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冬精靈的魔法》

《耽美攻受拉霸機:冬精靈的魔法》

抽到的題目:傲嬌攻X健氣受X告白

~十二月三日,瓦爾德學園主樓、三樓走廊~

「小亞~」阿爾從後抱住站在儲物櫃前的男孩,高興的叫道。

「什麼事?」被稱為小亞的金髮男孩下意識地推開(比自己高,哼!)好友,不悅的問。「還有我叫亞瑟,不是小亞!都說過幾次了你還是要叫我小亞!」

「嘿嘿~沒什麼唷~」阿爾傻笑起來,伸手揉了揉亞瑟凌亂的頭髮。「你可以跟我一起去下星期的冬季舞會嗎?呃,那個,就當是朋友一起去就可以了!」他突然爆出這麼一句話。

「咦咦⋯⋯?!」亞瑟被他突如其來的這句話嚇得瞬間漲紅了臉,直勾勾的盯著阿爾(超可愛⋯⋯噢才不!)的臉發呆。「甚、甚麼?」

「啊,那個,你不想去就不要緊啦!呃哈哈⋯⋯」對方有點尷尬地抓了一下頭髮,試圖掩飾他的失望。

「不,只是⋯⋯為什麼要找我?」亞瑟皺著眉頭問,「你會沒人約?不會吧,你騙誰啊?」金髮碧眼、身高一米八,成績名列前茅,還要是學校足球隊的明星球員⋯⋯

阿爾不好意思地解釋:「呃⋯⋯的確是有女孩子想約我,可是呢⋯⋯啊你要保守秘密喔!」他一反常態以嚴肅的神色說道,「我雖然說自己是雙性戀,但其實我是同性戀啊,所以我對女孩子完全沒有興趣!我不想跟一個我不喜歡的人去我生涯最後一次的冬季舞會嘛!還有說不定喔,那個關於冬精靈的傳說是真的呢!再說,明年我們就要畢業了,我可要多收集美好的回憶哦!」

唉,誰知道這個陽光男孩竟然會是個浪漫主義者呢⋯⋯亞瑟一邊在心裡吐槽著,一邊嘆了口氣,說:「好、好吧!我、我跟你去就是了!只、只是因為我不想自己去而已!」

「噢耶~」阿爾高興的歡呼,「那,我先去上物理課囉!拜拜~」他像個小孩般蹦蹦跳跳地離開。

等阿爾走遠以後,亞瑟正煩惱著如何整理自己的想法,心煩意亂之下用力的把儲物櫃的門關上,使金屬做的門發出巨大的聲響,在空蕩蕩的走廊上迴盪。旁邊幾名學生作出奇怪的表情,亞瑟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隨即摔門而去。   畢竟,他被譽為「脾氣最差的學生會會長」並非是全無原因的。

上數學課的時候,亞瑟發現自己根本專心不了。不斷在他腦海裡浮現的,是剛才沒說出口的想法。就當是朋友一起去⋯⋯他果然只是視我為好朋友而已⋯⋯當然啦,那個笨蛋什麼時候懂得察言觀色的?他沒有可能會知道我喜歡他了⋯⋯但是他剛剛又說自己是同性戀啊⋯⋯畢竟我跟他都認識那麼久了,我有機會嗎⋯⋯?其實從兩年前我已經發現自己喜歡上阿爾了,可是一直都鼓不起勇氣告訴他呢⋯⋯我怕他會拒絕我,說不定他的熱情只是因為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雖然自己嘴裡說著他很討厭很麻煩,可是心底裡,當他又闖了禍找我幫忙,還是會有一股暖暖的感覺流過心中,很高興自己是他第一個想到的人⋯⋯

噢天啊—我什麼時候變成戀愛中的少女了?!亞瑟急忙把思緒拉回來,可是整節課都專心不了,一直在想著阿爾、還有冬精靈的傳說。

據說學校裡住著一名冬精靈,在每年的冬季舞會上,她會在會場上掛上冰晶造的風鈴,但這些風鈴除了精靈自己以外,並沒有人可以看得到。當十二時的鐘聲響起,兩個站在風鈴下的人就是彼此的真愛,而他們抬起頭便會看到頭頂閃爍著銀光的冰風鈴,最後他們將會成為幸福的戀人。

這個傳說在學校裡流傳已久,聽說還很靈驗;可是亞瑟在這裡住了那麼多年(雖然他一次也沒有去冬季舞會—什麼嘛!他只是覺得很無聊所以不去而已!絕對不是因為自己不想跟阿爾以外的人去!絕、對、不、是、哦!)都沒有聽過這是真有其事,所以就連屬於魔法社的他也覺得這只是某人編的故事,誰知道那個傻瓜阿爾竟然會深信不疑呢?

不、不過,如果阿爾相信的話,他也願意相信這個美麗的傳說⋯⋯他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鈴—」下課的鐘聲響起,亞瑟猛然發現自己一直想著阿爾跟舞會的事,整節課一隻字也沒聽進去(跟平時一樣)。唉,真是的,怪不得他的數學成績那麼爛。

亞瑟一邊收拾桌子上的書本,一邊習慣性的望出窗外。一層厚厚的白雪覆蓋著課室外的空地,一片晶瑩的雪花緩緩的從灰銀色的天空飄下。

啊,下雪了嗎⋯⋯?

看到外面被白雪覆蓋著的景色,他的心又不自覺地想起冬精靈的傳說。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存在;又不知道,到底阿爾的「真愛」是誰呢⋯⋯?

他媽的為什麼我會在想這些東西?!我、我根本就不在意這些小事,只要那個笨蛋高興就行了!還有是誰也沒關係,反、反正就不會是我啦!亞瑟賭氣似的別過頭來,為了掩飾雙頰上的紅暈而趕快步出課室。

今天是十二月三日⋯⋯還有幾乎一整個月才到冬季舞會啊⋯⋯

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靜靜的等待著心碎的那天。

~晚上十一時四十五分,瓦爾德學園宿舍樓,一樓舞會大廳露台~

其實亞瑟真的很後悔來了冬季舞會。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心底裡的一把小小的聲音告訴他,這不是個好主意。

至少,他知道今天晚上,阿爾可能會找到他的「真愛」,而他卻什麼也不能做。也許只能祝福他們⋯⋯但是,他媽的,亞瑟根本沒可能可以就這樣走開!無論如何他都要跟阿爾說出自己一直隱藏在心中的感情,即使沒有回報也要!

⋯⋯呃,當他想到阿爾以後會怎樣對他的時候,還、還是別說了⋯⋯

他瞄了一眼站在自己旁邊的金髮男孩,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他們兩人現在站在露台上等待午夜的來臨,是的,為了那個冬精靈的傳說。無論亞瑟怎麼堅持那個精靈也許根本不存在,阿爾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固執,硬是要到這裡「親眼目睹精靈魔法」。聽起來(阿爾自己也覺得)好像很浪漫,但心事重重的亞瑟根本就不認為是這樣。

希望你的夢想成真,希望你至少能夠在今天晚上找到你的愛,真正值得你愛的人⋯⋯

沉默在兩人之間沉澱,雖然有些微的不安感,但隆冬的冷風撲面而來,卻營造了一種令人放鬆的奇妙氣氛。

遠方,學園教堂的鐘聲響起。

亞瑟屏住了呼吸。傳說中的冬精靈與她的魔法,會否出現⋯⋯?

噹—噹—噹—

一、二、三、四、五—

六、七、八、九、十—

十一—

他幾乎要窒息了,等待的感覺真不好受—

十二—!

他閉上雙眼,等待著下一刻的絕望與心碎—

「釘鈴—」風鈴響起,一聲如冰晶碰撞的聲音。

咦—

等等—

風鈴?!

冬精靈的傳說、是真的?!

亞瑟驚訝的猛地睜開眼睛—

一名身穿銀白色絨毛長袍的男孩,優雅的站在露台邊緣。

「哈囉。」如銀鈴般清脆的嗓音響起。

紫羅蘭般的的雙瞳、別在白金色的頭髮裏的十字髮夾、還有一張冷若冰霜的秀氣臉龐—

這、這不是魔法社的社長、路卡斯嗎?

「啊⋯⋯原來是你呀。」對方挑了挑眉,緩緩的說。「好像一直都沒有告訴你呢,亞瑟。我就是冬精靈本人。」

亞瑟難以置信的注視著眼前的好友。「你、你就是冬精靈⋯⋯?可、可是怎麼可能⋯⋯?」冬精靈不是女孩嗎?

「這說來話長,」路卡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但你相信我嗎?」

「相、相信⋯⋯」

「吶,抬起頭來—看到了那個風鈴嗎?」亞瑟點點頭,「好,你應該知道冬精靈的傳說了吧,所以呢,你跟阿爾是靈魂伴侶,就是這樣囉。」

「欸欸—等等!你說真的嗎?!」亞瑟吃驚的問,「為什麼?」

路卡斯聳聳肩說:「我不可以跟你說為什麼,不過這是真的,起碼我覺得魔法並不會騙人。更可況這個戀愛魔法我以前花了不少時間鑽研,應該沒問題的。」

「但、但是,」亞瑟還是難以置信,「為什麼以前都沒聽過這傳說很靈驗?」

「啊,這是因為這個魔法需要雙方都對傳說深信不疑,才能有效;加上這是讓注定成為真愛的戀人,認清自己的感情;否則魔法不會生效,包括這個風鈴在內,也不會有人看到。這兩個條件都不是容易滿足的,因此過去那麼多年,都沒有成功的案例。所以,恭喜你喲。」

「欸,真的嗎⋯⋯」雖然嘴裡這麼說著,但其實他內心裡是多麼的欣喜若狂啊,只是他不願意承認罷了。

「嗯,要不我找瑪提亞斯來,證明一下⋯⋯?」路卡斯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淘氣的壞笑。

「不、不用了!」亞瑟心虛的道,「啊,還有,謝謝你喔,路卡斯⋯⋯」

「不用謝,這只是我應盡的本份而已。快跟他告白吧,那個笨蛋根本就看不到我呢。」

「咦?為什麼?」

「不懂魔法的人,是不能看到我的,亞瑟。快去吧,錯過了這次,我真的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會鼓起勇氣跟他說呢。」路卡斯輕輕的推了他一把。

「好、好的⋯⋯」亞瑟跌跌撞撞地走到阿爾面前,「那、那個,阿爾⋯⋯」

「嗯,什麼事?啊,都過了十二時,冬精靈原來真的不存在嗎⋯⋯」阿爾洩氣的道。

「不!呃,冬精靈是存在的,相信我吧⋯⋯」亞瑟不忍看到他垂頭喪氣的樣子,低下頭說。「還、還有,阿爾,我、我一直想跟你說⋯⋯」

「我、我愛你。」

亞瑟緊閉雙眼,戰戰兢兢的等待下一秒—

「我也愛你啊,亞瑟。」他感覺到自己被拉進一個強而有力的擁抱。「你不知道,我等你說這一句等了多久!」

!!

「你、你這個笨蛋!我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就等你說這句話啊!大笨蛋!哼!」亞瑟不滿的捶著阿爾的肩膀。

「哦哈哈!真的嗎?」阿爾欠扁的笑著,「那怪不得剛才你說冬精靈的魔法是真的囉!」

「喂!我真的看見冬精靈啦!」這次亞瑟直接一拳打在阿爾的肚子上。

「嘿嘿~啊痛痛痛⋯⋯吶,雖然你有時候很難了解,但是我還是最喜歡你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不、不過,我也喜歡你⋯⋯你這個大笨蛋兼傻瓜。」

亞瑟鼓起勇氣,掂起腳尖,輕輕的在對方的雙唇上落下一吻。

「笨蛋,我愛你。」

「我也愛你喲!」

他們凝視著彼此洋溢著幸福的臉龐,相視而笑。

在此刻,沒有甚麼比這更夢幻、更美好的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