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Sunshine

溫柔攻X誘受X結婚

晴空萬里的周末是最適合出遊的好日子,劉志赫是這麼想的,只是現在的狀況實在有違他內心真實的想法啊,腦袋裡一面苦惱著自己怎麼就這麼輕易妥協之餘,下半身的運動還是流利順暢的擺動著。

人家說,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這句話果然不假。

「唔…志赫…用力點…」難耐的呻吟,表情更是魅惑的令人血脈噴張。

聽到這樣的話,劉志赫還不行動的話,他就不是男人了,將與自己面對面的人兒翻了個身,扣住他纖細的腰,奮力的衝刺著。

「啊啊…赫…好棒…啊…」得到自己想要的,身下的人兒忍不住的放聲喊著。

粗大的慾望,炙熱的溫度,每一下力道之大,並準確的頂到敏感的前列腺,隨著每一下的撞擊,他感覺到體內的快感來得越來越快,也貪心地想要更多,於是他跟隨著男人的速度開始擺動著自己的腰肢,蜜穴貪婪的夾緊男人的男根。

就算劉志赫平時在怎麼會克制自己的慾望,他也不是聖人,面對這樣熱烈的索求,他只好更加賣力地做出回應,讓彼此在做愛的過程得到滿足。

電光火石之間,瀕臨高潮的人在劉志赫一次次猛力的撞擊下,鮮嫩的玉根終於噴灑出白液,緊緻的熱穴在高潮過後絞緊了體內的慾望。

緊緻濕熱的快感,讓劉志赫感到一陣舒爽,狠下心地將自己的慾望更往那令自己沉醉不已濡濕的深處地帶插,用力的抽插一段時間,劉志赫終於將滾燙的精液灌進那炙熱的穴內,在精液衝擊至敏感點時,高潮過後異常敏感的人兒在玉根沒有撫慰下竟然又射了。

雙雙高潮後,劉志赫躺在人兒的身上粗喘著氣,兩人的喘息漸漸對上頻率,感受著心跳與心跳間的震動,不一會,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

「怎麼辦?好不容易得來的休假就這麼去了一半。」情慾過後褪去的魅惑神情,轉眼間成了清新可人的純真笑容。

「沒關係,反正本來就想好要兩個人一起的啊。」劉志赫笑了笑,邊說邊起身,離開了床鋪,小心翼翼地抱起床上的人「誰叫我們時宇慾望這麼強呢。」

「呀!說什麼啊!」韓時宇聽著,不禁羞紅了臉,跟剛才在性事的狀態上完全不一樣。

看到韓時宇臉紅的樣子,劉志赫心情很好地笑了,還是不忘抱著韓時宇進到浴室裡清理,而韓時宇斜了劉志赫一眼後,哼的一聲,但雙手還是老實地環住劉志赫的脖子。

兩人在浴室裡又是一番折騰,再次出來時,已經是過中午的事了,但難得的休假還是要把握時間,兩人決定出門逛逛,看場電影也好,只要是跟身邊的人去哪裡都好。

來到市區最熱鬧的鬧區,韓時宇拉著劉志赫手直奔電影院跑,而劉志赫只是走在韓時宇背後任由他拉著自己走,臉上的笑容從來沒聽過,滿懷柔情的雙眼只注視前方的人。

「這個!志赫,我想看這個!」韓時宇興奮的指著某一部電影的宣傳海報。

劉志赫定睛一看,是一部愛情文藝片,果然是文藝青年韓時宇愛看的類型,不過這部電影的劇情似乎有些悲傷啊。

一對剛新婚的夫妻,在新婚一個月後,妻子懷上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在充滿喜悅的日子裡,卻在一次定期產檢中,發現妻子同時也罹患上了癌症,在喜悅與絕望之中,夫妻倆面臨的是人生的考驗。

劉志赫雖然很想看另一部動作片,但實在不想看到韓時宇失落的表情,於是二話不說的到售票口買了兩張電影票,牽著裡時宇的手一起進到電影院。

「志赫,買爆米花!」韓時宇看到不遠處的販賣部,笑咪咪地看向劉志赫。

「是是是…你怎麼就是不肯帶錢出來呢。」看到眼前的人笑得如此可愛,劉志赫雖然無奈,但還是乖乖地掏出錢包買爆米花和可樂。

韓時宇沒有回應劉志赫的話,只是微笑的看著劉志赫,而後者也寵溺的伸手摸了摸韓時宇的頭,待到服務人員將爆米花跟可樂拿給兩人後,兩人直接走向放映廳準備看電影。

一場電影結束後,在散場時,韓時宇是淚流滿面走出來的,其實在電影放映的過程中,韓時宇早就隨著哀傷的劇情哭得不能自己,而劉志赫的心思也早已不在電影上,一見到韓時宇的眼淚,心慌的頻頻拿出衛生紙替韓時宇擦淚。

「不哭不哭…」劉志赫抱著韓時宇站在電影院的角落,身體左右晃呀晃的,想安撫韓時宇的情緒,只是都不見成效,這讓劉志赫很擔憂。

擔心韓時宇會哭到脫水,這還是韓時宇第一次哭到無法控制,窩在劉志赫的胸膛上,韓時宇不停吸吸鼻子啜泣,腦海內想得,都是如果電影的情節是發生在他們身上他該怎麼辦?

「志赫…志赫…」

「嗯?怎麼了?」終於聽到韓時宇的呼喚,劉志赫稍稍放開懷裡的人,擔憂的捧著韓時宇的臉看著,手指撫摸著他的眼角。

「嗯…沒事…」話才剛說完,韓時宇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這要怎麼讓他相信沒事呢,劉志赫想著,意識到周圍開始有人在注意他們了,劉志赫一個轉身擋住了韓時宇,頭一低,吻上了韓時宇。

舌尖撫弄著舌尖,唇舌之間,讓韓時宇心裡的不安一點一點被消磨掉,取而代之的是劉志赫帶來的無可取的安心。

只要待在這個人身邊,就覺得可以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種安心感,是無法從其他人身上感受到的。

一吻結束,韓時宇有些無力的倒在劉志赫胸膛上,看到韓時宇的樣子,劉志赫直覺無法再繼續逛街了,看了看四周,掩人耳目的扶著韓時宇離開電影院。

回到家中,韓時宇一進門就纏著劉志赫不停吻著,雖然平時很容易害羞,但韓時宇只要一放開來了,那熱情就連劉志赫也擋不住。

「唔…時宇…等等…」才剛脫下外套,韓時宇就心急的要扯掉劉志赫褲頭上的皮帶。

「志赫不要嗎?」停下動作,韓時宇抬頭看向劉志赫。

眼角還殘留剛剛的淚水,微紅的臉頰,無辜的眼神,重點是,韓時宇此時像是欲求不滿似的,下身隔著褲子蹭著,甜點在前,有不吃的道理嗎?

原本神色還有些慌張的劉志赫,眼神一沉,拉開韓時宇的手,直接把人一肩扛起,直驅房間,將人放到床上後,褪去彼此身上的遮蔽物後棲身壓了上去,伏在韓時宇的胸膛上舔吻著,一手握住韓時宇的玉根溫柔的撫弄。

「唔嗯…志赫…嗯…」韓時宇舒服得仰著頭,喉間發出小貓般的吟叫「想要…志赫…快進來…」

「不行,還沒幫你…」

「唔嗯…快點…快點…」難耐不已的韓時宇拉著劉志赫的不停地催促著,纖腰也不斷擺動蹭著劉志赫。

最後理智被性慾打敗,劉志赫扶著硬到發熱的慾望直驅韓時宇緊緻濕熱的後穴,前端才剛進去,韓時宇就緊緊的夾住,劉志赫有些難受的呻吟幾聲,低下頭吻住韓時宇,想讓他放鬆身體,果不其然的見效了。

在韓時宇緩緩的放鬆後,劉志赫一進到底的進入韓時宇的最深處,也因為劉志赫又粗又長的慾望直達到最敏感的前列腺,快感襲來得又快又舒爽,無法忍受這樣的感覺,劉志赫一鼓作氣地抱起韓時宇,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沒給韓時宇緩和的時間,捧著他白嫩的臀部一下一下有力的抽插著。

「啊…啊…赫…好爽…啊…」仰著頭,承受劉志赫的撞擊,韓時宇嘴裡嬌媚的呻吟更是沒停過。

「唔…時宇…」

像發了瘋似的,兩人對彼此的慾望沒有停止般的,不斷索求著,直到深夜來臨。

那天過後,劉志赫才知道韓時宇在電影過後失常的原因,原來是韓時宇因為電影裡的劇情過於真實,而把情節套在他與劉志赫身上,深怕有一天劉志赫會這麼突然離開他的身邊,一想到劉志赫總有一天會離開自己,韓時宇眼淚就無法停下來。

結束一天的工作,劉志赫回到家中,一打開門就聞到一陣濃郁的香氣,勾起嘴角,慢慢地走到香味的來源,站在廚房邊,劉志赫就看到韓時宇正忙碌的料理晚餐,心裡有滿溢而出的幸福感。

「今天吃什麼呢?」走到韓時宇身後,環住他的腰。

「志赫!回來了怎麼不說一聲呢。」韓時宇嚇了一跳,轉頭發現是劉志赫,才稍稍鬆口氣。

「給你驚喜啊。」語末,劉志赫親了親韓時宇的臉頰。

「呵!真是謝謝你啊…在一會就能吃飯了。」說著,韓時宇轉頭吻上了劉志赫的唇「呀…放開啊,這樣我無法動。」

「可是我想這樣一直抱著你啊,一直一直…」劉志赫輕聲地說著,但手環抱的力量卻絲毫沒有減輕。

「志赫?」

「時宇,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好嗎?」

聽到劉志赫的話,韓時宇皺了皺眉,有些擔心的看著劉志赫,直到劉志赫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時,韓時宇定睛一看,話還未說出口,眼淚就先落下。

「時宇…我們結婚吧。」溫柔的嗓音,一字一句的傳進韓時宇耳裡。

在韓時宇眼前的,是一枚純銀戒指,上頭沒有多餘的裝飾,表面只有簡單的水鑽,以及兩人名字的英文縮寫,雖然與一般的鑽戒比起來樸實多了,但韓時宇知道,這是劉志赫精心準備的。

「時宇…」見韓時宇什麼話也沒說,只是不停落淚,這讓劉志赫心疼不已。

「我願意…我願意…志赫,不管如何我都願意…」

啜泣的聲調,讓劉志赫既開心又心疼地加重了手的力道,喜歡看到韓時宇的笑容,他只希望未來的日子,他們都能面帶笑容的向前走。

「別哭了,時宇,我會愛上你,就是因為你的笑容。」將人轉過身面對自己,劉志赫手指輕撫著韓時宇的眼角。

「我也是,我愛你。」韓時宇嘴角微微上揚,眼角的殘淚,讓他看起來顯得楚楚可憐。

劉志赫欣慰地微笑,牽著韓時宇的左手,將戒指套進韓時宇的中指,捧著韓時宇精緻的臉龐,吻上他紅潤的雙唇。

一吻結束,兩人相視而笑,閃著微光的戒指,隱含著對未來極大的憧憬與希望,兩人的未來充滿著明亮。

你的出現,是上天送給我的禮物,你就是我這輩子唯一的摯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極品!
你寫的文還是這麼的棒!
志赫 x 時宇
似乎是......(腦海中浮現了另外兩個人的臉)
不管怎麼看,就是他們啊啊!!
2016-07-02 18: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 



嘿嘿!! 就是你想的那樣!! XDD


2016-07-11 20: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