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夏日。深夜。魔咒。

一切都起源於微小的一點。

可能是箍緊小拇指的金屬指環,可能是流洩在指尖的頭髮觸感,可能是頭靠在木質床頭的不適。

可以是棉被的古怪味道,可以是聽了上萬次讓人有點想嘔吐的一首歌,可以是未乾的毛巾。

他試著踏出第一步,沉重,抑或輕快的,讓人搞不清楚情緒的第一步。總之不會是最後一步就是了。

他想像自己在一個空間內,大概是黑暗的,跫音無限放大的,讓人癲狂的逼仄。闃靜中傳來書頁翻動的聲響,墨水的味道,腳下也許是如茵的綠草,也有可能是刺傷人腳底的尖銳礁石。

其實他不太清楚墨汁和墨水的味道是否有所區別。他隱約聽見了管風琴的聲音。他想起了支離破碎的夢想。字裡行間碎散的理想,就像一副尚未完成的拼圖,他拾起那些晶瑩的、沉甸甸的、閃閃發亮的、混濁的稜角,試圖把它們拼湊起來,不過卻發現那變成一副畸形小丑的畫像,咧嘴嘲笑著他。

他發現自己全身是傷,但無法明確想起那些傷痕的來歷。他試著回想瘀青是怎麼一回事,卻只想起脾臟脹大的理論。右手手掌邊緣的淺淺割傷,像是訕笑他的嘴巴裂開一般。裂到耳根的那種。

他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篇文章,內容是在敘述為何被紙劃出的小傷口會顯得特別疼痛一類的理論,但是他忘記詳細了。他想到了捲心菜。想到了缺氧的火焰無法燃燒太久。酒精燈最後冉冉熄滅了。

他想起了雨中飆車的感覺,強風挾帶著豆大雨滴打在臉上的刺痛感讓他一路狂飆髒話,鏡片一片模糊,雨水不斷流到唇上,而他必須頻繁地伸手拭去。他想起了昨晚流進嘴裡的,苦澀的淚水。他想起鼻塞的感覺,這令他鼻酸。

他想起了屹立在黃昏霞色中,有些微褪色的那間和風咖哩小店,結果畢業前都還沒去光顧。他想起了巷子裏的小廚房。再度想起了雨中飆車,不過這次差點煞不住車,險些死在轉紅燈的十字路口。他想起了不再見面的那些人。

他想起了學校的頂樓,灰塵一般狂襲而來。他想起了失控的空調溫度,友人的忠告。他想起了每一個雨天,以及四分之一的颱風天。他想起了古老的煤礦村莊。他想起了兒時的那一面牆,曾經無法越過,如今卻可輕輕鬆鬆看見裡頭有些什麼,即便雞鴨鵝都已不在了。他想起了固體的咖啡或酒的味道,一直都想嚐嚐看。不過也許只是家畜的飼料吧。他是家畜。

他想起了Bass那低沉得足以撼動心臟的旋律,絢爛而奪目。他幾乎要以為自己會心臟病發了,以前是,現在也是,完全沒有改變。他想起了油彩的化身,高聳入雲的裝置藝術,拚命抑止住懼高症往上攀爬,手腳冒汗而冰冷不已。他意識到那是大部分人的共同回憶。區域限定。

他聯想到交纏在一起的兩條線,三條,四條,五條,甚至更多,以及明確的每一個雨天,頭髮受潮的氣味,柏油路面浸濕的氣味,泥土濕潤新鮮的氣味。他想起了受制於人的不悅,午休間的壓抑與低迷,他想著他愛的人,結果把手指勒出線線紅痕。他想起了尼姆。

他想起了夏日魔咒。

他想起了很多人事物,真的。

但他想不起自己究竟失去了什麼。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