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年。愛未完

午夜,天空黑壓壓一片,空氣間飄著細雨,偶爾冒出幾聲轟隆隆的雷聲,男生宿舍裡,也是黑壓壓一片,四個男生圍坐在桌子前,桌子上擺放著幾根蠟燭,其中一個膽子小到不行的男生結巴的抱怨到:「怎麼會...突然停電啊!而且還打雷....」他一說完,窗外有響起一陣轟隆隆的雷聲。

一旁的三個男生悠哉地滑著手機,其中一個染了一頭褐色,長相十分俊秀俊秀的男孩,不屑的撇了這個膽小鬼一眼:「吳凱揚,你未免也太膽小了吧!幾歲了還怕打雷。」

吳凱揚不滿地瞪了他一眼:「于末熙,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看的那個,還能那麼淡定的啊!你根本就是怪物!」

于末熙聳聳肩:「我又沒怎樣,怕甚麼!更何況我看的到,還比較安全,遇到厲鬼,我還可以跑呢!」

「不如我們來講個鬼故事,反正現在氣氛很合適。」郭宇恩將手機放下,對著眼前的三個人挑挑眉。

「誒~好啊好啊!我先來我先來!」李宗俊興奮地毛遂自薦,便開始說了起來:「這也是我前幾天聽到的啦!我們宿舍附近啊!不是有一棟廢棄的大樓嗎?」

「你是說之前那棟音樂樓?」于末熙整個好奇心被李宗俊給挑了起來。

「對,就是音樂樓,我聽說之所以廢棄,是因為有一個學姊在那邊的跳樓自殺.....原因好像是跟男朋友分手之類的.....」

郭宇恩打了個哈欠:「這哪是鬼故事,無聊死了,我講一個啦...」說著,郭宇恩便開始浮誇的講起從電視上聽來的鬼故事,都快把吳凱揚給嚇死了。

于末熙無奈的看著眼前一個講得十分生動,一個嚇得不行的兩個人,無聊地打了個哈欠,望向窗外,依舊下著雨,只是那雨裡,似乎站著一個人,一個穿著他們學校制服的女孩,這麼晚了為甚麼要穿著制服站在男生宿舍外?

突然間,他忽然想到,他們的房間在三樓,而那個女孩,微微朝他笑了一下,似乎說了一句話,聽不到聲音,于末熙卻好似看的懂那個口吻想傳達的:「我們明天見。」

驀的,于末熙背脊有些發涼,這種事他是遇多了沒錯,但第一次遇到會跟他說話的「人」....

揉了揉眼睛,當他再次望向窗外時。那個女孩已經不見了,是看錯,還是其實是在做夢?算了,不想了,越想越毛,他又多點了一支蠟燭,催促著其他人:「欸,別講了。很無聊欸,我們睡覺吧!」

「你先睡,我還沒講完!」郭宇恩講的意猶未盡:「你要睡先睡啦!」說完,他轉向那個愛聽有非常膽小的吳凱揚繼續講鬼故事。

于末熙嘆了口氣,想起剛剛那個女孩,還有那段唇語,明明平常碰到這種事習以為常,怎麼現在突然有些坐立難安?

/

「末熙,你黑眼圈怎麼那麼重啊?你不是比我們早睡嗎?」郭宇恩打量著于末熙憔悴的面容,有些擔心。

「其實我昨天....」于末熙才剛要訴說昨晚他望見窗外有個女人的事情時,他就看到前方廢棄的大樓前,站著一個身穿白襯衫跟淺綠制服裙的女學生,她望著頂樓,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驀的,不知道什麼東西牽引著于末熙走上前,提醒著眼前這名女學生:「同學,這裡已經廢棄很久了,你要找什麼嗎?」

「我找你。」女學生的嘴角慢慢揚起,眼神直勾勾的望著于末熙。

于末熙望著她,想起昨夜在窗外的女人,是她!

「末熙...你在和誰說話啊?」郭宇恩莫名其妙的看著于末熙,對於于末熙的舉動感到有些發毛:「你...不會有看到那個了吧.....」

于末熙看了郭宇恩一眼,當他再次望向剛剛女孩站著的位置時,女孩不見了....他伸手握住掛在脖子上的護身符,深吸了一口氣。

看著于末熙一連串的動作,郭宇恩瞬間明白了,他趕緊拉起于末熙:「走了啦!上課要遲到了!」雖然不知道于末熙看到了什麼,但總要先離開這裡。

/

放學時間,夕陽的光線灑在熱鬧的籃球場上,于末熙一個人坐在球場的角落休息喝水,突然,一個溫柔的女聲傳進他耳裡:「嗨!你是于末熙?」

于末熙朝聲音的方向望去,是今天站在廢棄大樓外的女學生,他著實的被嚇了一跳,整個人跳起來,往後退了一步:「你是誰?你想幹嘛?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女學生悠哉的站起來,微笑走到他身邊:「你一次問那麼多個問題,我要先回答哪個啊?你也太可愛了吧同學。」

女學生離他越近,他就感覺身邊的空氣越來冰冷,突然他叫住了她:「不要再靠近了!」

女學生依言停住,收起臉上的笑容:「嚇人遊戲玩完了,該進入正題了,我是溫思嵐。」

收起笑容的溫思嵐,冰冷的面部表情,讓人感覺十分詭異,于末熙拿出護身符亮在溫思嵐面前:「為什麼找上我?」

「收起來吧!這東西對我沒用。」她不屑的看了護身符一眼,朝他挑挑眉:「因為目前在這所學校裡。能看見我的,只有你,而我有些事情,必須麻煩你幫我完成。」

「憑什麼我要幫你啊!」于末熙收起護身符,不滿的望著溫思嵐,心裡的防備稍稍放寬了一些,這個護身符是母親替他求的,聽說這個護身符可以敢走會傷害他的鬼,而如果對方的來意並不是壞的,就產生不了作用。

「不幫我也可以,只是你可能就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了哦!」說著,溫思嵐手指一動,一顆小碎石從頭而降,落在于末熙頭上。

他有些吃痛的摸了摸頭,無奈的低吼道:「這位小姐,該投胎就快去投胎,就別在這裡找我麻煩了。」

「你不幫我的忙,我是無法安心離開的。」

「你無法安心離開關我什麼事啊?」

「當然關你的事囉!」溫思嵐又動了下手指,一塊比剛剛更大塊的石頭落在他的肩上:「當心你的安危。」

「欸,你這個女人怎麼那麼不講理啊!」于末熙摀著有些疼痛的肩膀,憤怒的吼到。

「于同學,你就幫我的忙吧!這樣不只你不用擔心你的安危,我還可以幫你實現一個願望哦!」溫思嵐又重新揚起了微笑,看著眼前此刻似乎開始動搖的于末熙。

于末熙輕輕嘆了口氣,為了自己的安危,他只好答應,不然誰曉得這女鬼會怎麼對付他:「好,我幫你,但等到我做完答應你的事,你就不要來煩我。」

「一言為定。」

于末熙現在的心情比剛剛放鬆許多,他回到剛剛坐著的地方坐下:「你是從廢棄大樓跳下來的那個女同學?」

溫思嵐不屑的笑了一下:「在你們眼裡,我是自殺啊?」

「不然呢?」

「如果,我說我是被人推下來的,你相信嗎?」溫思嵐在他對面坐了下來,撐著下巴看著他。

「所以你是想找到那個把你推下來的人?」

「沒錯!」她開心的點點頭:「看來你還挺聰明的嘛!」

「如果要找人的話,可以去教務處查學生資料,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于末熙認真的詢問著,他現在只想快點甩開這個女鬼,即便她不會對他怎樣,但這種陰氣那麼重的東西跟在身邊,總是會有危險的。

「她叫江㤈,是第36屆的。」

于末熙微微皺眉,他現在是第43屆,那這不就是8年前的事?

「所以你現在25歲?」他瞪大眼睛望著眼前年輕的溫思嵐,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已經25歲的女孩子啊!

「如果我還活著的話,是25歲沒錯。」她輕輕嘆了口氣,轉頭望向籃球場上奔跑揮汗的學生們。

于末熙好像在她轉過頭的那一瞬間,看到她眼底透露一抹哀傷,他忍不住問出口:「你為什麼會被推下來?」

她將目光移回于末熙身上,想起那些事情,她的心仍舊隱隱發疼:「這就不說了,總之,你快點幫我把人找出來!」說完,她朝他微笑一下,便離開了。

在一旁觀看很久的郭宇恩走過來,不解的看著于末熙:「你在跟誰說話?」

于末熙聳聳肩,淡淡的說:「我看的到你看不到的人。」

郭宇恩咽了咽口水:「你別嚇我...」

「我沒嚇你,她要我幫她找個人。」于末熙站起身:「你有辦法幫我弄到第36屆所有學生的名單嗎?」要找7年前的人,那去教務處得翻多久啊!而且他沒有正當理由,教務處不會讓他找資料。

「我是可以駭進學校的電腦啦....不過你要幹嘛?」

于末熙伸手搭住郭宇恩的肩:「別問,你會怕。」頓了一下:「我今晚就要,不然那個女鬼會一直跟著我。」

聞言,郭宇恩慌張的看了看四周:「你的意思是她現在在這裡啊.....」

「沒有,她剛走。」

驀的,郭宇恩突然有些腿軟,為什麼于末熙要有這樣的能力啊!他是喜歡聽鬼故事喜歡看鬼片沒錯啦,可是感覺有鬼跟在身邊就覺得好恐怖啊!

/

男生宿舍的頂樓上,溫思嵐靜靜的站著,眼睛輕輕閉起,那些痛苦的回憶湧上,使她有些喘不過氣。

七年前...

安靜的音樂教室裡,溫思嵐開心的佈置著教室的環境,今天是葉安的生日,她想給他一個驚喜。

突然門外傳來腳步聲,她輕手輕腳的走到門邊,卻聽到葉安和江㤈的聲音。

「小安,你不是說你生日前會跟她分手,為什麼還不說?」江㤈嗲聲嗲氣的向葉安撒嬌,那樣的語氣讓溫思嵐聽了極度不舒服。

「再給我一點時間,在過幾天我一定跟她說。」葉安溫柔的安撫著她,那一刻,溫思嵐的心是痛的,很痛。

「你是不是還喜歡她?」江㤈不滿的撇撇嘴,她已經等很久了。

「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只是溫思嵐的爸爸是校董,得罪到她就不好了。」

溫思嵐愣愣地站在門前,雙手抓著襯衫下擺,越抓越緊,憤怒與哀傷的情緒湧上,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伸手轉動門把,拉開教室的門,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兩人:「很可惜,你已經得罪了。」

兩人愣愣的望著她,葉安有些心虛的掙脫江㤈的手,想伸手去拉溫思嵐的手,溫思嵐卻往後退了一步:「以後,不要在讓我看到你。」說完,便邁開腳步,跑開了。

/

音樂大樓頂樓,溫暖的陽光輕輕的灑在大地上,江㤈和溫思嵐面對面站著,江㤈憤怒的望著眼前的溫思嵐:「為什麼要跟我搶畢業典禮鋼琴演奏的資格?」

溫思嵐不屑的揚起嘴角:「我沒跟你搶,鋼琴演奏的資格是徵選決定的,你沒辦法得到這個資格,就表示你不夠格。」

「你...你根本就是故意跟我做對的吧!因為葉安被我搶走了。」江㤈譏諷的嘲笑著她:「葉安根本就沒有喜歡過你,他會跟你在一起,就只是因為你是校蕫的女兒而已,你都不覺得自己很可憐嗎?」

「哦,是嗎?那你跟他在一起了嗎?」溫思嵐不怒反笑:「據我所知,他跟我分手後,並沒有跟你在一起吧!你確定他真的喜歡你嗎?」

「他當然喜歡我!」雖然心虛,但江㤈還是大聲的反駁著溫思嵐的疑問。

「那他為什麼還不和你在一起?」

「因為.....」江㤈說不出原因來,那時候她跟葉安提要在一起時,葉安只是淡淡的跟她說,他想認真讀書。

「看吧!你也說不出原因來。葉安那個男人,就是個花心大蘿蔔嘛!喜歡上他,你真可憐。」

「你給我閉嘴...」說著,江㤈用力的將溫思嵐往後一推,江㤈的力氣過大,溫思嵐來不及反應,整個人重心不穩,往後退了好幾步,想站穩,後腳卻什麼都踩不到....

/

回憶至此,她輕輕睜開眼,眼眶已被淚水浸濕,抹去淚水,她伸了個懶腰,移動到于末熙的房間,站在房門口,她看到于末熙和另一個男生,兩個人正盯著電腦,非常認真的盯著。

她來到于末熙身邊,看著電腦屏幕上顯示著的學生資料,她微微揚起嘴角:「欸,找這個你要找到什麼時候啊?」

聞言,于末熙轉頭望向身旁的溫思嵐,又下了一大跳,他手捂著心臟:「你出現的時候可以出個聲嗎?」

「我剛不是出聲了嗎?」溫思嵐憋笑著看著于末熙,其實他還蠻可愛的。

「末熙....你在跟誰說話啊?」郭宇恩微微發抖著,望向于末熙朝著空氣說話,背脊有些發涼。

「女鬼。」他淡淡的撇了郭宇恩一眼,又看了眼溫思嵐:「他是郭宇恩,我的室友。」

「幫我跟他說你好。」

「宇恩,她跟你說你好。」

「呃…」郭宇恩有些無奈,跟一個看不到的女人打招呼,這感覺還真是奇妙:「你要的資料都在這裡了,我去洗澡。」說完,便快速的那取自己的盥洗用品,直奔淋浴間。

「我來吧!我找比較快。」

聞言,于末熙乖乖站起身,將座位讓給溫思嵐,溫思嵐坐下後,便抓起滑鼠,開始閱覽屏幕上的學生資料。

于末熙則靠著牆,看著溫思嵐認真的模樣,他竟然有些心動,仔細打量著溫思嵐的面容,瘦小的瓜子臉,晶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咖啡色的長髮長到腰間,柔順的披在背上,這樣的溫思嵐,看起來根本不像是25歲的女人啊!

「你幹嘛一直看著我?」

「你看起來真的沒有25歲。」于末熙沒有別開眼,反而更仔細的看著溫思嵐,他的眼神落在她稍微紅腫的眼睛:「你剛剛哭過?」

「當然沒有25歲,因為我18歲就死了。」她的眼神暗了下來,並沒有回答于末熙後者的問題。

「那你要跟我說,你是怎麼死的了嗎?」

「就是有個神經病嫉妒我,把我從音樂大樓的頂樓推下去了啊!」溫思嵐敷衍的回答著,眼睛依舊盯著電腦屏幕看,在看到某張照片後,她停了下來,開心的大叫:「有了!」

于末熙靠了過來,看著電腦屏幕上顯示著的女孩:「她不像會害人的人。」

「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說著,溫思嵐一轉頭,于末熙的臉離她只有十公分的距離,那張臉在她面前,清晰的不能在清晰。

兩人傻楞楞的凝望著對方,不知道過了多久,溫思嵐才回過神來,別開臉,目光回到電腦屏幕上,本來白皙的臉頰有些發紅,而于末熙趕緊站回剛剛的位置,心臟卻激烈的跳動著。

溫思嵐忽略剛剛那股奇異的感覺,點開江㤈的學生資料,記起了江㤈家的地址。

「幫你找到人了,你不會在煩我了吧?」于末熙淡淡的說著,眼神卻不敢落在溫思嵐身上。

「還沒,你還沒幫我找到人。」溫思嵐亮了亮手裡的紙張,那是剛剛她抄下的,江㤈的地址。

「什麼鬼啊!當初不是說找到人就行了?」

「是找到人了沒錯,但我還沒見到人呢!」

「你這女人怎麼說話不算話啊!」

「你咬我啊!」她仰起臉,挑衅的看著于末熙。

于末熙哀怨的看著她,天啊,為什麼他要有這種看的到鬼的能力啊!

/

上課時間,數學老師在臺上講解著枯燥乏味的數學公式,于末熙煩躁的望著坐在自己身旁,趴著睡覺的溫思嵐,這女人到底要纏著他纏到什麼時候啊!

“就是有個神經病嫉妒我,把我從音樂大樓的頂樓推下去啊!”驀的,于末熙突然想到這句話,嫉妒?怎麼樣的嫉妒可以害死一個人?

「于末熙,你在發什麼呆?上來算這題。」數學老師的聲音,把他的思緒用力截斷,他傻楞楞的回過神來,走上講台,看著黑板上的數字和符號,微微皺眉,他剛剛都沒仔細聽,怎麼可能會啊!

就在他掙扎了一下,準備告訴數學老師,他不會了的時候,溫思嵐不知道哪時走到他身旁,看著他嘆了一口氣後,從他的背後進入他的身體,他的意識還在,但手卻不自主的拿起粉筆,開始在黑板上寫下複雜的解題過程。

數學老師瞪大眼睛看著算出來的答案是正確的,有些意外的看著于末熙:「會算也不能上課發呆,下次認真一點。」

于末熙只是點點頭,回到座位後,溫思嵐才離開他的身體,嘲笑似的看著他:「這麼簡單的習題都不會,你也太笨了吧!」

「那是因為我剛剛沒認真聽。」

「那你為什麼不認真聽?」

「還不都是因為你。」

「因為我?」溫思嵐挑挑眉:「關我什麼事?」

「沒事啦!」他才不會說因為他剛剛在想她的事情,所以恍神了。

「你不會喜歡上我了吧?」

「才沒有!」他有些激動的反駁到,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些心虛。

溫思嵐對於他的激動反駁,嚇了一跳:「沒有就沒有,你那麼激動幹嘛?」

「我....」

/

「誒,你真的有在認真幫我找嗎?」溫思嵐坐在男生宿舍裡,看著正躺在床鋪上看漫畫的于末熙:「兩個禮拜都過去了。」

于末熙煩躁的放下手裡的漫畫:「打她家人的電話是空號,我也沒辦法啊!」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溫思嵐無力地靠著椅背,嘴裡喃喃道:「我的時間真的快不夠了...」

「什麼時間不夠?」

「我只有三十五天的時間,現在剩五天,如果這五天我們還是沒找到江㤈,我的心願未了,我就沒辦法轉世...」

「這麼重要的事情,為甚麼你不早點說?」不由得的于末熙忽然有些生氣的從床上爬起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生氣。

感受到他的怒氣,溫思嵐望著他很久很久,突然好像明白了甚麼,也明白自己心裡從見到于末熙那刻起的異樣是甚麼,起初只是覺得于末熙看的到她,她可以好好利用,還有另一面是她心中長久以來的寂寞,遇到了于末熙好像就像冰凍已久的河川遇見了陽光,慢慢融化,因為于末熙,她不用在自己找江㤈,她可以和于末熙鬥嘴,說好多好多話,因為于末熙,她不在孤單。

只是這份溫暖,隨著時間,她還是必須放手,儘管她已經意識到,自己心理產生的異樣是甚麼了。

「你發什麼呆?為甚麼不回答?」于末熙看著恍神的溫思嵐,伸手在她面前彈了個響指。

她站起身來,收回眼神,不再去看于末熙:「早說晚說結果不都一樣嗎?這裡好悶,我要出去走走,你別跟。」說完,就自顧自的走出男生宿舍。

溫思嵐走後不久,郭宇恩剛買完午餐回到宿舍,看著站在床邊發楞的于末熙,關心的問道:「末熙,你怎麼了?」

于末熙有些無力的坐回床上,將剛剛和溫思嵐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郭宇恩。郭宇恩只是淡淡地拿起一旁的電腦,在鍵盤上敲打著。于末熙哀怨的看著眼前玩著電腦的郭宇恩:「誒,你不幫忙想個辦法嗎?」

「我在想辦法啊!」郭宇恩將江㤈的學生資料調出來:「她家人的電話都撥過了嗎?」

「對啊,一支空號,一支打不通。」

郭宇恩思考了下:「我應該有辦法,不過需要一點時間。」

「只剩五天了。」

/

炎熱的下午,校園裡的學生們都在打掃著校園,而于末熙正拿著掃具在水泥地上揮來揮去,這幾天都沒看到溫思嵐,到底是跑到哪去了啊!

「你到底有沒有要認真掃地啊?」

溫思嵐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于末熙快速的轉向聲音的來源,溫思嵐坐在階梯上,手裡拿著蘆葦草晃來晃去。

于末熙走上前:「你這幾天都跑去哪裡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會.......」擔心你。

「你會怎樣?」

「不怎樣啦!」

「誒,于末熙。」

「幹嘛?」

「想不想聽我彈鋼琴?」

不管于末熙回答了甚麼,此時此刻他已經丟下掃具,坐在音樂教裡了,聽著輕柔的旋律,看著溫思嵐的側臉,他的腦海閃過好多這段時間和溫思嵐相處的畫面,有鬥嘴,有爭吵,有開心,有憤怒,如果有一天這些日子都不再有了,他會難過吧!明明一開始就急著想擺脫溫思嵐,可是時間越久就越捨不得,他這是喜歡上她了嗎?

這時于末熙的手機響了起來,擾亂了溫思嵐的彈奏,也打亂了于末熙的思緒,他接起電話,聽著電話裡一句又一句的語言,他喜出望外的望向溫思嵐:「找到江㤈了!」

溫思嵐快速起身走到他身旁:「在哪?」

下一秒,于末熙的臉色暗了下來,掛斷電話後,他才慢慢的說:「在市區醫院,精神科...」

溫思嵐微微蹙眉。

/

病房門前,溫思嵐伸手想碰觸門把,卻被于末熙給拉住了:「真的不用我陪你進去?」

溫思嵐微微一笑,朝他搖搖頭:「不用,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放心。」說著,她掙脫于末熙的手,轉開門把,輕輕推開病房的門,病房裡的燈光有些昏暗,江㤈安靜的坐在床上,透過百葉窗的縫隙看著窗外。

溫思嵐走近她,要不是因為資料顯示的沒錯,不然她真的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人是江㤈,現在的她,跟過去的她真的差太多太多了,那個自以為是,有這公主脾氣的江㤈,現在竟然落魄成這樣。

驀的,溫思嵐這幾年對她的恨,對她的埋怨,瞬間煙消雲散,江㤈都已經變成這樣了,她還想對她怎樣呢?就算真的報仇了,然後呢?她還是不可能活過來,她還是不可能跟于末熙在一起。

低頭看像手上越來越明顯的紅色記號,這是從剛剛出音樂教室時冒出來的,雖然不太確定,但這應該是在提醒她,她的時間到了,而她已經做完她想做的了,該離開陽間了。

轉身,她走出病房,于末熙看著她:「你好了?」

「嗯,剛剛突然覺得,其實這一切,好像也沒有那麼重要了吧。」

「剛剛我問過醫生了,醫生說,她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前幾年不小心害了一個人,陰影太大,才會變成這樣。指的應該是你。」

溫思嵐無奈的輕笑,搖了搖頭,邁開步伐朝醫院門口移動。

于末熙跟上她的腳步:「我們現在去哪?」

「到處走走吧。」她說著,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你還記得那時候我答應會幫你完成一個願望嗎?」

「記得。」

「那你的願望是甚麼?」

「我希望...你可以待在我身邊。」

此時,他們已經走到了醫院門口,溫思嵐的身體在陽光下漸漸變的透明,她揚起嘴角,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對不起,這個願望我沒辦法幫你實現哦...不過如果下輩子我們還能再相遇,我一定會一直待在你身邊。」

「溫思嵐....」

「對不起,我的時間真的到了,我們,說再見吧!」

突然,于末熙拉過溫思嵐,在她得唇上印下一吻後,輕聲的在她耳邊說道:「溫思嵐,我喜歡你。」

溫思嵐笑了出來',淚水還是不停滑落,最後她的身影,和她的淚水,消失在陽光下。

于末熙傻楞楞的看著眼前的空曠,淚水終於忍不滑落,心裡空了好大一塊。

/

午後的咖啡館裡,輕柔的小提琴聲迴盪在安靜的空間裡,女孩落坐在角落的位置上,在筆電的鍵盤上敲敲打打,這時一個高大的男孩從她身旁經過,擺動的手不小心碰觸到女孩放在桌邊的筆記本,筆記本從桌上掉了下來,男孩趕緊撿起,不好意思的說:「小姐,抱歉。」

女孩笑笑,抬起頭來,在看到男孩的面容時,突然停頓了,男孩也是,他們就這樣對望著,

如果下輩子我們還能再相遇,我一定會一直待在你身邊。

/全文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