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起章回需登入閱讀
HOT 閃亮星─米琳報名華文創作大賞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跟妳的青春角力賽 番外篇I

      正在走樓梯的季駱銨,揹著厚重的背包,拿著一大袋很重的旅行袋,艱難的一步一步的走向4樓,後頭的王傑也是一樣揹了背包,拿著東西,哀號的說:「電梯沒事壞掉幹嘛?不是前幾天才維修過嗎?」

      季駱鞍完全無視王傑的話,繼續努力的走著樓梯,終於到達了5樓,季駱銨貼在牆壁喘息著,王傑則是坐在四樓的一半樓梯地板,對著上面喊「駱銨,你的家人呢?不是說要來幫忙嗎?」

     

      「哈?現在是禮拜四早上09點多,家人哪可能會來啊!又不是小學生,要父母幫忙整理房子,自己整理最快。」

      「那徐淨雨呢?怎麼沒有來幫你,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嗎?」

      「她被虹茵姊帶回家了,說有事情要找她。」

      王傑放棄說話了,季駱銨拿起旅行袋,走到自己將要住的房門,打開了門,把旅行袋和背包放在地板,這要回頭看到的是徐淨雨跟累得半死的王傑。

      「妳不被虹茵姊帶回家了嗎?」

      「我要先幫你整理房子,再跟虹茵一起回家,你要不要也一起回家,駱銨?」

      「要,我當然要一起回家。」

      「我也要一起回家,別把我當作不存在,交往滿兩年的情侶。」

      季駱銨退後讓徐淨雨進去,不滿對王傑說:「你的房子在隔壁,快過去,電燈泡。」

      「我也要幫手啊!」

      「你家的爸爸不是有來,為何我們就要幫你?為何你又住我隔壁啊!?」

      「哼哼,住你隔壁這是機密,我不想談老爸的事情,偏心的臭老頭,我先過去了,待會見。」

      季駱銨才剛走到客廳,就聽到隔壁的慘叫聲,原來已經在房子裡等待王傑,王傑你就好好安息吧!

      拿著掃把跟畚箕,走到房間開始打掃。

      忙到11點多,才把房子打掃到差不多,季駱銨在浴室倒髒水,徐淨雨站在浴室門口說:「駱銨,你好了嗎?虹茵姊再問了。」

      「等我清醒完水桶。」

      「好,要等王傑嗎?」

      正在洗清桶子的季駱銨回「不用了,他家的爸爸有來幫他,不用等他了。」

      「我先去門口等你。」直接跑掉了。

      季駱銨偷笑著,淨雨還是不太習慣跟我獨處,傷腦筋囉!

      在汽車裡,聽著不知道哪裡的音樂,徐淨雨躺在季駱銨的肩膀熟睡著,季駱銨摸著徐淨雨的瀏海,前方開車的徐虹茵突然說話「不要再摸淨雨的頭髮,駱銨。」

      「好。」繼續摸著,剛好紅燈,徐虹茵用指甲敲著方向盤的邊邊說:「大學準備要升三年級了,你為什麼不開口跟淨雨說:「我們住在一起。」你的動作有點慢,我剛剛有偷翻淨雨的書包,有看到情書跟禮物,你不緊張嗎?」

      「我有開口問過淨雨了,她說要跟朋友一起住,我又不能強迫她,還有那些情書跟禮物,淨雨會拿給我,最後都是我處理掉的。」

      「是嘛!下禮拜三的晚上6點以後時間空下來,穿好看點,到這間餐廳的3樓。」徐虹茵拿著紙張給季駱銨,「可帶你那個朋友–王傑來吃飯。」

      看著紙條的季駱銨沒頭沒尾的說:「虹茵姊,你要結婚...嗎?」

      徐虹茵當場被口水嗆到,「咳咳,你是...從哪裡...咳...知道的?」

      「猜的,該不會猜對了!」

      「駱銨,你不好玩。」徐虹茵繼續開車,季駱銨把徐淨雨的頭放在自己的大腿,從背包拿出手機,傳訊息給王傑。

      「淨雨有說什麼嗎?」

      「她什麼都沒有說,就一直盯著我跟文橋,讓人感到頭皮發麻,最後還是說出結婚的原因...因為我懷孕了,淨雨才開始對我跟文橋說話。」

      「要包紅包嗎?淨雨有當任伴娘嗎?」

      「紅包就你跟王傑合起來就好了,沒有伴娘,我們只有登記。」

      「是喔!」季駱銨看向窗戶的景色。

      禮拜三   下午   05:42   飯店大門口   —

      季駱銨跟王傑看著餐廳太過於豪華不敢進去,兩個人互相推擠著對方,最後是買東西回來的徐媽媽,帶著兩位緊張的大學生上去,讓他們坐在餐桌位子,等著婚宴的到來。

      兩位吃著桌上的海鮮料理,季駱銨突然被服務生傳達紙條,紙條上寫【婚宴結束後到休息室   虹茵】,季駱銨看著主桌的新娘,不太明白意思,又看看徐媽媽旁邊的淨雨,感覺淨雨很像有點醉了。

      王傑看見季駱銨沒在吃東西,用手背敲一下季駱銨的手「怎麼突然不吃東西?眼神為什麼在看徐淨雨?」

      「剛剛有服務生拿紙張給我,叫我婚宴結束後到休息室,虹茵姊寫給我的,我就看著主桌那邊,看不懂虹茵姊為什麼要這麼的做...」

      「要我陪你嗎?」

      「不用啦!你就自己回家,別在外面逗留,不然...」

      王傑快速的說話「我知道你接下要說什麼,別再說了,我頭很痛。」

      「知道就好。」繼續吃著海鮮。

      婚宴結束後,季駱銨走到休息室敲門,沒有人回應,直接打開門,看到徐淨雨紅著臉坐在椅子,季駱銨走向徐淨雨,伸手摸著徐淨雨的臉「淨雨,妳怎麼坐在這裡?」

      徐淨雨傻傻的笑,伸出雙手抓著季駱銨的臉,徐淨雨快速靠過去,熱吻著季駱銨的唇,季駱銨招架不住「嗚...」

      季駱銨終於有點喘息的機會,「淨雨,妳怎麼...」還沒說完又被熱吻著,直到徐淨雨沒力了,躺到季駱銨的懷裡。

      紅著臉的季駱銨,覺得那愣,只是喝完酒,就變成了接吻狂,虹茵姊該不會早就知道,才把徐淨雨放在休息室,讓自己跟徐淨雨接吻著...

      聽到休息室的門被打開,季駱銨看見走進來的是徐媽媽,「阿姨,妳好。」

      「你好。」徐媽媽看著駱銨懷裡的女兒「雖然是虹茵的婚宴,虹茵玩得有點誇張,把淨雨的飲料加了酒精,淨雨喝完那杯飲料之後,變成傻傻的,駱銨你的嘴巴怎麼是腫的?」

      「阿姨,沒事,是海鮮過敏。」

      徐媽媽笑著說:「你們兩個在交往,我看的出來,別說謊了,駱銨。」

      季駱銨驚訝看著徐媽媽,徐媽媽又繼續著說:「放假的時候,在家聊天,淨雨的常常講到你的名字,臉部的笑容變多了,時常看著手臂的手鍊,代表淨雨很在乎你。」

      徐媽媽說完話就走出休息室,季駱銨看著睡得很熟的徐淨雨,用手輕捏著徐淨雨的鼻子說:「以後再也不讓妳喝酒了,接下來要該怎麼辦?」

      沒多久徐虹茵跟邵文橋就走進來,徐虹茵有點壞心的說:「嘴唇好腫,看來淨雨吻得很大力。」

      「虹茵姊,別玩了,妳們今晚住哪裡?」

      「住在在家飯店,我拿卡片給你,嬸嬸有說什麼嗎?」

      接著卡片的季駱銨說:「阿姨,知道我在淨雨交往,嘴唇腫以外,沒有說其他的。」

      「就這樣而已?」

      「就這樣,飯店的地址在哪裡?」

      邵文橋拿著紙條給季駱銨「稍微有點遠,要幫你叫計程車嗎?」

      「不用了,我開車來的。」

      季駱銨抱起徐淨雨走出休息室,搭乘電梯到一樓,走到附近的停車場,把徐淨雨放在副駕駛座,用好安全帶,再偷個香吻,再走回駕駛座,慢慢開到飯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