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隔壁鄰居

      藏火租的小套房隔壁,搬來了一對情侶。

      雙方似乎都還是大學生吧。但即使像藏火這樣晝夜顛倒的調酒師,也曾在走廊上與他們擦肩而過。

      女方很小。不是年紀,而是身量。

      身高大約一米五三,衣服下削瘦的肩膀像是一捏會碎,纖細的腰身在寬大的衣著下若隱若現。

      更別提那柔若無骨的雪白皓腕,總是被她的男友小心翼翼的護在手心。

      黑色的長髮及臀,在與藏火錯身時總有意無意的撩撥他敏感的嗅覺。

      是花香。讓他近乎瘋狂的聞遍市售的所有高價洗髮精,卻找不到一模一樣的甜味。

      她的眼神是那樣單純而美好,彷彿從未曾被淚水侵犯、也未被世俗吞噬,像剛出生的嬰兒,入眼全是平安喜樂。

      這樣精靈般的女孩,是值得被細心呵護的。透過薄牆,隱約入耳的是那女孩輕靈的嬌聲脆語。

      藏火側身靠著相鄰的那面牆,緩緩閉上眼。那麼美麗而純粹的愛人,永遠不會是他的。

     

      從沒聽過那女孩有一絲不悅。即使她的絮絮叨叨總得不到男友的回應,她還是笑語依然。

      卻忘了從甚麼時候開始,即使緊靠著牆,也聽不見女孩的消息。

      或許是搬走了吧。藏火有些悵然。

      他終於找到那香味了。來自一罐百元上下的廉價洗髮水,一樣的香味,卻少了點甜。

      藏火沒有使用那罐洗髮精。或許再也見不到她了。

      月曆又撕了一張,隔壁不再寂靜無聲。那男孩似乎換了個女友,卻時常發生爭吵。藏火睡不著。

      他把床換了位置,卻避不了歇斯底里的侵擾。

      「……你為什麼還跟她有聯繫!?你不是,已經跟她分手了嗎!」嘶吼。

      「妳搞清楚,是她自己還糾纏不清的!她說要還我東西,我能拒絕嗎?」辯解。

      「就拒絕啊!一點小東西而已,特地來還?那個婊子根本是還對你有意思!」嘶吼。

      「妳可以冷靜一點嗎?就算她有那個意思,我沒有啊!難道妳不相信我嗎?」辯解。

      藏火疲倦的閉上眼,將棉被蓋到頭上,像是一具無頭屍。

      最終還是沒能睡著,惺忪著睡臉直接去上班。

      「阿火啊,你臉很臭欸。我剛剛還以為你被昨天那個大佬帶出場操了一天。」臉上穿了幾個洞的駐唱笑嘻嘻的湊近,又被藏火隨意地打發走了。

      在這種汙濁的地方,找不到小指大的淨土。

     

      隔壁終於消停了些。滿是倦意的他終於得以進入夢鄉。

      並不是特別淺眠,而是聽著尖銳刺耳的女高音,連心情都一併浮躁起來。藏火不住地懷念起那女孩,那個嬌小如動物般的女孩。

      ……。

      「滾!妳來這裡做甚麼?妳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個的事情嗎?」

      又是她。那個吵鬧不休的女人。被驚醒的藏火有些惱,煩躁的低吼了聲,正要抓過被子來阻隔噪音。

      「他已經不愛妳了!妳拿這些東西來他也不會收。……他?他在裡面啊!是他讓我出來見妳的!」

      藏火爬起身,悄然開了房門。

      許久未曾見過白日,純白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

      隔壁鄰居安靜了下來,那個妖冶的女子愣愣地,看著近乎一米九的藏火。她的面前,那纖弱的嬌顏冰封著,往日的明媚不見蹤影。

      「……很吵。」沉默了許久,只能擠出這樣不輕不重的話語。

      濃妝艷抹的女人落荒而逃,重重關上了門。

      許久未見,那女孩又消瘦了些。半瞇的眼眸不再神采飛揚。

      「謝謝。」終究還是擠出一抹悲愴的微笑,轉身離開。

      甜的。不再是花香,卻依然散發出一股撩人的香氣。在濃重的悲傷間穿繞,作繭自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