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集-因人而異

      關鍵字:風    王    綠色    水

 

 

      問:最近新井先生有沒有遇上什麼瓶頸?以前遇上瓶頸時新井先生都會怎麼做呢?

      新井先生:嗯?瓶頸?那種東西我沒有,阿……真要說還是有啦。

      訪談者:請問是什麼樣子的呢?

      新井先生:什麼樣子的阿……以為追不到初戀情人的事。

      訪談者:初、初戀嗎,真是不得了的情報呢……請問後來是怎麼克服的呢?

      新井先生:當然是追到手阿,哈哈。

      訪談者:阿……呵呵,咳、咳……看來都難不倒新井先生呢……那下一題。

      問:如果你出門後遇上大雨,身邊沒有傘,你會怎麼做?

      新井先生:我有點渴,有水嗎?

      訪談者:那個……先回答問題,可以嗎?

      新井先生:不行啦~阿優,這樣是虐待勞工喔,對了,我有點餓,有三明治嗎?

      訪談者:水也給了,三明治也吃了,新井先生可以回答了嗎?

      新井先生:恩?阿,抱歉,阿優你剛剛問啥去了?太自然我以為是在家了,哈哈。

      問:阿……不,沒關係,再下一題吧,如果你遇上了一個,自我中心、傲慢輕浮的人該怎麼辦?

      新井先生:哈哈哈,這種人很難處理阿。

      訪談者:真的很難處理……這題應該問我才對吧。

 

      「你們怎麼會安排他來訪談呢!」黑髮青年扶著額頭走入休息室,仍緊皺的眉頭顯出了他的無奈以到達臨界點。

      「真的很對不起,因為原本約好的上川先生臨時有事,只能先請新井先生這禮拜來了,沒有事先通知你真的非常的抱歉」一進到休息室,褐髮青年馬上起身衝到自己面前,雙手合十,低頭、彎腰九十度,只差沒跪在地上「真的很對不起,優前輩」。

      看著眼前一動也不敢動的平野,黑髮青年嘆了口氣,抿了抿嘴「算了,反正這禮拜沒來他下禮拜還是會來,唉~是說毫無預警……嗯?嗚唔!」。

      「不好意思,阿優我就先借走啦~大家下次見~」「阿,新井先生?嗯,好的,優前輩路上小心」「明天見啦黑川~阿、新井先生你的外套」「阿啦~要回去了嗎?小優、浩二今天辛苦啦~Bye~」

        黑川優才剛要開始抱怨剛剛的訪談,就馬上被不知何時進來的新井摀住嘴強行拖走,平野剛進公司時也遇過,那時他還以為是綁架差點打電話報警。是經過其他人的解釋才知道他們是認識很久的朋友,現在久而久之也就見怪不怪了。

      「是說,新井先生和優前輩感情真好呢」平野目送他們離去後才坐回椅子上,鬆了一口氣的他這時才感覺到飢餓,從下午忙到現在的他實在是沒時間吃晚餐,轉頭想拿起一片桌上的仙貝來裹腹,但想想還是打消了念頭,因為現在吃了只會更餓。

      「哈哈,怎麼了,這麼羨慕跟新井要好的小優嗎?」原本站在櫃子旁確認校稿進度的女人聞言便抬起頭來說了一句,一頭的金色長髮姣好的身材,如果再加副大墨鏡活脫脫就像模特兒般,自信的微笑更讓她顯得耀眼。

      「是有點羨慕呢」無力的趴在桌上但還是露出大大的笑容,頂著大大的熊貓黑眼圈,眼神也有點渙散,乍看之下感覺就像再說夢話般。就像小動物般,有點惹人同情。

      「他們畢竟是從小就認識的嘛~但跟之前的工讀生比起來,你阿,應該是跟新井處得最好的了」走過來搓了搓平野的頭髮,感覺就像鄰家大姐姐那樣令人覺得安心又可靠。

      「還是先吃點仙貝吧,你應該都還沒吃東西這樣對為不太好,然後你手上的文件處理好就能下班了」

      「佳奈姐……」咬著仙貝眼睛泛著淚光,我果然沒有選錯公司,就像養了隻大型寵物般,看到的同事莫不露出笑容看著這景象。

      「好了,別再妄想大明星了,快把文件完成給我吧」最後這句完全打碎了平野剛剛從心底湧起的小小感動。

      「但是,其實我羨慕的不是優前輩,是新井先生喔」一手拿著仙貝,另一隻手開始做起簡單的文書處理工作「能跟優前輩處的那麼自然」

      「嗯?跟小優處的那麼自然,原來你目標不是新井阿,小優當然比較好沒錯啦……」但是要小心自己的性命就是了,但佳奈並沒有說出口,只有停下手上的工作看向一旁。

      「當初進公司時就是優前輩帶我的,所以我一直很喜歡優前輩喔,希望快點有所表現讓他以我為傲」居然能這麼自然得把這種話講出來,這少年是那放出來的危險人物!所有人僵在原地而兇手卻在一旁完全不自覺。

      「哈哈,不過怎麼會用目標來形容,好奇怪喔」埋首工作的少年完全沒發現,全休息室的人都投以關愛的眼神,不,或許不知道才是件好事。

      「其實呢,表面上看起來是新井先生難以相處,但新井先生只是非常直來直往,真要說的話,相處起來反而沒有壓力,阿、當然不是說新井先生很隨便。」就像是對著文件自言自語般接著往下說。

      沒有感覺到旁邊漸漸聚集的視線,雖然專注在手上的文件但也沒有停下他的話題「但優前輩就不是這樣了,不管什麼事都劃分的很清楚,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需要幫忙也不說總是自己攬在身上,該怎麼說呢…….」

      原本俐落流暢書寫著的筆突然停了下來,輕敲桌面幾下,不知道是正在思考該用何種詞會來形容這個人、這件事,還是在想這份文件該如何往下撰寫。

      「阿,很見外,應該這樣說,正因為優前輩太有禮貌了,感覺很見外,就算是認識了很久的人,感覺還是跟優前輩有種無形的距離」語畢的同時平野也完成了手上的文件,揚起笑容將文件遞給了坐在一旁的她「雖然優前輩真的很厲害,但真希望他能在多依靠我們一些,阿、抱、抱歉,明明只是工讀生卻講這些大話……阿!痛……」

      平野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到底講了多少不知天高地厚的話,馬上想低頭道歉卻一個沒注意,額頭便硬生生往木桌上招呼下去。

      『碰』的一聲剛好喚回了聽到這番言論而走神的人,說實話,這聲撞擊聽起來還真夠扎實,少年痛到直接趴在桌上,因為他明白他現在的臉一定超猙獰,雖然這樣說有點慘忍,但他埋頭掙扎的模樣只讓休息室裡的人感覺非常治癒。

      「哈哈哈,不會不會~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呢!你以後一定會變得很可靠的,但如果你能短時間就做到我當然會支援你的,因為這樣就能用工讀生的價格聘到一個正式員工了~」佳奈伸手捏了捏那個好不容易才抬起頭的少年的臉頰,雖然臉部仍有些扭曲且眼角還擒著淚水,但平野還是勉強的擠出一抹微笑。

      「佳奈姐,如果可以後面那句真希望你別說出來」這個完全不曉得自己剛剛講出一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的少年,現在就好像已經忘了那件事一樣,只留下這才回過神的同事們進入思考狀態,因為他們直到剛剛才發現這件事情。

        佳奈暗自在心裡誇著這個工讀生真是非常的精明,自己果然沒看走眼,這還真是還賺到。但話說回來,她倒也不會擔心新井的地位就這樣被取代掉,畢竟那傢伙說是目中無人,還不如說是愛撒嬌而已,況且那傢伙更不是吃素的,真要擔心的是這少年會不會直接被送葬……。

      「好了,你可以下班了~」加奈收過少年的文件,稍微看過之後便收進資料夾裡「別再這樣一張臉了~明天他們正好要去拍攝外景,帶你去看看他們吧,這樣或許你就會了解了」

      站起身的她拍了拍少年的肩並露出一抹燦笑,令看到的人都覺得有些怦然心動,但事實上只有認識她的人才知道,一切都是陰謀,應該說一切都可以是陰謀阿!

      「他們?」「你不是正為小優擔心嗎?」但是他本人聽到今天的言論應該會不知所措吧,因為那就是他的個性阿。

 

 

 

      另一方面,兩人就維持著這樣的狀態離開了公司,雖然已經過了晚上十點,但路上還是有零星幾個剛下班的路人,一路上優雖然拼命的掙扎著,但仍敵不過為了表演而每天都有在鍛鍊體力的浩二。

      「你看,那是……?」「噓!小聲點!嗯?那是新井浩二嗎?」「大明星怎麼可能在這啦,話說是不是情侶阿?那個黑頭髮的應該是男生吧?耶,不,是說這樣的走路方式好可愛」「嗚哇~雖然是冬天但這種取暖也太詭異了」我都聽到了!真虧你一開始還說要小聲點!

      「嗚、唔嗚!……阿哈!你這傢伙!」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到這些對話,但看著沒有打算把手放開的浩二,終於忍不下去的優突然停下腳步,抬起左手便用手肘往浩二的胸腔問候下去,隨著背後傳來的悶聲,那隻蓋在嘴上的右手也終於鬆開。

        沒有得到回應的優馬上回頭查看,那個高了他一個頭的金髮男子,正頭低低的蹲在地上,微長的金髮遮住了視線,也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墨綠色軍裝長衣,就差那麼幾公分就要慘遭一旁水窪的毒手了。

      「浩二!你沒事吧!對不起,我太大力了」見狀馬上要蹲下看查看傷勢,卻聽到噗哧一聲,瞬間優覺得腦中好像有什麼跟著一起斷了「你就給我跪在那吧!」。

      「對不起啦,哈哈哈」終於抬起頭的男子,在路燈下映照下終於看清他端正帥氣的五官,像紅寶石般閃爍著的鮮紅雙眼,帶著淺淺的笑容正盯著一動也不動的黑髮少年。

      看起來沒有任何起身打算的他,過了許久才開口「嗯?看到傻了嗎?」

      「沒有,我在想等等要怎麼把你鎖在門外」轉身便自顧的往前走了,雖然街景有些逆光,但男子並沒有漏看其實少年在別過臉之前早就已紅透了臉。

      「對不起啦!」這時才匆忙起身,跨步追上前人。

      其實這一刻的優非常懊惱,看到出神了是原因之一、剛剛旁人的言論也是但令他更在意的是,眼前這人雖然臉上掛著爽朗的笑容,但手卻沒有離開剛剛被他肘擊的地方,這令他更加深鎖眉頭。

      「……優!優!……阿!優!」被拉住的優這才回過神來,抬起頭才看到對方正微微皺起的眉頭「真是的,怎麼可以突然就走了」看著表情,伸出手像是報復性般搓了搓他的頭髮,但其實優知道是要他別在意剛剛那件事了。

      「話說,那個平川是新來的?之前去沒有看過他呢」浩二很自然的就拉起優的手繼續往家的方向邁進,還在發愣中的優這時才終於回過神來。

      「人家叫平野啦,是佳奈姐帶回來的新人,雖然還是個工讀生但是很可愛喔,雖然他很認真卻常常在小事出紕漏,大家卻都說像多了個吉祥物」優這時才露出笑容,講起了一些關於新人鬧出的笑話,一旁聽著的浩二不自覺的收緊了手「浩二?不會是剛剛的那下還在痛吧?對不起,還是我們先去醫……嗚!嗚唔!」。

      浩二伸出空著的手蓋住優的嘴希望能讓他冷靜下來,但對到眼睛這時才看到優的眼裡正透出緊張和愧疚,隨後馬上搖了搖頭想甩掉剛剛那個不知道打來的莫名想法『跟那個新人君在一起,會不會比和我在一起時還開心?』

      「只是起風了有點冷啦」放下蓋在優臉上的手,回以一個自然的笑容,說實話,看了優現在的臉浩二現在心裡只有滿滿的優越感,不過這可絕對不能說,他的胸腔可承受不起第二次的肘擊……。

      「嗯……那快點回家吧,都快超過十點了」完全沒有懷疑的少年拉著他的手轉身就跨出步伐,浩二也任憑優帶領著他向前走,突然有個冰涼的東西碰到了臉頰,反射性的瑟縮一下,抬頭才發現原來下雪了。

      低頭看向那個拉著他往前走的背影,浩二想起之前在網路上頗紅的系列相片,標題好像叫『Follow   Me』吧,就是被女友牽著環遊世界為主題,阿阿,現在想想,真是幸福。

      「原來優前輩會陪新井先生來拍戲阿,好興奮喔!我第一次親眼看到拍片現場耶!」跟在佳奈旁邊的少年非常亢奮,一進到片場就開始東張西望,不管什麼在他眼裡都顯得特別新奇。

      「小優放假的話偶爾會陪浩二來拍片,阿,等等別亂跑阿,你走丟了被別人發現可是會被趕出去的」佳奈就像是在走自家廚房一樣,熟門熟路,拐過一條又一條小路,最後到了一個水上涼亭附近。

      遠遠的就看到小優正站在浩二的休息區附近,黑髮青年正一臉認真盯著場上的人,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他也是演員之一。

      「佳奈姐妳怎麼會來?嗯?平野你也來了阿」直到兩人走到身旁青年才發現他們的存在。

        優帶著一如往常的淺笑,但卻不知為何多了副平光黑框眼鏡,身上穿著白色高領毛衣配上深藍色的連帽長外套,讓原本就大概有接近一八零身高的優更顯高挑。說普通也確實是很普通的打扮,但就是散發出一種很特別的氣質,讓人不自覺得將目光停留。這讓平野覺得,原本的距離好像又多了一些,只能愣愣得盯著那張臉。

      「哼哼~送些東西,順便帶祐樹來看看你們囉~昨天你回去後他在辦公室很沮喪呢」佳奈將裝著公文的袋子提高示意,然後挑起一邊的眉毛用眼神示意,但嘴角卻不斷上揚到看好戲的角度。

      「優前輩也好像很適合當偶像?」突如其來的一句讓旁邊的兩人停頓了一下,當事人卻用閃亮亮的雙眼盯著優。

      相對於第一次看見不一樣的優的平野,已經司空見慣的加奈下秒便笑了出來,拍了拍優的肩膀說,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你家的新人很有殺傷力阿。

      「很沮喪?昨天?殺傷力?阿阿,如果是昨天的事的話,那真得沒關係啦平野」優一下子沒辦法理解這些關鍵詞的前因後果,只能循著昨天的記憶猜測最有可能得原因。

      「這傢伙昨天在你走後,可是在休息室大聲的說『我一直很喜歡優前輩,希望快點有所表現讓他以我為傲!』」佳奈模仿著昨天平野的口吻,一樣眨著閃亮亮的大眼。不管這臉在旁人看來是多麼的楚楚動人,優現在只想拿起浩二的墨鏡蓋上去來個眼不見為淨。

      不好意思的當事人馬上低下臉後抓著頭,低聲的說「昨天講了不少不知天高地厚的話,現在想來很不好意思阿」

      佳奈知道平野不是那個意思,露出笑容的優看來也明白,這少年所謂的喜歡只是憧憬的那種,但是錯詞非常的直白,直白到讓人誤會的程度。可為此佳奈玩得更加起勁「阿阿,明明說想快點變得能讓前輩依靠的,怎麼,突然退縮了?」

      優看著眼前少年的臉因為佳奈的話一下緊張一下懊惱的,伸手搓了搓平野的頭髮說,我相信你一定會變得很值得依靠的。

      聽到這句話平野馬上露出平常的笑容,眼睛馬上又像平常那樣得有精神,九十度鞠躬說「我一定會加油的!……嗚哇」

      「在聊天嗎,也讓我加入嘛~」中場休息的浩二一走回來就將手壓在平野頭上,雖然露出笑容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一定有什麼怨氣附在那笑容上!「嗯?新人君呢?我剛剛明明有聽到聲音阿」

      浩二將墨綠色的軍裝長衣隨手丟到一旁的椅子上。金色的頭髮和鮮紅色的雙眼在黑色高領的襯托下更顯耀眼,散發出比平常更多的氣勢。雖然嘴裡再找著新人但目光就直直的定在優身上,雖然只畫了淡妝,可笑容卻比平常邪魅許多。

      「浩二,別欺負平野啦」優微微皺了下眉頭隨即將目光轉往其他地方,雖然不長但浩二沒有漏掉,馬上露出勝利的笑容,這互動看在佳奈眼裡感覺就像是小朋友在吃醋、鬧彆扭。

      「優都這樣,只維護新人君」將手從還在掙扎中的褐髮少年頭上收回,一個箭步就滑到優前面,馬上就伸手抱住對方,並將頭埋進頸間藉此牽制住對方,感覺到對方輕顫一下,且有想脫離的念頭時便收緊雙手並低聲說,一下就好。感覺對方停下掙扎的浩二馬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這時剛抬起頭的平野只呆望著這畫面,突然眼睛又瞬間變得閃亮亮。

      「我覺得新井先生和優前輩好速配喔!」瞬間三個人定在原地,剩下發言人閃著雙眼,也不覺得發言那裡有錯。

      直到一陣笑聲從頸間傳來,優才回過神推開那個賴在他身上的傢伙,臉頰染上淡淡的粉紅色。

      「你這傢伙,哈哈哈、根本奇才阿,哈哈,你的神經,阿、不,你的思考是跳躍式的阿」浩二轉頭看著少年,或許他根本沒有自己想那麼有敵意,雖然那些敵意原本就是自己附加放去的,這時的他心情大好起來「真的很配嗎?」

      「嗯嗯!超適合的!」佳奈看兩個人在一旁玩得開心,轉頭看向正努力回復鎮定的黑髮少年。

      「哈哈哈,浩二的敵意這下子全沒了吧,反倒成了一對笨兄弟」佳奈神態自若的看著那兩人「指名要帶他的小優果然有眼光,阿阿,他們如果打好關係的話之後又更省事了」沉醉在自己幻想世界的佳奈完全沒注意到,一旁的人已經自行進入回憶模式。

 

 

 

 

 

      「不、不好意思!我是新來的,現在找不到路……請問前輩能告訴我資料室在哪嗎?」坐在休息區人轉過臉循聲看去,好看的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平野頓時不確定自己現在的緊張,到底是因為生疏還是因為那抹笑容。

      「你走錯樓了,在六樓,出電梯之後左轉第三間」優講完後才發現他的新人名牌,而名牌的主人魂卻不知道飛去哪,伸出手在他眼前揮了幾下「加油囉,嗯……平野君」。

      「阿阿,真的非常抱歉!我知道了,六樓出電梯左轉第三間,非常感謝…嗯…」回過神的平野這才發現他是多麼的失禮,跟別人問路還恍神,立即九十度鞠躬,卻發現他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我叫黑川優」「是!非常感謝優前輩」「你是太緊張了還是本來就這麼有精神?」優看著眼前這新人一連串的表現,不自覺得笑了出來。

      「阿,不,是因為剛剛優前輩的笑容好像有時間停止魔法!」你的笑容好像會讓時間靜止一般,這句話讓優將眼前這個新人和浩二的身影重疊起來,瞬間定在原地,張嘴卻說不出話。

      「對、對不起!講了一堆奇怪的話!真的非常抱歉!」看到眼前驚嚇到僵化的前輩,平野連忙鞠躬道歉,仍有些稚氣的臉上爬滿了愧疚和驚慌,這時背後傳來呼喊祐樹的聲音。

      「嗯?阿、哈哈,別在意,我只是有點累所以恍神而已,在找你了快去吧,遲到了可不好」聽到呼喊聲優才回過神,露出平常的笑容,揮手道別祐樹後,休息區再次回歸到安靜無聲的狀態。

      平野……祐樹嗎,跟浩二有點像,好無聊……,不、慢著我再說什麼阿……只是出門開個演唱會而已,留在座位上的優喃喃自語,突然一陣響起一段只有人聲的手機鈴聲。

      『喂喂?優嗎~?』

      「嗯?你不是應該再排練嗎?」

      『當然是因為我很想優阿!』

      「你、你是笨蛋嗎!」

      雖然是這樣說但優的嘴角卻不斷上揚。

 

 

 

 

 

      「發呆起來了阿」看著兩眼放空的優,佳奈打開手機確認時間,再看看不遠處已經便成哥倆好的倆人「嗯……說不定真的是失聯的兄弟呢」

      「浩二!十分後要補妝繼續下一幕了喔」聽到叫喊的新井向導演揮手示意,跨步走回優身旁。

      「哈哈,那我們的好新人,祐樹弟弟要幫我看好優喔」浩二拉過還在恍神的優抱著,剛回神的他完全就在狀況外,完全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是的!新井先生」平野也煞有其事的舉起左手朝新井敬禮,儼然完全是被收服的狀態了。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那麼……嗚唔!」要好了,話還沒說完嘴就堵了起來,眼睛直直對上那雙,剛剛還在陽光下閃耀的紅寶石,驚嚇過度的他頓時反應不過來,直到背後出現微弱的驚呼聲時才將意識拉回來。

      「混帳!幹什麼東西阿!」一改平常溫柔、親切的樣子,失控的優伸出左手就往浩二的腹部招呼下去,另一隻手蓋再自己的嘴上想緩和情緒,眼睛直直得盯著眼前的人。

      「阿、嗚,痛……」浩二摸著被揍的地方,才剛要再講話卻被造型師搶先一步,一手勾住浩二的脖子就往造型區拖去,並轉頭向優揮手示意。

      「阿!我還沒跟優講完話耶!」

      「是是,你還想再過去被揍嗎?天阿,我沒見過這麼不會看場合的人,你到底是哪有毛病……不,我想你應該沒辦法套用正常人的思路」

      「那是因為我喜歡優,這是超越你們所想的!」流暢的講著,還向著優揮手。

      「你這個不要臉的,這種話居然能這樣講出來,我怎麼有你這種朋友」

      「我怎麼會有你這麼暴力的化妝師?」

      「我暴力也不是天生的!」

      「嘖嘖,既妒我就說吧,反正優這麼可愛也是應該的……」

      「夠了!再吵我等等就用粉撲塞你的嘴!上次那牌的味道還不錯吧?我換新口味了喔」

      「.......」

        看著他們遠離的背影,平野笑著揮手像新井先生道別,轉頭正要跟優前輩講話時,卻驚訝的愣住。

      優前輩的手仍蓋在臉上,但還是沒法掩飾整張臉早就紅透了的事實,眼裡還透著訝異和手足無措的感覺,平野隱約覺得現在的優前輩正在笑,笑得不自覺,這時平野才知道,能讓優前輩露出這種笑容的,大概只有新井先生一個人了。

      「果然很適合呢」平野這時笑得比任何時候都來得開心,原來優前輩所表現出來得並不是他所想的『見外』,而是更單純的一個理由,大概就是所謂的『愛有等差』吧。

      或者該說一切都是『因人而異』。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