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蔚藍,殺手〈改〉

親情,

對他來說,

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因為我相信你,所以才不管你。」

騙誰啊?

「我沒問,是因為我相信你做得到。」

才怪。

「你這什麼行為!我相信你,結果呢?」

是為了讓你注意到我…的行為…?然後…?可以藉此把我趕出去…?

父親甩了他一巴掌:「滾!藍耿家不需要你!」

滿口相信、信任的...根本從一開始...就不需要我吧?

現在問我家人和朋友,要選哪一邊?

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朋友。

他也是人,

也會哭、也會笑。

「吶,我好像...被爸媽背叛了啊...」

『不,你沒有被背叛。因為從他們一開始,就沒站在你這邊。』這是我的第二人格,跟我完全不同,是個冷酷的人,在他的世界裡,只存在利害關係。

「我知道,但還是會…忍不住想相信啊…」

『跟我交換吧。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他摟住我,拍拍我的背。他只會對我有感情,其他人他一概不管。

「是啊...真是愚蠢…可笑…」我在逃避。

『就交給我了。』首先...

友情這種東西…我也…不要了,礙事。

從此以後,『他』將替代我,成為全新的----

藍耿秋哲。

「別動!把資料交給我!」走在路上遇到的挾持犯。

「你把人放了,資料就給你。」一個被害人的同事。

「不行!那資料十二萬分重要!誒…?」被害人大吼,完全不顧自己下一秒有可能就會死。

「你在做什麼?!快回來!」被害人被挾持都沒這麼緊張的同事。

「做什麼?救人啊。」藍耿淡定的說。

「死小鬼,快走開。」挾持犯嫌惡的說。

「我不要。」藍耿反駁。

「蛤?」

藍耿抓住挾持犯的手,用力一反轉。

「啊!」

犯人放開的時候,被害者趕緊逃跑了。

「這個死小鬼!」犯人動了動被藍耿抓住的手。動不了...?

「喂,誰叫一下警察?」藍耿朝人群呼喊。

「啊...!啊,是!警察、警察...」被挾持者的同事急忙翻找自己的包包尋找手機。

「別無視我......!」

藍耿把犯人壓在地上「別亂動,免得我失手。」

「呃...是...」殺氣...?

========

「是,謝謝你的配合。」

「不客氣,那我先走了。」

警察看著藍耿離去,心想:「藍耿...一個國中生怎麼這麼厲害?而且,我記得他父親是金融界有名的人物吧?母親也不簡單的樣子。」

在藍耿救了那位學生後,隔天的新聞頭條就是他,通訊軟體也被刷爆,一走到外頭就會被媒體圍住。

「煩死人了...」藍耿看著外面邊搔頭邊說。但是...有點高興,不...我不會高興,這種情緒早消失了,已經...不會再出現了。

後來,過了幾個月,藍耿的名號全國上下都知道了。

學生救了從斜坡滑下去的嬰兒車裡的小嬰兒...學生救了來不及過馬路的老人家...學生救了從高樓墜落的小學生...學生救了準備跳樓的的高中生...等,種種事蹟。

學生的名字叫做...藍耿秋哲。

經過媒體新聞的大力報導,藍耿秋哲已經是家喻戶曉,也瞬間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

藍耿本來就長得帥,加上已經被新聞播過無數次的臉,只要一離開家裡或學校,就會備受矚目,簡直就像偶像一般。

「看來,藍耿秋哲的好名聲已經散播出去了,時機成熟...」

藍耿把頭髮染成黑色,全身都穿黑色的,但眼睛還是維持原本的藍色,他打開櫃子,裡面放滿了槍「終於...」他拿了把小手槍,帶著微笑。

過了幾天,警官終於發現藍耿不見了。

怎麼回事...?藍耿到底跑去哪裡了?電話也不接,發生什麼事了嗎?已經四天了耶...

這幾天,藍耿失蹤,但令人不安的不只他,還出現了一起殺人事件。被害者是一位女性,叫市知華琍。

在案發現場,遺留下了一張紙,上面寫著:「我名叫幻,藍耿秋哲已死。從今以後,還有一些人會被受人委託的我殺掉,請提高警覺。市知華琍和我無怨無仇,她是為了送這封信而死。」

警察看到後,嚇了一大跳,紙上的內容警察們並不想公諸於世,但不知是誰所為,報紙、新聞都出現了。警察們跑到藍耿家問話,但藍耿家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在藍耿的住所也找到了屍體。

「把資料整理下,念給我聽。」

「是。藍耿秋哲,十四歲,在六月六日被嫌疑犯幻所殺。父親是知名電子企業的老闆:藍耿蒼閣,母親是知名廣告公司董事長:藤堂蓉昔,據藍耿家人所說,藍耿秋哲小時候非常內斂,是個乖孩子,但卻在十一歲,小學六年級那時,離開家一個人住。小時候好像有跟黑道接觸,習過武,因為生長在世家,所以幼年時期被授予各式教學,說他什麼都會也不為過,在校成績也非常好。去過很多地方,世界各地基本上都去過,但好像都是去經商...诶?!經、經商?太扯了吧!」

現在想想,我只知道藍耿的名字和年紀而已「然後?」

「嗯...啊!在五年前不是有他墜樓的新聞嗎?聽說,那其實是他自己跳下去的,好像是因為壓力的關係,還有,兩年前藍耿家要求我們當他的保鑣,但他還是差點被殺手殺死對吧?我記得...是重傷的樣子,兇手到現在還沒找到。」

「好像是有這麼回事...」自己對藍耿的了解實在是太少了...他永遠忘不了,那天那個乖巧又可愛的孩子,差點因為自己的疏失而死掉,鮮血透過布料從藍耿的脖子滴下,藍耿的房間裡沒有裝監視器,所以兇手是誰根本無從得知。絕對會把兇手找到的,不管是兩年前的,還是殺掉藍耿的。

隔天--

「前輩!川口前輩!」

「怎麼了?」

「藍耿、藍耿的屍體...是假的!」

「什麼?!」

川口急忙趕到驗屍室「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前些日子驗屍時,發現屍體是假的,而且是檢查時才發現異常。這做工精緻異常。」

「小野,去查日本有誰會做假屍體。」這裡小小介紹一下小野,小野全名叫小野欽格(30歲),男性,新人,是川口燁(36歲)的助手,跟川口同屬一個單位,兩個人關係非常好。

過了一個禮拜,死亡人數:五人。

現在因為幻鬧地社會人心惶惶,沒有人不保持警覺的,每一個人都在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星期一,警局的窗戶夾著一封信。

「是給誰的?」川口把信翻面「給警局的大家,寄信人是......!各位!快來看!幻寄信來了!」

「快給我看!」局長把信念了一遍「大家好,我是幻。想必各位都知道我,目前為止,我殺了五個人,你給錢,我殺人,就是這麼簡單。已經不會有人再委託我殺人。因為現在,我的計畫即將展開,敬請期待。幻」

「計畫?什麼計畫?不會是殺更多人吧?」

「別烏鴉嘴!」但說實話…我也覺得是這樣…

怎麼辦?不管這封等同警告的信嗎?還是…阻止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的計畫?

在他們思考計畫是什麼的時候,幻早已開始行動。

某天晚上九點,幻侵入了電視台的電腦,用直播跟全國說話。

「現在為...嗶...啪滋...!」

「怎麼了?怎麼回事?」電視台的人正疑惑,電視就恢復了,但顯現的不是節目。

「是、是誰啊?!」

「各位好,我是幻。」幻在一片漆黑中露出一雙水藍色的瞳孔,那顏色煞是漂亮。

「是幻!快切掉!」在電視台驚慌失措的工作人員大喊。

「如果你們想切掉,那就試試看吧!」幻的語氣已經說明了不可能切掉,不管轉到哪台,都是幻的身影「等我講完話,節目就會還給你們了,計畫我已經開始準備,名稱叫做—幻滅之典。請好好享受活在恐懼的當下吧!」

「快!快搜尋訊號發射地!」

「好耶!成...诶?!」

電腦被大量的病毒入侵,整台直接報廢。

「那麼各位,下次見。嗶...啪...!」

之後,隔了一個小時,東京的首長確定死亡,全國上下陷入一片恐慌。

十分鐘前,警察接到民眾報案,說首長家裡有槍聲,警察趕緊驅車前往,到門口,敲門並沒有回應,警察破門而入,豪宅裡橫屍遍布的景象映入眼簾。

「嘔...」一些人受不了如此血腥的畫面,頻頻作嘔。

走到更深的地方,發現越來越多的屍體,但屍體的表情非常自然,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全部都直擊心臟...」

「為甚麼...他們的表情沒有絲毫驚慌呢?」

「大概...是因為來不及吧...」最有經驗的前輩說話時,一陣冷顫。

「來不及?啊...!」幻的速度快到沒有人來得及在斷氣之前做出表情嗎...

到達首長的寢室,五名警察踢開門,聞到濃濃的血腥味,小野摀住嘴巴,盡全力忍下想嘔吐的感覺,就連有經驗的前輩們都後退了幾步。

「好恐怖的人...」

「做成這樣根本不是人...」

這手法...太兇殘了,首長的頭被完整地放在桌子上,四肢啊、內臟啊、骨頭啊什麼的散落在房間各處,沒有強力心臟的人是完全無法忍受的,這簡直就是一幅地獄圖。

地板上還有幻用首長的血寫出來的文字:幻滅第一人。

小野一靠近房間,就一陣暈眩,踉蹌了兩步被川口發現。

「小野,如果受不了可以出去,沒關係的。」川口知道沒有這麼說的話,小野一定會繼續逞強。畢竟,小野是他養大的,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喂!你們趕快動作啊!發什麼呆啊?」

此時,除了小野外的人都在想著同一件事:對小野就這麼溫柔,對我們就這麼兇是怎樣?!雖然小野的確很討人喜歡...

「沒事,我還可以,不用出去。」逞強的話才剛說完,血腥味刺激著小野的鼻子,眉頭用力皺了一下,腦袋昏昏沉沉的,什麼時候昏倒都不奇怪。

小野身上的力量逐漸被抽走,在倒下去之前,川口及時扶住了他。

「真是...就說了可以出去啊...就是要給我添麻煩就對了...」雖然一直在抱怨,但手上的動作可沒馬虎。

「前輩...?唔...!」小野看到那一幅景象又有想吐的感覺了,川口移動了一下身體,好完全遮住房間。

「我扶你出去。」

看著他們走出去後,所有人才回神,但身處在血腥味瀰漫的房間,不管是誰,都想趕快離開的好嗎?!能留在這裡處理這些屍體,我們也是非常厲害的啊!都是那個幻啦!要殺人可以不要這麼大手筆嗎?清理的人是我們诶!(重點誤)

過了一個禮拜,一些有錢有權的人匆忙地想逃到國外,但不是在路上被殺掉,就是在自家,或一些大豪宅之類的地方,而目擊證人,全部都會被滅口。如果是在自家或一些私人豪宅被殺掉的話,連同裡面的僕人都會被趕盡殺絕,一個人都不會留下。監視器也會全數破壞,一丁點畫面也沒有。

要是繼續待在大人物家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殺掉,所以僕人們能辭職的辭職,不能辭職的就逃跑,搞得大人物的家裡一個僕人也沒有,一下子沒有任何人來服侍,那些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少爺們,全都變得像廢人一樣,幾乎沒有人會做家事,好像連衣服怎麼穿都不知道。在平民百姓的眼裡,這大概是幻做過唯一讓他們高興的事,看著真是爽快。

每位想逃跑的大人物,不管是誰、在什麼時候,幻都能精準地殺掉。所以,基本上,日本算是被鎖國了,一出國就會被殺,除非你找死,不然絕對不會在這時候跑到日本境外。

厲害的人物,幻就會把案發現場弄得很噁,小人物,幻就不多做什麼了,刺向心臟,一刀斃命。川口在的小組就是負責處理幻弄的案發現場,每一個人都吐過,被調過來又被調回去的人一大堆,全都是因為看到現場後,立刻吐得唏哩嘩啦,目前被調過來沒有再被調回去的人數是零。

有時候小組裡面的人,會因為看太多類似的噁心場面而生病,但最嚴重不過就請假個三天,隔天立刻出現在警局上班,警界沒有任何一個小組能夠這麼堅強,他們很受人敬佩。

幻把國務大臣全解決掉以後,大家的直覺就是,下一個,一定是首相。

在幻處理完國務大臣後,小組全軍覆沒。

一天一個案件,甚至兩三個,組裡面的人也不是超人,看了一個禮拜的案發現場,這一個禮拜,川口小組拚命地維持心理,整個辦公室一片死氣沉沉,隨時都可能會吐。看了一整個禮拜,不生病才怪!全員立刻請假一個禮拜,局長也沒說什麼,因為這一個禮拜,幻稀奇的沒有任何動靜。

一個禮拜前,幻殺了全部的國務大臣,也造成了川口小組全軍覆沒,日本稱得上是快滅亡了,除了首相以外,所有的國務大臣都死了,因為這是日本境內發生的事,所以首相無法向國外提出日本需要幫忙。

時間到了七月十號,上上個禮拜被殺掉的人身旁的數字已經來到--幻滅三十一人。

幻的殺人計畫--幻滅之典,暫停了一個禮拜。

但,也只不過暫停了一個禮拜。

幻出乎意料的沒去殺首相,跑去藍耿家大開殺戒。

一夕之間,藍耿家只剩下遠在外地的親戚,以及藍耿家的當代--藍耿秋哲的父親、母親。

一天之內,幻到外地去殺了藍耿家的親戚。

藍耿家,只剩下藍耿秋哲的父親、母親了。

藍耿家的香火,即將斷在這一代...嗎?

警察再次去蒐證,以為又找不到什麼時,有一個警察,按照程序去檢查監視器畫面,竟然有幻的身影,但當他們在看畫面時,卻發現幻根本是故意的,這有什麼意義?

警察們很高興,才管不了這麼多呢!,法官也終於可以唸出罪行。

「犯罪者,匿名幻,犯下了(什麼什麼)罪,觸犯了(什麼什麼)法則第(幾)條...所以(什麼什麼)...」總上述來說,幻就是該死!

幻算準了這時大部分的人力,都會用在保護藍耿夫婦上,因為要是日本少了這兩人,經濟會大幅落後。於是,他趁這個時候,去暗殺了首相,只用一百人來保護首相,未免也太少了。

在幻殺掉首相後,趁著大家都沉浸在驚嚇裡,以社會大眾都反應不過來的速度,去殺了藍耿夫婦。

「不...求求你...不要殺我們...」

「你要什麼我都給...放過我們吧...」

「呵...真是愚蠢至極。」幻撥下帽子。

「你長得...」

幻把藍耿夫婦都殺掉了,在他們臨死之前,看到的是他們孩子的身影和幻重疊。

--幻滅七十六人。

完事後,幻站在藍耿家大樓的頂端:「都結束了...」

幻到藍耿的房間裡,躺在他床上:「好懷念啊...」

他照了照鏡子,頭上大半部分的髮絲都變成水藍色了。

「呵...這樣他們應該就知道了吧...」

幻躺回大床,拿小刀刺進自己的腹部。

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在床上寫下--

--幻滅。

-END-

========

凜千的話:

五千字短文雙手奉上啦!

謝謝各位閱讀至此。

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那個...如果結局看不懂...可以留言的喔...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