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集-初生之犢不畏虎

這是和墨的新活動方式,一起共訂月主題,然後週主題輪流(固定星期三更新)。

這是FB粉絲頁(FB名稱    墨天城):

https://www.facebook.com/%E5%A2%A8%E5%A4%A9%E5%9F%8E-203862493121759/notes

2016的八月

月主題_假的

週主題_都是你的錯

      我失去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本來想,如果我跑上去,不管一切的追去,或許找得回來。

      所以我開始不顧一切的跑,路上總有人呼喊我的名字,個個都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那些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臉孔,總是讓我有些緊張,雖然和記憶裡的他不太一樣,但一聊開才發現,他們依然是那個下了課也不管你要不要,總拖著你上福利社的闊少爺;或是那個考試前總喊著「沒看書,死定了」,可眼睛明明就掛著黑眼圈的叛徒;還有那些下課喊打球、上課喊打球、體育課喊打球、數學課也喊打球,好像下禮拜要參加NBA一樣。

      有的尷尬、有的熱情、有的當父母了看起來真的頗成熟,因為我還在趕路,總是短暫的說說話就走,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前進,那種急著尋找什麼卻沒有方向,只能繼續走著好說服自己有所行動、有目的,並不是無所事事的人,如此而已。

      可能過了很久,也可能只過了一個街口,腦袋裡一片空白,只覺得現在回頭毫無意義,但繼續前進好像也是如此,在漸緩的步伐裡開始回想為何會走在這條路上。

      答案到現在已經有點模糊、遙遠,回想從前那個什麼都說「沒問題的」的自己,現在只覺得天真、可笑,那麼以現在這個狀況來看的話,我想等到「夢想」被磨損到接近零的時候,就會知道了,關於我尋找的是什麼和我是否真的找到了。

      所以我選擇了不回頭。

               

      「喔呀?前輩今天這麼早下班?真悠閒」一進咖啡廳就看到角落坐著熟悉身影「聽說你們上司差點把辦公室給燒了」

      「囉嗦」被搭話的黑髮男子看著窗外,頭也不回的道出兩個字,兩手交叉在胸前,顯然他的火氣也還沒消。                

      「行行好~你們那邊氣氛融洽我們這邊也會好過的」拉開椅子就一屁股坐下,也不管對方明顯翻了白眼「我也不想像你媽一樣囉嗦阿」                

      「那就別說話」對方淺淺的一笑,那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令人寒毛直豎。

      「嘿,別這樣跟你媽說話」依然帶著剛進店門時的笑容,只讓人替金髮少年的人身安危感到緊張「我知道你現在壓力很大,但你可不能在這放棄,為了媽媽我也好~」  

      看著黑髮男子滿臉的殺氣,不知不覺以桌子中心,半徑三公尺以內的人都結帳離開或是退到別處。                

      就在大家屏息以待,戰火一觸即發的狀況,劃破空氣的卻是一聲微弱的嘆息。

      「你不是我媽」黑髮男子終於將臉轉向對方,表情已經不在眉頭深鎖,至少比剛剛烏雲壓近的狀況好上許多「也好險你不是」                

      「哈哈哈,終於知道我的重要了吧~」對方倒是不以為意的拿起剛剛店員三步併兩步送來的果汁,雖然他忘不了店員眼裡充斥著淚水,和一堆他摸不著邊際的話,像是猜拳怎麼會輸之類的,他只簡短的歸納出一句,現在的工讀生真辛苦。                

      「不,是因為我不可能揍我媽,你的話,我能」聽著對方毫無笑意的話,金髮少年這才第一次發現自己好像被恐嚇了。                

      「哈哈哈,拜、拜託~你可是鼎鼎有名的老、老前輩,怎麼可以就這樣輸、輸給那個老頑固!」少年顫抖著將果汁送往自己的嘴巴,不忘撐著臉上的笑容,但終於意識到何謂恐懼的他,現在表情只能說相當扭曲「我、我可是相當、相當支持前輩的!」                

      「剛剛的颯爽設定呢,唉......別緊張,我才不動手」看著對方手上的果汁就好像有生命般扭動著,本來嚴肅的表情不知不覺已經慢慢放鬆,啜了口咖啡,這才突然發現剛剛少年語中的含意。

     

      男子略顯驚訝的愣著,反倒是那位少年正一派輕鬆的檢視著手機資訊。

      放下手上的咖啡,帶著最純粹的疑惑開口「......所以你支持我?」

        「當然!」聽到了對方那絲毫沒有猶豫的回答,臉上帶著笑容、信任和更多的尊敬「前輩說的都是事實阿!」                

      「哈哈,在辦公室可別說,會被炒魷魚的」雖然這樣說著但表情卻變得溫暖起來,帶著與剛剛截然不同的淺淺笑容「謝謝」                

      空氣恢復流通般,咖啡廳的氣氛也開始緩和起來,連剛剛空下來的桌子也慢慢有客人坐上位置,大家閉口不談剛剛那詭異的狀況,就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三個月後,他們在次出現在同樣的座位上,但氣氛跟上次不太一樣,兩人皆處於一種無力的狀況。                

      「大叔,可以告他們嗎......」少年癱軟在椅座,整個人像是沒有骨頭般,雙眼渙散得盯著天花板,如同在跟空氣說話。                

      「省省力氣吧,反倒是你怎麼也一起被掃出門了?」男子啜飲著咖啡,雖然不像少年一樣誇張,但充滿疑惑的眼神裡仍透露出一絲無奈。                

      「我小時候都是一個人看家,那時我媽買了很多的書和雜誌給我看」維持著那奇怪的姿勢,但男子沒有中斷他「那時阿,我看到了關於大叔你的訪談喔!」                

      本來不以為意的男子放下咖啡仔細聆聽著,整個人像是定格一樣,連呼吸也不敢太大力,就深怕錯過任何一個字。                

        「那時候我就想,『阿,這就是我心中所想的正義!』然後我記得後來......耶?嗚哇!」少年像是被電倒一樣整個人彈起來,對面的男子也察覺自己剛剛的蠢樣,裝作從容得拿起咖啡「奇怪?後來我怎麼沒有印象了?」                

      包含差點將咖啡一口氣往他潑去的大叔,整間咖啡廳所有人都想給上一計白眼。                 「阿阿,不過被開除了呢,同病相憐的大叔」少年好像沒有察覺剛剛發生的任何事,只拿起桌上的果汁嘆氣,樣子像是瞬間老了十歲。                

      「說來也是你的錯」男子沒有笑容的盯著窗外,但焦距像是在更遠的地方、思考著什麼,儘管面無表情可沒有之前那種壓迫感,而是一種釋然,一張如釋重負的臉。                

      「我害大叔被開除的嗎!」少年一聲驚呼,兩手抱頭碎念著,臉上的表情是如此猙獰,掙扎、混亂全扭曲在一起般。                

      「是,但也不全然是」男子淺笑然後沒有再開口。                

      三個月前的今天,他在少年身上看到答案,而那個答案正是年輕時的自己所給予的,被那個自己朝笑天真、可笑的過去所拯救,說實話,是有點不甘心、驚愕,卻又......。                

      「大叔,接下來怎麼辦?」少年一如三個月前,喝著果汁滑手機,然後笑得燦爛。                

      「沒問題的」就像一開始一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ww
2017-12-06 21: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