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没有爱情的友情

一见钟情,往往出自一个很简单的起因。

倾心的外表,磁性的嗓音,相同的想法,或一个让人崇拜的理由。

他不算帅,但是有很多女生喜欢他,也许是他笑起来的样子比较“二”。

他声音也不算好听,但是很温暖,也许是他说话的态度比较诚恳。

他的想法有点天马行空,一般人跟不上他的步伐,也许只有我能懂他的疯狂。

至于崇拜的理由,有太多太多,   也可能一个也没有,总之我说不清楚。

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喜欢他,发自内心的喜欢他,喜欢到危险的程度。

我们从幼儿园就认识,他什么事都会跟我说,而我什么事都愿意听,似乎成了一种习惯。

我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也知道他生气的时候爱死撑,开心的时候又爱装无所谓。

他从来不曾问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可能是他开不了口,也可能是他根本不关心。

随着年龄一发不可收拾的增长,我们讨论的话题越来越多,范围也在无限扩大。

他始终乐于分享他每一阶段的感悟,而我还是默默听他的叙述,附和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有一天,他说他喜欢上一个女生,我这才发现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那天过后,我找各种理由躲避他,甚至搬出“痛经”二字作借口。

回想起他一脸错愕的表情,我现在都觉得好好笑。

我不想见他,不代表我不喜欢他,而是我不想听到有关“她”的一切。

因为听到了,会难过哎;而难过了,又不能发泄。。。

当你想要大哭一场,却又害怕被人知道,这种压抑的心情可真够呛的!

可是,不断积蓄的眼泪难免会有崩塌的一天,我明白这场灾难逃不掉,也躲不掉。

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歇斯底里的哭,哭到筋疲力尽的趴在树下睡着。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麻擦黑了,突然觉得自己荒谬到可笑。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边笑,不是笑中带泪,而是嗤笑刚才的疯癫。

又不是神经错乱,何必搞得跟神经病一样的神经质?!

到了家,我才知道事情闹大了,家人急得差点要报案了。

人群中,我仿佛看到他的身影,揉揉眼睛,不是YY产生的幻想,真的是活生生的他。

还来不及兴奋的吆喝,就看到他身后的“她”,天杀的。。。

我胡乱搪塞了个理由,扔下所有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锁上,也顺便把自己锁上。

第二天开始,我就不跟他做朋友了,对,我是小心眼,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

他问我不理他的原因,我懒得回答,懒得看他一眼,懒得做出任何友善的反应。

十几年的友情说断就断,我挺佩服自己的绝情,也挺佩服他的弱智。

高中毕业后,我选择出国念书,他给我写EMIAL,一个星期一封,多的时候一天一封。

我没有回过信,因为还是很讨厌他,就算放假期间回来,也不会告诉他。

再次见到他,是在7-11便利店。

看见他在结帐,我迅速推门闪人,他东西也不拿,就冲出来打招呼。

他尴尬的说了声“嗨”,假的让我想直接回一个“呸”字,我忍住了,我还没那么粗鲁。

他简单的问了我一些近况,我没有回答就转身离开了。

我不是故意要气他,只是。。。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见到他,我的气量就会变得如此狭小,小到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我们没有交往过,也没有暧昧过,可我恨他的程度与背叛划等号。

我恨他,就是恨他,恨他不喜欢我喜欢别人,即使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这毫无理由的愤恨,我以为我忘记了,释怀了,可我没有。

这幼稚到白痴的举动,我以为不会浮现,不会再重复,可我错了。

他追上来拉住我,我挣扎掉,拉扯了几次,他竟然蛮不讲理的把我抗起来。

天啊,他就这么把我抗在肩上,任由我乱叫乱踢,也不肯放我下来。

为了避免自己的丑态被发布到微博,我妥协了,答应他的交涉条件。

我们在便利店附近的长椅坐下,他说去买点喝的,并警告我逃走的严重后果。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觉得他变了,变得比以前霸道了,身材也比以前。。。我想歪了。

他来的时候,拿了很多零食,受不了,还当我是长不大的小孩子嘛~

他说我很不负责任,说我把他的生活弄乱了,说我自私,说我奇怪。。。

照他的形容,我好象是个抛夫弃子,逃到国外过安逸生活的坏女人,莫名其妙~

他说了一大堆我的不好,最后才问我,为什么要逃避他?

他说他一直想不通我的反常,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不留任何理由就玩消失。

我笑了,因为我想到马上要公布的答案,我不想再避讳了。

他见我笑了,紧张的神经也发松了不少,问我为什么要笑。

我坦白告诉他,因为我喜欢他,受不了他喜欢别人,所以就。。。就这么一走了之。

我以为他会笑,没想到他把我彻头彻尾的大骂一顿,骂我变态,骂我无聊,骂了好多形容词。

骂到最后,他笑了,而我却哭了。。。

他轻轻的搂住我的肩,什么也没说,那种感觉让我回想起我们小时候的无忧无虑。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枝,凌乱的落在我和他的身上,这样的画面,让我不想离开。

故事说到这差不多就结束了,有人会问,我和他最后有没有走到一起?

当然是。。。没有,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是个很理智的人,完全区分朋友很恋人的标准。

他说他很难想象跟我上床的情景。。。切~有这么难吗?我觉得一点也不难啊~

他很肤浅,没眼光,所以不能接受像我这样特别的人啦,大笑三声:哈哈哈!

不过,我也没从前那么小心眼了,套用一句时髦话:有一种爱叫放手。

我真心祝福他每一任女友,祝福她们早来早走,不要停留!

我恶毒?那就恶毒吧!除非我找到下一个“一见钟情”,否则我就诅咒他结不了婚。

既然是最好的朋友,同患难才是最最重要的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