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再也不能重來

「那個,我喜歡你,還有畢業快樂。」

畢業典禮時,她這麼對他說,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緊張難受。

「妳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呢!」

他笑了,笑得很燦爛很無辜,她知道他是假裝沒聽到,應該是不想打破現狀。

因為她是他最好的「兄弟」。

「不,沒什麼,走吧。」

她沉默了下,最後這樣回答,然後他勾著她的肩笑了起來,很是豪氣,像往常那樣聊著天,而她時不時翻白眼給他然後吐槽個幾句。

一切都跟往常一樣。

她的告白似乎沒有任何價值。

***

「我真的喜歡你,真的很喜歡很喜歡。」

第二次告白是她跟他喝酒喝得爛醉時,藉著酒膽說出來的,微黃的燈光下,他的臉色因酒精而紅潤,然後,他笑了。

「對不起,我們只能是朋友。」

這次他給了她明確的答覆,而她的眼淚不受抑制的湧出,趴在桌上哭了出來。

他起身幫她蓋上外套保暖,輕輕拍撫她的背安慰她的失戀,像個朋友會做的事一樣。

她沒有停止哭泣,哭得很慘很慘。

***

「我交女朋友了,恭喜我吧。」

他笑著幫她拉開椅子,十分紳士,然後在她對面坐下,不顧她瞬間煞白的臉色。

「所以才請我吃大餐?還想說你是不是有什麼意圖呢。」

她自嘲的苦笑,看著他端正的臉孔,內心的愛戀依然在心臟內鼓動著似要衝出,沒有因為他的拒絕和時間的流逝而停息半分。

「真的,恭喜你。」

她邊吃著大餐邊說,不然她會哽咽的說不出恭喜。

「嗯,謝啦,妳要吃多少都可以。」

聽到這樣的話,出於報復心理,她真的吃了他很多錢。

***

後來,換她交了男朋友,而他的臉色從那時起就沒有好過,但仍然會和她聊天,聊心事。

「妳知道嗎?我有個交情很久的好朋友交了男朋友,但我莫名的生氣和難過,甚至覺得她應該只待在自己身邊才對,妳說這是為什麼?」

她拿著話筒的手僵住,淚水沿著臉龐滑落,顫抖的嘴唇久久說不出話,最後,她沙啞的回答了他。

「因為你愛上了那個人了。」

「是嗎?那如果我跟她說我為了她跟現在的女朋友分手,然後跟她告白,妳覺得她答應嗎?」

她沒有狂喜,而是沉默,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對話筒的另一邊說話。

「她不會答應了,因為她即將要結婚。」

接著,她果斷的掛掉電話,心如絞痛,淚流不止。

話筒另一邊的他無神的滑落在地,眼眶泛紅,難以呼吸。

那種侵蝕四肢百骸的痛真令他受不了,但這是他自找的,不是嗎?

她曾經一再給他機會,而他因為不確定而屢次拒絕她,直到後來弄清楚自己的心後,一切早已來不及。

「我們只能是朋友……嗎?」

如果可以,他想收回這句話。

***

婚禮那天,他坐在第一排,親眼看見她從紅毯的尾端緩緩朝他走過來,手卻沒有搭上他已經微微伸出的手。

他突然很忌妒那個男人,幾欲令他瘋狂,而她卻始終沒看過他一眼。

潔白的婚紗,潔白的禮花,潔白的教堂,像是銀雪覆滿大地一般純白,當牧師在念誓詞時他已經恍神了,他看著新娘的背影回憶過去種種。

--高中時穿著雪白制服搭配深藍格子裙的她面露嬌羞,鼓起勇氣跟他說我喜歡你。

--剛入社會時他們興奮的收購一堆酒類,喝得茫然,她頂著粉紅的雙頰,漆黑的雙眸閃著光芒,依然跟他說她喜歡他。

--輪到他時,卻什麼都來不及了。

茫然的看著新郎為新娘戴上戒指,茫然的看著他們微笑著接吻,他最後茫然的走了出去。

時值梅雨季節,天空開始下起細雨,雨不大,卻完全澆涼他的心,就連從臉上滑落的是淚是雨他都不曉得。

***

婚禮三天後,待在新居的她收到一封信,看完後她抿了下唇,最後依然前往赴約。

抵達熟悉的地方,她嘆了口氣,她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依照往年,她仍然買了他最愛的草莓蛋糕來慶祝,按下門鈴後許久都沒有回應,嘗試性的轉著門把,大門並非深鎖,而是大開。

一股臭味撲鼻而來,壓下嘔吐的感覺她著急的跑進去,來到臥室,手上提著的蛋糕盒摔在地上,還有她自己。

他神情寧靜安詳的躺在床上,褐色的玻璃瓶安靜躺在地上,瓶口處散落著藥粒,臥室開了冷氣,溫度很低,她冷得快要凍僵,但更重要的是床上的人再也感覺不到冷了。

她無法動彈的坐在門口,冷得不能再冷,全身血液宛如凍結,淚水也凝固在了眼眶無法留下。

痛到說不出話,痛到哭不出來。

為什麼,一定要用這種方式來結束?

「你這樣做,只會讓我恨你啊……」

她慢慢的走過去做到床沿,輕抵著他冰冷的額頭。

如果,她能再更積極一點,如果,他能早點查覺,他們的結局,會不會很幸福?偏偏,他選擇了最傻也最激烈的方式結束。

他們,再也不能重來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好傷心
好虐~把我的愉快心情還來(這人瘋了#別理他#踹
2016-09-09 12: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唉有嗎XDD我覺得虐的程度還行耶哈哈(扶起
2016-09-10 19: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