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寫手20問

  01.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它的由來)

沁茗,一個是在無意識間自己出現的(?)

邵璟的邵是自己覺得很帥的電視劇角色,璟是不知怎麼取的

↑好像都沒有認真取過一個有意義的筆名#

0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從國小五或六年級那時候吧,因為論壇裡面很多人都在發表文章(那時論壇裡還很多人啊、唉)整個看過一輪以後就覺得:嗯、我應該也可以?

後來想繼續寫下去只是想讓別人看見我心裡的世界而已,還有就是同人#(因為想讓那些角色有著不同的可能)

0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平凡溫和?其實我覺得自己敘述自己的文風好像都不太準#

0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結構不夠嚴謹且沒有組織(可能因為以前都不寫大綱的緣故),文字敘述粗糙、不懂得如何營造氣氛,常有些重要部份都只是一語帶過、太過簡略,角色設定不夠明確且過於單調,缺少層次。

(雖然現在不知道有沒有進步#)

文風太歡脫(x

05.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文字方面喜歡特別誇張歡樂的,或是娓娓說來那樣地溫馨平和←感覺差好多

故事走向的話啊,如果過於單調是希望後面峰迴路轉?

0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筆桿要爆炸了)

虐!文!

還有描述角色情感的時候。

     

0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故事推演的過程

還有,H#####

08.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文章的話如果是靈感一時爆發,兩個小時應該能出一篇5000字的

小說的話......((望天

09.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假設動筆指的是開始寫正文)

有時候根本就沒有準備,有時候準備了三四年還沒開始#

10.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安靜,其實沒有很大的困擾。

11.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式等)

打字派,用WORD,手寫只有國中畢業前那段時間那篇騎士文有過而已,因為去學校不能帶電腦#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沒有,我連作文都不打草稿的你說呢#

不過之後還是會修文啦,修過以後......這個別提了#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沒有欸,不過喜歡寫的片段是心靈層面(?),不管心靈上有什麼掙扎都喜歡。

14.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好多噢,挑幾個講就好了#(都講職業的好了)

安德魯‧克萊門斯,他的語調通常都很輕鬆,看得人也可以很順地從第一行看到第二行,完全不需要費力地推移,而且劇情中總是在平淡中起些波瀾,卻不會感到突兀。

林海音,喜歡她和琦君的文風(但還是偏愛林),那種有著特殊韻味的散文或故事很令人回味再三。

好像沒什麼影響吧#倒是希望變成他們那樣而已##

     

15.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當然想過啊#

作家應該是不可能了,不過以後還是會繼續創作

想過以後去出版社工作。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認識了很多朋友,也許有些只能陪伴我一兩個月,不過總有一兩個能陪我幾年,而幾年之後,希望還能一起在創作這條路上走下去。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熱衷程度?好難描述啊#

會一直寫下去吧。

18.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都挑目前還記得的#也許有過比這兩段更喜歡的吧,不過一時記不太起來*

同人:

      不知從多久以前,魏家就一直是這個小村莊裡的望族,產業類型多得不可細數。附近幾個較富饒的城鎮,要有人沒聽過「大魏府」名號,那肯定是新搬來的,因為大魏府的產業,在附近可是無人能比,聲望也只比軍人世家的葉家略低一些而已。

      大魏府從以前人丁就不興盛,這幾年更是單傳,到了最近一代,好不容易有了兩個兒子。

      年紀較大的,叫魏琛。

      說起魏琛,也是個有趣人,二十幾歲時魏父都打算把家業慢慢交給他了,他竟一溜煙跑得不見人影,再過個三五年後才帶著滿身傷回來,也不知是去做了啥。

      魏父沒問,或許他不想知道也沒興趣,也或許他對他的大兒子早已不抱期待。

      據一個魏家家僕的描述,在魏琛踏進家門那天,魏父只是冷靜地點點頭,抿了下剛就口的茶,和一個師爺討論完薪水支付的問題後才面向魏琛,然後頭也不抬地把一家雜貨店的鑰匙交給他。

      誰也不知道魏琛心裡在想什麼,也是有人曾去問過,但魏琛一轉頭就朝那人噴了滿臉的菸。

原創:

      又是那條深夜時的街道。

      雖然因為是在夢裡,所以模樣有些模糊,甚至有些地方和記憶中不太一樣甚至扭曲變了形,但他是絕不會認錯的。

      他已經不知道看到過這條街道幾次了,因為就只是季家外頭那條回季家時必經的小巷而已,一年就走了上百次有了,但從十歲那年開始,他就怎麼也不願自己一人在深夜時分走經此處,不過他沒敢讓任何人知曉--就算是和他認識最久的季璐宸也不知道--一個一米八一的漢子不敢在深夜走上某一條巷子?這太丟人。

      還記得那天是出國玩回來的第一天,因為前幾天和叔叔阿姨和季璐宸出去玩了幾天,和補習班請了將近一個禮拜的假,所以回來後拼命補之前的課,那天他光補數學這一科就補到晚上九點多。

      雖然當時才十歲,但補習班的功課還是很多的啊。

      所以走上那條街道時也已經要晚上十點了吧。

      整條路上一個行人都沒有,只有他一個人的影子被昏黃的路燈拖得長長的,當時還不足一百四的身高,被燈光一照瞬間成了一百九,倒是讓當時的自己看得津津有味。

      明明沒裝多少書卻因為背久了而感覺有些沉的書包壓在肩頭,手裡提著餐袋裡的餐盒隨著走路抬起腳的幅度發出喀喀喀相互撞擊的聲響,那時他心裡其實是沒有恐懼的,因為就當時的他來說,並沒有覺得此時可能有什麼事會發生。

      --因為不知道此時擁有哪些可能性,也因此無懼,童年的歡樂都是源自於此的吧。

      他還在想著他下課前沒解出來的那題數學、想著季璐宸有沒有偷把他的咖哩飯吃掉,還有想著路邊那隻貓為什麼看到他就要那樣快速地跑走。

      然後他聽到十分響亮的一聲「喨!」緊接著,後腦杓傳來像要裂開的巨痛讓他瞬間窒了息,然後他就向前趴倒在柏油路上,當時他的最後一個意識,就是頭平貼在地上時,平視著一台汽車下的一隻花貓,牠面無表情地用牠碧綠色的眼珠凝視著他,身子跪伏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那表情,多麼地冷漠。

      當他再次醒來,就是躺在醫院裡頭的病床上,聞著那過於純粹的消毒味,頭還隱隱抽痛,空了許久的胃像是被用力拉扯後放在不適當的位置一般,具季叔說,他已經昏迷了一整天了。

19.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喜歡啊,改變啊好像沒什麼希望的,變得更細膩吧。

20.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這個就不點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