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仿写] [微腐] 雪迹。

王国的雪一下就是一整年。庞大的王城被雪覆盖着仿佛厚重的白色毛衣,一出门就是铺天盖地的白。

卫城手中把玩着魔法变出来的火焰取得那小小的温暖,转头问弟弟:“卫辰,这雪什么时候停?”卫辰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拿着一本魔法古典书研究着。

    “还得下个大半年吧。”

一整年的雪,下得连时间昼夜都分不清,人们有时会指着白白的天空说,咦,晚上了。

因为是下雪最多的地方,人们称它为“冰雪王国”。

卫城披着厚厚的毛毯,虽然起不了多少作用,他还是披着飞快地往皇殿走去。

    “父皇,这雪下了多久?”每天去皇殿似乎已经成为习惯。

    “只下了半年呢,还有大半年啊。”父皇慈祥地对他笑着,笑得没有烦恼,随后又忙碌于奏折之中,直到烛光把皱纹照上他的脸。

每次的雪季他都重复着这个疑问,希望能得到不同的答案,但那不同的答案似乎不会出现。

雪本身不冷,但寒流一来,刺骨的冰会贯穿骨髓。卫城魔法底子不错,区区寒流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一口呼出混浊的白气,回到了刚才的书房。

    “卫辰,雪那么大,我要怎么去找洛亚?”他站到落地窗前,看雪在高空呼呼吹过,落在底下看不见的白里。

    “雪终究会停的。”卫辰抬头看着他,右手变换着红色的火球,传到卫城面前让他取暖。从雪刚下了不久开始,卫城就一直嚷着要找洛亚。“你学好魔法,下多大雪都能去找她。”他深知卫城的目的,却迟迟什么都没说。

洛亚是离王国不远处的一座山林里操控冰雪的女巫师,所有冬天的雪都由她掌控。不过,冰雪的力量远比洛亚本身还要强大,她曾一度驾驭不了力量而失控,使整座山林永远被雪覆盖,连太阳也无法溶化它,洛亚也就此消失了踪迹。

王国的雪季一来,就会毫无控制地狂下整年才渐渐退去。很多魔法师因抵抗不了内寒而变成活雪人,卫城至今都忘不了他们那时候的模样。头发变成雪白,包括眉毛、嘴巴,都冰冷得刺骨,他们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但是还活着,他们的躯体永远都不会腐烂。变成活雪人的那一刻,他们的眼睛,都变成了迷蒙的灰。

就连王国里的法师也束手无策,王族说,这是王国的宿命。人们说,这是神明的惩罚。

无人逃得过宿命,无人能够改变神明的旨意。隔三年下一年的寒冬,一次比一次冰冷。到了卫城这一代,从小就听说过王国的历史听说过洛亚的故事,卫城对于洛亚的存在深信不疑,他觉得洛亚其实还在那座山林里,默默凝视这长年落雪成白的王国。

人们都对那个山林敬而远之。听说,山里的恶寒比王国还要严重、那里的空气只要轻吸一口都会受内寒、不小心闯入便会中巫师的法阵变成祭品,各种危言骇世的传说像魔音刻在人们的记忆里,使那座山林充满着恶毒的诅咒。

    “不要跟父皇说我去找洛亚。卫辰,我回不来的话,这里就靠你来了。”卫城披了披风,握着卫辰的肩膀,手指无意识收紧。

    “别去,你现在去会被内寒弄死!”卫辰也听说过山林的传说,他少有激动的语气,但这次他真的很怕。他知道,想见洛亚是卫城的执著。他一向轻率,但决定了的事是非做不可,更何况是已经执着很久的事。

    “如果我的死可以替换王国的宿命,我愿意。不论谁当上皇,对我来说都一样。”卫城看着他,笑得很深,仿佛这是最后一次对他笑了,最后他看着他消失在苍茫中。

——————————————————————————————————

卫城一路飞奔,霍霍的冷风灌满披风,飘扬得像一面旗帜。去山林的距离不远,很快他就看见杂乱无序的白色雪树高高直立着。他停下脚步,慢慢走过去。周围的野草也被雪覆盖,美得不真实。卫城想伸手去摸,但突然想起内寒会通过接触进入皮肤深入骨髓,他就只敢用眼睛看。

他不知道怎么找到洛亚,心里也没底,也只是一路走走停停看看。山林里的空气称不上寒冷,但比王国的空气好很多。他转头看自己走过的路,雪地被踩踏出一个个浅印,他惊愕竟然走了那么远,继续往前走的脚步更加重了,发出沙嚓沙嚓的声音。

    “卫城,一定要回来,王国未来的皇,只能是你一个。”离开前卫辰说的话不断转在他海里转,既然挥之不去,就任由它像鸟一样盘旋。这片安静而美丽的山林里,卫城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那些树木野草虽然没有枯萎,可是全都已经停止生长,时间好像已经永远静止在这空洞的瞬间。

卫城听见轰隆隆的震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地面里强硬地窜出来,然后疯狂地长高成一棵通往天空的树。

事实上,窜出来的不是通往天际的树,是万物旋绕的深渊。

雪地上出现了足以吞噬一座山的超大漩涡,缓慢而强力地吸附着周围的气流,卫城在边缘用魔法定身,边防身边闪避从漩涡里像触手般冒出来的闪电,那些闪电一冒就是四面八方,想要同时躲开是不可能的,他的披风被撕裂,毛衣被刮出大大小小的裂痕。卫城使用激流应付扑面而来的闪电,激流在空中碰撞发出刺耳的锐利,然后变成银色的光闪瞬即逝。漩涡仍然轰隆隆旋转着,以地动山摇的力量摇晃着整座山林,卫城面对着当前的危急完全无法思考太多,过快的应对能力已让他额头上泌出一层细密的汗。

无论多么高强的魔法,都难以预料暗箭难防。

一道闪电迅速从后方贯穿卫城的身体,一道冰冷滑进他背后,两手失去控制一松,无数闪电贯穿了卫城身上的每一个地方,卫城只感觉到彻骨的冰冷在撕裂着他的身体,那股寒气在他体内四处乱蹿乱撞搞得他的意识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清醒,他紧皱双眼想把寒气逼出去却已经魔力过剩,紧握得发白的手指逐渐松开、紧握,最后松开。

原来呼吸停止比想象中还要简单。

王国里,依然大雪纷飞。卫辰依然抱着一本魔法书籍,站在落地窗前变换着魔法。他似乎永远与世隔绝,连站在庞大的落地窗前无距离的雪花,他也顾不上欣赏。他与父皇的关系指尖可测,卫辰是他最亲密的亲人,如今他走了,原本宽敞的书房似乎更加宽阔寂寞。

他望向窗外的飞雪,伸手轻触玻璃,指尖传来的冰冷冻得发疼。长年以来待在书房的他已经习惯了书的温度,不是惧怕内寒,只是接受不了外面的温度。外头那连火焰都无法点燃的温度会让他身体疯狂地疼痛。

放下手中的书,他低头思考着,最后他决定向父皇说明白。

憋着浑身的不舒服一路小跑着抵达皇殿,从父皇看见自己时那惊愕的神情中卫辰了解到自己是多么孤僻。一五一十告诉说明后,他发现父皇脸上的细纹似乎深了很多,他斑白的双鬓看出了岁月的痕迹和此刻的苍白。

    “如果母后还在世,恐怕现在去那山林的就是她了。他们两个都一样,对洛亚的能力深信不疑,认为王国的命运可以反转……”卫辰听见父皇哽咽下去的眼泪,总会想起母后辞世时惨烈的模样。他低下头,吐出几个字:“父皇别提这个好吗。”

    “卫辰,你要知道有个万一。”

    “我想知道的,是他何时归来。”最后卫辰失望的离开了皇殿,无数小雪飘落他头顶,落在他紧握的拳头上,在他幽黑的发丝化开来,他英气的面容仿佛铺了一层冰凉,全身的皮肤血管都在发红发疼。

他想起他爱不释手的魔法古典里,有着这样的一句话。

    “重生吧,挣扎是无用的救赎。”

此时,铺满冰霜的野草上躺着奄奄一息的人,双眼紧闭,全身冰凉。

    “为什么来这里?你不应该来。”清冷的声音掺着模糊的悲伤,她把卫城抱进怀里,慈爱地抚摸着他柔软的黑发,仿佛母亲般细心呵护着。

卫城眯开眼,从迷糊到清晰能看见眼前的人,他急切地想要张嘴想要说话,但是他太冷了,冷到没有力气。“救…雪……”这已经是他的极限。眼睛再次闭上的时候,眼角流下一行温热。他脑里满满都是她悲伤的样子,他想起了母亲。

洛亚,他找到了,但他已经不能回去跟卫辰分享他的心情、不能和卫辰亲眼见证王国的变换、不能一起呆在书房里练习古老的魔法,好像,再也……什么都无法做了。

他知道或许会回不去,但此刻真正到来时,他突然很想回去,回去书房里那段等待雪停的日子。

洛亚轻轻撩去卫城身上积累的冰霜,白色裙袍似烟飘起,变成活雪人的他身体变得很轻,发白的嘴唇和头发让他完全变了样。他已经不是冰雪王国未来的皇了。洛亚抱着卫城飞回王国,在半空凝视着漫天冰雪的王城,面无表情的想着。

她低身降落,倾泻而下的头发遮住她的脸,眼泪滴在雪地上蔓延开来出现一层薄薄的霜。

“卫城,这雪很快就会停了。”她在他耳边低声说着。

看见洛亚时卫辰总想起皇殿庭苑里到了夏天长得茂盛的风铃草,他甚至觉得一脸悲伤留着眼泪的她还是很温柔。他和她,站在皇殿的门口,互相对视着许久,谁也没有说话。

    “我把卫城带回来了。”洛亚开口打破沉默。

卫辰走近她怀里的揽过卫城,膝盖随着手上的重量慢慢弯下,蹲下。他微微啜泣着,喉咙里翻滚着模糊的声音,眼泪滴在卫城的眉毛和额头上,寒流和手里那股冰冷覆盖在卫辰的指尖和面容。

洛亚没有说话,她凝视着卫城安静的脸,满脸泪痕。

雪随着风苍茫地降落,融在她发红的眼眶里。

——————————————————————————————————

卫辰手中依然拿着一本魔法古典,左手拿书右手变换着魔法,霎时间已经是过了十年。十年间的变化不多,唯一不同的是每三年下一年的寒雪已经没有了,王国恢复了季节,而卫辰也登基成皇。他看着为他欢呼挥舞的人们,泪流满面,因他想起了卫城离开他时那深深的笑。

洛亚在解决王国的雪灾之后已经离开,回到那个白雪覆盖的山林中消失了踪影。

卫城虽然还活着,但变成活雪人的他与死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卫辰用力的看着他,想把他的模样深深刻在脑里,直到灵柩被盖上,埋葬进土时,卫辰满脸都是泪,全身泛着冰凉一阵一阵的痛,他就这样任由眼泪滴在盖着灵柩的土上,而父皇随后也沉睡在远方的梦境中,再也没有醒过来。

卫城离开不久,卫辰总是在发着同一个梦境。梦里他赤脚行走在无际的雪地上,感觉不到任何寒冷和疼痛,他就这样盲目地一直走,直到他看见那熟悉的脸和灿烂的嘴角。卫城对着卫辰,笑得很快乐,很明亮,接着如烟般消逝,仿佛生无可恋。

而卫辰惊醒的时候,总是满脸眼泪。

卫城,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可是现在连想看你笑,都变成了奢望,他悲伤而难过地想着。

对王国来说,十年的变化足以改变宿命,对卫辰来说,十年足以改变一切。

日复一日,他成了骄傲而孤僻的皇。

他长得很高大俊俏,五官跟卫城很像,不同的是他脸上总是弥漫着悲伤。人们说,他是历年来长得最好看的皇,也是历年来最沉默的皇。除了上奏处理奏折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拿着魔法古典,左手执书右手变幻着不同的魔法,站在落地窗前,却没有看过窗外一眼。

人们都说,他是历年来最寂寞的皇,却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寂寞。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