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劫劫劫

      正所謂天有不測風雲,這話誰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有給他聽過個兩三回,真的感到這天有不測風雲時,倘若發生在不熟的傢伙身上,你也不過稍稍給他默念個兩句警惕自己,發生在好友身上,你就會不勝唏噓,至親,則是哀慟不已,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呢?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啊……

      「我操!」

      一陣槍林彈雨之中這聲「我操」倒還顯得鏗鏘有力,這發話人躲在火車座椅下方,外頭的呼嘯的強風隨被子彈打穿的窗戶直往下灌,上頭槍聲也沒止過——崩崩嗖嗖的,隔壁車廂撞擊門的聲音也越來越大,這聲我操雖說喊得有氣魄,但似乎是有點迴光返照的意味在了。

      那劫匪躲在那座椅底下找掩護,心想至少也要死個有對證,寧願跟個傢伙火拚死,也不要被不長眼的流彈噴進頭裡邊。他又想這下可真是完了,一夥人劫個火車給劫到一車扛槍桿等打仗的了,暗自咒罵老天爺不給面子,又想是哪個王八要挑今天這班車的--那王八鐵定也死了。

      所謂死有對證!他起身一瞄眼前那個衰頭衰臉的傢伙胡他一臉子彈,那傢伙當然也用噴子對準自己開了好幾槍,他看得見子彈,不過他鐵定避不了,眼前這刻過得很緩慢,死之於他,當然也之於他——

      「轟隆!」

      他與他鐵定都沒料到這聲聾耳的巨響,也就這聲巨響就他媽把他們兩個從鬼門關前給拉了一把,真是拉了一把,都被震倒了,把整節車廂給掀翻了……破片理所當然不少,小塊點的又刺傷又卡進身體裡邊,大塊點的就直接把人給砸暈了……

      ——天啊、可真夠衰的了,老婆小孩還在家鄉,自己就被強徵來打個爛仗,搭個火車也被打劫了……那士兵醒過來之後自忖,強烈到令人發麻的痛楚讓他十分確信自己還活著這點。

      爬呀爬的,他鑽出了窗戶的縫隙。

      ——天殺的、那傢伙呢?今天我遇到的衰事還不夠多嗎?怎麼不讓我痛快點死的算了……比起士兵,這個匪類心裡想得倒是單純多了,畢竟他上一刻還以為自己死定了,現在倒是痛不欲生。

      竄呀竄的,他也自車門那裏掉了出去滾了好幾圈。

      「舊陸軍第17旅運輸火車,你們已經駛入了新軍的管轄區!根據我軍《戰時法》規定、我們有不經警告便開火的權利!」

      爆炸結束後才有廣播大響,臨時透過舊式無線電發出的聲響聽來特別雜特別糊,管那說話的傢伙多麼字正腔圓,就是要聽清楚也很難,但甚麼甚麼新軍、管轄區、戰時法的關鍵字,身為軍人的他聽得一清二楚,兩眼睜大,簡直不敢置信,又氣憤又無奈,自己被強徵來參戰的理由,要保衛的地方,在自己的準心都沒對過一個敵軍時候就已經淪陷了。

      他手裡沒有槍了,眼下也看不著那些敵軍的影子,估計是還有段距離,他要跑也不跑不動要走也疼得要命的,連爬帶拖的躲到了鐵軌旁的森林裡邊。

      賊子腰間還有把短左輪、但這時一點拼命的想法可沒有,跟剛剛那要捨命的莽樣一點也不像,那時都想要死定了還沒死成,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條老天給的爛命可不能隨便浪費。

      新軍不曉得會對自己這類盜匪怎麼樣,槍斃還關進牢那類的吧?不過他們鐵是不知道今天這班火車經歷有多精彩,一下給劫了一下給炸了……簡單的說自己出現在火車上,就是舊軍的,一律給崩了,這時就只能跑了。

      他躲進一旁的林子裡。

      稀稀疏疏、悉悉沙沙。

      「操、有人!」

      他倆異口同聲,只是一個往下臥倒,另一個揪住槍桿子手滑了把槍給摔到了地上。

      他看到掉在地上的槍見機不可失,狼狽的往前撲往那把槍。

      「老大哥,你不會是剛剛火車上的傢伙吧?」

      匪子見到這傢伙這身傷,絕對不會是甚麼新軍的人。

      「你不會是火車劫匪?」

      護住那把槍之後他抬頭一看,這傷痕累累的腿,鐵定不會新軍的傢伙。

他倆大笑起來,天啊、這是甚麼緣分?大笑刺激了傷口讓他們又一直嘖嘖低吟,搞不清到底是再哭還是再笑。

      「天有不測風雲,不是嗎?」

      我說這個小卒啊,奪了槍之後不知哪來的力氣頭也不回的跑了。

我說這個盜匪啊,槍被搶了之後也沒有力氣去追了,無奈的蹲坐在地上。

      盜匪心想我這一追賠了命也不好,管他去死啊。

小卒心想我這傷苟活也沒幾天,不如跟他們一拚。

      接者我只說啊、那天下午森林裡邊有熊在吼,又有人在叫。

      然後我又說啊,鐵軌附近,有一聲「他媽的!卡膛啦!」跟好幾聲槍響。

      真是他媽天有不測風雲。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