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只是風罷

      他,躲在角落。

      也許已經有三年了,他一直待在這個地方,在這黑暗的城市裡,唯有這個地方能讓他感到安心。在夜黑風高的夜晚,就算只剩下遠方行道樹旁的路燈傳來些許弱光,也能使他安穩的睡上一整晚。

      沒有任何人陪著他,沒有。

      他會孤單,他怕死孤單了,心中像是被什麼猛烈撞擊一番,用手緊緊抓住胸口,布料變得扭曲不堪,手心因過度使力而倘血,但是心中無名氏的痛卻完全把他覆蓋,連掙扎的力氣也快用盡了。

      大白天的,眼前一片黯淡,他早已習慣這個色彩,再鮮豔的景色烙印在他眼裡,也成為了上個時代的電影。他想,他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紀,他在這裡是不存在的生物,說不定自己老早送到了黃泉,只是過度依戀著某件事物而苟且偷生。但是他卻沒有回憶,什麼也沒有。從出生到現在他注定是個被世人唾棄,甚至是個連一點愛都不能奢求的生物。

      看那些臉上掛滿笑容的路人,他曾經也渴望過能成為像他們一樣、享受人生的幸福人類,可能是他還未來到這世上時的夢想太過於奢侈,於是老天給了他懲罰。

      希望,是個虛無飄渺的詞彙,他希望在他的字典裡沒有希望,這樣他就不必一再的承受落空的痛。阿,又希望了,他真該打。

      明明想過要好好的重新開始,但是腦中浮現卻不斷浮現那些恥笑、迴避的眼神,他的雙手在發抖,雙腳無力支撐他的瘦弱的身體,頭痛得天花亂墜,如同被大岩石壓迫著,寸步難移。

      於是他又縮起身子。這樣真的好溫暖,他想。  

      他不想再繼續下去,他恨他自己的無能為力,他恨他自己的膽小懦弱,他恨他自己的怨天尤人。他連他自己都幫不上,怎麼也想不透,心裡那道高牆政府什麼時候才會動工拆除?他好想逃離,卻不知道要逃去哪裡,能容納自己的地方只剩下這裡了。

      人群嘈雜,熙來攘往。

      他守護著自己的小小世界。

      似乎感受到什麼,他謹慎的抬起頭、非常緩慢的。  

      模糊的影像一點一滴清晰,溫柔的嗓音在嘈雜聲中突顯。他的手心冒著汗水、嚥了嚥口水,他能懷有一絲絲、就算是微不足道的可能也好,他奮力的祈禱、捨身的祈禱,在他胸口起伏不定的波濤使他興奮卻又恐懼。

      此刻,他的心井又落下了一塊沉重的大石,他的世界再度加上一道傷痕。

      ──眼前,什麼也沒有。  

      衣襬隨著風打轉,他早該猜到了,一切的一切不過是思想的惡作劇,過度奢侈的他又再次受到了懲罰,明明他應該習慣了,眼眶卻不受控制的濕紅。

      縮起身子,冰冷的手掌、冰冷的腳趾、冰冷的胸膛。  

      他恨自己的愚蠢。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