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AT同人/MPB/相生相剋】

      「嗨,邦妮。」那陣輕快又滿不認真的呼喚打斷了邦妮貝爾的專注。黑眸被白色替代,她翻了個白眼後才回頭看向『又』不請自來的吸血鬼女王。

      「這裡可不是專門收留流浪吸血鬼的慈善機構,瑪瑟琳。」一如既往地於開頭酸了幾句,邦妮貝爾嘆了口氣,對眼前這位整天無所事事的『友人』真摯地感到頭疼——怎麼就那麼喜歡來吵她呢?明明就是不對盤的兩個人——但身為一位公主,邦妮貝爾還是保持著最基本的禮貌,「還有,如果沒事的話就請妳離開,妳打擾到我了。」

      擔當著一個國家的天才統治者,邦妮貝爾總是非常熱衷於科學,平時致力於各種實驗和研發,時常就忘了吃飯休息,讓瑪瑟琳見她體力不支、趴在桌上睡著時的次數也不勝枚舉。儘管偶有小差錯,但本質仍是為著國家的良善、無傷大雅。

      最近,她在尋找能證明魔法的科學。

      邦妮貝爾是科學狂熱者,所以對於相無法被解釋的『魔法』著實沒甚麼好感。她當然知道世上無法以科學證明的事太多,但固執的公主就是想證明。如尋寶的孩子般地鍥而不捨。

      「噢,我以為我們的公主是因為無聊而發呆?」瑪瑟琳挑了挑眉,看向邦妮貝爾置於桌上、一片空白的筆記本。見對方尋著她的視線而連忙將書頁闔起,瑪瑟琳雖然好奇,不過仍是攤了手,「Whatever,公主似乎是沒有空閒的時間囉。」看到邦妮貝爾身上穿的是她送的衣服,瑪瑟琳壓下心中的喜悅,應著語句露出了困擾的笑容。

      邦妮貝爾皺眉看著懸浮在空中、仍舊一臉痞子笑容的瑪瑟琳,她已經不止一次地感到煩躁——對於無法摸清這名吸血鬼女王的思考迴路這事兒,她根本就不明白對方每晚都來找她的目的。

      儘管邦妮貝爾曾經示好,瑪瑟琳卻是像個被寵慣的孩子,調皮任性又滿嘴嘲諷;但當她冷漠以對,瑪瑟琳卻又是萬般撒嬌,或是逗弄著她。瑪瑟琳的捉摸不透,讓她甚感心力交瘁。

      沈默了幾秒,邦妮貝爾像是矜持不住地重重嘆了口氣,像是埋怨、又像無奈,「我可沒有妳擁有的時間。」任性話脫口而出後,邦妮貝爾猛然驚覺,自己踩到了瑪瑟琳心中的一顆地雷——時間,用不完的時間。「…   …抱歉,瑪西,我不是故意的。」見到瑪瑟琳突然暗淡下來的神色,邦妮貝爾趕忙亡羊補牢般地道歉,並用著親暱的稱呼——儘管她也覺得這沒什麼用。

      吸血鬼,屬於黑暗的種族。只要不曝曬於白日之下,就擁有著比常人還要更加冗長的生命——可謂不死。

      瑪瑟琳是一名吸血鬼,在遇見邦妮貝爾之前,她已經孤單了五百年。那種孤寂讓她差點抓狂,瑪瑟琳都忘了自己是怎麼捱過來的——反正,她不想再忍受一次。

      就算那是她所得面對的『必然』。

      「哈,吸血鬼才不在意這種無聊的事。」瑪瑟琳用鼻子哼了哼,她撇開頭看向窗外,不讓邦妮貝爾看見她眼底的沈鬱。

      如濃墨般的黑夜讓瑪瑟琳想起,身前的科學家曾說過,她們倆根本是天生的死對頭——卻也是把對方放在心裡最柔軟的地方的好朋友。她當初對此只是笑了聲、嘲諷邦妮貝爾的科學癡狂導致的噁心言論。

      「這個房間真是悶死了,都是邦妮貝爾的科學味。」搶在邦妮貝爾開口前,瑪瑟琳又吐出了惡毒的話語,讓公主有些不悅地瞇起雙眼。不過她才不在乎那些。

      「嘿,收起妳的話!」

      「為甚麼?為了妳的自尊?哈,無趣。」

      這下子邦妮貝爾可氣得整個身子都紅通通的。在瑪瑟琳見著、笑了出來後,邦妮貝爾忍不住地揮舞著拳頭,試圖給那一點也不知道什麼叫『尊重』的吸血鬼好看。

      但,區區凡泡泡糖,可能打贏吸血鬼女王嗎?答案是肯定的不。

      「瑪西——!」在一連串攻擊落空後邦妮貝爾不禁高分貝尖叫、跳了起來,一把抓住了沒料想到她會來這招的瑪瑟琳。黑色的雙眼隱隱透著怒火,以及些許得意,邦妮貝爾緊緊抓住了瑪瑟琳的手臂。

      淡粉色的皮膚因躁動而佈上一層細汗,平時清淡的果香頃刻濃鬱許多,同時也是瑪瑟琳最厭惡的味道。強忍下反胃的衝動——其實瑪瑟琳也不敢確定吸血鬼還會不會吐——她勾起了笑意。

      「Well,我們的泡泡糖公主生氣啦?」瑪瑟琳伸出了沒被抓住的手,快速地往邦妮貝爾的臉一抹,熟練地捏出了邦妮貝爾的黑色隱形眼鏡,「泡泡糖的顏色是pink啊,邦妮。故作成熟的black?」

      在瑪瑟琳摘下了自己的隱形眼鏡後,邦妮貝爾著實愣了好大一下,半晌才五味雜陳地緩緩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   …瑪瑟琳,妳真的很幼稚。」

      許久都沒聽見回答,邦妮看向瑪瑟琳彎曲著的膝蓋,發現對方今天穿了皮靴、用在噢噢噢大陸裡保暖最好的材質製成的長褲,再往上一些,是平時常穿的背心,外面卻套了件紅色格子衫。

      淡藍色的皮膚幾乎沒有外露?——這不是瑪瑟琳的風格。

      「對啊,我幼稚。」一點也不害臊說出貶謫自己的話,瑪瑟琳的語氣聽起來跟平常無異,就是那種欠揍的笑嘻嘻。然後,邦妮貝爾的世界只剩一片黑暗,再來是踏不到地面的懸空感。

      什、什麼?

      踩不到地的不安頓時爆炸,邦妮貝爾慌忙地扭動著身子,試圖掙開矇住自己的物體——至少看見東西可以讓心底的那股不安消逝。但無論怎麼掙扎,瑪瑟琳仍是把她抱得死緊,完全沒有逃脫的空間。

      噢,天…   …。

      「瑪瑟琳?放開我!放我下去!」邦妮貝爾的呼喊帶著哭腔,幾乎都成了最恐懼的驚叫,穿透了矇住視線的物體,卻被物體外的勁風削弱許多——但仍是被瑪瑟琳聽見了。

      「嘿,邦妮!」大聲喊著,瑪瑟琳迎著風往前穿梭,唯有大喊才能讓上身被矇住的邦妮貝爾聽見她的聲音。或許這樣能讓對方安心點?瑪瑟琳不知道。「別擔心,我會抓好妳的!」

      「不!瑪西!」瘋狂的大叫清晰地到達了瑪瑟琳的耳膜,邦妮貝爾害怕著。儘管她將瑪瑟琳放在心裡最柔軟的地方,但那可不代表她會一言不發、完全地信任瑪瑟琳。

      同樣察覺到這點的瑪瑟琳驀地覺得心臟抽痛了一下。

      咬了咬下唇,瑪瑟琳終將是直接把邦妮貝爾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在懷裡。雖然這個樣子會更難護住矇著邦妮貝爾上半身的物體,不過距離目的地只剩一小段,她撐得住。

      身遭的空氣愈來愈冷,不只瑪瑟琳,就連被抱在懷裡的邦妮貝爾也感受到了溫度的驟降。不過好在一路上邦妮貝爾沒有停止掙脫身上煩人的物體,而瑪瑟琳也是堅持著不讓對方掙脫,以致於寒冷短時間內還侵不了兩人發熱的身子。

      在瑪瑟琳停止飛行、踏上地面時,懷中的邦妮貝爾早已停止掙扎,反是轉而小聲的抽泣。在拿開邦妮貝爾身上的厚重布料時,瑪瑟琳因邦妮貝爾泛紅的眼框而感到訝異且愧疚。

      「我、我不是故意的,邦妮,我只是想…   …」

      「所以,妳到底帶我來這裡幹嘛?瑪瑟琳。」語氣冷漠地打斷瑪瑟琳的道歉,邦妮貝爾強忍著大哭的衝動,理性地藉著太陽反射過來的暗淡光線審視周遭環境。

      腳下的地面是結冰的湖面,圍繞四周的是隱約只見輪廓、都覆滿雪層的高山——簡直是一片荒蕪的冰天雪地,邦妮貝爾得出結論。

      過了半晌仍是得不到答覆,這已經是今晚的第二次了!邦妮貝爾怒地抬起頭就想捨棄良好的教養、破口大罵,卻在與此同時,天空發出了絢麗的光彩——奪去了邦妮貝爾的發言權。

      「Aurora…   …」瑪瑟琳的雙手散發著淡淡的藍光,那是魔法,「邦妮,我只是想讓妳看這個。」魔法藍傾灑瑪瑟琳的側臉,藍上加藍,而在她身後的天空是以藍襯綠的極光。

      看著瑪瑟琳以及空中緩緩流動的極光,邦妮貝爾抬起了因極冷而有些結凍的手臂摀住嘴巴,但漂亮的粉色雙眼卻是瞠得很大,「用魔法強制帶電的高能粒子與熱層中的原子產生碰撞,進而產生發光現象?不可思議!但是,這不科學啊…   …!」

      試圖聽懂邦妮貝爾口中的『極光現象原理』的瑪瑟琳頓覺頭昏腦脹,她已經很努力理解了,不過聰穎程度還是遠遠不及科學狂熱者邦妮貝爾。她聽到最後邦妮貝爾說到爛的『這不科學』時終歸是笑了出來,「噢,我親愛的邦妮,魔法之所以是魔法,就是因為無法被證實啊。」

      「不,但、噢,天,瑪西…   …」

      瑪瑟琳一如既往地露出了調皮的笑容,在空中翻轉了好擠圈,極光因著她的動作而跟著變換了幾種造型。瑪瑟琳拾起了被遺落在冰上的粉紅色羽絨外套,披在了邦妮貝爾的肩上,緊緊地抱住她三秒後又馬上飛走。

      對於瑪瑟琳無言以喻的害羞,邦妮貝爾也不禁臉紅了。伸出了手剛好抓住瑪瑟琳太慢收走的手腕,邦妮貝爾略冰的泡泡糖口味手掌竄入了瑪瑟琳猶發著淡淡藍光的拳裡,就像是被溫柔的藍色包圍一般。

      『這麼說吧,「萬有引力」。所以她們碰撞了。』

      察覺到被擅自握住的瑪瑟琳身子一顫,邦妮貝爾用眼角餘光確認著因漂浮而比她高出一顆頭家脖子的對方不會跑走,「抱歉,瑪西。我剛剛不該對妳那麼兇的。我只是…   …感到害怕。」

      害怕著,會被丟下。然後周遭都變成了陌生的人事物。

      瑪瑟琳又何嘗不怕?簡直是怕極了!

      之所以厭惡邦妮貝爾的糖果香氣,就是恐懼著有一天再也聞不到。承受過一次令人崩潰絕望的孤單,瑪瑟琳壓根也不敢想像第二次時的自己將會是什麼模樣。

      「別噁心了,邦妮。」調皮任性又滿嘴嘲諷,瑪瑟琳彆扭地齜牙咧嘴。完全不擅長應對情感豐富的邦妮貝爾以及自己的她現下只想變回蝙蝠,奈何魔法卻是只能以人形施放。

      其實瑪瑟琳大可停止施法,但——她就只是想讓身旁那位瘋狂愛著科學的笨蛋天才開心點才把人給擄出來的,不是嗎?就這樣結束練習已久的極光表演,未免太遜了點。

      『就像帶電的瑪瑟琳粒子與糖果王國的統治者邦妮貝爾原子碰撞,擦出了相生相剋的光芒。』

      「反正吸血鬼的壽命很長。」強忍著會被自己噁心得頭皮發麻的感覺,瑪瑟琳在讓極光寫出自己想要的字句後停頓了幾秒,才又再度開口,「所以…   …我都會找到妳。」

      If   you   feel   lonely,   I'll   find   you.

      愣了幾秒,邦妮貝爾才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嗯…   …但是,那可不代表妳可以孩子氣地每次都打斷我的實驗。」

      「邦妮貝爾!妳真是被科學荼毒了,一點浪漫因子都沒有!」

      『——這是魔法,亦為科學。』

      緩慢流動的光線變了形狀,被瑪瑟琳抗議愛科學愛到不懂浪漫的邦妮貝爾笑著看向天空,然後錯愕。

      Because   I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Very   like   you.

      And…   …

      I'll   be   your   side.

      最後極光逐漸匯聚成一個字樣,定格在空中像是有一個世紀那麼久。不過更久的是,被邦妮貝爾記住的時間。

      Forever!

      『屬於吸血鬼女王瑪瑟琳的魔法,以及泡泡糖公主邦妮貝爾的科學。』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