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未完成的遺憾(上)

──那時候的我們,過於天真,總以為事情會與我們所想的模樣發展,其實不然。

第一次遇到他,是國小五年級上學期中旬。

開學時全班都乖乖坐在位置上,獨獨空了一個位置,在周遭都坐有人的情況下顯得特別突兀。老師解釋班上有個同學申請自學,所以才沒來報到。

於是大家便很快遺忘這個人,約莫一個星期後也找到了各自的小團體。

猶記得,那是個晴朗的上午。當我和朋友在打屁聊天時,他便踏進教室。剎那間,原本吵雜的教室驟然寂靜,每個人的雙眼驚訝地看著這位不速之客,也包括我。

大家安靜的原因不是因為他長得特別帥之類的,純粹因為他來到的時間點太過詭異,期中考都結束有段時間了,為何會選在這種時候重返校園?

上課,他簡單自我介紹後便到屬於他的座位坐好。下課鐘聲一響,許多人便興沖沖地跑到他的座位邊攀談,但他從都到尾都冷著一張臉,一副別人欠他幾百萬的樣子,很快地,人潮慢慢散去,沒人想去熱臉貼冷屁股,自討沒趣。每次的科任課、體育課分組、甚至校外教學,他都是剩下的那一個,但他的表情總是淡淡的,一副不在乎的模樣。漸漸地,他成了班級的「邊緣人」。

我有幾次想和他說話,但在視線接受到那冷冷的目光,欲踏出的步伐便縮了回來,一次又一次,皆以失敗收場。

升上小六,母親幫我報名了托育班,當時其它天都上到三點四十才下課,唯獨星期三,吃完午餐就放學了。但好巧不巧,每星期三我得上作文課,回來時朋友功課都已經寫完,跑去和別班的同學玩了。寫完後也不知道朋友在哪,只能拿出隨身攜帶的小說解解悶。

我們的交集便是在那時開始的。

進到教室後,一如既往地從書包拿出作業開始寫,剛開始很順利,紙筆的唰唰聲不絕於耳,但隨著時間過去,聲音慢慢安靜了下來。我咬著筆桿,忿忿地瞪著紙上的文字,一行行潦草的算式寫滿了解題欄,但答案仍遲遲不肯出現。瞥了眼腕上的手錶,時間根本不夠,我胡亂寫了幾條算式,急得快要哭了。

忽然,有隻手抽走我手中的自動鉛筆,在習題空白處列了幾條算式,最後框了個圈,「要這樣算才對。」

我驚訝地抬頭,看見他始終如一的面無表情,對他方才的行為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謝謝。」

他聳了聳肩作為回應。

我重新算了一次,發現雖然算式只有渺渺幾列,卻完全符合題意,但和老師教得不一樣。

「國中算法。」看見我驚愕的表情,他好心替我解釋。

我眨了眨眼,吃驚地瞪著他,當時我在班上總是拿第一名,雖然數學是我的弱科,但在我們班上還是數一數二的,我不會的題目,他兩三下就解出來了?!

定了定神,我頗認真地問:「上次期中考你數學考幾分?」上次考試號稱有史以來最難的一次,連我也只拿了八十五分。

「九十六分。」他說。

「……那為何我還是第一名?」

「……我國語很爛。」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他的臉似乎紅了。

「平時老師的聽寫你都拿多少?」我繼續追問。

「……六十分以下,可以別問了嗎?」萬年冰山臉融化,取而代之的是……咬牙切齒的臉。

雖然不是燦爛的笑臉,但至少有表情了,嗯。

腦中轉過許多莫名其妙的想法,我看著眼前的人,一股想笑的情緒在心裡漾開,回過神時我已經趴在桌子上大笑,至於原因……我自己也不曉得。

在動漫語言中,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反差萌」吧。

「妳……妳笑什麼啦!」他氣急敗壞地低吼,臉上的紅暈更明顯了。

好不容易笑夠了,我抹掉眼角的淚珠,忍住笑意問:「我們來做個交易,好不好?」

「啥?」

「你教我數學,而我教你國文。」我用食指比了比我跟他。

「那我有什麼好處?」他臉上很明顯寫著「老子又不是吃飽太閒」。

「幫你把國語拉到及格。」我真心地說。

「……好,我幫妳。」他一臉被坑了幾百萬的模樣,臉臭的像是踩到狗屎,「但妳也要說到做到。」

「當然!」

於是,每個星期三下午便成了我倆的補習時間,長久下來我的數學真的有進步,而不知是我教得不好還是他本就是根朽木,國語依舊滿江紅,但已經脫離及格邊緣,有時還會拿到八十分以上的成績。

一年的相處我也發現他並不是像外表那樣冷淡,他很愛說話,只不過在這裡沒有傾訴的對象,他說我是第一個。

我問過他為什麼不常笑,這樣或許可以交到更多朋友,大家也不會再對他抱持敬而遠之的態度。

「又沒有開心的事,幹嘛像個白痴一樣傻笑?」他嗤了聲。

「可是我跟我聊天常常在笑啊。」

「那是因為我還沒看過有人可以蠢到這種程度。」他憐憫地看著我。

「……幹!」我很沒形象地罵了髒話,從此發現他的劣根性。

他的嘴巴很賤,總愛說出不討喜的話,然後被我揍,被打後仍不知死活地繼續說,又被我暴打一頓,一直重複這樣的循環。

漸漸地,他也和我的朋友建立良好的關係,我們時常一起砲轟他,看見他惱怒卻不知該如何表達的扭曲面孔總逗得我們樂不可支,那段時光是我最快樂、最無憂無慮的時候。

現在回想起來,雖然幼稚,但也很單純。

但我再清楚不過,那些燦爛時光,早已離我們遠去。

──我是分隔線──

最近找不回手感,所以發了這篇短文。原本只想寫一篇,沒想到可能會爆字數,所以拆成上下篇。

這篇我有在《剪刀石頭布》的活動中寫過,只是把它描述得更仔細一些。算是我自己的故事吧,不過當然和現實有些出入。(笑)

靈感君快回來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