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山鬼

        只有我在山林間。

        風輕吹起我身上披著的、被我拿來當作衣裳的薛荔。我將女蘿當做編帶,將薛荔編起,好讓我更方便的繫在身上。

        唇角忍不住的上揚,我想我現在若是被赤豹和文貍看到,又會嫌棄我的眼神吧──他們總是說我看起來便是一副戀愛中的樣子。

        他也許看上的昰我的外表吧,我想。人們總是將我流傳的好不可思議,有時在林閒休息時聽到路過的人類們的談話,總覺得失真的有點可笑。或者,是在渺小的人類眼中,我真的很美……嗎?

       

        我用食指和大姆指環成一個圓,放到唇中輕輕一吹氣,一個飄長的「吁─」便迴繞在山林,然後赤豹便即時的出現在我面前了,我輕笑,然後爬到牠身上。

        「文貍呢?」我問。

        「待會就到了吧。」

        牠話剛說完,我便看到文貍的身影。我拿起昨夜凹折的桂枝,綁在赤豹的身上,「果然還是需要裝飾才會貌美呢!人類是怎麼說的,人要衣裝嗎?」

        赤豹用很鄙視的眼光看我,我只好笑,那桂枝是我昨晚失眠時在路邊看到的,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今天總是心神不安。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他說了要來找我的啊。

        「赤豹,帶我去取點石蘭和杜衡吧。」我這麼要求。

        我想,若是他看到我改披著以杜衡為繫邊的石蘭衣裳,一定會很驚喜的吧!

        當我將杜衡繫上結後,我笑著看赤豹和文貍,「感謝你們的陪伴!」於是我摘下路邊的花朵繫在牠們耳邊。「僅僅以如此芳馨的花來表達我對你們的感恩……」

        語未盡,後面是,還有我對他的思念。

        我多留了幾朵花,決心等會面後親自替他繫上。

        「我自己等待吧,你們先走好了。」我笑著。

        在牠們走後,我又繼續往前走,雖然有點超過約定的時間,不過沒關係的吧?哎,要不是為了這件石蘭衣裳,我才不會遲到呢。

        我們約定的地點在這片樹林之後,我用歡快的腳步跑進去,嘴角總是停不了笑。

        「對不起,因為我住在那邊深邃的山林之中,那是個連天日都不得見的地方,所以過來的路途艱險又困阻,所以我來的比較晚……」

        樹林之後一個人都沒有。

       

        所以我剛剛在自言自語。

        我站在約定之地,這是這片山林最高聳的位置,看下去的風景很美,白雲滾滾的在腳邊浮動,真的很美。但是為什麼我現在卻覺得好苦澀?好幽冥的、一點聲音都沒有的地方,白天好像也因此而陰沉了起來。

        風漸漸大了,細雨飄灑。

        好希望就這樣不分開,我見到祢就開心的不想回去。

        曾經的話語突然在耳邊環繞。

        我木然的站起身,我想,我採點靈芝回去好了……我抬起頭,身後是無盡的磊磊山石,黃褐色的葛藤蔓延,鼻頭突然好痠。

        我好恨你阿,為什麼要這樣瞞騙我呢?人們都是這樣對待他們口中的山神嗎,還是,你僅僅是把我當做山鬼精魅一樣的看待呢……

        或者,你還在思念我?只是因為沒有空閒能過來找我?

        可,你不是就住在山腳邊而已嗎?

        風不斷吹拂,我一直聞到我髮間的杜若香。我突然好想念我的樹窩,我想念那棵松柏樹、想念那湖清澈的石泉水。

        你真的在想我嗎?我既想信任你,又不想信任你。人阿,人真的昰很壞的生物呢……

       

      「轟隆!」雷聲突然響起,我有些焦慮的拉緊了衣帶。半彎月弦掛在漆黑的天幕上,不知不覺深夜到了。山間的猿猴又開始無盡哀鳴了,以往覺得好笑的,現在卻更讓我惆悵了。

        風聲颯颯,落木蕭蕭。

        我忍不住眼角滑落的淚,我是那樣的、那樣的思念著你阿。

        這樣無助的,沉溺在憂愁的深淵之底的感覺。

       

        於是最後,依然只有我在山林間。

-《楚辭:九歌-山鬼》

其實,這篇是我大學時楚辭課程期末作業(笑)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好看好看




 
2016-08-31 17: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快笑死了
我感受到妳想幫助我升級的心天啊XDDDDDDDD
2016-08-31 17:55回覆
我看過這篇的原文,在這裡看到白話版的,真令我感動!
寫得真好啊,看完後腦子裡大大地寫著這幾個字,我果然很喜歡大大的文風!

我是你的粉絲啊啊!(跪)

 
2016-08-01 21: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哈天啊小ten你讓我在電腦前面笑得像神經病
嘿嘿 謝謝喔
2016-08-02 14: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