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集-那麼,再見。

這次這場合是,給對方一個句子,包含主詞、形容詞、動詞,然後穿進內容、當成起始或結果都可以。

我拿到的句子是『閃亮亮的長頸鹿在飛』

--------------------------------------

 

      今天我想會是最後一次見面了,當我這麼以為的時候,未來就已經被安排好,不管結果如何,所有轉動起來的東西是不會輕易停下來,就算支離破碎、悲傷難過、混亂迷失,也會繼續往前,這是預見你之後才理解的事情。

 

 

      我常常在想,是不是當初沒遇見你的話就會輕鬆很多?

 

 

      雖然是個殘酷的世界,但不管比我年長還是年幼的人都安慰我說,來者不拒,逝者不追,要我別再去想那種不可能改變的事情,但如果真能輕易放下的話這世界就不會有那麼多鑽牛角的人了,所以我仍是這龐大集團中的一員,儘管投以奇怪的眼光,反正我也沒這麼在意其他人。

      吃完早餐抄起桌上的車鑰匙,神態自若得背起約三十公斤的方型黑箱,不知道的可能會以為是樂器吧,文藝青年真是個好偽裝,帶好眼鏡壓低帽沿。

      踏出門的前一刻脫口而出一句,那我出門啦,回過神來才噗哧的笑出聲,其實也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

      你知道嗎,聽說長頸鹿會飛喔,沒有、沒騙你,你只是沒看過而已,就這樣被炸彈炸起來,像流星一樣飛出去了,耶!別折我的手!骨折才癒合!阿阿!往奇怪的方向彎過去了!

      這麼暴力會嫁不出去的,我娶妳?哈哈哈,這笑話不…不錯…,不好笑,我講的一點也不好笑!別哭!對不起!我娶!我絕對娶!耶?也不要?那、那我不娶……痛!超痛!我的腳!我的腳要斷了!

      長頸鹿會飛?說謊也打點草稿阿,耶?我說的?我說的妳也信?哈哈哈,也太好騙……對不起,我不該騙妳的,我會好好認真反省的,然後帶妳去吃甜點以彌補我的罪過,所以能請妳把槍放下嗎?

      對了還記得我跟你提過,如果我是太空人的話一定會忍受不了孤獨而死掉這件事嗎?我想我大概會在發射後一天就會因為太無聊掛掉,應該會成為史上最蠢的死法而名留青史,甚至覺得會被掩蓋掉,因為太蠢了。

      其實原本的我很能忍受孤獨,雖然買一間透天對我來說不是問題但那太安靜了,可我又不能在太吵雜的環境,妳知道,就像開著電視睡覺的老人一樣,我需要聲音,但我不需要他們跟我溝通,我一向不擅長對話,所以妳和我說話的時候我真的嚇死了,長頸鹿的事很抱歉,雖然現在才道歉,現在我住在一個小公寓裡,大概五年了,但我依然不知道我的鄰居長怎樣,只知道是一對夫妻,上班族,一個小孩,喜歡唱歌,岔題了,騙你長頸鹿會飛的是很抱歉,請原諒我。

      妳說悔過書太短了?妳有寫過悔過書嗎?沒有吧,那我告訴妳,這就是悔過書的格式!就這樣,長頸鹿會飛到底真的假的?哈哈哈,還在糾結這個阿,妳真的是我遇到第一個這麼關心長頸鹿是否能起飛的人阿。

      如果,長頸鹿真的飛了!那我就嫁給妳!這樣懂意思了吧?

      等、等等!不公平阿!那是天燈!別在天燈上面畫長頸鹿!別做那種事!我沒有很想嫁妳阿!

 

      在工作中回想美好的回憶,真是個偷懶的員工,反正讀心術還沒被發明,能夠神遊偷懶也只能趁現在了,不過趴在這裡給蚊子咬真的不是普通的火大,要不是已經打過疫苗,我一定馬上打電話給上頭申請組織保險金,然後休假一個月,可就是打了才只能趴在這邊廢話,說到這裡我已經被咬第五下了。

      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被吸到貧血也不想離開狙擊鏡一秒鐘。

      切入一個嚴肅的話題,突然想起有一件事我本來不打算和妳和好的,冰箱裡那布丁是妳吃的對吧!我有貼名字!名字!只差沒裝監視攝影機,別逼我去買行車紀錄器裝在妳頭上!再來,談談我的心臟,妳有好好帶在身邊嗎?應該不至於連那個也要貼名字吧?那個價值最少有十億,相當於我十年的薪水,畢竟在這個時代心臟很少見,想買座小島都不是問題,布丁就算了但是那個絕對不可以弄丟喔。

      現在都要聽著機器翁翁的運轉聲入睡,機械心臟有點吵,對了,心臟放旁邊,左眼呢?雖然只有一隻但也要顧好,我覺得藍色配你的綠色其實不錯看,放在一起時我才發現,最後最重要的,我的耳環,最好是在妳的耳朵上喔,我可沒說那個可以送人,雖然我覺得應該也不會有人想要那種東西,但我會檢查喔,沒有帶在你耳朵上就有你好看。

      妳知道嗎,我上次出任務的時候看到一個很漂亮的髮夾,我覺得你一定會很喜歡,我也不知到哪來的靈感,直接就買了比我預想的還要貴些,還是先跟其他的隊友們借現金買了,店家不收信用卡時真的很麻煩,我收在書房左邊抽屜裡,印象中是水藍色的袋子,可能會被你罵浪費錢,但是真的很漂亮你一定會很中意的。

      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比較想親手交給妳就是了。

      今天我收工再擦槍的時候聽到同事的對話,他們說,拜3D列印所賜,企鵝產量過剩,甚至有考慮要開放吃企鵝,企鵝……有肉嗎?我是指,他們不是全身都是毛嗎?有肉喔?說回來,3D列印居然不能列印礦物,這啥啦!我還以為我的耳環有救了,這樣我就可以多印幾副……等等,我想了一下畫面,滿坑滿谷同樣式的東西感覺就很廉價,或許我可以理解不能列印礦物質的原因了。

      這世上大概只剩下時間是唯一不能被替代或製造的東西了,想到這個,我又把槍再仔細的整理一遍,雖然老是被嘲笑是骨董旁邊還有一道明顯的撞傷痕跡,但他果然是獨一無二的好戰友,儘管重量是別人的三倍,還不能減肥,但他的穩定性可不是吹噓,基本上精準度九十八趴以上的前輩都還是喜歡這種舊式的槍,但在強悍的狙擊槍還是不太能承受撞擊,槍管歪了可是大忌,摸著那道擦傷的痕跡只覺得腦中有雜音,畢竟機械心臟不會痛。

      是時候該熄燈了,我不曉得下次寫信是什麼時候,但有空我一定會繼續寫,願妳一切順心,但你最好在我回家前祈禱會有盒布丁莫名出現在冰箱裡,想想還是算了那太詭異了,我會盡量縮短生氣的時間,妳就帶著我的心臟和眼睛好好努力吧。

      但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你能當面買一個還我。

      有說過你彈鋼琴的時候其實還滿漂亮的嗎?只是講講啦,今天去晨跑的時候聽到鋼琴聲就想起妳了,但下次可以學些新的曲目嗎,我都聽到會背甚至連倒背也沒問題了,剛剛本來想哼,才想起來用寫的信根本沒聲音,覺得犯蠢的我不小心笑出聲卻引來其他人的注意,他們都說我怎麼能堅持用這種古老的方法維持這麼久。

      拜託,這樣才浪漫阿!對吧,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解風情,雖然我也才剛滿三十歲。

      今天的天氣說實話很差,要陽光沒陽光,要風沒風,悶熱的空氣只令人更加煩躁,儘管身體因為汗而沾上泥土,黏膩的不適感也沒讓我移動分毫,腦子裡裝滿的全是煩躁,令人不安的情緒在噪動,我試著用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然後我想起了妳畫的那隻長頸鹿。

      其實那隻不明所以的生物我一直很中意,也可能是妳把牠畫得太討喜了,記得我最後還請你多畫一隻嗎?那個一直收在電視櫃上的天燈,每每看到那個就會想起還沒開始工作的日子,上班後雖然生活作息都固定,不,好像反而更不固定了,不管,只是想說感覺少了點年輕的衝動,並不是說這樣不好,而是有種真的老了的感覺,阿阿,有點歪了。

      其實我是要跟你說,那個天燈我放掉了,在夜空裡閃閃發亮,緩緩上升,然後消失在夜空中。

      就好像賣火柴的小女孩那則故事一樣,點燃天燈的時候我都在想妳的事。

      想妳煮的菜,儘管味道有點奇怪但是久了就開始覺得好吃,雖然隊友都說是我味覺壞了,想起你開玩笑似的搥打我傷口結果居然真的脫臼,相對於我的驚訝和冷靜,明明還跟你說『放輕鬆,我習慣你的暴力了』,但妳還是嚇到尖叫還馬上衝去找醫生,我從沒看過妳跑得那麼快,或許你有奧運選手的天分,還有妳每次接下任務時堅毅的神情,讓我覺得你帥氣得像電影主角。

      我想我會如此煩躁的原因大概就是今天和那天是一樣的天氣,悶熱、黏膩卻灰暗。

      我想我沒得憂鬱症真的是奇蹟,在妳倒下的那一刻,隔著狙擊鏡,我還看見你比了禁聲的手勢。

      你在我眼前倒下的時候,我什麼話都講不出來只扔下狙擊槍,一路往旁邊滑去,在地上畫出一條長長的痕跡,準備衝出遮蔽物的我馬上被其他發現的人押住,雖然扭打成一團但我果然打不了十個,躺在地上時所有的景色都漸漸開始模糊,被摀住的嘴裡傳出你支離破碎的名字,隨之而來的槍聲宛如暴風雨,在紛聲繚亂中,你透過耳機傳來的聲音卻意外清晰,現在回想,連我不都曉得那是不是只是我的妄想。

      「嘿,放輕鬆,我不習慣你的慌張」

      不同於那天的混亂,現在的我就算想些其他事情,還是能好好的透過狙擊鏡保護著目標,畢竟今天這是我個人要求的任務,雖然中間有點小插曲但好說歹說也算完美落幕,畢竟現在我大概也能排在組織的前端了。

      現在大概就像是了結心結那種感覺,就算空氣一樣悶熱黏膩,心情卻變得舒坦,連機器心臟的聲音都變得悅耳,既然這件我認為是最後、最重要的任務完成了。

 

      我不會再寫信了。

      那麼,再見。

 

 

 

 

 

 

 

 

 

 

 

 

 

 

      讀完最後一封信,女人頭上的藍寶石髮飾在陽光下閃爍的七彩的光芒,和黑長髮搭配在一起如同一幅畫,令每個路過的人都不覺得回頭,看著她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影響力之大,讓看到的人都不自覺的跟著笑了起來。

      「布丁,我買好了,快點回來吧」電話那頭傳來一陣似哭又笑的聲音,背後夾雜了不少的聲音。

      『醒了嗎!』『喔喔喔!太好了!』『跟我換票吧!我的機票是第一班起飛的!』『行李我們來吧!』『我也要回去』『我也要回去看學姊!』『占領飛機囉~』

      突然所有的喧嘩聲都停了下來。

        『嫁、嫁給偶侯帽?』舌頭都打結成這樣,可想而知他有多緊張,雖然聲音抖成那樣、大舌頭如此嚴重,背後卻沒有剛剛的喧鬧聲,如此的狀況腦中都能想像一群人貼著手機的畫面。

      『嘿~放輕鬆,我想我習慣你的慌張了』女人輕笑出聲『當然不嫁』

      電話那頭安靜到如果沒有看到通話中,或許會以為已經掛了

      『不是說好了讓我娶你的嗎?』電話那頭恢復噪動,依然有人鼓噪著要搶下飛機飛回去,也有一票人決定讓票讓他們先回來,一陣陣的歡呼如同節慶氣氛,讓遠在電話這頭的人都感染歡樂的氣息,突然一陣清楚而熟悉的聲音在此格外清晰。

      『我的聘金要五盒布丁和一隻天燈長頸鹿』電話這頭的人不顧形象,直接在公園裡笑出聲,眼角還泛著淚光,連一旁的護理人員都跟著笑了起來『好,我給,我都給,你這輩子接下來的布丁都由我買單,你要幾隻長頸鹿我就畫幾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