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集-相信

聯想題目:烏鴉    胸部    水面    昨天

 

 

      當我開始有意識三秒之後才發現我正往下沉,椅靠著從水面上穿透下來的微弱光線,視野所能及得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藍,本來應該反射性伸手抓住什麼,但此刻得我卻一點也沒有這個念頭,就這樣放任自己繼續往下沉。

 

      看著四散在水中的陽光和逐漸往上浮的氣泡,我僅僅只是盯著沒有其他動作,無重力的漂浮感,卻又被越來越重的水壓擠得差點張開嘴,緩緩閉上眼的我感覺仍在繼續往下沉。

 

      大概只是昨天的事吧,但對此刻來說就像是過了好幾年般。

      那本該是一個普通的凌晨,但誰也不知道那天我遇見了一個自稱是中了詛咒的烏鴉,他說她本來是個叫米雅的人魚,只是因為詛咒所以才變成烏鴉。

      很扯,對吧?

      先別說世上有沒有美人魚這事,詛咒這也先別去考究他的真實性,重點是我居然在跟一隻烏鴉說話!原來我也叫杜立德?

      嗯,想當然,好心的我還是坐下來跟他聊天了,現在想想那時我應該打卡、呼朋喚友來參觀,這樣一來或許現在就不是這樣的發展了,人家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而我們還缺一個。

 

      他說他想回到海裡、想回家,每天飛翔的日子他已經厭倦了,儘管天空再遼闊、太陽再溫暖。

 

      他只不過是撿到了一枚戒指就被靈魂抽離,抽離就算了,居然是換到一隻鳥身上,無論如何都無法進到海裡,他的語氣配上烏鴉微微的沙啞聲,雖然他沒有哭但並不代表他很堅強,而像是眼淚早就流乾了。

 

      我陪你去海邊看看吧,這句話就像是我唯一的答案,因為聽完這段故事後實在無法裝做沒看見,我讓他站在肩上,坐著通往海邊的公車,路人不斷我們投以不明所以的好奇目光,而我們也一路上都沒說話。

 

      我在思考的是這個故事的可能性,還是其實我純粹只是被抓交替,想著想著回神時窗外已經隱約可以看到泛著閃光的海,不經意的瞥到肩上的他,眼裡閃著、打轉著的是完全偽裝不來的情感,思念。

 

      一人一鳥坐在一塊形狀神似彎月的怪石上望著大海,日正中的情況下我甚至覺得自己的身體都有些搖晃,我們也完全都沒開口,感覺得出來他已經試過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方法,站在那的只是一隻無助的、想回家的烏鴉。

 

      對了戒指呢?如果讓你帶上戒指,或許就可以變回來了!

      我突如其來的喊叫著時嚇了他一跳,他揮了揮翅膀,眼裡閃爍著光采。

  

 

      如果我還在原地的話,那就在離這不遠的海底,因為我很喜歡在夜晚的水面上看著這邊的陸地,可是,我也不確定,因為我拿到戒指之後突然一道白光,我就變成這樣了。

 

      看著他漸失光彩的眼睛,思考速度明顯跟不上我的身體,二話不說就從岩石上跳了下去,事後回想,如果他真的是抓交替的,不是我太沒戒心就是他的雙眼真的很會騙人。

 

      現在就讓我們回到故事最開始,什麼都沒想就跳下來的我真的只有很蠢兩個字,先別說什麼人魚了,我連吻仔魚都沒看到。

 

      糟糕,意識有點恍惚了,可是……他還沒回家阿……還沒找到能讓他回家的方法阿!都說好了……

 

      僅存的意志力就像是逐漸遠離的陽光般,漸漸得被抽離。

      最後我好像落在什麼地方,很溫暖、柔軟,之後所有感覺都消失在黑暗中。

 

      哥哥,奈奈會乖乖等你的。

      奈、奈奈?奈奈!

 

      醫生,奈奈有辦法……醒來嗎?好可……惜喔,哥哥……明明都說好……要帶奈奈…….去遊樂園的。

 

      奈奈!等、等一下!哥哥相信你一定會醒來的!手術會成功!那時候、那時候我會帶你去遊樂園、帶你去吃冰淇淋、帶你去看電影!

 

      哥……哥,奈奈……會加油……的,約……好囉……

 

      我猛然睜開雙眼,想伸手抓住剛剛那張在熟悉不過的笑臉,眼淚潰堤瞬間完全止不住,這時有雙手抱住我,將我擁入懷中,這時所有的情緒完全失控傾巢而出。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個溫暖的擁抱讓不安的情緒終於得到舒緩,離開了溫暖的懷抱,椅借著月光我才發現在我眼前的是個紅長髮女孩,雙眼裡閃爍的光彩讓我將『你是誰?』這句話吞回肚裡。

 

      月光下閃著反射著七彩的鱗片讓我有點像在做夢,但剛剛的柔軟觸感卻又是如此真實,而且我剛剛明明就在海裡,不對,這麼說的話我成功了?

 

腦中因為出現太多的問句,無法馬上處理、理解的我只得愣在那裡,直到女孩感覺我已經冷靜下來後才終於開口說話。

 

      「謝謝你!我終於變回來了!」她眼裡閃著漂亮的光芒,讓人也能感覺道她那份喜悅。

 

      那真是太好了,我也露出微笑。

 

      「你有一個叫奈奈的妹妹對吧?她生病了?因為你剛剛昏倒時一直在叫她的名字」我勉強露出一個微笑,娓娓將所有的事情和她說清楚。

 

      奈奈是我唯一的妹妹,但是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好,雖然經過長久的治療有逐漸好轉,但是醫生說這次的手術將會是她的轉捩點,是好是壞很難說,但這次的手術是必要的。

 

      每次都只留下她一人在醫院裡,只能讓她目送我的背影,只能要求她堅強,我什麼都做不到,除了看著她之外我什麼都做不到,或許就是想讓自己感覺有用一些才會有勇無謀的接下烏鴉的請求,無頭無腦的就跳進深海中,這一切所作所為可能都只是想安慰自己、想證明自己還有些用處。  

      她聽完後馬上搖搖頭開口。

      「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永遠都沒辦法回家了,對了!這個給你!」她將脖子上的墜飾拿了下來,是一顆很漂亮的小珠子,在月光的照射下閃耀著跟她眼眸一樣的光彩。

      「這是我們族裡的女巫送給我的祝福,希望可以為你妹妹帶來好運」她揚起一個微笑,我才正要開口她突然又開口「下次一定要帶你妹妹來喔!我也想認識奈奈」我握緊墜飾壓抑著差點就又要奪眶而出的眼淚。

 

 

 

      「米雅,這是我妹,很可愛對吧?」我一手拿著陽傘一手插在腰上,露出自豪的微笑。

 

      「米雅姐姐你的項鍊真的好漂亮,我會好好收著的」妹妹對於我跟她說的那個荒謬故事深信不疑外,還說她出院時一定也要來見見米雅,看著妹妹胸前那顆閃耀著光輝的珠子就好像看到米雅的眼睛般。

 

      我一定永遠也不會忘記那眼眸中的光彩和那個拯救了我的溫暖擁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