彷彿像是走過各種不同顏色的房間。

道路延續到一塊粉紅色的區域,Garry覺得這一塊區域有別於其他的顏色區塊,他隱約覺得粉紅色的區塊描出一個少女的人影。

這幻想世界,究竟是一個現實的扭曲,亦或著只是一個小女孩的夢想?

不知為何他有這樣的感覺。

右下角一幅紅衣女子的畫像栩栩如生,Garry甚至有了她隨時都能從畫裡走出來的錯覺,雖然Garry並不覺得那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最讓Garry在意的,莫過於是左上角的紅玫瑰了。

看著那朵紅玫瑰,總覺得有一種悲傷的感覺。

他不得不佩服起作者,竟能從畫作讓觀看者產生這麼多情感連結。

他開始在美術館閒晃。

不知為何,他一直對作品產生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沒有頭的人體模型、被抓裂的沙發。

當走到一樓時,他的目光又再度被角落的一個彫刻作品給吸引。

(又是紅玫瑰...)

光是看著作品,就讓Garry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

「精神的具現化」:外表雖然十分美麗,但若過於靠近,可會吃苦頭。唯有健全的肉體,能夠讓它綻放。

作品很美,這是毫無疑問的。

(但這種心痛的感覺到底是...)

難道是在暗示自己的精神不夠健全嗎?

他自嘲著。

(回去吧。)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

反正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Garry打算打道回府。

「...好痛!」

當他將手伸進口袋的時候...

手被什麼東西紮了一下。

奇怪,Garry不記得自己有放東西在口袋。

他小心的將口袋裡的東西取了出來。

那是一朵黃玫瑰,以及一條繫在上面的手帕。

原來Garry是給玫瑰花的刺給刺著了。

雖然原本那些刺是給手帕包著,但或許哪兒動到了吧,導致那些刺露了出來。

玫瑰是朵塑膠的假花,但那刺可真夠刺了,Garry到現在還血流不止。

鮮血染紅了那條手帕,讓Garry產生了一種對主人的歉意。

當他小心翼翼的將手帕攤開來時,他看到手帕上繡著兩個字。

Ib

他猛然回首,看這那個紅玫瑰的彫刻作品。

什麼事情從他記憶深處被勾了出來。

紅玫瑰、黃玫瑰、精神的具現、還有那個名字。

災難、傷害、被愛、等待。

所有的一切從他腦海中跑過去。

然後,他想起來了。

「咦?什麼?要給我禮物?」

「哇~好漂亮哦~要給我?謝謝!」

「那個難道是......」

「Mary!!」

「哎呀,是Ib和Garry,東西找到了嗎?」

「…………」

「比起那個,你們看你們看!這孩子給我的,很漂亮吧!」

「Mary…那個…那朵玫瑰是......」

「咦?......啊,難道這是Ib的?難怪我覺得好像看過!」

「Mary,拜託妳......把那個還給Ib。」

「咦~.....怎麼辦呢......」

「Ib也希望我還給妳嗎?」

「……這樣啊~那......Garry的玫瑰跟我交換吧?」

「……!」

「Garry的玫瑰是藍色的吧?我雖然喜歡紅色,但更喜歡藍色哦!」

「妳看,所以這孩子也是藍色的喔!很可愛吧?」

「............那,怎麼辦呢?要交換嗎?」

「唔…這種事...」

(根本不可能拒絕的不是嗎...)

「我知道了,用我的玫瑰和Ib的玫瑰交.........Ib?」

制止Garry繼續說下去的,是Ib。

「......Ib?」

「…...!Ib!很危險!不要過去!」

「妳要幹嘛!!不要過來!!!」

察覺到Ib打算靠近,Mary出聲威嚇。

「不要再過來了!妳不怕…妳不怕我拿這朵玫瑰怎麼樣嗎??」

調色刀本不是什麼尖利的武器,但要破壞一隻玫瑰也足夠了。

而面對拿出調色刀威嚇的Mary,Ib她…

並沒有停下來。

「…啊啊啊…啊啊啊!」

Mary原本以為自己抓到了兩人的把柄,她當然知道玫瑰可以使人致命。

也因此她認為拿到兩人的玫瑰便足以掌握大局,但Ib絲毫不動搖的態度讓她動搖了。

她的手開始發抖,牙齒發出了咖咖咖的聲響。

Ib就這樣看著她,筆直的朝她的走了過去。

然後她抱住了她。

噹、噹...

調色刀掉落在地上。

隨之而來的是少女的哭號。

「…嗚…嗚嗚…嗚哇哇哇哇哇!!!!!」

意料之外的擁抱,使Mary總算坦承的面對了自己的情緒。

「人家只是....」

沒有武裝、沒有防備。

只有最單純的願望。

「...好害怕!好想要朋友!!!」

「Ib...妳真的要...待在這裡?」

在大畫前,Garry再次向Ib詢問。

即便知道她心意已定,他忍不住還是再問了。

Ib僅是點了點頭,並且輕提起牽著Mary的手。

Mary低著頭,並沒有看向Garry。

「看來不管我說什麼都無法改變妳的心意了......我明白了,我一定會找到讓妳離開的方法。」

Ib又點了點頭。

「那麼,再見了,Ib...」

「等一下!」

Mary制止了即將要踏入畫中世界的Garry。

「......?」

「你這樣出去,是記不得在這裡發生的事的。」

「...!!」

「這裡是爸爸創造的世界。...哎唷!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要如何...」

「我在想如果持有這邊的東西,或許能夠想起來...Ib姊姊身上有什麼東西嗎?」

Ib摸了摸,拿出來的,是一條手帕。

「這上面有Ib姊姊的名字呢!用這個一定沒問題了!再加上這個....完成了!」

Ib的手帕,繫在一朵黃色的玫瑰上,代表著Mary的玫瑰。

在這個世界,玫瑰等同於持有者的靈魂。雖然Mary並不是人,那朵花也不是真花,但對於極渴望成為真人的Mary來說,Garry不確定那朵花是否對她有不同的意義。

Garry收下Mary遞上的玫瑰花,並輕撫了Mary的頭。

「抱歉之前對妳兇了點,謝謝妳,Mary。」

當Mary露出害羞的表情時,Garry首次覺得在自己眼前的也跟普通女孩也沒什麼兩樣。

Ib在一旁看著,臉上始終掛著的微笑。

這不禁讓Garry猜想,Ib是否早就料到這一切?

「我一定不會忘記妳們,Ib、Mary!」

然後Garry走出了畫中。

你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一幅畫前,Garry確信發生的一切並不是自己的幻覺。

一個黃髮的女孩,趴在一個茶髮的女孩腿上,睡的天真無邪。

茶髮的女孩一邊是牽著黃髮女孩的手,另一邊則支撐著身子,低頭看著攤放在旁邊的書。

女孩的臉龐雖然稚氣,卻有種說不出來的穩重。她像是不慌不忙,又像是對某人的全然相信。

雖然兩人髮色不一,但若是要為這幅畫作命名,或許「姊妹」會是個很合適的標題。

但當Garry看到畫作的名字時,他的時間靜止了。

(我一定會找到讓妳們離開的方法,Ib、Mary。)

他在心理默默的發了誓。

然後,他開始行動了。

END:「靜候佳音」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