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LOL】凜冬戀歌(凜冬三部曲之二)

      今天的弗雷爾卓德是個難得的好天氣。雖然仍不見藍天,但透過雲層的光是那樣溫煦,映亮了一片雪白,而不顯得刺眼。天地間充斥著矇矓的銀光,柔美寧靜而帶著幾分夢幻,令人心醉。

      濃綠的針葉林中傳出歌聲。明明是女中音唱著豪邁的曲調,聽在耳中卻顯得十分清亮。顯然聲音的主人此刻心情很好,令人聽到也不禁嘴角上揚。

      一身便裝,甚至沒戴上多餘的防具頭盔。銀白的短髮隨意地在風中飛揚,帶著說不出的灑脫。

      史瓦妮少有地獨自離開冬之爪,只帶著戰豬布魯斯托在外遊蕩。

      最近日子是少有的平和,將部落事務扔給歐拉夫後,她很寬容地在天氣如此之好的時候許了自己幾天假期。

      起自己所領導的冬之爪,她忍不住低頭看向自己的手。

      終日不見光的晳白,卻長滿硬繭―─那些長年征戰刻印在掌上的紀念品。

      看似乾乾淨淨,但她知道上面到底染了多少骯髒的血腥。

      為了完成用自己的理念淨化弗雷爾卓德這個理想,成就了現下一切的這雙手……

      牢牢握起,史瓦妮有些自豪地笑了,對著空氣隨手揮出一拳。

      她有多少力量,她很清楚……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林中再度傳來輕快的歌聲……

 

 

      『吾乃暴雪之怒,寒風之刺,冰霜之冽;我就是弗雷爾卓德的化身。』

 

      睜眼,艾妮維亞聽到了熟悉的曲調。

      她看著這片土地的人們已經很久很久了。沒有人能比她更了解這裡,也沒有人能比她更熱愛這塊土地。

      真的也很久了,她想了那三姐妹。

      大姐阿瓦羅莎最可靠穏重,二姐賽瑞斯妲最梗直率真,小妹麗珊卓最聰慧深沉。

      但在時光的洪流下,有誰還記得,賽瑞斯妲會唱歌?

      冬之爪有太久太久沒有傳來歌聲了。

      無論現在她選擇了哪一方做盟友,她都無可否認,自己仍會想念過去。

      似乎還記得賽瑞斯妲的伴侶長什麼模樣?他們曾歡笑歌唱著走過弗雷爾卓德一角。那時的歌聲是那麼的悅耳嘹亮……她常聽到。

      無論誰也是引發血腥征戰的那一方,她都只是那隻旁觀生命起落、眷戀著這塊土地所有一切的冰晶鳯凰。

 

      安穏地閉上眼,艾妮維亞聽著寒風送來的飄緲歌聲,任由回憶將自己帶向遠方……

 

 

      「艾希,你聽!那是什麼聲音?」

      同樣一身便裝,泰逹米爾牽著艾希的手,側耳傾聽。

      「賽瑞斯妲的讚歌……莫非是史瓦妮?」

      「竟然跑來這兒了?!真不知道她安的是什麼心。去會會那女人如何?」

      艾希想了一下,卻笑了,搖頭的同時更加牽緊了泰逹米爾的手,柔聲回道,「不了。說不準她同我們一樣,趁著天氣好出遊呢。你聽,那歌聲中是否帶著歡愉?」

      泰逹米爾搖了搖頭,貌似無奈。

      「我是不懂啦……好吧!聽說史瓦妮和歐拉夫那傢伙走在一塊了,只是出來走走我可不想同時遇到他們兩個。」

      對著身旁伴侶送出一個深情眷戀的眼神,艾希也低低地哼起歌來。

 

 

      「找到了!哼,自己跑出去玩也不溜遠些,唱什麼歌唱這麼開心還唱這麼大聲?根本在公告天下說她人在這嘛!不過,還是第一次聽到凜唱歌呢。不錯,真不錯。」

      碎唸著,歐拉夫咧嘴一笑,向歌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寒冰護衛的宮殿,麗珊卓的手指輕輕敲著冰製的桌面,用銳利堅硬的護甲敲出規率而微弱清脆的叮噹。

      沒有戴著頭盔,而是深藍色的頭紗覆下蓋住了上半臉;銀髮也沒有像平常一樣結成長辮,只是隨意披在身後,在藍色的宮殿下輝映出淡藍的流光;柔軟的藍紗裙隨意貼著她絞好的身軀,為了方便坐臥還開了高叉……

      像是普通的貴族女子在獨自一人時,閒適時卻不經意展現出外人無從得知的豔媚。

      一顆用黯冰祕法凝成的深藍色冰球,就浮在她面前微微顫動,傳來熟悉的樂章。

      「……賽瑞斯妲嗎?」她哼笑了聲,卻是種說不清的感慨,「想想,還真是好久沒再聽過二姐唱歌了呢。」

      不過,再也聽不到了。

      那人,早死了。被她親手暗殺。

      麗珊卓自嘲地撇了撇嘴角。

      這時,一旁突然走出一個人影,全身被斗篷覆蓋作召喚師打扮,開口說話後聲音卻是意外年輕而帶點稚嫩的男音。

      「Lissendra,外面天氣不錯呢,不出去走走?」

      她聞言,輕笑了一下。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眼睛看不到,出去幹嘛呢?」

      「可是……」

      揮手打斷了他的話,麗珊卓轉頭「看」他。

      「我知道了。看在你的份上,等等陪我用冰心巫女的身體出去看看吧。」

      遲疑了一下,那名召喚師上前了幾步,伸手輕輕掀起了她的頭紗。

      一雙美麗的冰藍色眼眸望著他,兩眼間卻橫過一道長而醜陃的褐色傷疤,觸目驚心。

      他知道,她說過。她的眼睛早在成為冰裔前,就被熊抓瞎了。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輕觸。

      「Lissendra,留下痕跡沒關係,但……妳真的再也無法重見光明了嗎?」

      愣了一下,麗珊卓露出一個美麗炫目的微笑,似是雪地中開出一朵黑色冰花。

      「沒辦法。雖然已盡力去捥救,但最多也就這樣了。珊卓,不用擔心我。去準備一下吧,等等不是要出去?」

      她看起來很高興。

 

      歌聲停了。

 

 

      「歐拉夫?」

      史瓦妮看到人時著實錯愕了一下,接著馬上就暴怒了。

      「不是叫你留在部落?!如此抗命你找死嗎?要是部落發生了什麼事,你想拿什麼臉來見我?!有如此不受控制的下屬,我到底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我說?!我要把你這傢伙革職趕出部落去!」

      「嘖。」一把捉住她舉起來一付要揍人的手,歐拉夫皺眉,語氣帶著不贊同,「妳都跑出來玩了,把我留在部落會不會太沒有良心啊?而且認識這麼久了,除了公務還是公務,連一起出去走走的機會都沒有。」

      「你騙鬼!明明之前是你拚命惹我抓狂,誰要跟你出去啊?!」

      「喔?那現在呢?」

      歐拉夫臉上浮出笑意。

      現在?現在當然沒什麼問題。兩人根本就走在一起了,連吵架的次數都少了很多。眾人看在眼中心知肚明。

      「可是……」

      看出史瓦妮身為一族族長的猶豫,歐拉夫笑著做出保證。

      「放心吧。我把事務暫時交給妳那名幕僚了,就算出來幾天也不會有事的。」

      「真的?」瞇起眼,史瓦妮冰冷地斜眼看他。

      「當然。凜,我發誓。」

      「……」史瓦妮不語,似乎是在思索評估,最後扭頭領著布魯斯托走開,「好吧。」

      聳了聳肩,歐拉夫跟上對方,並肩散步似地在林中閒晃。

      史瓦妮的耳朵有點紅,像是有了正常女人該有的反應,整個平易近人許多。

      歐拉夫看了看,笑了,用聊天似地口吻再次開口,「對了,凜。上次和妳說的話,妳還沒回覆呢。」

     

      『凜,我喜歡妳。』

 

      話語在腦海中綻放,史瓦妮愣了一瞬間,低頭咕噥。

      「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傢伙……」

      「什麼?」

      「沒什麼,死大叔!這個當回應啦!」

      垂在身側猶空的手掌,滑進了一隻較小、長著繭的手,牢牢牽住。

      他訝異看著,而史瓦妮死也不肯把頭抬起來看他。

      只能看到露出的小半個側臉紅紅的。

      笑了,歐拉夫收攏五指,將那隻手牢牢包覆。

      誰都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向前、再向前。

      雪地中印下了兩行足跡,隨著兩人的故事,延伸到時間的盡頭。

 

      凜冬的戀歌,在風中迴盪著……

 

【珊卓與Lissandra】˙番外極短篇

1.   銀白

      每日例行任務,首件要做的事,就是―綁頭髮。

      Lissandra的頭髮很長,都過了臀部。每天都要梳、要綁,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不過最近有人幫她代勞了。

      小心翼翼地放下結好束上冰環的魚尾辮,珊卓看著冰鏡中女子的表情。

      「這樣行嗎?」

      Lissandra伸手摸了一下,笑笑點頭,「很好。」

      珊卓看著冰鏡中的自己開心地笑了。

 

2.   冰花

      一前一後走在寒冰走廊,珊卓欣賞著幻麗的冰晶森林時,Lissandra卻突然停下。

      「嗯?怎麼了?」

      謎般的淺笑在Lissandra唇邊綻放,她不語只是走向路旁,彎腰從地上取過了什麼。

      走到珊卓面前,她伸出手,張開。

      一朵半透明的冰花盛放在她手上,冰晶般的花辮重重疊疊圍著花心的霜刺,在光線的折射下,散發著寶石般的光芒。

      「好漂亮!」珊卓驚嘆。

      「嗯,送你。這東西很難得,但我有了。當踐別禮物吧。」

      她淡淡笑著,說不出的是笑裡藏著的沉重。

 

3.   暮色黑花

      天色漸漸暗了,天地間只剩下餘暉。Lissandra背著光,看不清表情。

      她真的很美,此刻更像一朵黑色冰花盛放在天光之中。

      珊卓沉默看著。

      「有天,你也會走嗎?」

      她突然開口,語氣淡的讓人猜不出她的心情。

      「也許吧,我想。」上前輕輕擁抱她,珊卓聲音很溫柔,「但,我是妳的召喚師,不會永遠離開妳的。我保證。」

 

      人類的感情啊……對於身為冰裔的她感覺真是多餘的東西。

      誰都會老、會死去,留下的都只有自己而以。

      她已看過太多、太多,多到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在意……

      真是,想太多了。多到覺得自己真傻。

 

      無力地擁抱他,早已失去體溫的她,記住了那最後一份溫度。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