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微甜的幸福》:白色情人節特典番外 (含官方Q版主角圖)

初春的清晨,窗外朦朧的天光挾著細雨,灑進微亮的斗室之中。廚房裡的謝武雄站在器具狼藉的流理台前,拈起一顆巧克力放進嘴裡。剎那間,疲憊的臉龐湧現驚喜的笑意:

太好了!終於成功了啊!

他振作精神,將巧克力一個個小心放進印花紙盒,接著繫上銀色的緞帶。大功告成之後,他抬頭看鐘,不覺鬆了一大口氣:

還好在六點前準時完工,這樣白色情人節的禮物就OK了。

幾天前謝武雄才從學生在臉書上的聊天內容得知,三月十四日是「白色情人節」,也是男方回送禮物給女方的日子。他想到上個月和戀人秦晏桐共度情人節,後來對方還做了灌模巧克力給自己吃,微酸草莓內餡與苦甜巧克力的完美滋味,讓他一直念念不忘。

直到他看見班上幾個小女生在討論中tag他說:「祝老師白色情人節快樂~~~(PS要記得回送我們禮物喔~XD)」,他才想起除了要回贈學生先前送他充滿同情的「義理巧克力」,也應該要準備禮物回贈給秦晏桐。

(儘管他很想回吐學生說:「你們送錯對象了,因為老師我早就死會啦(ㄏㄏ~)」)

送給小女生的義理巧克力,最佳選擇當然就是露露卡的白色情人節限定商品;但是謝武雄在為秦晏桐選購禮物時,卻遇到了大麻煩:他在台北各大專櫃到處試吃,卻都找不到理想的巧克力,因為沒有一家能比得上露露卡的手藝。

後來他趁著帶領田徑校隊去南部比賽的機會,抽空跑去幾間網路上大推的甜點名店,本來以為能夠買到合意的商品,沒想到竟然還是全部落空。

謝武雄在回程車上一路苦惱到台北,最後勉強做出風險極大的決定:

乾脆我自己來做「本命巧克力」好了,就算沒有很好吃,小晏他應該也能了解我的心意吧?

昨天謝武雄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立刻把握補休的機會,找來食譜開始試作。沒想到看似平凡的松露巧克力,做起來一點也不簡單,最慘的是味道和露露卡最基本的商品差了十萬八千里。經過無數次失敗,他只好上網求救,因為怕被秦晏桐查到,還去國外的社群用英文發問,但得到的解答還是沒有多大幫助。

就在謝武雄萬念俱灰之際,凌晨過後終於有好心人回po分享獨門秘訣,最後還特別強調:

「這個做法非常簡單,不過保證絕對好吃,請務必試試看。祝你好運!」

於是謝武雄依照好心人的食譜捲土重來,果然做出心目中理想的松露巧克力。他在滿意之餘,點開手機正要回覆道謝,這時才看到先前那位好心人又po了一段PS:

「希望你能順利做出巧克力。真羨慕你可以做巧克力送給愛人,因為我現在正在痛苦失戀中,巴黎天氣又差,再頂級的巧克力吃起來都味同嚼蠟……無論如何,祝福你和情人都能幸福!」

謝武雄想了想,很快敲出簡單的英文字句:

「真的很謝謝你,巧克力非常成功!很抱歉聽到你失戀的事,你人這麼好,將來一定會遇見真愛的,也祝你幸福!」

謝武雄回完之後,想起與秦晏桐慣常的互動情景,心頭不禁暖了起來。他默默感謝上天與祖靈的庇佑,又為好心人祈禱了一會兒,這才收拾東西,準備到校上課。

校園裡繁忙吵雜,一如往常:校隊賽後依舊努力練習,只是男生之間多了南部美眉比較萌的話題;七年X班的小屁孩們還是學不會帶球上籃,只會叫苦命的(老人)老師反覆示範;八年級的女生果然最貼心,收到回禮還會燦笑賣萌----

  「哇!是露露卡的限定商品耶~~~謝謝老師!!!」

謝武雄看著一群青春少女興奮雀躍、爭相上網炫耀,莞爾之餘,也就沒有嚴格執行禁用手機條例。他向學生揮手道別之後,微笑往辦公室的大樓走去,準備結束一天的工作,迎接屬於自己和戀人的白色情人節。

不料他才剛走到轉角,便看到學務主任站在體育組門口招呼:

「謝老師!今天下課比較晚?」

謝武雄當下忽然有股想要翻牆逃走的衝動,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主任好,不好意思我剛才在處理學生的事情,所以比較晚回來。」

「原來是這樣。」主任點頭笑道:「對了,有件事想請老師幫忙……。」

接下來的對話內容謝武雄幾乎沒怎麼聽進去,只聽見自己心裡一直大喊:

我不要做啦!我要去過白色情人節啊啊啊~~~

無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主任離開之後,只剩下謝武雄臭著臉走回座位,默默打開電腦。就在此時,手機響起清脆的提示音,原來是戀人秦晏桐捎來訊息:

「Hi,我剛到你家。菜都買好了,你看一下有沒有缺?」

謝武雄瞥見照片上豐盛的食材,心情頓時好了起來,隨即傳訊回覆:

「喔喔喔~~~看起來超棒的!辛苦你了~(啾)」

秦晏桐:「你在學校也辛苦了(啾?)。對了,要不要先幫你把菜整理好?你平常都怎麼弄?」

謝武雄:「沒關係啦,我回來再弄就好了,你先在家休息,看是要上網還是看書都可以唷」

秦晏桐:「那你床頭櫃上那些BL可以看嗎?(笑)」

謝武雄:「啊啊啊不要亂翻人家東西啦~~~那是我姊暫時寄放的,不是我的啦(汗)」

秦晏桐:「我明白了,原來是莎娜姊的珍藏。那不然我在家『全裸待機』好了」

謝武雄:「欸~~~?」

秦晏桐:「上次我們去逛書展的時候,莎娜姊買的漫畫封面上有寫。我看你在旁邊好像也挺感興趣的,後來就上網查了一下,想說或許來試試看(?)」

謝武雄:「欸欸欸~~~我只是……就好奇咩。話說為什麼你可以用這麼認真的口氣講這種事啊?」

秦晏桐:「我是認真的,所以才會來問你」

謝武雄:「問題是那個……那個一般人不可能會做啊(囧)」

秦晏桐:「對我來說那不是問題。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就會去做。所以你喜歡嗎?」

謝武雄:「唉唷好難為情喔……我……我是不討厭啦(囧囧)……可是今天還是先不要吧」

秦晏桐:「咦?為什麼?」

謝武雄:「我是怕現在還太冷,萬一你著涼感冒就不好了。還是要不要改到我生日那天[1]?痾我不是說一定要啦!!!(囧囧囧)」

秦晏桐:「OK,那就先不要,不然改成這個……」

    (武道限定)

愛の兌換券#10

穿著性感內衣

陪睡一晚   (+   ”H”吃到飽)

謝武雄:「天吶e04   [2](不好意思我受不了了)~主任剛剛才把運動會的公文急件丟給我,叫我加班一節課趕出來,可是我現在超‧想‧回‧家啊啊啊!」

秦晏桐:「WTF   [3](抱歉我也有點受不了了)~那我只能說老師請加油(拍拍),事情忙完快‧點‧回‧來(吃到飽)吧!」

謝武雄傳完「XDDD」的回覆之後,回到電腦前加緊趕工,總算在第七節下課前十分鐘如期交件,冒雨騎車趕回家。

冰冷的雨滴挾著風,不斷吹打著護目鏡,然而謝武雄卻渾然不覺,只是逕自微笑,一心一意朝著愛人所在的地方奔馳而去。

不知為何,謝武雄愈靠近家門口,感覺胸口就跳得愈厲害。他快跑上樓,喘著氣掏出鑰匙開門,才剛轉動一圈,門便自動打開,後頭走出身穿圍裙的秦晏桐:「回來啦?騎這麼快----」

「等一下!」謝武雄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瞪大眼睛指著秦晏桐手上鮮紅的衛生紙:「你手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剛才切芋頭去皮的時候,不小心手滑了----」

秦晏桐話還沒說完,謝武雄已經搶先一步,緊握住流血的手指:「還說沒什麼?你這裡血根本沒止住啊!快點按住傷口,舉高超過心臟,然後不要亂動,在這裡等我!欸,你有沒有在聽啊?」

秦晏桐眼看謝武雄已經進入緊急事件處理暨碎碎念模式,只好點頭遵照辦理,看著戀人快手快腳搬來專業急救箱,仔細清理傷口,一面將手指包上防水透氣絆,一面蹙眉低語:「不是說叫你休息在家等就好了?你看一不小心就切到手了吧?會痛要說喔。」

「抱歉讓你擔心了,我真的沒事。」秦晏桐苦笑道:「只是沒想到芋頭會這麼難切,看來還是切蛋糕容易多了。」

「你的手只要去切蛋糕就夠了,切芋頭太可惜了啦。」

謝武雄檢查完包紮密合度之後,這才如釋重負,伸手解下秦晏桐的圍裙,套回自己身上:「好了,現在『阿雄師』馬上就去開鍋上菜,人客稍等一下喔。」

秦晏桐眼底滿是歉意:「不好意思啊,我都沒幫上什麼忙。」

「那不然你親我一下好了,」謝武雄羞笑道:「這樣就有幫到很多忙了。」

秦晏桐把臉一紅,很快在謝武雄臉頰上啄了一下:「我親完了。阿雄師你快去煮飯吧。」

切,還說什麼吃到飽咧。

儘管謝武雄心裡不斷叨念,不過還是煮了拿手的酸菜白肉小火鍋和珍珠丸子當做晚餐,讓秦晏桐一飽口福;秦晏桐則在餐後回敬了經典的法式火焰可麗餅   [4],讓謝武雄大呼完敗:「這真的太厲害了,這樣我的巧克力完全會被比下去啊!」

「咦?你會做巧克力?我怎麼都不知道?」

「沒有啦……就做了一小盒,想說送給你當禮物。」

謝武雄赧然說完,從冰箱拿出紙盒,放在秦晏桐面前:「可是你不要期望太高喔,這個跟露露卡比起來還是差太多了。」

秦晏桐打開包裝,眼前的粉櫻和紙方盒裡,裝著大小不一的松露巧克力,賣相雖然不甚完美,卻隱約透出樸實親切的氛圍,令人想起鄰家男孩純真的笑顏。

於是他拿了正中央的那顆巧克力,放進嘴裡含住。驀然間,心頭紛然湧現無數感受意念,夾雜著驚嘆與疑問:

這……入口即化的甘納許內餡、還有緩慢灼燒的烈酒後勁,明明就是當年法比安教我做的情人節巧克力!為什麼武道他……他會做得出來?

然而下一刻他感覺到味蕾傳來更多細微的訊息:口中的甘醇甜美雖然似曾相識,卻明顯有著截然不同的調性----

溫厚堅實的質感,就像是面前挺立如山的高大身影,日日夜夜在身邊支持守護自己。

「那個……巧克力還OK嗎?」

秦晏桐聽見謝武雄關切的話聲,這才回過神來,微笑點頭:「很好吃喔,感覺就像是巴黎的春天。」

「是喔?」謝武雄不禁害臊起來:「巴黎的春天到底是什麼樣子啊?我只知道好像會有很多花----」

他還沒說完,剩下的話語便被秦晏桐的雙唇封住。

霎時間他的思緒完全淪陷,只知道對方溫熱柔軟的舌尖傳來微醺的香甜,將跳動的靈魂輕輕托在掌心,就像是露露卡的神奇魔法,總是在自己最需要慰藉的時候出現。

不知過了多久,謝武雄才從恍惚之中回到現實,緊擁著戀人,訴說內心的感動:「原來這就是巴黎的春天啊,感覺真的好春天喔。」

短暫的沉默過後,懷裡的秦晏桐終於忍俊不住,噗的笑了出來。

謝武雄羞惱之餘,癟著嘴吐槽:「吼,這樣FU都跑掉了啦!都你害的還敢笑?」

「抱歉抱歉。」秦晏桐只得強自鎮定,回到正題:「謝謝你的巧克力,真的非常好吃。對了,其實我也有禮物要送給你。」

說完他轉身拿起精緻的紙袋,遞到謝武雄面前:「希望你會喜歡。白色情人節快樂!」

謝武雄迫不及待收下禮物,然而他看見內容物之後,第一個反應卻是:「蛤?」

「怎麼了,你不是最喜歡Isigny鮮奶油和蕾絲圍裙嗎?之前還說天天都想過情人節的?」一旁的秦晏桐也感到困惑。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謝武雄深邃的眼眸流露無限哀傷:「完蛋了,原來我在你眼裡真的那麼變態啊。」

「抱歉哪,我好像是誤會了。」

秦晏桐臉上掠過一絲侷促,隨即從皮夾掏出心型的「愛の兌換券」:「不然你在這個背後寫下想要的禮物,我一定會補送給你。」

謝武雄翻開便條紙,霎時眼睛一亮:「真的假的?那我就要這個囉!」

秦晏桐看到戀人手中的兌換券,心中暗叫不妙:

竟然是「說一百遍『我愛你』」!這……難度也太高了吧!  

然而他瞥見對方期盼的眼神,只得硬著頭皮,小聲說道:「Je…Je   t’aime.」

「喂,你講的是法文吧?」謝武雄立刻提出抗議:「這裡寫的是『我愛你』耶!」

「那不然……I   love   you....」

秦晏桐說完,感覺耳根已是一片臊熱。

謝武雄皺眉嘟噥:「我英文太爛,聽不懂啦!就說要中文的嘛。」

秦晏桐躑躅良久,最後鼓起勇氣,一字一句說出:「msyon   misu……balay……。」

他看對方完全呆住了,只好又再說一次。

謝武雄深吸了一口氣:「你怎麼連泰雅語都會講?[5]這樣犯規啦。」

秦晏桐探身上前,溫柔親吻戀人微紅微熱的臉龐。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喔。

他在心裡悄聲說了一遍又一遍,將滿滿的甜蜜與幸福,悉數回贈給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註解:

[1]   小說《微甜的幸福》中,謝武雄是七月過生日的巨蟹座。

[2]   台灣地區網路用語,對應的是中文鍵盤的ㄍㄢ\。

[3]   英語國家網路用語,為”What   the   fxxk”的縮寫。

[4]   Crêpe   Suzette,是由柳橙或橘子果肉果汁做為原料製作的可麗餅,食用前將烈酒糖汁淋在餅上點燃。

[5]   謝武雄的父親是泰雅族原住民,母親是台南漢族人。詳情請見《微甜的幸福》正篇故事。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