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長夜

楊喚說,夏夜是充滿生氣,夏夜是可愛的

但今晚的夏夜卻是空洞的出奇

很冷,很冷,最冷的那種

慘澹的路燈斜映著籃球場中央女孩和男孩的臉龐

女孩穿著褪色的酒紅色帽T,戴起帽子,讓柔順的巧克力牛奶色長髮披在肩上

而男孩捧著女孩的外套,安靜的坐在女孩旁,端詳著她被慘澹日光燈映著的精緻的五官和空洞的眼神

女孩空洞的眼神若有似無的望著對面馬路上透天的二樓,那被影子完美遮蔽的死角

沒有慘澹的路燈,沒有溫暖的燈火,沒有顏色,什麼都沒有,

全黑的

那裡沒有溫度,連路燈的光都找不到縫隙填滿任何一個角落

夜裡,翻來覆去,她睡不著,因為很黑很黑很黑

她以為久了就會習慣黑暗,但,她錯了

黑暗只是夜以繼日的吞噬掉她的勇敢

好幾次,她總是在夜裡被嚇出一身冷汗

然後就會望著那個找不到光線的窗戶

她總是期盼著有一天奇蹟會出現,她會在夜裡找到光線,尤其是充滿生氣的夏夜

她期盼她絕望她期盼她絕望她期盼她絕望…

很累,真的很累

猛然的,女孩的思緒被拉出來了

拉到了外面,拉到了有著光線的籃球場

她看著他,就像他看著她一樣

她看著他眼中的自己,多麼的玻璃

「你看那裡,」女孩將手指著二樓,「你有去過地獄嗎?」

「…應該,有吧?」

女孩似乎沒有理會他的回答自顧自的呢喃著:「地獄,很冷,很冷,沒有光,你什麼都看不到,是地獄,是地獄喔…」

然後她又看著男孩,「那裡是地獄喔,你知道嗎?」然後她笑了,笑靨如花,多麼的純真,多麼的悲哀,笑的多麼像小丑

多麼燦爛猙獰猥瑣的笑

於是,他拾起眸子,看著她

「不要哭。」他說

女孩猙獰猥瑣的笑停留在嘴角,而燦爛卻掛在嘴角,垮了

「蛤?」唯一能聽到的字蹦出女孩垮掉的嘴角,然而,她看著男孩真摯不已的眼神

嘴角卻不聽使喚的抽動,那顆被黑暗寄生空洞的心不停的顫抖,空洞的眼神被淚水填滿

她哭了

零碎的細雨悄悄打破夏夜的安寧

每一粒淚珠,很細小卻也沉重的可以擊碎地板

每一顆淚滴,都猛烈的撞擊著空洞的心

「大聲點。」男孩悶悶的說著

忍,她還在忍

一直都習慣忍著,其實也,沒什麼好哭的

習慣了悲哀,也就成了習慣

她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自己哭的多麼慘烈,多麼聲嘶力竭

然後她又被拖進黑暗裡了,因為她太吵

幾次之後,她學會了閉嘴

閉嘴,不會讓自己更好過一點,但至少不會變的更慘

但只要被發現離開了,就還是會被拖進那無止盡的黑暗

常常被拖進去的時候,她都覺得走廊的黑暗似乎沒有盡頭,無止盡的延伸

她知道拖著她的那雙手上佈滿著咬痕

對,她咬的,即使她恨透了這雙手

即使她知道咬過之後自己只會被蹂躪的更慘

但她還是咬,咬死他,她想

哭啊,哭的聲嘶力竭

歇斯底里的哭著

男孩像是理所當然的看著她,似乎沒被女孩的反應嚇到,

他陪著她,很安靜,很安靜

路燈還是慘澹的映著籃球場中央的兩人

映著女孩被酒紅色帽子捧著的臉

映著男孩若無其事的看著女孩的臉

映著這看似空洞卻也用淚水填滿的夏夜

-

那我呢?我是誰

我是路燈。

我慘澹的看著兩人

映著兩人

我舉起我的身子照亮他們空洞的夜晚

卻也填補不了我空洞的心

夜深了,黎明快來了

他們散了,女孩不哭了,男孩也走了

徒留我獨自在黑暗中撐起一片天

燈熄了,鎢絲燒壞了,燈罩碎了

滿地的碎玻璃,誰撿?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