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雨伞咖啡店

去年在街角无意发现一家咖啡店,一家很小很不起眼的咖啡店。

如果当时不是为了避雨,我怀疑进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家店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杯垫上有一把小雨伞,红色的小雨伞。

啊!我想来了,这家店的名字好像就叫“雨伞咖啡店”,一个普通到有点傻的名字。

今天特意去那家店,不是因为想要怀旧,也不是因为我基因突变,而是为了还伞。

记得那天,雨势没有消停的迹象,店要打烊了,而我是咖啡店最后一位客人。

临走的时候,老板娘递给我一把红色的雨伞,我不记得她说了什么,只记得她的笑容很温暖。

回家后,伞被我扔在角落里发霉,有时惦记着要把伞还回去,有时又压根忘了没这事。

我就是这么一个拖拖拉拉的人,一拖就是一年或更久。

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吃完早饭,我就开始收拾大半个月没整理的屋子。

我是在沙发后发现这把伞,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从角落走到沙发那,难道雨伞也有脚?

难怪很久没看见它,难怪很久没想到还伞的事,难怪。。。

一番不痛不痒的感慨后,我决定要物归原主,顺便在咖啡店解决自己的午饭问题。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年后又出现在这家店门口的原因。

走进咖啡店,一切还是老样子,似乎没有翻新过的痕迹。

左边的留言墙还在,只是乱七八糟的留言更多了些,俗气的,文艺的,幼稚的,够乱的~

右边的照片墙也还保留着,我记得一年前,这面墙都是老板娘的立拍得照片,有她过生日的,有她旅游的,有她参与咖啡店搞活动的,很多很多。。。

而现在全是客人的照片,有甜蜜的恋人,有可爱的草莓族,甚至还有古怪的阿伯~

我当时站在这杵了很久很久,我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才看那么久,虽然她是很漂亮。。。

环顾一遍后,我选择坐在去年同样的靠窗位,点了份菜单上的招牌午餐。

我喜欢坐在曾经坐过的位置,那份熟悉的感觉会让我很自在。

服务生说老板娘外出,要三点才回来,并表示可以替我转达谢意。

既然来都来了,我还是想当面谢谢她的好意,反正下午也没有安排。

去年坐在这是为了等雨停,而今天,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是为了等老板娘回来。

看来,我和这家店还有点缘分。

老天为了考验我的真诚,让我等了将近两个多小时,才等到她回来。

然而,最残酷的考验不是时间,而是结果——她不是去年那个“她”。

眼前的她,比“她”个子矮一点,眼睛小一点,鼻子踏一点,皮肤也没“她”那么白皙。

可能这样的评价对她太苛刻了,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外貌平凡,性格懒散,所以谈一个吹一个,谁会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只会工作、没心没肺的机器,还是台廉价机器。

知道我的来意后,她有点惊讶,当我询问“她”的近况,如果我没看错,她的眼眶红润了。

她请我到2楼的晒台去喝咖啡,然后让服务生不要安排客人上楼。

在这样晴朗的好天气,坐在布满盆栽的晒台,再来上一杯咖啡,真是种奢侈的享受!

她叫小米,年初刚接手这家咖啡店,之前的老板娘是她的学姐——苏娜,已经过世了。

虽然我和苏娜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内心那份遗憾清晰的显露在脸上。

我有点痛恨自己的懒散,痛恨自己老是以工作为借口把生活搞得一团糟。

小米问我是否愿意听听她和苏娜的故事,我点点头,她喝了口咖啡,慢慢说起她们的往事。

时光倒叙到她们的高中的年代。

那时的小米暗恋自己的学长——石灏,崇拜到五体投地,喜欢到无法自拔。

石灏是篮球部的主力队员,不管是正式比赛还是练习赛,小米生病也要为学长加油助威。

她对石灏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送水递毛巾,亲手做蛋糕饼干,生日还送他昂贵的球鞋。

石灏不接受她的表白,却接受她的好意。

他认为小米很好骗,单纯到甚至用打工挣来的辛苦钱为自己买任何想要的东西。

小米把他的玩弄当成对自己的考验,只要她通过层层考验,她就会赢得石灏的心。

陷入爱情的女人智商是负数,当全校都知道石灏在追校花苏娜,惟独小米一个人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她还是当不知道,因为她完全不相信,认为这是荒谬的谣言!

一天放学,天空忽然乌云密布,瞬间下起倾盆大雨。

小米知道石灏没有带伞的习惯,赶紧把伞送到他的班级给他,然后跟同学挤一把伞回家。

雨下得很大,小米跟同学在学校对面的麦当劳坐一会,等雨小一些再走。

当她嚼着奶昔的吸管,憧憬着她的美好将来,远处的一幕让她崩溃了。

石灏正撑着她的伞,护送苏娜走出校门,那份甜蜜简直是小米梦境里的他和自己。

红色的伞几乎全遮挡在苏娜头上,石灏半个人都在淋雨,但他依然保持着灿烂的微笑。

小米觉得天要塌下来,她不顾同学的劝阻,浑身湿透的跑到他们面前。

她没有说一句话,就是呆呆的看着他们,仿佛在确认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石灏也没有说话,他一副很尴尬的样子,刚才的笑容也全扫光了。

苏娜接过石灏手里的伞,把伞柄交到小米的手里,她说:

不要再为不值得的人淋雨了,即使你喜欢淋雨,也不要把手里唯一的伞让给一个不爱的人。

小米哭了,她扔下伞,没了命似的奔跑起来,消失在雨中。

回到家,小米大病一场,她以为石灏会关心她,结果一条慰问短信都没有。

小米对他失望透了,决定彻底忘记这个混蛋!

再回学校,小米受到很多人的嘲笑,她继续玩“自欺欺人”的游戏麻痹自己。

直到苏娜来班级找她,她才不得不卸掉面具,坦白自己的脆弱。

苏娜告诉小米,她早就听闻小米的动人事迹,那天也正巧看到小米送伞给石灏。

她被小米感动了,所以她不会答应石灏的交往要求。

她希望小米振作起来,因为还有值得爱的人在未来等她。

小米失声哭泣,那天也是她人生最后一次为不爱自己的人伤心。

之后,她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小米也终于明白苏娜柔弱的原因,她有先天性心脏病。

进了大学,苏娜身体是每况愈下,中途退学在家疗养,于是就有了这家咖啡店。

小米放学会来,下班会来,谈恋爱会来,失恋也会来,每年每月每周都坚持报到。

今年年初,苏娜病情急速恶转,送入医院治疗,小米辞去工作,往返医院与咖啡店之间。

红颜薄命,苏娜还是走了,留下她无助的父母,以及她最好的朋友——小米。

故事说完了,小米的喉咙已经沙哑,她转身回屋里,拿了一张照片出来。

照片上是她和苏娜坐在咖啡店,撑着一把红色的伞,两人笑得很开心。

小米说照片里的伞就是高中时的那把伞,苏娜怕她见到伤心,当初拣起来就一直没还给她。

某一天,苏娜变出这把伞,还吵着要求拍照纪念,才有了这张奇怪的照片。

小米执意把伞就留在咖啡店,因为不舍得遗弃,也不愿意带回家。

去年圣诞节,苏娜跟她打赌,说要把雨伞送给一个客人,让客人把它重新交回小米手上。

苏娜始终相信缘分的魔力,小米说自己原先是不相信,现在是不得不相信。

话音刚落,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就是她们打赌的对象,幸好我没把伞弄丢,否则对不起她们了。

回想苏娜的打赌,我和小米都觉得有点伤感,这似乎是她暗示自己时日不多的信号。

我们停止了谈话,安安静静的享受这份寂静,一起怀念咖啡店原来的女主人。

太阳没有下山,阳光依然和煦温暖,这让我联想起她当时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温暖。。。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