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祭品

今天是最後一夜,所以娘帶我出來玩。

身為獻給上天的孩子,我自幼便被迫接受訓練,學習如何讓上天滿意,如何讓上天開心。娘說,如果上天不滿意,那天下蒼生都會遭殃,所以要好好的學,蒼生才不會受到傷害。

那時我才知道,原來,打出生那一刻起――

我,便不屬於蒼生了。

……

「別跑太遠了!」娘在背後叮囑著。

今夜娘偷偷帶我到「外面」的小河去玩。雖然一般七、八歲的男孩兒,每天都能在外面的溪邊泥沼中嬉戲,但這卻是我第一次見到外面的東西。我興奮的不得了,直在小河邊跑啊,跳啊,叫啊。反正荒山野嶺的,也吵不到別人。就算真會吵到別人,那我也不管了,我也就只有今夜能自由,往後的日子都犧牲給「別人」了。他們只犧牲一晚,總不太為難吧?

娘很熟悉這個地方,她說她以前是住在外面的,那時她很喜歡這裡。娘和我不一樣,若說我是要獻給上天的,她就是上天派來指導我的。但上天卻不告訴娘要怎麼做,把她派到外面去,她只好自己學。說也奇怪,娘說她並不怨上天把她丟在外面,因為她在外面學到的,才是最真實的。我曾問她既然沒有人管,為什麼不乾脆就算了?不學了?娘說她也曾經這麼想過,但上天一發現她有這樣的想法,便馬上懲罰了她,重重的懲罰了她。從此以後,她便不再有這樣的想法。

「娘,這是什麼魚啊?」   我指著河裡的魚問。

「你沒看過這種魚吧?   這河裡灰色的魚兒,就是我們平常吃的魚呀。」

「那樹上帶刺的小果子是什麼?」我指著樹上的果子問。

「哈哈,那就是你最愛吃的栗子啊。」

「這土裡頭扭來扭去的,是什麼蟲子啊?」我指著土裡的蟲問。

「這個,叫做『地龍』。別看牠小小一隻的,我們的土地能耕耘,全靠這些小蟲子在土裡辛苦地翻,我們才能有飯吃。」

「小地龍一直翻土,不累嗎?」

「當然累啦,可牠既然身為地龍,就必須翻土。」  

外面有好多我從沒見過的東西,我一個一個的問娘,娘也就一個一個的說給我聽。我聽著聽著,總覺得這些東西,比以往學的任何東西都來的好玩,來的重要。

夜漸漸深了,娘似乎也有些累了,便坐在一棵大樹下歇息。我倒是一點也不累,夜越深玩得越起勁。這裡的東西又新奇又好玩,雖然在常人眼中,這些應是再尋常不過甚至看到厭煩的東西,但對我而言,卻彷彿是仙境裡才會有的奇珍異獸。我在這裡只覺逍遙自在,無拘無束,以往的書文、武略等緊緊綁住我的累贅,在這個仙境,似乎都隨著夜裡的清風一吹而散了。我在河邊玩著玩著,不知道玩了多久,回頭撇一眼娘,她竟然睡著了。就在這時,我腦中突然出現一個念頭   :

跑吧   !   不如就這樣跑吧   !   

念頭一起,我拔腿就跑,緣著小河畔,一直跑一直跑。

「喔!」我忍不住興奮地大叫。

我自由了!從今天開始,我自由了!什麼天罰什麼的我才不管,反正我也沒什麼怕的東西。我只知道從今往後,不會再有綁得我動彈不得的規矩,不會再有壓得我身心俱疲的責任。從今天開始,我自由了,從今天開始,我終於是我了。我就這樣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終於有些累了,就坐到河邊的一顆大岩石上。看著小河裡的魚兒,大樹上的小鳥,土裡翻的地龍。我高興的和他們說:

「喂,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新的兄弟了。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放心好了。有你們大哥在,你們以後就再也不用做這些苦差事了,跟著我,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說完,我忍不住又笑了,今天大概是我這輩子笑得最多的一次。笑完之後,我就躺在岩石上,抬頭仰望星空,好多好多的星星在夜裡一閃一閃的,就像鑲在衣上的碎玉一樣,明亮而無盡。天邊那顆碩大的月亮,則像我腰間的玉珮一樣,雪白而潔淨。月就那樣默默的,靜靜地懸在天邊,彷彿正在看著我。我就對著月大喊   :

「月娘娘你好!今天過得如何啊?我今天過的棒極了!喔對了,月娘娘,您如果有看到上天的話,麻煩幫我告訴祂。明天的儀式,我不去了!」我大聲的吼著,就像在和天地宣示我的自由。我就這樣躺著看夜空,無論看多久都不膩。只覺得心情由興奮逐漸轉成平靜、安寧,不曾有過的安寧。

躺了不知道多久,突然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

「大半夜的誰會出來啊?」我心想   。

才一瞬間,突然又想到   :   「糟了,不會是娘追過來了吧?」

我趕緊跳下石頭想躲起來,卻和走過來的人迎頭撞個正著。

「啊!」我們倆都叫了一聲,又往後退了幾步,我卻撞上背後的大岩石而停了下來,這才發現眼前的人並不是娘,而是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姑娘。小姑娘我並不是沒見過,但我卻從沒見過衣著像她這樣的,她的衣衫破破舊舊的,上頭幾乎全是補丁,像塊破布似的。雖然是棕色的,但感覺還隱約藏著別的顏色。頭上一塊灰布條簡單地把頭髮束起來,但看起來還是亂糟糟的,像剛打過架一樣。她的臉蛋很好看,就是髒了些,瘦了些。

「妳是誰!」我問她。但可能是音量大了,她似乎有些嚇著。所以我又放輕語氣和她說:「對不起,我太兇了,妳是誰?大半夜的,出來做什麼?」

她稍微遲疑了一下,似乎還是有些惶恐。我才又想起來,娘和我說過,不可以隨便和人說我的名字,或許她的娘也是這樣說的。所以我又補了一句:

「喔,不想說也沒關係的,你不用害怕。」

她還是沒有說話,但視線卻沒有離開過我。我們就這樣互看了一會兒,誰也沒有開口。她看我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又怯怯的瞥了我幾眼後,便逕自往河邊走去了。我這才發現她手裡提著兩個有她半個身子高的桶子,一桶裝滿衣衫,另一個則是空的。

「大半夜的,拿衣衫到河邊要幹嘛呢?」我實在想不透。於是便在旁邊看。只見她拿起一件衣衫放到水裡,又拿起一根棒子往上打,打了幾下後,便放到另一個桶子裡。然後再拿起另一件衣衫,重複整個動作。我就在一旁看了許久,突然想到模糊的答案,便開口問她   :

「你…不會是在洗衣吧?」  

她聽我突然講話,身子嚇得跳了一下,然後回頭看著我說   :

「是…是啊。」她的結巴一部份是因為膽怯,但另一部份卻是因為疑問。為什麼我看不出她在做什麼。

「真的啊?」我驚訝的說,我雖然知道衣衫要洗,卻從沒想過是這樣洗。

「是…啊。」她說得有些遲疑,應該是覺得這個問題很奇怪。

「原來如此。但,為什麼要晚上洗呢?」

「娘…娘才不會發現。」她越說越小聲,然後又漸漸的把頭轉回去了。

「發現,不好嗎?你娘不洗衣嗎?」

「就是因為,她洗太多了,我才要洗。」

我越聽越糊塗了,娘會洗衣,又洗太多,又不讓她洗,她又洗。她到底在說什麼?

「什麼意思?」我疑惑地問。

「娘…娘病了,她需要錢看病。哥和爹…出去…她只好自己洗衣掙錢。但她的身子…身子卻越洗越弱。她心疼我年紀小,體力又差,不讓我洗。我只好自己偷偷地洗。」

她的聲音又細又柔,我實在聽不太清楚,但大致是聽懂了,但我卻又有了另一個問題。

「你哥和你爹去那兒了?怎麼會那麼久都沒回來   ?難不成,是有危險了?」

她聽我說完,手邊的動作越來越慢,眼眶也漸漸泛紅。我心想不好,說錯話了,正要安慰她時,她卻又接著說了。

「我…我不知道……」她有些哽咽的說,幾乎要哭出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

「他…出征去了,和大哥二哥,一起去的,生的死的我不知道……」說到這裡,她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我連忙走過去拍拍她的背,心中雖還有好多疑問,卻暫時先按下來了。她蹲在河邊哭了好一會兒,心情才漸漸緩了下來。我看她似乎好多了,才又輕聲細語地問:  

「為什麼妳爹和妳哥要出征?」據我所知,軍隊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怎麼她一個小村民的家人也要出征?

「外敵一直進攻,只好一直打啊。哥和爹自一年前被召進軍隊後,就再沒有消息了。」

召進軍隊!為什麼要召村民出征,難道軍隊裡的兵馬,都是這樣召來的嗎?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可是,從沒訓練過的小村民上戰場,這不是等死嗎   !為什麼!

我思緒還沒釐清,她又接著說   :「一定是老天不高興,所以才一直罰我們被打。我們又沒有做錯事為什麼罰我們……」

她說著說著就又哭了出來。我一時間只覺得腦中無數的思緒在打轉,快把頭都轉暈了。為什麼與外敵交戰,卻是她的家人要出征?為什麼她得拚了命,才能夠生存?為什麼她過得這麼苦?為什麼要這樣對一個小姑娘?上天生氣了嗎?上天真的生氣了嗎?真的在責罰了嗎?

我沉默了一會兒,不停地思考著她剛說的話,然後,我做出了決定。

「拿去吧。」我將腰上的玉珮拔下來,那是娘送給我的,我一直很珍惜,無論去那兒都帶著,但,她比我更需要它。

她先是震驚地看著我愣了一會兒,然後才回過神來,驚訝地指著玉佩問   :「真的嗎!」。

「嗯,要保管好喔,應該夠你娘看病了吧?」

「絕對夠的,謝謝!謝謝你!」她小心翼翼地接過玉珮。眼神既是喜悅又是不可置信。我站在原地看了她一陣子,然後說   :

「快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喔,好的好的,真的,真的很謝謝你。」

「嗯。」說完,我便往回走了。走了一小段後,再回頭看她時,只見她興奮地拎起那桶衣衫,便奔回家去了。

是啊,是該回去了。

*

「快出來啊!別玩了!」我回去時,娘已經醒了,在空地上不斷地、慌張地叫著我。

「娘,我在這兒。」

「啊。你可終於回來了。」娘看到我回來,緊繃的神情才終於鬆懈下來。

「你跑去那兒了?把娘都給嚇壞了。以後不許再這樣了,知道嗎?」

「是。」

「好了好了,回來就好。快回去吧,再不回去就趕不上儀式了。快走吧」娘說完,便拉著我往回走,漸漸的,漸漸的,遠離這片空地,直到最後,完全看不見了。

但那片空地,我決不讓它消失。

……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大殿上,在滿朝文武百官整齊劃一的朝拜中,儀式正式結束。

一名年約七、八歲的男孩身著龍袍,坐在殿堂最前端的龍椅上。面容肅穆而嚴謹,眼神中,卻藏著一絲似輕微,又似深不見底的悲愁。

「小地龍一直翻土,不累嗎?」

「當然累啦,可牠既然身為地龍,就必須翻土。」

是啊,身為地龍,就必須翻土。

而身為天子,身為獻給上天的孩子,就必須完整、徹底地,把自己,奉獻出去。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