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HQ國王遊戲】(多篇、多三次元人物)

《國王遊戲、羽宣》

國王指令:請田中當我的男友。

剛從鞋櫃拿出室內鞋,一封外觀典雅精緻的米白小卡片落了下來。看完內容的田中矗立不動,貌似連呼吸也停止了?

西谷回頭發現摯友反應不對,無神經地湊上去。

「喂──龍你怎麼……!?」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田中突然情緒高漲的高鳴,起先西谷大嚇一跳   ,後才注意到那封小卡。

那張小卡不知從何開始,逐漸地在生活中出現。因為裡頭的內容通常都是好事,也因此有"帶來幸福的指令卡"的美稱。

「我、我的春天終於來了嗎!!」

田中雙膝跪地兩面淚痕地高舉他的春天。

「那、龍,上面還有寫什麼嗎!!」

再看個仔細後,田中的表情頓時下降冰點。

上頭寫著"突破異次元來找我吧!"

看來,春天的指令卡也有例外呢。

--

《國王遊戲、嵐》

國王指令:岩ちゃん請當我的男友。

一臉容光煥發的嵐,或許連LED燈都要自愧不如。嵐雙手遞上的,是近日十分流行的小卡。"帶來幸福的指令卡"。而嵐,便是這次的幸運兒……。

「吶,岩ちゃん你看!」

一張典雅精緻的米白色小卡出現在岩泉面前,嵐滿臉期待地看著岩泉莫名收下那張卡片、打開它並讀完那優美字體的內容。

本以為岩泉會出現反應的,但岩泉半眼都不眨一下,放下卡片。

「這種卡片根本沒意義啊!」

嵐的心臟頓時刺痛。為了這張卡片,她可是把一輩子的心願投注下去了啊!單單一句話便擊碎……等等,岩泉好像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們、不是早就是了嗎?」

--

《國王遊戲、玟倢》

國王指令:影山請與我打排球。

迎面而來的排球貼著這麼一張卡片,球的直線的對面站著一個人。

雙手交纏緊握放於身後,臉上期待的笑顏是至今比不上的燦爛。“帶來幸福的的指令卡”今天悄悄來到了玟倢身上……。

「那……玟倢,你要……怎麼打球?」

「嗯……那就基礎練習好了!」

只能接受意見的影山,非常普通地與玟倢做著傳接球的練習。

影山內心或許會抱怨太無聊,但指令既然降臨到他身上,他也沒理由拒絕。畢竟,就連是笨蛋的他至少也知道這張卡片上承載多少的心願。

分神思考些無聊的事的影山,突然一個使勁,球不偏不倚地正中玟倢眉心。因為眼花而向後仰的身子,眼前一片黑的玟倢,只能用剩餘的感官聽見影山大叫自己的名字,接著便是全身騰空的奇異感……。

--

《國王遊戲、家敏》

國王指令:請徹徹當我的家教

「呀呵──聽說有人指定我了是嗎──」

拉開自家大門,只見指定的人手指夾張卡片,嫵媚的姿勢靠在門鈴旁,微笑地看著此屋主,家敏。

興奮難耐邀請自己的男神入家門後,腦內的小劇場不知演了幾齣,就連指令的目的都快忘記了。

明明隔天就是期末地獄,今天居然早先一步入天堂,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那個、我數學不太行。能請徹徹教我嗎?」

拿出厚厚一疊的考試卷,上頭除了滿江紅什麼都沒有。可見當時戰況相當慘烈。

及川瞄了一眼考卷,內心無意識地拿家敏跟那個超級不可愛的後輩比擬,忽然覺得那個不可愛的後輩似乎還有的救……於是改口……。

「我認為我們從生物下手比較容易……」

輕托起她的下頷、眼神如同閃光般電入她的雙眼。微漾嘴角、就在及川以他過人的魅力快要擄獲家敏的心同時……。剎那間,一顆排球從窗外飛來,不偏不倚地砸中及川的後腦。

回頭一看,那人憤怒的紅色氣場清晰可見,還大喊著:

「不要隨便控制人家的腦袋!你這垃圾川!!」

--

《國王遊戲、彤茵》

國王指令:請影山跟菅原擁抱

宛如電影場景般,不知從何方射來一箭深嵌於壁中,箭尾上還綁著一張米白色的小卡片。

烏野眾人在西谷的導讀下,知曉了這卡片上承載的指令。

眾人回頭看向那兩個被指定的人,一面無奈地搖頭。

「反正只是擁抱,菅你就做吧!」

部長大地拍了拍副部長的背,只能深表同情。

被指定的兩人互視、佇立、默語。誰也不肯對誰開口、動作。

兩個男人相互擁抱什麼的,到底為什麼有人喜歡看啊啊啊。

最後,菅原退讓。他嘆了口氣、舉起雙臂、無奈的微笑。

「來吧、影山。」

前輩都踏出第一步了,身為後輩的怎能不跟上?

影山喔的一聲,跨了一大步也順便張開雙手去擁抱菅原。

在烏野眾人、以及體育館外擠滿不明生物的注目下,他們終於完成這個莫名的指令……。

--

《國王遊戲、家萱》

國王指令:黑尾請當我隨傳隨到的傭人一天。

「所以那個怪怪的人才會一直待在外面的樹上嗎……。」

讀完朋友狐兒(家萱)的卡片,友人一臉驚恐地望著窗外那坐在樹枝上的男人。

雖說那人身穿執事服、一張帥到不科學的俊貌,就現代來說是難能一見的瑰寶……但他的行為簡直太扯了!!!

從狐兒到學校開始。換上室內鞋、走到教室、坐下位子、上課筆記、午飯、體育課的跑圈體能,全都是這個帥哥一手代勞的。

我的天,該不會連上廁所也要代勞吧!

「沒有啦,黑尾他頂多給我公主抱到廁所門口而已嘛。」

就算這樣也太誇張不是嗎!不,這實在太多需要吐槽的地方了!

還有就是……臥槽!!

「你們在幹嘛?!」對於眼前的一幕,友人表示那可是生平的第一次啊。

黑尾單膝跪地,牽起狐兒的手,把他至今所會的甜言蜜語全數搬出。

那眼神、那語音、那動作。不只狐兒沉醉其中,連教室外偷看的女生都羨慕不已。

友人見此幕、雙眼一死、半字不語,內心只得吐槽。

「……我在牛郎店嗎。」

--

《國王遊戲、薰》

國王指令:請教練在比賽中/完誇獎我摸摸我。

「前面前面!機會球!」

活躍於球場上的薰,現正專注在這次的比賽上。就算自己深深愛慕的人就在場邊觀察整場比賽,她也沒有多餘的餘力去為了他加速心跳。

為了下一次的發球感到興奮而心跳加速。

為了下一次能接起對方的扣球而心跳加速。

為了下一次攔下對方的球而心跳加速。

薰的專注一直持續到第一輪結束。烏養集合女排的大家,說明戰況。

「雖然對方的程度比我們高,但我們的執著比他們深!緊盯著獵物不放、就算是獅子也會因為小失誤而致命、而等到時機成熟、那就是我們烏野反撲的時刻!」

當休息結束,準備回場上時,烏養叫住正在小跑步的薰。

「……你第一場的狀況很好。不要鬆懈,上吧!」

「……是!!」

無可否認,這對薰來說是最強的鼓勵。

第二輪開始,接連幾分都是由薰拿下的。和第一輪的表現相比,簡直強得天差地遠。不知情的人肯定以為她是吃了什麼禁藥才那麼厲害。

殊不知,是愛的力量啊……。

可惜、盛況維持不久。對方藏了一張殺手鑑,分數被逆轉也拿不下這次的勝利……。

大家默然不語,陷入了名為"不甘"的氛圍中。尤其是薰,她感到相當懊悔。因為對方的決勝分就是失在自己手中,這讓她怎麼都無法原諒自己。

烏養此時走近薰身後,一掌壓住她的腦袋。

「你的表現已經讓人出乎預料了。這次的敗北會使你更加強大。最後告訴自己,不要再輸了!」

--

《國王遊戲、文鈺》

國王指令:請研磨(醫生)替我看病。

研磨望著手中的米色小卡。上頭的指令不禁令他皺起眉頭。而前方不斷地對他投以灼熱視線的人,便是小卡的主人。那人坐在診所都會有的機械椅上,對研磨展露笑顏。

研磨無奈地嘆氣,心想"既然是病人那就沒辦法了",接著集中注意並開始打量眼前這個人。說也奇怪,當研磨開始專注時,瞳孔就像貓一般縮小成細針一樣。但很快的又恢復原狀。

觀察完畢,研磨愣了一秒鐘。

「你……沒有生病嗎?」

「沒有喔!」

她仍保持微笑。

僅僅十秒,研磨的想法在腦袋飛快的掠過。反駁的話、困惑的話他都思考過一遍,最後……。

「……回去……。」

「咦?」

女孩疑惑。

「……我不替健康的人看病。」

研磨起身但沒有離開座位,他也不願正眼瞧女孩一眼。

「如果你說,"那我生病就好了"的這種話,我也不會替你看病的。」

「世界有多少人因病而痛苦……有多少家庭被拆散……。雖然我覺得這些事很麻煩,但我成為醫生就是要醫治、拯救人的性命。」

「如果連自己都不看顧的人……我也,懶得理了……。」

這一刻研磨少有的魄力被展現出來,那不是出自謊言,是研磨對於醫德的肺腑之言,也是他一直以來所遵守的。

「……」

女孩感到失望,而且還使愛慕的人生氣。

「……不過,我還是歡迎你生病的時候來,好嗎?」

說完,研磨奉上一支棒棒糖。在背光下露出淡淡的微笑。

--

《國王遊戲、夏實》

國王指令:請菅原抱抱我、啾一下。

「啊啊啊啊菅原前輩好好喔!」

湊上去偷看菅原手中小卡的田中,滿臉羨慕。他還記得上次收到卡片發生的悲劇。什麼“突破異次元來找我”這是在玩我的少女情懷嗎!

菅原一臉苦笑,他試著安慰田中。

「好了啦田中,說不定我的也是假的嘛……。」

這麼說的同時,體育館大門出現了一個不像社員臉孔的人影。

人影環視一下,發現目標後直奔菅原,伸出雙臂飛撲過去。

「菅原前──輩!!」

緊抱住菅原的,是一個活潑的女孩。名叫夏實。

「因為人家是國王,所以菅原前輩……」

話未完,夏實發覺自己的頭頂被吻了一下,驚得抬頭望向菅原。

菅原也被夏實嚇到。

「……咦,這不是指令嗎?」

菅原一個動作便讓活潑的夏實住嘴,在菅原的懷裡瞬間漲紅起臉。

--

《國王遊戲、冷徹葛格》

國王指令:請黑尾毀了月島吧。

「雖然對阿月你很抱歉,但這可是國王大人的指令啊。」

黑尾狡黠一笑,被逼到牆角的月島無法多做反抗,只能用言語讓他放棄。

但黑尾聽不進去,他一步步逼近月島,背光下他詭譎的微笑令月島不寒而慄。

「黑尾前輩!住手!我拜託你……」

「我不可能會停手的,你知道的吧阿月?」

黑尾伸出手壁咚月島,閃爍的鋒利眼瞳讓月島頓時雙腿無力,倚著牆面順勢滑下。黑尾的手伸向月島眼前,讓他害怕地閉上眼睛。

月島感覺自己的臉上少了些重量,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眼鏡居然在黑尾的手中。

「……黑尾前輩……你要幹什麼……。」

黑尾嘴角一漾。

「抱歉了阿月。」

手中的眼鏡硬生斷裂……。

--

《國王遊戲、天王之星》

國王指令:請及川狠狠甩了我,然後再用浪漫的道歉追求招數挽回我。

一天,及川約我出來,我以為他要說很重要的事。

沒錯,的確很重要……。

「你以為我對你是認真的嗎?」

及川以輕蔑的眼神望過來

「別自以為是了!你這個母豬!」

說完,及川甩頭一走了之,留下小綺海一個人呆愣在原地。

雖然指令是她自己寫的沒有錯,但這也太狠了一點,就像真的一樣。

讓小綺海多少也受了一點傷。

隔天早上,要出門時,小綺海發現門前有一樣物品。

一隻泰迪熊臉上貼著一張昨天狠狠甩了她的男生的相片,而且那張相片比著耶一臉欠揍,讓人一大早就非常煩躁。

小綺海拿起那隻熊娃娃,淡定地往地上摔。

原本泰迪熊一旁的地面,還付了一封信。打開一看,裡頭放了一條項鍊。信上寫道。

「真是抱歉哪   ☆看到那隻小熊了嗎?請把它當成是渣的我來揍吧   ☆不過這只是開始呢!敬請期待囉   ☆   」

一字一句小綺海都感受到及川那笨蛋的歉意及玩笑,不過她不討厭。

項鍊,是一條心型的金項鍊,就像懷錶一樣可以打開。

"LO""VE",四字各佔一邊,小綺海笑了下,殊不知及川已在她家門口外再繼續給她驚喜……。

--

《國王遊戲、夏樂》

國王指令:請月島跟我約會。

「我說啊……」

月島無奈地看著桌上各種甜食,又望向正吃著蜜糖吐司吃得津津有味的夏樂道。

「一個大男生來這種店不是很奇怪嗎?」

嚥下口中最後一塊蜜糖吐司,夏樂滿足地舔舔嘴角、洋溢著滿臉幸福。

能和喜歡的人、喜歡的食物在一起,誰能不高興呢?

「可是啊月島~你不是很喜歡這家店的嗎?」

夏樂賊笑。

「……你、你別亂說好嗎!」

月島矢口否認,但顫抖的喉音早已出賣了他。

「不用裝了啦月島!我可是千辛萬苦才向山口問出來的。那傢伙的口風真的超緊呢!」

這時候的月島,內心一陣寒風吹過。

"山口忠你給我記住"

夏樂看月島羞紅皺眉的表情,真的覺得好有趣。

從廚房端出一樣甜點的服務生,朝著月島所在的位置移動。

「不好意思,這是您點的"草莓蛋糕。」

不出所料,月島一看是他最愛的食物,雙眼發亮,表情一整個不一樣了。

「這是請月島吃的喔!」

夏樂微微一笑。

「為了感謝月島陪我出來約會的謝禮。」

撇開視線的月島,情緒又回復到冷冷的樣子,但他的手卻是逐漸把乘著草莓蛋糕的盤子拉過來。

「……我只是剛好有空罷了……而且肚子有點餓而已……」

不管月島說得再多,夏樂都很清楚的。

雖然這次的約會說不上是最好的,但是對這兩人而言卻已足矣。

--

《國王遊戲、小唯》

國王指令:請緣下當我的執事。

「小唯小姐,在下的一切悉聽尊便。」

十分標準恭敬地單手敬禮,緣下從換衣間出來後,穿著一襲相當合身的執事服,帥氣度瞬間100%

這時的小唯,心情已經開心到無以復加。她很想一路跑到山上放聲尖叫,不過在這之前……。

「緣下緣下,陪我出去玩!」

「緣下緣下,我想吃你做的蛋糕!」

「緣下緣下……。」

各種吃喝玩樂的要求都出來了,小唯還是興致勃勃。

但她忘記了有關緣下最重要的一點。

「小唯小姐」

緣下掛上的微笑滲漏出一絲絲危險。

「請問您的功課完成了嗎?」

「練琴了嗎?」

「隔天的考試複習了嗎?」

字字句句戳中痛處。看來,讓緣下當執事是需要一定的心臟才是。

--

《國王遊戲、Lai》

國王指令:請影山當我一天的哥哥。

「就是這樣請多指教囉,哥☆哥☆」

阿彤站在影山面前微笑,烏野排球部的眾人也目睹這指令的一刻。

只可惜影山非常不給面子,當場斷然拒絕。

「喂!影山!」

大地有些生氣地叫住他。

「如果你不完成指令,就不准你打球知道嗎!」

影山的表情當然是"啊啊?!"

最後只能接受。

「說吧!妳想做什麼?」

阿彤起先露出無法接受的苦笑,接著好像想到什麼開始竊笑。

「吶,其實我本來想要跟影山哥哥打排球的……。」

「等等等等!你,你說你會打球?」

影山一臉驚訝,其實他驚訝的點不是阿彤會打球,是"能打球"這件事讓他眼睛為之一亮。

「是啊!但是,影山哥哥看起來沒那心情那只好……。」

「不不不我有心情有心情!」

「嘻嘻就知道影山哥哥會這麼說!」

在打了半小時的排球後,阿彤示意想休息一下。影山喔的一聲,帶她到體育館的一隅坐下。

拿起自己的水瓶猛灌完的影山,瞥著一旁開心笑著的阿彤,再看向自己的水瓶……。

「吶。」

影山把水瓶遞到阿彤的面前,阿彤還不知所以然。

「那不是影山……哥哥的水嗎?」

影山搔了搔後腦,開口。

「……兄妹共用一瓶水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拿去吧,要好好補充水分知道嗎。」

阿彤奇怪的笑容漾滿臉,感動地收下來……。

--

《國王遊戲、林倩妤》

國王指令:請月島當我的男友一天。

「雖說是這樣、月島你打算做什麼呢?」

倩妤撐著雙頰望向從學校制高點投射出去的遠方,有氣無力地問。

月島從口袋拿出那張指令小卡片,盯了許久也不見任何想法,於是倚靠欄杆的他也同樣望向上頭遙遠的蒼空發愣。

「......你希望我做什麼呢?」

月島反問。

「這種事情我是第一次、所以完全不知道該幹嘛。不如放學出去吃個飯好了。」

「也好」

靜默數秒、倩妤哼笑一下。

月島納悶、笑點何在?

「明明指令是說月島是男友、但是怎麼看,我都像男方啊哈哈。」

語畢、月島突然湊近倩妤、面對面得連呼吸都感覺得到。倩妤當下是馬上撇開頭。

「哼哼、最先逃開的可是稱不上男方的喔。」

--

《國王遊戲、盧芯芯》

國王指令:請徹徹當我的家教。

為了迎接新家教,芯芯在前一日就把自己的房間整個打掃乾淨,就像翻新一般。

自己戀慕的對象就要來到眼前、芯芯的情緒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興奮。雖然很想在房間各處擺上千百支的針孔攝影機拿來收藏、但基於經費還是決定作罷。

「呦!我是芯芯今天的家教,今天就請多指教囉✩」

「是!!」

當及川認真地指導,芯芯的腦袋卻塞不下任何東西。她的眼中盡是及川的身影。

「徹徹真的好強呢!」

「欸?」

「不、還不只喔!是又強又帥!最厲害的人喔!」

芯芯不斷地稱讚及川、幾乎是把她畢生所學的讚美都使出來。及川也不小心跌入自信過剩的泥沼中。

「哼哈哈我可是世界第一的二傳呢!小飛雄對我來說根本不是威脅!小牛若也只是我排球生涯中替我助長的墊腳石而已哈哈哈......。」

兩人就這麼一搭一唱、時間就這麼結束了。

然後隔天的考試想當然爾,慘到不行。

不過看兩人這麼開心、這次的考試就放生也大丈夫的吧!

--

《國王遊戲、陳昱臻》

國王指令:請菅原當我的男朋友。

菅原在車站前等待著卡片主人的到來。

指令的說法相當直白,不難想像會是個肉食般的女性吧!

「不好意思,請問是菅原君嗎?」

一個轉身,一位溫文賢淑的女生出現在菅原面前。令他意外的還不只如此。

面前的這位女性,就是卡片的主人。昱臻。

「所以菅原君以為我是肉食女囉!」

「抱歉抱歉,因為那說法真的……」

說到這,昱臻突然咯咯地笑了。

「嘛、其實也不完全是啦!」

兩人漫步到了附近的公園,一群活潑好動的孩子跑跑跳跳,更頑皮的還開始互丟泥巴球。

原先菅原想保護昱臻,卻不慎受到泥巴球的波及,給它砸中了右頰。昱臻冷靜地帶菅原到長椅叫他先等著。

昱臻拿出自己的手帕,沾了點水替菅原擦拭乾淨。

「謝謝你保護了我。」

道謝並微笑著,菅原發現自己竟然在害羞。

看來,當初的猜測也不完全是錯的呢。

--

《國王遊戲、陳珞葳》

國王指令:請西谷對我說喜歡。

「這還不簡單!」

看完指令的西谷一派自信,完美詮釋“包在我身上”的手勢。眼看西谷就要喊出聲來,卻被自家死黨急踩煞車。

「阿谷等等!」

「怎麼了龍?」

「你這傢伙真是遲鈍,女生對於“喜歡”這個詞,並不是說說就行知道嗎!還要拿行動出來表示啊!行、動!」

西谷被這麼一提醒,發熱的腦袋瞬時冷卻。但他想不出來有什麼行動能表示“喜歡”,於是又回頭問了死黨。

兩人就這麼悉悉窣窣地討論好一陣子,完全把珞葳放一邊納涼。

「喔喔就這麼辦!!」

討論完的兩人準備動作,但為什麼連田中也來參一腳啊?

一左一右、背貼著背,好像在等待著口令。

「預、備!」的同時,兩人各跨開單邊的腳,將身體轉至珞葳所在的前方,手臂也跟著以拋物線、大歡迎的方式甩到珞葳面前。最後大喊……。

「喜歡你!!!!」

其實我只想要普通一點啊(目死)

--

《國王遊戲、冰野》

國王指令:請研磨當我的哥哥,陪我去水族館。

手機顯示的時間距離集合已過了十分鐘,就算如此研磨還是慢悠悠地邁開步伐,點開手機內附的數獨遊戲按下困難的級別。

「啊!研磨哥哥,你太慢了啦!光都已經在太陽底下快變成人乾了。」

不高興地鼓起腮幫子,光兩手插腰不耐的看著研磨。研

磨也只好沉住氣,安撫著光、輕揉他的腦袋。

「抱歉,等等我請光吃冰淇淋好嗎?」

「我、我才沒那麼容易收買呢!我只吃芒果哦……。」

不常外出的研磨本以為這次的水族館行會相當無聊,但卻被色彩斑斕、光彩奪目的各種水生動物奪走部分的目光。

「那個研磨哥哥啊,這些魚不能吃哦。」

然後被光這麼地狠狠吐槽了。

看完了水中的天使-天使心、也買了冰淇淋,光還有最後一個願望。

「吶、研磨哥哥,我們去看殺人鯨吧!」

研磨一聽,停下腳步。眉頭瞬時皺成一團的他用極其困擾的眼神示意著「我不要」

接著便上演了一個孩子拉著不願去看殺人鯨的少年的戲碼。

「為什麼研磨哥哥不去看啦」

「嗚嗯嗯……會被吃掉。」

說完,光鬆手了還開始大笑。

「不會不會的啦哈哈哈,研磨哥哥好有趣哦!」

拭去眼角的淚珠,光拍了拍比自己高一節的研磨的背。

「有我在放心吧!」

這還是令人擔心啊。

連拖帶拉,光終於實現他最後一個願望。而研磨,基於野性的直覺,他隱約發覺殺人鯨一直對他投以目光琤琤的視線……。

--

《國王遊戲、廖芷欣》

國王遊戲:請影山當我的老師。

大步走進教室,手中毫無任何課用書籍,雙掌一把大力壓向講桌。

「今天,我是你們的老師!影山飛雄!」

正當班上都在議論紛紛的同時(尤其是女生),影山又接著大喊。

「現在,全部人往操場集合!」

「欸?!?!?!?!?!」

換上了運動服的大家,還處在於莫然的情況下,影山下達了一個指令。要大家跑操場,而且是以十圈為底線。

然後有個人就跳出來當正義哥開始反駁

「影山老師!那其他課怎麼辦!」

影山想了想,最後開口

「十圈操場最先跑完的人,我就一對一教學。」

語音剛落,有個人影率先衝出人群開始繞圈跑。

影山拿出點名冊,緩緩地唸出上頭的名字

「廖……芷欣。很好……。」

他已經想好接下來要教什麼了……。

--

《國王遊戲、林孜儀》

國王指令:請黑尾跟大地約會。

兩人約在站前的小餐廳,時間正好是午飯時間。

穿了件紅黑的長袖格子衫,先到集合點的大地為了暫時解解饞,點了一杯水果茶墊墊。

拿出胸前口袋看似人畜無害的小卡片,內容卻是給人一種彗星撞地球的驚愕感。嘛,就當成是跟朋友出去玩好了。大地這麼催眠自己。

「呦,大地!」

「太晚了!黑……尾?」

姍姍來遲的黑尾一臉抱歉,但這並不是讓大地驚愣的點。

而是黑尾一副認真打理過的樣貌,帥氣逼人的氣場簡直跟及川那風流男有得比。內搭黑色長T、套了一件星空藍的短衫,貌似連香水也用上了,不過不好聞就是了。對大地來說。

「既然是指令,那就稍微認真一點不好嗎。」

「重點擺錯了啊你!」

吃完了午餐、也順便決定了接下來的行程。

先到附近逛一逛之後再決定要幹嘛。

由於黑尾特意的打扮,荷爾蒙的濃度上升不少,也不免多了些花花蝶蝶前來搭訕。有些是來問路、有些是來求拍照的。

搞得這麼人來人往,大地心情變得有些糟。黑尾這當然都看在眼裡。

終於人群消散,黑尾刻意勾住大地的脖子對他耳語。在一般人看來就像兄弟般親密,但有些視線卻大不同。

「不要吃醋哦,大地。」

耳語畢的黑尾,當下當然就放開手臂繼續往前走。拉開距離的大地耳根有些赤紅地盯著前方的背影,最後大步向前朝著黑尾的背脊揮下一拳。

「你這傢伙,那你要補償我!」

大地開始領著黑尾背離電影院的方向,走著走著人群逐漸稀少,最後來到……。

「來吧朝我發球吧!!」

「為什麼是排球場啊啊啊而且大地你從哪生來的排球!」

看來,這次的約會算是失敗了呢。

--

《國王遊戲、賴玟瑜》

國王指令:請西谷和我去遊樂園。

「真是好久沒來啦遊樂園!」

穿了一套私家休閒服,原本熱血的心情更加高漲,西谷望向後方的人問「吶,玟瑜想去玩什麼呢!」

玟瑜想了下,才開口說出「摩」一字,西谷連忙改口

「我、我們去玩雲霄飛車吧!」

反常的西谷讓玟瑜百思不解,但既然都出來玩了就不要想這麼多了吧!

上午跑了各種的遊樂設施,越玩越是起勁,下午還去了遊樂園最受歡迎的「鬼屋」玩了三遍。

雖然玟瑜自己怕得要死,但身邊有西谷在,就感覺什麼都不怕了呢!

閉園前,玟瑜想去坐一次摩天輪,好給個這次的出遊一個完美的ending   。但西谷一直找藉口想拒絕但還是被玟瑜軟硬兼施、連拖帶拉地坐上了摩天輪。

「外面的景色好美哦!西谷你看,西……谷?」

「只是兩、三層樓而已……才幾十公尺而已……一點也不恐怖。」

西谷背脊發直、雙眼直盯天花板、冷汗直流的他動作也極其僵硬,雙拳抓緊大腿的布料,像是在逃避什麼。

原來西谷怕高啊。玟瑜這麼想著。

她湊近了西谷身旁,坐在他旁邊想給個安心,還輕聲說了「有我在」這種不該是女孩子說出口的字眼。

終於回到地面,艙門打開的瞬間,西谷嗖地衝出來,口中大喊著……。

「廁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