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作品韓版授權
HOT 閃亮星─丁凌凜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集-必須認識你

      發生事情是必需,並不是因為特別,而是這些都是必須或是發生時單純剛好是你罷了,無關你的幸福、想法、性別,只是單純的剛好和必須,支持這種想法嗎?

      以下就舉個『今天在路上意外遇到一個女孩(或男孩),對他一見鍾情,我想認識他,我要怎麼做?』來當例子吧。

      假設在無限多的分岔路上,遇見了一個女孩,她說,很高興認識你,然後她轉身就走了,留在原地的我開始思考,她真的很高興認識我嗎?還是那只是個問候,說不定他連我的臉都還沒記下來,那麼我是否可以判斷成,今天站在這的人是誰都無所謂,不管胖、瘦、男、女,因為他給予的第一句話都一定會是,很高興認識你。

      第一個結論,你不是特別的,至少在他眼裡。

      往下走,那麼擦身而過的人突然和你對到眼了,他撇開了眼,你會在意他的想法嗎?你會開始思考,阿,我的臉剛剛是什麼表情?剛剛吃的海苔不知道還在不在嘴角?他對我有好感嗎?

      重點來了,不管假設再多的想法,如果你不去問他的話,那麼此題永遠無解,但是,你會去問路上每個跟你剛好對上眼的嗎?答案是不會,那這樣對方在想什麼還這麼重要嗎?為了一個,你一輩子也不會知道的答案而感到糾結,有點可愛,但更多的是浪費心力,還不如去思考下一餐要吃什麼。

      第二個結論,你也不是那麼在意其他人。

      一定會有人覺得這想法怎麼聽都怪怪的,相信我一定有,因為我自己也覺得根本胡扯,但我們的論點還是要繼續往下走。

      不得不說,你所謂的意外也就是隨機,真正的隨機好像有點遙遠,因為每個人接觸的族群其實還是特定的,早上七點出門的上班族、學生,一定有那種,公車、捷運上有你知道的人,你不知道他的名子(學生制服上可能有)、住哪(看哪裡上車或許可以大概的位置),但你知道的所有資訊就只有看到的那些。有時候會有種莫名的歸屬感,甚至可以看這些伙伴們來確定自己沒搭錯車,說遠了。

      第三個結論,你跟對方一定在哪擦身而過(其實這點只是因為我不相信一見鍾情罷了,別在意)

      所以一見鍾情只是你之前沒注意到他,當然相親那種就不太一樣了(但也有相親卻又是認識的,場面有時意外尷尬),所以相遇基本上是建立在某個關係點上,換個說法來說,你們就像是平行世界一樣,只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你們兩個有交集,這當然可以人工製造,但我並不是說那種咬著吐司的劇情,又扯遠了。我真想說的是,並沒有特別挑中你們去相遇,而是你們必須。

      別翻白眼,我知道很模糊混亂,以下舉例子的時間。

      假設你是個高中少女(或少年也可以啦),每天早上經過公園去上課,而對方是總裁(總裁也有女的啦)也要經過公園去上班,一個月有二十二天,一年就有兩百六十四天,你們一年就有兩百六十四個機會認識到彼此,有沒有突然覺得這機率好像很高?慢著,別想去公園走走,我還沒說完。

      機率高,但這適用於任何人,也就是你跟早上七點經過公園的人認識的機率都是這樣,而對他們而言也是,那怎麼沒有認識,想問這題嗎?覺得是因為習以為常?不~太膚淺了這答案,回到我們最開頭說的,你並不是特別的但這事情是必須的。

      來統整一下,你在經過公園的時候並不會覺得,認識這個人是必須的,因為第二結論『你也不是那麼在意其他人』,所以你並不會因為跟這個人對到眼之後就想知道他的想法,那麼機率在高都不會認識他的,相對的假設你是總裁(別得意,全台灣職也密集度最高的就是總裁),那位和對方不來認識你?因為第一結論『你並不特別』,除非你在臉上寫著我是總裁。

      結論就是,不管機率有多高,你判定不需要的話,那麼就永遠也不會認識他就算他是你鄰居,一定很想說這是廢話吧?是,他就是廢話,誰不知道認識一個人有多難,而且還是從你每天都必須經過的地方,通常會行動都是你已經不會再走這條路的時候,人之常情,想避免被打槍之後的尷尬。

      好,上面的例子『今天在路上意外遇到一個女孩(或男孩),對他一見鍾情,我想認識他』

      第一結論,你不特別。

      第二結論,他不特別。

      第三結論,你們一定在哪遇過。(我就是想針對一見鍾情怎麼樣)。

      那麼還想認識他嗎?

      『如果這是必須的相遇,那麼該去要電話的人是你』

      簡單說,如果是我去要電話,那就變成我和他的相遇是必須的,但因為第二結論,請讓我拒絕。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你會自己找到活路,所以可以不要來煩我了嗎?

      我的好室友。

      「我只是請你幫我要個電話,你有必要這樣嗎」看著信箱裡的長篇大論,寄件人是在熟悉不過的名子,現在臉上的表清都不知道該怎麼擺了。

      「這已經是第二十次你要我去要電話了」坐在背後的室友連頭都不回,平穩的敲著鍵盤,神態自若,光想到這篇怪理論是他帶著這張淡定臉打出來的就覺得好笑,在點開的瞬間差點把嘴裡的茶噴出來。

      「不過前面的十九隻電話呢?都被打槍了?」這才轉過身來,平淡的目光隔著鏡片更顯得銳利,尤其還帶著同情

      「下次去找爛爛阿,他不是跟你同班?我都覺得我快被警局通緝了」嘴裡得一口茶點往他身上去。

      「哈哈哈,他叫賴賴不是爛爛阿~你到底幾天沒睡了阿」我也是學期中才發現的,他只要一沒睡覺就會開始大舌頭,而臉會比平常更加僵硬「賴賴一定會去大肆放送阿」

      「所以,拜託啦」我低頭’雙手合十。

      「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種怪室友」只嘆了口氣並不打算繼續追究,但也沒答應。

      「我可是優良好室友喔~」我笑道。

      你只嘆了口氣而後轉回電腦方向。

      我根本找不到活路,那些電話我根本一隻也沒留,一切都只是為了認識你而已。

      「為了報答你,這次我請你去看電影吧?」你頭也不回的點頭表示同意,自然你也不會發現我嘴角的笑意。

      啊,用你的說法是,『因為你是我必須認識的人,所以我會不擇手段的去認識你』,可以這樣理解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