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八年以後+如果可以,我選擇重來】幼祐苒棠夫婦妻相性一百問

「夫婦妻相性100問」

1.請問四位的名字?

幼「溫幼緹」

祐「顏祐庭」

苒「陳苒湮」

棠「時宇棠」

2.性別是?

棠「只有我和溫幼緹是男的!」

幼「喂(笑)!」

3.幾歲?

幼「青春的25歲」

祐「嗯……43了?」

苒「50…呃我是說25歲」

棠「26喔。老太婆,我還是愛著妳。」

4.你的性格是?

幼「嗯…老師經常說我很木頭。」

祐「就是萬年神木呀。我還沒跟妳算安翎希的帳喔?我的話——她都說我很霸氣(笑)」

苒「啊——好麻煩啊,去問我老公。」

棠「如各位所見就是這麼懶的一個人。她都說我看起來很穩重,其實很呆……沒有吧!」

5.覺得對方是個怎樣的人?

幼「我深愛著的人。」

祐「哎、那算什麼回答?我覺得……很溫柔的一根神木吧。」

苒「一開始覺得很穩重,最後才發現是個傻逼。」

棠「一開始覺得她是個傻逼,最後才發現超穩重。」

6.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

幼「我和老師是2014年的八月尾,那時候是新生訓練。」

棠「是在我們小一的入學典禮,她坐我隔壁。2009年。」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幼「很漂亮也很可愛的姐姐。」

祐「感覺很憂鬱的一位學生。」

苒「因為昨天看書,所以其實睡著了,不知道隔壁就是坐他。」

棠「好像狗狗,很可愛。」

8.喜歡對方哪一點?

幼「全部」

祐「我也是全部」

苒「同那兩隻。」

棠「鎖骨。」

9.討厭對方的哪一點?

幼「有心事卻不告訴我的時候,會有種自己不能被依靠的感覺。」

祐「不怎麼喜歡幼緹不舒服卻還自己默默撐著的樣子。」

苒「那傢伙吃完麻辣鍋還親我。」

棠「不想理我的時候。」

10.覺得兩個人和得來嗎?

幼「合不來的話我們不會走到今天喔!」

苒「我們就像是一組拼圖,我就是那塊突的。」

11.怎麼稱呼對方?

幼「寶貝、親愛的、阿姨,或是直接叫名字。」

祐「我也是,但我是叫小鬼,叫阿姨真的很過分。」

苒「臭傢伙,小棠。」

棠「老婆。」

12.希望被對方叫什麼?

幼「名字就行了,太親暱的稱呼我會失血致死。」

祐「都可以欸,只是希望可以稍微改一下叫老師的習慣。」

棠「好狗狗。」

苒「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一看驚為天人,二看美到爆炸,我精明的老婆大人。」

13.如果要把對方舉例成一種動物,是哪種?

幼「貓咪。」

祐「妳才是大型犬!」

苒「狗,柴犬。」

棠「貓,眼睛。」

14.有送過對方禮物嗎?

幼「當然。」

祐「交往前礙於身分,所以她送比較多。但交往後就都一樣啦~」

苒「有。」

棠「有,我的心。」

15.希望收到對方什麼禮物?

幼「只要是她送的都好。」

祐「我也是。」

苒「十克拉鑽戒。」

棠「跟阿謙的斷交協議書。」

16.對對方有什麼不滿嗎?

幼「不讓我騎重機接她下班(死目)」

祐「(白眼)校門口欸!我的話……去醫院複檢都不會帶我一起去。」

苒「都不跟阿謙搞基給我看。」

棠「他馬德一直去找以謙。」

17.你有什麼樣的嗜好?

幼「顏祐庭。」

祐「(臉紅)我、我沒什麼特別的!大概就是、睡覺?」

棠「抱她。」

苒「叫他蹲下,摸他頭。」

18.對方的嗜好是什麼?

幼「在放假的時候處理公事完全不陪陪可愛的老婆。」

祐「我才沒有!她的話絕對是打遊戲。」

苒「拒絕回答。」

棠「我支持我老婆。」

19.討厭對方對自己做什麼事?

幼「不理我。」

祐「跟她一樣。」

苒「打女人。」

棠「她沒有為我做過什麼事(泣)」

20.你會因為做了什麼而導致對方生氣?

幼「非必要性熬夜或加班。」

祐「…跟學生走太近。」

苒「跟學長或阿謙出去玩的時候。」

棠「尿尿沒放馬桶蓋。」

21.你們的關係是?

幼「婦妻喔。今天正好是我們結婚一週年呢。」

苒「主人和狗狗…呃我說夫妻。」

22.誰先告白?

幼「我!但是第二次是老師。」

苒「上輩子是我,這輩子是他。」

23.當時兩人的氣氛是?

幼「我覺得非常的浪漫氣氛佳。」

祐「但妳對我說的時候我還在氣頭上!」

苒「我不答應都難。」

24.當時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幼「該做的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

祐「嘛,就是這樣吧。」

苒「二壘。」

25.最常對對方說的話是?

幼「早晚安、我好想妳。」

祐「騎車小心、吃飯了沒?」

苒「乖狗狗,給我趴下。」

棠「妳再看以謙給我試試看。」

26.最常聽到對方對自己說的話是?

幼「我愛妳」

祐「我餓了(我想吃妳)。」

苒「再看別的男人我就強x妳。」

棠「去找以謙好不好?」

27.在生日的時候,會做些什麼?

幼「除了跟大家一起慶祝,回家之後當然就是(逼──)」

祐「…就如同她所說的。」

苒「My   body.」

棠「所有我的一切。」

28.喜歡對方到什麼樣的程度?

幼、祐「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程度。」

苒「讓我死一次我也願意!」

棠「很好,你已經死一次了。」

29.請問你的毛病是?

幼「我、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常常跟以前暗戀我的人還是走很近吧」

祐「…不自覺的會和學生同事談起幼緹…」

苒「不知覺的,會想摸他的頭」

棠「看他去找以謙就很不爽,難道我真的喜歡以謙?」

30.那麼,深愛對方嗎?

幼、祐「問廢話嗎(白眼)」

苒「當我白癡啊!」

棠「嗯,對。」

31.最怕對方說什麼?

幼「我想離婚」

祐「在凌晨三點的時候,把我搖醒對我說肚子餓(想吃妳)…」

苒「你知道嗎,你今天跟以謙說了五句話……」

棠「時宇棠先森,你他媽再去笑給其他女人看,我就去找葉以謙!」

32.如果對方突然說要分手,那怎麼辦?

幼「我們都結婚了(笑)」

祐「如果妳想離婚就離啊!」

幼「永遠都不離!(抱緊)」

苒「愚人節快樂!」

棠「嚇死寶寶了,今天四月一號。」

33.懷疑對方好像出軌了!該怎麼辦?

幼「我記得阿晨滿有空的,叫她的線路幫忙跟蹤一下。」

祐「我去找妍薇囉。(起身)」

幼「不准(笑+拉回懷裡)」

苒「投奔葉以謙。」

棠「對不起我錯了!」

34.能原諒對方出軌嗎?

幼「她婚前精神出軌很多次。」

祐「我跟妍薇只是同事!妳才婚前出軌很多次。」

幼「是安翎希自己又跑回來纏我的,反正我們現在相愛是事實嘛。」

苒「我原諒了一次!」

棠「就跟你說,你要相信我啊——」

35.約會時對方遲到一小時!該怎麼做?

幼、祐「我們不常約會欸,因為住在一起所以都是一起出門。如果是從兩個地方分別過來的話,不用一小時,十五分鐘就該打電話了。」

棠「我習慣了。都會看著她的相片發呆!」

苒「都是我在遲到啊,呵呵~」

36.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個部位?

幼「身高。」

祐「妳找死嗎?我的話…她嘴邊的愛吃痣?」

苒「平日裡還是晚上的感覺?」

幼「我是回答是每個時刻的啦。」

苒「…………手!」

棠「我喜歡鎖骨……等等,為甚麼是手?」

苒「摸頭時很舒服!」

37.對方什麼時候最性感?

幼「無時無刻~讓我每分每秒都好像慾火焚身」

祐「禽獸…身體睡醒了精神還沒清醒、呆呆的時候」

苒「脫衣服的時候!」

棠「想睡覺的……喂!」

38.什麼時候兩個人心跳不已?

幼「一起洗澡的時候…(扶腰)」

祐「浴室有回音嘛。我的話是被她準備驚喜的時候。」

苒「當他太陽能發電的時候。」

棠「她對我笑的時候。(少女笑)」

幼「那個那個,苒苒啊!我也超暖的唷!」

苒「你們兩個就是我的暖男二人組啦。」

祐「別把我家大型犬拐走!」

39.會對對方說謊嗎?說謊技巧如何?

幼「我以前很常對她說謊、就是國中的時候。像是身體不會不舒服那種的,雖然她一眼就看破了(笑)」

祐「我不喜歡說謊的人,所以我自己也不常說謊。但偶爾要騙騙學生,技巧還是挺不錯的。」

苒「你覺得,遇到我就會呆萌蠢的那隻會對我撒謊嗎?」

棠「她不會撒謊,因為她說謊時會跟害羞時一樣,會各國語言亂跳。」

40.在什麼時候覺得最幸福?

幼「半夜做惡夢被嚇醒的時候發現被她緊緊抱在懷裡。」

祐「帶班出去畢旅或是隔宿的時候她都會把行程和好玩的事情傳給我,晚上也會打電話給我,早上通常都是被她的電話叫醒的──就跟平常在家裡一樣。」

苒「當他害怕的時候,我可以在他身邊守護他、我可以幫他處理必定會發生的事、我可以靜靜地待在他身旁──我可以愛著他,像他愛我一樣!」

棠「跟老婆一樣。我可以看著她燦爛的笑、我可以看她生氣時嘟起的臉頰、我可以看她追韓劇時哭紅的雙眼、我可以看她開心時脹紅的雙頰。這些美好,我可以看到老、看到生命的盡頭,這就是最幸福的時候。」

41.對方做過什麼事讓你覺得最生氣?

幼「被豬哥同事騷擾卻不告訴我。」

祐「告訴妳妳不就直接來打架了…單方面毆打。她的話、要加班應酬不事先說,打電話不接傳訊息不讀,真的很生氣!」

苒「嘛,當然是跟阿謙出去不跟我說囉!」

棠「說認真的。(怒瞪)」

苒「嗯,為了我去跟阿謙『man’s   talk』。我不想和阿謙的友誼破裂啊!」

棠「我的話很簡單,她跟葉以謙那死兔崽子來往。」

42.有吵過架嗎?

幼、祐「有。」

苒「當然有,怎麼可能不吵架?」

棠「夫妻之間就是要吵啊!」

苒「內,吵完之後就要炒飯了!」

43.怎麼樣的吵架呢?

幼「妍薇老師。」

祐「安翎希。」

苒「她媽的陸映恩。」

棠「跟陸映恩比起來,那隻死兔崽子好像算不了甚麼。」

44.怎麼和好的?

幼「妍薇老師告訴我會幫我在學校看好我老婆不讓她被其他人拐走,當然其他人是指學生和同事。」

祐「苒湮說她會好好處理安翎希。」

幼「等等、妳們還有聯絡!?」

祐「當然,不然今天怎麼會我們四個一起回答呢?」

苒「驚訝嗎?我跟老師畢業後很常聯絡,也約出去見過幾次面。畢竟,我可是翎希兼溫大祐木的好友!」

棠「反正後來就是,經過洛緋櫻學姊、粽子學長、怡他等人的幫助之下,我們順利在很多年後和好了。」

苒「重來一次,我們還是錯過了彼此。」

棠「但這次重來,我抓住了妳、妳也回握住了我。」

45.如果是來世,還想成為戀人嗎?

幼、祐「這一生先過完再說。」

苒「我已經是來世了。」

棠「來世,在遇見吧(笑)」

46.什麼時候會覺得自己是被愛的?

幼「她早起幫我做早餐的時候,超感動!」

祐「強硬把我從公事桌前扛回床上的時候…」

苒「原來老師是抖M啊…」

祐「喂!只是她看不下去學生的爛報告而已(笑)」

棠「半夜趕報告的時候,她遞給我一杯熱可可。真的暖!」

苒「嗯——跟他一說我生病了,他會立刻放下任何事,趕到我的身邊照顧我。」

47.對對方有哪裡不滿嗎?

幼「沒有!只要不要跟溫恆迎老師那麼近我就滿足了!」

祐「人家只是同事嘛(安撫摸)。她能夠多排一點假日休我就滿足。」

苒「他……他……不去找以謙!」

棠「槓,你再去找以謙就給我試試看!」

謙「我在這100問裡好紅啊!(望)」

幼「你哪位!」

48.對方會用什麼方式來表現自己的愛?

幼「做愛。」

祐「喂!我的學生還在這裡!」

幼「不然呢?」

祐「……」

苒「這很正常的,難道老師您沒做嗎?」

棠「是啊,我們也會的老師!」

祐「我今天真不該來這裡的(掩面)」

苒「不要難過,我也很後悔!(拍拍)」

棠「(瞪)」

苒「(挑眉)」

棠「(摀面)」

49.適合對方的花是?

幼「玫瑰。」

祐「聽說妳高中時被叫百合花?」

苒「對啊,她是史條百合花!」

幼「能夠把史條去掉我會非常高興!超級不搭嘎啊這個稱號!」

棠「我家老婆在國外可被稱為桔梗!」

苒「要珍惜美女,孩子懂嘛!」

50.兩人之間隱瞞過什麼事?

幼「我的腳傷。但也沒能瞞很久。」

祐「其實在妳國中告白的時候我是被家裡逼婚的。」

幼「嗚哇這個我真的不知道!」

苒「當初我聽到的時候,有慎重的建議老師答應你,應付家長那裡的逼婚。」

幼「為甚麼妳都知道啊,到底誰才是誰老婆?」

棠「我沒有隱瞞很多啦,只是去幫忙處理掉賴羽菡、何襄萌、陸映恩……啊,還有七班的楊美貼跟幾個學姊而已。」

苒「嗯,我是棠棠的老婆(邪笑)而且我很乖,我只是重逢後才告訴他我是穿越人(聳肩)」

棠「因為你都——槓,你都說你不說謊,你都編故事!」

51.你的自卑感來自?

幼「手指太短。」

祐「我應該害羞嗎…。我的話是、身高。」

苒「叫太大聲。」

棠「對不起我錯了!不過如果是自卑的話,我不能像阿謙一樣自然的跟苒湮一起,我會臉紅……」

苒「話說阿幼妳造妳的手指比我長一點五公分嗎?」

溫「但只比老師長了零點五公分……」

棠「要記得剪指甲,不然會痛!」

幼「我從知道我喜歡老師的那天開始就每兩天剪一次,每天都會保養一下!」

52.你們的關係是公開的還是秘密?

幼「公開吧?都結婚了。」

祐「學校還有一些老師不知道,當然我幾乎都有發喜帖…。」

苒「嗯,公開啊,我也結婚了!」

棠「不過阿謙知道嗎?他不是在米國?」

苒「我有打越洋電話,他表示祝福。」

53.覺得兩人之間的愛是永恆的嗎?

幼、祐「不是永恆的怎麼會是愛呢?」

苒「我都死一次了……」

棠「我知道我們不是永恆的,但我會用我的有生之年去不顧一切的愛。」

苒「先生,你今天特別暖……」

以下的問題未滿十八歲禁止觀看。

54.你是攻還是受呢?

幼「都是。」

祐「好像某人受比較多呢?」

幼「還有其他人在場別說出來呀…(淚)」

苒「我是主動受啊廢話。」

棠「攻。」

55.是根據什麼決定的?

幼「這好像不能決定?」

祐「當時的氣勢。」

苒「在床上的行為。」

56.對這樣情況滿意嗎?

幼「滿意是滿意…但我也想讓妳舒服啊。」

祐「看妳舒服我也很舒服。」

棠「為甚麼這兩人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這種話…」

苒「很滿意啊,如果是強氣攻就好了。」

57.初次是在哪裡發生的?

幼「老師家。」

苒「大學宿舍。」

59.當時對方的情況如何?

幼「我沒大印象,但是聽說她很舒服。」

祐「就只是個喝醉發情的野獸。」

苒「意外的熟練。」

棠「我進攻就好。」

60.初夜的隔天一早,你做的第一件事是?

幼「穿衣服衝下床。」

祐「去幫她用解酒液。」

苒「趴在他身上。」

棠「再來一次。」

61.一周大約做幾次?

幼「三到四天。」

祐「她說的是七天內有三到四天都會做…」

苒「沒事的話就來。」

棠「四次,最少。」

62.理想是一周幾次?

幼「七天。」

祐「苒湮,可以幫我找一下翡緹嗎?」

苒「找翡緹做啥?」

祐「叫那醫生來醫醫這小鬼吧。」

苒「……」

祐「雖然直接問有點害羞,你們呢?」

苒「跟幼緹的想法一樣。」

棠「你是想要我精盡人亡啊!」

63.平常都是怎麼樣的H呢?

幼「很舒服。」

祐「為了不讓明天燒聲所以平日都會克制…。」

苒「叫到爽。」

棠「精盡人亡。」

64.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哪兒?

幼「只要是她,全身吧?」

祐「我也是…」

苒「鎖骨……不要現在舔啊!」

棠「腰。」

65.對方最敏感的地方在哪?

幼「我們跟上題一樣。」

祐「其實只是不好意思說而已吧,親愛的(笑)」

苒「鎖骨……跟你說不要現在來啦!」

棠「(擦嘴)同上。」

66.對於H的對方,你有什麼想說的?

幼「很性感喔(媚笑)」

祐「很可愛。話說這裡有其他人在,妳給我把那個笑容收起來——三秒鐘,不然我就在這裡吃了妳。」

苒「難得像個男人。」

棠「叫得很大聲。」

67.是喜歡做呢還是討厭?

幼、祐「不影響普通生活的情況下是喜歡的。」

苒「當然喜歡啊!」

棠「有人會討厭嗎?除非有人突然闖進來吧!」

68.平常是怎麼樣的情況下會想做?

幼「感覺來了就想做。」

祐「禽獸…只要不很累就都可以吧。」

苒「慾火焚身、被閃到或是看了……嗯……」

棠「她剛洗完澡,沒有拿浴巾晃過我面前……我不是聖人啊喂!」

69.有想嘗試做做看的地點、時間、打扮嗎?

幼「我們身經百戰,想聽哪次的經驗?」

祐「別說出來啊,妳這個蠢萌受(笑)」

苒「看過的都想做。」

棠「我會精盡人亡!」

70.是在做之前還是之後淋浴?

幼「通常都會,她做為老師得要好好照顧身體啊。」

祐「雖然有幾次我是被妳扛進浴室的…」

幼「我有小潔癖嘛!」

祐「…所以我髒髒的妳就不要?」

幼「也不是,越髒我越愛。我可以慢慢地幫妳清、乾、淨──(被打)」

苒「用嘴巴吧,我跟棠棠都醬子玩的!」

幼「哎妳怎麼知道我都──(被摀嘴)」

祐「謝謝妳的回答,你們兩位呢?」

棠「我們都會先洗,跟老婆說的一樣,會先用嘴巴『親洗』,再來才會互相洗其他部位」

苒「老公,你的技術好到我沒話說!」

幼「老師太可愛啦!可是阿棠,改天可以教我一下嗎?」

棠「我會被打。」

71.在做的時候,兩人有約好什麼嗎?

幼「也沒什麼大約定,就做的時候一定要保持手部清潔。」

祐「好像真的是這樣…還有做完之後不能馬上離開對方去處理公事或玩遊戲。」

苒「我們也沒啥約定,因為我想生小棠棠,所以我姨媽來的時候不行,其他都可以。」

棠「嗯,老婆很好——我們做之前都會先洗,就只有這樣而已。」

72.有和對方以外的人做過愛嗎?

幼「……」

祐「沉默什麼?我是有喔。」

幼「…我也有。」

苒「……」

棠「老婆,我不會生氣。」

苒「嗯……上輩子,我……跟以謙。」

棠「分開的時間,我有。不過老婆,你上輩子幾歲跟阿謙?」

苒「大概,我大學畢業時遇見他、然後就喝個酒……」

73.對於「如果得不到心也沒關係,至少要得到對方的身體」這種看法,贊成還是反對?

幼、祐「堅決反對。」

苒、棠「除了反對還是反對!」

74.對方被壞人強暴了怎麼辦?

幼「…(撩衣袖)我還是有在持續鍛鍊身體的。」

祐「妳冷靜。當下一定要先安撫她…然後趕快去報警。」

苒「……(撩衣袖)靠腰,老娘表哥是宮幫頭子、竹馬可是葉幫的頭子,哪個死賤人?老娘去做掉他,滿清十大酷刑誰不會!我可是陳苒湮!」

棠「(抱過去)妳也冷靜。如果是妳被強姦……雖然不太可能,不過我會動用爸爸白道的力量跟以謙黑道的力量,讓那死垃圾感覺到比死更痛苦。」

75.是在做之前還是之後感到不好意思?

幼「這話題也轉太快。剛開始的時候都會,現在嘛…」

祐「老婦老妻了早就習以為常(笑)」

苒「之前都會不好意思。」

棠「但之後,就玩開了!」

76.要是好友說「只有今晚,我很寂寞」然後要求發生關係,你會怎麼做?

幼「苒苒啊,我相信妳不會。我也相信肥肥和胤祺不會,這如果真的發生了,我會塞給妳們一個跳蛋…」

祐「如果是妍薇…」

幼「老婆…」

祐「當然不會啦,我想我還是會聽她說說怎麼了。」

幼「妳被大獅子吃掉怎麼辦!」

苒「溫大祐木啊,妳要是敢這樣說,我就打給翎希叫她吃了妳——而且我相信妳會直接去吃了老師。我相信希不會對我這樣說,她只會去找溫大祐木!」

棠「我相信,阿謙跟阿源會比較想吞了妳。」

苒「姐是跆拳道黑帶。」

77.覺得自己技術如何?

幼「我覺得不錯,只是某人都不給我發揮機會」

祐「妳留著我遠征時候自己DIY(白眼),我技術一定很好的啊。」

苒「我都是等著被攻,他的技術是極好的。」

棠「跟阿謙比起來呢?」

苒「不好說……好啦,其實你比較厲害」

棠「就說,我的技術是挺好的!」

78.對方的技術好嗎?

幼「嗯哼。」

祐「好、好啦,是挺不錯…」

苒「當然。」

棠「等著被攻就好了,她的工作就是挑逗我。」

79.在做的時候,最希望對方說什麼?

幼「再一次。」

祐「…妳很可愛(小聲)」

幼「老師很可愛、好可愛、最可愛、超可愛的!」

祐「現在又沒有──嗚(臉紅)」

苒「我愛你……(甜甜的望著)」

棠「好大……(癡癡的回望著)」

幼「寶貝,我有點反胃──」

80.在做的時候,對方是怎樣的表情?

幼「一臉想要卻又不敢說、很可愛的表情。」

祐「願意將全身心都交給我的表情。」

苒「穩重、會讓我很舒服的表情。有時會很邪魅、腹黑!」

棠「就是明明很想要,卻要裝矜持的表情!」

81.覺得和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關係也無所謂嗎?

幼、祐「成為戀人之後當然是不行。」

苒「絕對不可以,他敢就給我試試看!」

棠「絕對不行,但上輩子可以。」

苒「我也是指成為戀人以後不行啦,我還不到江茜的程度。」

82.對SM之類的有興趣嗎?

幼「捆綁?不要太過的我覺得是可以增添興致啦。」

祐「捆綁、矇眼我們都試過…除了皮鞭、蠟燭或監禁那種的,其他大概都可以?」

苒「我們沒有特別SM,但簡單的當然會玩。」

棠「只要老婆看過,她都想試試看。」

83.要是對方突然說不想做了,你會怎麼辦?

幼「自己解決。」

祐「就不做吧。」

苒「我會尊重他,然後去找跳蛋跟按摩棒。」

棠「我也會尊重她,自己打出來就好了。」

84.對於強暴有什麼樣的想法?

幼、祐「在戀人間不該出現這種行為喔。」

苒「強烈的鄙視」

棠「同感!」

85.在做的時候,覺得什麼是最累人的?

幼「站著正面靠牆的時候?」

祐「受上位,請妳愛護老年人的腰好嗎?」

幼「可是那樣可以很清楚看到妳的表情和(逼──)的樣子啊!」

祐「其實我也很想體驗那樣的感覺,可是妳都會反壓。」

苒「哈哈,我只要負責等著他攻就好!」

棠「因為他媽每次都是我來,我的腰真的會斷掉——」

苒「你要知道我腰不好,所以只能你來……」

86.到目前為止,在哪裡做過最驚險刺激的一次?

幼「……」

祐「…她辦公室。」

苒「……(紅臉)」

棠「他媽媽在房間,我們在客廳。」

87.有過受君主動要求的嗎?

幼、祐「有。」

苒、棠「廢話!」

88.當時攻的反應是?

幼、祐「吃了再說。」

苒、棠「邪魅的看著她/我,大快朵頤!」

89.攻有做過強暴的行為嗎?

幼、祐「沒有。」

苒、棠「誰敢強暴我、老婆!」

90.當時受君的反應是?

幼「跳過!」

苒「要我現在叫嘛?」

91.對於H的對象,有具體的理想嗎?

幼「老師一直以來都是我的理想。」

祐「她就很好了。」

苒「老公啊,阿謙啊,粽子啦——」

棠「槓,我只要你!」

苒「但真正做過後,我要的只有你!」

棠「槓,你跟粽子做過?」

92.對方有滿足你的理想嗎?

幼、祐「有。」

苒、棠「廢話廢話!」

93.在做的時候用小道具嗎?

幼「偶爾。」

苒「常常」

94.你的第一次在幾歲?

幼「欸…17歲。」

祐「19?」

苒「上輩子……是18,我給了阿謙。」

棠「(挑眉)」

苒「這輩子,我在19歲的時候給老公。」

棠「我是16歲的時候,因為過度悲傷。」

95.那時的對象是現在的戀人嗎?

幼、祐「不是。」

苒「上輩子不是,這輩子是。」

棠「不是。」

96.最喜歡被吻哪裡?

幼「只要是她都喜歡。」

祐「腰…」

苒「嘴,跟鮑魚。」

棠「老師,我也是腰!」

97.最喜歡吻哪裡?

幼「她的唇。」

祐「她的手指…因為很好看。」

苒「他的唇,真的很軟!」

棠「嗯,鎖骨。我超愛老婆的鎖骨啊!」

98.H時,對方最愉悅在什麼時候?

幼、祐「高潮的時候。」

棠「高潮,或是潮吹的時候。」

苒「射出來的時候,跟射完的時候。」

99.在做的時候,腦子裡都在想什麼?

幼「祐庭老師真的好可愛。」

祐「好性感、好可愛、好想吃掉。」

苒「好大、好舒服、好愛他……」

棠「槓超性感,超可愛,好愛她啊——」

100.一個晚上通常都做幾次?

幼「看情況,2~3次左右。」

苒「一夜七次!」

棠「精盡人亡啊槓!」

苒「好啦,我們最少是2次,最多……好像4次吧。」

101.在做的時候,是自己脫衣服還是對方脫?

幼「我喜歡看我老婆自己脫,她把衣服撩起來的時候都會有一種很性感——」

祐「閉嘴。我是習慣幫她脫。」

苒「通常都會先洗澡,所以是……自己脫。」

棠「我欣賞她脫,再來是讓她幫我脫,可以順便咬……」

102.對你而言,做愛是?

幼「保持心情愉悅以及表達愛的方式。」

祐「表達愛的方式。」

苒、棠「表達愛的方式!」

103.辛苦了!那麼對對方說一句最想說的話。

幼「我愛妳。(摸臉)」

祐「我也是,但妳別以為這樣今晚就可以在上位。」

苒「我愛妳。(望)」

棠「執子之手,(甜)」

苒「與子偕老。(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