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未完成的遺憾(下)

下篇硬是給它擠出來了﹝汗﹞

雖然他比以前開朗許多,但僅限於熟人面前,對其他人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樣。

最誇張的是某天有個一年級小屁孩不小心撞到他,看見他的冰山臉後便嚇得大哭跑掉,有很長一段時間這件事被同條走廊的班級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想當然,在熱潮消退以前,他的臉從踩到狗屎晉升為鳥糞直接砸在他臉上。

於是我又開始勸他換掉那張萬年冰山臉。

「喂,你真的不笑嗎?笑一下嘛,笑嘛笑嘛笑嘛──」我很不要命地戳了戳他的臉頰問。

「妳是說這樣?」大概是被我纏得不耐煩,他撥開我的手,牽動嘴角的肌肉微微一笑。

「……算了,你這樣笑好毛。」我搓了搓手臂上不存在的雞皮疙瘩。

微笑瞬間消失,他聳聳肩,不可置否。

「如果這樣倒不如不要笑,反正那個一年級還是會被嚇到。」

「可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我是指真心的那種。」避免再看到方才的笑容,我趕緊補上後面那句。

他微微愣住,我才發現剛才的話相當不妥,容易讓人想入非非,「你……你別想歪喔,我沒有別的意思,純粹讚美而已。」

「妳也太自我感覺良好了吧,真以為我會誤會?嗤,別開玩笑了。」說完他一臉鄙視地看著我。

「……跟你講話真的很累。」我是說真的。

當時已經有臉書,我們也互加對方為好友,但之後我才發現在學校時他的劣根性只是冰山一角。

每次只要我一上線,他就傳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圖片,例如拉拉熊被五花大綁的模樣﹝這對喜歡拉拉熊的我是種折磨﹞,或是看起來很好吃的拉拉熊造型餅乾,他就在下面打一句「拉拉熊被爆菊了。」

當下我很不客氣地回了他一個字:「幹!」

當時只要有男女生交流過於頻繁,便很容易有流言,但當時的我真的像他說的一樣,是個很蠢又很遲鈍的人,而他是那種別人不管怎樣說他他也無所謂的個性,所以我們的相處模式依舊。互教對方、互相打嘴砲、單方面被我打、被我和我朋友打、沒事傳些令人崩潰的東西讓我生氣……

很幼稚、真的很幼稚。

某天,我朋友一臉曖昧的問他:「欸我問你喔,你是不是喜歡淺淺啊?每次她補完習以後你都會黏在她旁邊。」

「喂,連妳也聽信那些阿里不搭的喔?」我好氣又好笑地看著準備聽八卦的友人。

我知道他對我沒有那種意思,所以我才能毫無顧忌地在他面前展現最真實的一面。我等著他說出像上次一樣的話,不意外地,他大叫「屁啦!怎麼可能?」且臉頰微微泛紅。

「唉呦~欲蓋彌彰。」友人曖昧的視線來回掃蕩我和他。

「欲你媽。」他沒好氣的說。

我大笑,沒有發現他與平時的不同。

要是之前,他一定會用鄙視的眼神來回檢視,一副「如果這個世界上女人都沒了只剩下妳那我還寧可去死」的模樣,附贈幾句傷害我幼小心靈的語句。

而且,在說話的當下,絕不會臉紅。

「欸,妳有喜歡的人嗎?」有一天,他這麼問我。

我皺眉,「你問這幹嘛?」

「無聊。」他隨口回應,「不說也無所謂。」

我望向窗外,假裝在欣賞風景。

答案是Yes,但不是他,是我們班的一個男生。

看見他的瞬間,我就栽了,而這一栽,就是兩年。

「鳳凰花很漂亮。」最後,我只說了這麼一句。

從那時候起,他不正經的頻率像跳針似的,聊天室幾乎快被他灌爆,我開始對他冷淡,不是因為當時的我察覺了些什麼,就只是心情不好,不想和任何人接觸,而他的舉動,無疑是在助長我的怒火。

『欸怎麼都不回我話?』他傳了一句話。

我默默看了一眼,下一秒把臉書關掉,去做別的事情。

心情不好的原因,只是因為要畢業了,我連向喜歡的男生告白都做不到,只能這樣到畢業,然後各自分飛。

「你要上哪間國中?」畢業前幾天,我問他。

他報那所國中的名字後,我一半覺得驚訝,他考上一間頗有名的私立國中,一半覺得理所當然,以他的實力,絕對不成問題。

畢業當天,有些人抱在一起痛哭,有些人互向嘴砲說些像是「終於能擺脫你了」之類的話,而我則是盯著他的背影,靜靜的,等待漫畫中英雄遇到危險時突如其來的力量或新技能幫助他打敗敵人。

很可惜我不是英雄。

望著他逐漸走遠的背影,我聳聳肩,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做些事情轉移注意力,很快就能忘了。

「江淺。」一道聲音驀地在我背後響起。

回頭,我看見他直挺挺地站在面前,我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說:「畢業快樂啊,你終於能擺脫我的碎碎念了,恭喜你。」

「……嗯。」他微微頷首,「畢業快樂。」

「謝啦!」我笑著說,不讓他察覺到一絲異樣。

回到家,原以為我會向偶像劇演得一樣,飛奔到床上然後大哭一場,結果很平靜,沒有一點想哭的情緒。

之後,我們雖然偶爾還會用臉書聯絡,但開學後次數便慢慢減少,之後杳無音訊,我也逐漸忘了他。

直到有一天,臉書提醒今天有一個人生日,點進去一看,發現是他。我眨了眨眼,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跳躍著,很快便打出一篇賀文,語氣與之前和他互打嘴砲時相同。

假裝我們依然很熟。

假裝我們這三年其實還有在聯絡。

假裝我們仍是當時的我們。

按下「送出」後,我往後一躺,腦裡浮現過往的點點滴滴,不知怎地居然想起朋友說我們兩個有問題的時候,他的一舉一動。

接著,是他問我有沒有喜歡人的神情。

再下去,是之後他突然暴增的不正經次數。

最後,是畢業典禮當天,他眼中的情緒。

和當時的我是一樣的。

我頓時無語,當時他表現得再明顯不過,可直到最後,我依然沒有察覺。

起身重開臉書,上頭的賀文彷彿在嘲笑我的無知及愚蠢。

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他,當時我帶給他的傷害有多大?我無從得知。

點開他的臉書,上次更新的日期是三年前,之後再也沒有動態。

這很正常,或許他仍在用臉書,只是很少更新,但我也沒有面對他的勇氣,一股愧疚感自心底油然而生,我不知道當他向我道謝我給他的祝福時,該拿什麼臉去面對他?

知道被你一直當作朋友的人喜歡你,難免會有芥蒂。

只是,會不會察覺的太晚?

『嘿,謝謝妳的賀文啊,不過我的生日其實是十月三號哈哈哈。』

他傳訊息給我時,是在我發賀文的一年後。

『靠原來你年紀比我大!』

『對啊,叫聲哥來聽聽。』

『白痴喔。』我送了張翻白眼的貼圖。

語氣依舊,但心態卻已不同。

我不知道螢幕另一邊的他,是抱著什麼心態跟我泰然自若地聊天,但我很確定──

有些事,說出來只會讓彼此受到傷害。

倒不如什麼都不說,假裝什麼也不知道。

────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