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最終駛離的落寞

        臺中高鐵站的夜晚,接近子時,人影稀稀落落。站在北上月臺,我慢慢掃視錯落遠方的建築物與燈海,最後將目光停駐於不遠處一抹綠光。那是你歸屬之地,亦是我眷戀之鄉。無奈這次離去,你我就不會再相見。

        除去手中一張高鐵票,還有五張靜靜躺在皮夾中,向我抗議滿溢的思念無處宣洩。往返三趟臺北臺中的證明,不只標示地理距離,更標示心靈距離。每每來臺中,目的不為別的,就為見你一面。

        第一次是初春四月天,我以朋友身份、觀光心態踩著步伐走出高鐵站,步調輕鬆愉快。你以地主身份、偷閒心態緩慢迎向我,帶著些許笑意。公車上,你微微轉頭朝著窗外,輕聲解釋捷運與鐵道正在修建,才會以工地面貌迎接遠道而來的旅人。我理解亦不介意,在你身邊的風景,都染上一抹粉嫩色彩,又怎會沉重呢?

        你引領我踏入從未有外人知曉的秘密基地,微冷空間內熱咖啡香氣縈繞、醉人管弦樂迴盪,哪裡也不去就能讓時鐘滴答走過一個晚上。門外的小空地能遠眺臺中夜景,也能交換彼此對於世界的觀察與體認;無奈我的心意,還是留在原地,等待你發覺。

        那次見面,我待至末班車時刻,趕上最後一班開往臺北的高鐵。少許失落於心頭漾開;若錯過回程,就能讓時鐘滴答走過一整夜,在你陪伴之下。無奈手中高鐵票宣示它存在,理智也是。我跨步上車,告訴自己別著急,往後必定還有機會。而你也適時打來關心,我露出笑容接起,與你通話直至臺北。

        第二次到訪經歷四個月才再次成行,此時已是八月艷陽天,夏季熱風吹拂臉頰;然而不似以往,步調不再輕鬆愉快。我來臺中,想要從生活縫隙間找回快樂,相信只有你能帶給我。我其實明瞭,這次見面,彼此都懷有心事。你嘴邊笑意消逝,亦注意到我的愁容,卻閉口不談。

        刻意避開情侶約會景點,我們一前一後進入國立臺灣美術館,希望藉由藝術渲染,讓雙方臉上再次擁有笑容。這招數奏效,至少在離開時,心中烏雲已除去大半,只要再加上彼此都熱愛的音樂為今晚畫下句點,就十分完美。你吹奏上低音號,我彈奏鋼琴,共同譜出夏日協奏曲。

        本該如此結束,同上次的劇本,我還是跨步上車,與你通話直至臺北。但僅僅在一瞬間,我決定改寫情節,因為這是最後可以把握的機會。我傾聽高鐵提示關門音,走出高鐵站、搭上計程車,快速奔馳在臺中夜色裡,終點是你的心。

        你的身影出現在秘密基地。我知道你終究放不下心,必定會為我安排容身之處,即使一張簡便躺椅也足夠棲息。我下定決心,任由心中情感從嘴裡傾巢而出。你異常冷靜,用一貫輕柔語調說明你早已察覺到,只是選擇沉默。或許你認為能夠讓友誼冰山不融化,抑制潛藏在海平面下名為愛情的部份,最佳解答是忽略與漠視吧!我提起勇氣試圖撞毀冰山,在你眼裡無疑是飛蛾撲火。

        那一夜,我們中間隔著一張鐵桌。幾十公分的寬度,無法掩蓋兩顆心幾千公里遠的事實。夏日協奏曲不再輕盈,取而代之的是整晚未闔眼的沉重。早晨陽光灑落,你緩緩提醒我該離開不屬於我的秘密基地,返回北方。離去前我回眸,想將你憔悴身影烙印在腦海最深處;這段注定沒有結果的單戀刻骨銘心,需要淒美畫面為此寫下註解。

        最後一次隻身前往臺中,在一個禮拜之後。八月下旬氣溫有些降低,清晨微雨間歇後的都會替你向我問好,我撥打不斷轉入語音信箱的號碼,心也逐漸沉入海底。你知道我會來,所以事先關機,不想被發現行蹤。

        我迷失於地圖上的點線面,瞳孔渙散又聚焦不斷輪迴,而後流連於綠色的長方形塊狀物上。那是條林蔭大道,連接科博館與臺美館;後來我才知道名字是草悟道。我憶及七天前臺美館前的夜色,柔和燈光映照下,你側臉定格,握住險些跌倒的我手腕。大概只有那一刻,我們之間的距離近在咫尺,如今卻已遠在天邊。

        一個人行走於草悟道,夜色如墨般飛散,柔和燈光點綴其中,牽動情緒的人卻不在身邊。你可否明瞭,當街頭藝人輕刷吉他和弦演奏動力火車名曲〈彩虹〉時,我的鼻頭一陣酸楚呢?下一次下雨,你能看見的那道彩虹,不再可能是我。

        手機輕震,通知你捎來訊息,我慌忙瀏覽,心情從喜悅轉為哀傷。螢幕上頭的「臺中開始轉涼,別再逗留,快回家吧!」顯得異常刺眼。喜的是你仍然關心我,哀的是你仍然不願見我一面。

        也罷,人生總是帶有遺憾;因為遺憾,所以更顯得之前的回憶彌足珍貴。我搭上直達高鐵站的公車,施工場景在窗外呼嘯而過,連同靈魂一角留在這令我依戀的城市。

        臺中高鐵站的夜晚,接近子時,人影稀稀落落。廣播響起,催促旅客搭乘今日最後一班北上列車。我收回凝望綠光的視線,握緊手中高鐵票,拖著行李與不捨,跨步上車。這次手機安靜無聲,熟悉的聲音與語調僅能追憶。

        靠窗座位很幸運沒有乘客,我挪身讓自己能繼續注視綠光。提示關門音結束,列車徐徐前進,漸漸加速,光源從前方被拋落至後方,消失無蹤。我閉上雙眼忍住淚水,從懷裡取出一封信,那是我對你滿溢的思念,無處宣洩。

        最終駛離臺中的高鐵,承載無法寄出的情書,還有眼底的落寞。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那一夜沒有發生關係是最後的良心
駛離落寞;奔向新自由。
2016-09-13 02: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