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1949-上海的你(BL)

      待接我回老家的女兒和老伴睡去後,伴著那點點月光和鹹鹹的海風,我站在小港看向無邊際的海岸。這裡,還不夠當時的近,完全看不著對面岸上的影子。

      果然與本島的都市不同,這裡的夜空未受太多污染,少了那些吵雜的人車,點點繁星掛在那兒對地上笑著,而月色更是柔和的流進我這未眠人的心中,撩起了波波漣漪。

     

      年少輕狂,這誰都有。大概也剩不了幾個日子活,老伴從烏黑秀髮到滿頭白絲,而我也從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夥子,到如今已經快踏入了棺材,女兒各個長大嫁到好夫家與他們成家立業,甚至臉上也有了歲月的痕跡,現在,我應該可以想起你了吧。

      1944年8月,和老爹決裂的我就從他櫃裡偷了幾張票子就出了門,那年我16歲,沒臉兒回去抱著老爹褲腳,那多丟人哪!不用幾天,就見底了,飢腸轆轆的我聽聞街上派報的小鬼頭說抗日缺了多少兵,正在徵招青年投效國家,看看手指還有剛吃完包子的麵皮沾在手上,我拎著包就這樣打下了決定。

      這一挨,就是幾年過去。加入國民黨軍的我,跟著隊伍徹呀徹、守阿守的來了上海。攪入戰亂的人民個個骨瘦如柴,邁入1949年我記得很清楚,那一日是11月28號。

      班長夜裡一個哨,所有人都出帳,他與另一個班長丟了兩大袋新衣服和油亮亮的新軍鞋兒還有腰帶,按著名叫人去領。

「所有人都拿到了嗎?回答!」一如往常宏亮不嘶啞的男聲,班長大聲問道。

「報告班長!我沒有!」

「沒有?所有人都拿了你沒有?!你水腦啊?剛剛叫人沒再聽嗎?所有人入帳,你,留下來!伏地挺身,開始!」

      他狠狠地訓斥道,毫不留情的數著數,快速趴下後撐起身子,在我意識渙散眼前幾乎一片黑,只剩身體動作的時候,我感覺到側額有個柔軟貼上,便昏了過去。

      當我從滿是黃沙的營區泥地驚醒,已是警報傳來之時,我快速的著衣,看著身上破爛的衣物和各個同袍的新衣,他們那筆挺的樣子好不帥氣阿!士氣大增!咬了咬牙,打從入營開始,就與這班長不對盤,下了戰場要你好看的!

      天微亮,開著軍車,婦老少幼滿載著,不幸的是聽說前面戰敗了,身為最後一線的撤退軍,我們前往了海港,滿滿人潮擠著港口水洩不通,僅剩不多的船在海上晃著,隨時都會出發前往下一個據點台灣省。好幾個面容清秀的女學生,伸直了手,頭髮凌亂的看著弟兄,大喊著:「誰帶我走我就嫁了!」

      小兵的我,哪敢伸手呢,就看著身旁的長官和兄弟們一個個拉起了美人兒抱在懷裡笑著,此時,我看向班長,他的視線望著一名女學生,臉瘀青著,還有被炸傷的痕跡,死死追著車子不放,最後班長終於伸手,將她拉了上車。

      不用片刻,咱們就到了港邊,幾艘都已經開遠了,只剩一艘撤退的船在那,看著地板的血漬,大概是硬要上船結果打了人被斃了。

      不遠的地方傳來砲彈聲,我急忙跑到了班長旁,要他趕緊吩咐快撤,他瞥了我一眼。

「連衣服都領不起的垃圾還是夾著尾巴快滾吧。」

愣愣的傻在那,我才氣憤的舉拳往班長臉上灌下去,誰知拳頭剛觸到臉。

「狗日的!你夠了不起是不是!...啊!快放開!!」

      班長一個反折,將我的手拗了下去,膝蓋用力往我胃袋撞了下,一口酸水和早上的饅頭就這樣嘩啦啦地到了地板,他冷眼看著倒在地上的我。

      好不甘心。我狠狠的瞪著他,他揪著我的頭髮看著我,心一橫,我吐了口口水在他衣服上,閉上眼準備好被當場當叛軍處理。他卻嘆了口氣,說出了一句話。

      看著他帶著弟兄離去還有留在我身旁地板的彈孔,才發現,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他的身影。

      上了船,我捻了塊麵糰給那班長拉起的女孩吃著。

      她是我未來的老婆,卻不是我此生最愛的人。

      那一日,他說:

「這新衣裳,在走前總要體面點,菜鳥才配不上。你啊,再多活幾年吧。」

作者PS:無政治性質,請當純耽美文看待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