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花仙/塔西】不變質的喜歡(H)

《小花仙》BL向衍生CP——塔巴斯×西蒙

※【星辰】系列任務衍生。

※BL慎、兄弟慎。

※劇情各種不合理慎。

☆有H慎、R18。☆

#####給咱米米號,咱拿男生帳號勾搭你。(

我說必須要有個方式,用來記憶小時候玩過的各種遊戲,於是這篇便出現了。

      「別以為一切回到過去,就會改變什麼。」

      「我和你,永遠站在對立面。」

      勇氣國的二王子——塔巴斯,他靠近了他所謂的哥哥耳旁,輕聲耳語。

      濕潤而熟悉的氣息,噴灑在西蒙的脖頸上,引得他輕顫了一下,待西蒙反應過來,塔巴斯說出的殘忍話語時,他老是透出溫柔目光的淺灰眼眸,猛然緊縮,他扭頭伸出手,拉住欲離去的那人的衣袖,「塔巴斯……」

      塔巴斯不予理會,乾脆地撕下被西蒙捉住的衣料,不屑的撇了撇嘴,振翅離開了意境原野。

      「王子最近怪怪的……」

      「常常做出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舉動……」

      「啊?是因為人魚公主麼?」

      「對,難怪王子到現在還沒娶妃。」

      「難道沒人覺得是二王子的原因麼?」

      八卦是天性,勇氣國的人民自然也會,在西蒙王子頹廢的這段期間,關於他的流言蜚語,已經在勇氣國……喔不,甚至整個拉貝爾大陸,西蒙王子的流言已經滿天飛了。

      ——那他本人呢?

      在西蒙王子的寢宮,西蒙坐在床沿,伸出手細細描摹著他另隻手腕上的環。

      他的唇角勾著一抹可以被稱為苦澀的笑容。

      「王子殿下——」在裝飾華美的房門外,士兵科本敲了敲門,朗聲喚道。

      西蒙一怔,伸手拿過床頭的外袍,披在自己的肩上。

      緩步走到門前,替來人開了門。

      「怎麼了嗎?」西蒙看著來人,嘴角噙著一抹溫和的微笑,目光卻有些渙散。

      士兵科本一愣,隨即便恢復狀態,「殿下,露娜仙女求見。」

      「知道了,我待會過去。」

      西蒙關上了門,他坐在被擦拭到透亮的大理石地板上,脊背靠著門,曲起膝蓋,他低下頭,看不清表情,卻依稀聽見了小小的抽泣聲。

      ——是喜歡吧,就算他做了那麼多不好的事,還是很喜歡。

      西蒙一見到露娜,映入眼簾的便是露娜悠閒地喝著花茶,她勾著一抹優雅的笑容,緩緩地抬首望向西蒙,淺紫色的眼鏡下,藏著一雙睿智且銳利的雙眸。

      「西蒙王子,請坐。」

      西蒙坐在露娜的對面,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露娜仙女,請問您找我,是為了何事?」

      露娜將散發出馥郁芳香的花茶,置於流轉著五彩光華的水晶桌上,抬首嚴肅地看著西蒙,「西蒙王子,你該為勇氣國這個國家負責,不論你是否願意成為國王,這個國家都是你的責任,請你記著,別為了自己私人的情感,而罔顧人民。」

      一字一句都鏘鏘有力,仿若在指責著西蒙這段日子的錯誤。

      「露娜仙女,我明白了。」西蒙垂下了淺灰的眸子。

      他讓人民失望了。

      他亦讓……父親失望了。

      「西蒙,不只要明白,更要做到。」露娜站起,走到西蒙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隨時都在。」

      「對了,西蒙,如果真的有什麼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吧。國家是重要的,可是也要顧好自己哪。」

      西蒙抬起頭,和露娜對視,「謝謝妳,露娜仙女。」

      他的眼神透露著堅定,他做出了選擇。

      露娜仙女欣慰般地笑了。

      「那麼,再見了,西蒙王子。」

      她振翅,往勇氣古堡的大門飛去。

      西蒙振動著透綠色的翅膀,忽視著周圍人民好奇探究的目光,一路飛至冰蛇要塞。

      冰蛇要塞。

      刺骨的寒風瑟瑟颳過,掠起了西蒙淺咖啡色的髮絲,冷風觸到皮膚,西蒙感到寒冷,不禁打了個寒顫,皮膚亦因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呼吸著這裡冰冷的空氣,呼出的氣息都凝結成了白霧,西蒙深吸了一口氣,在這個空蕩的空間裡大喊,「塔巴斯——」

      回音特別的大。

      沒有任何的回應,只有回音不斷地重複著同一字詞。

      西蒙低下頭,望向透藍色的地板映出的自己。

      「喀嗒。」

      靴鞋踩在冰磚上的聲音。

      西蒙轉身,看見了擁有著烈火般暗紅翅膀的塔巴斯,從冰柱旁走出。

      「哥哥,你來這裡幹嘛?」輕佻的笑容一直掛在塔巴斯的面上,他緩步走近西蒙,意料之外沒看見他驚訝或者失望、抑是難過悲傷的表情,西蒙的臉上,僅有著認真以及莫名的堅持。

      塔巴斯似乎有些興趣了。

      「喜歡啊……」西蒙眨了一下淺灰色的眼眸,目光溫柔得彷彿能滴出水一般,望向眼前的人。

      「什麼?」塔巴斯微蹙著眉頭,他感覺到西蒙今天有些怪異。

      西蒙卻低下頭,沒有說話,他只是伸出手環住塔巴斯的腰際,將人強迫似地帶進自己懷裡。

      塔巴斯掙扎了一下,卻不忍傷害到他,沒有被掙脫開。

      「塔巴斯……」西蒙將頭靠在塔巴斯的肩膀上,輕聲在他的耳旁低語,「是喜歡,不管你做了再多不好的事情,我還是好喜歡你。」西蒙閉起眼睛,嘴角勾著一抹笑容。

      塔巴斯驚詫地推開對方,這次卻是真的用了全力,似是因為心虛。

      西蒙的背部撞到冰蛇要塞的內部冰牆,發出重重的悶響,許不定還摻著骨頭碎裂的聲音。

      「西蒙,我們是永遠的平行線。」塔巴斯走近西蒙,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我……我知道。」西蒙單手撐著地板,強撐起身子,卻猛然吐出了一口鮮血,在這全是透亮色系的空間裡,那一抹艷紅顯得特別刺眼。

      塔巴斯彷彿看不下去了,伸手拉住西蒙的手,將他拉近自己,一個施力往前一拉,順勢吻上眼前傷痕累累的人兒柔軟的唇瓣,強勢地撬開對方的貝齒,血腥味瞬間在雙方口中彌漫。

      他一會便離開了西蒙的唇,只見眼前那人似仍未回過神,目光渙散著。

      塔巴斯一個發狠地捉住西蒙的衣襟,用力地撕開,西蒙的皮膚突然暴露在空氣中,在這低溫的空間裡,西蒙輕顫了幾下。

      塔巴斯藏在眼罩底下的眼睛透著狠戾,「西蒙,我對你的喜歡就是這樣的喜歡,你能夠接受嗎?更何況我對你的恨,更甚。」

      西蒙面對著塔巴斯的問話,歛下眼眸後,苦澀地開口道,「其實我不在意,我只是……喜歡你而已。」

      ——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永遠不會改變的喜歡。

      「呵。」塔巴斯冷笑一聲,嘴角勾起些許嘲諷。

      他將西蒙逼至冰冷的牆壁,冷冷地注視著他,儘管隔著一層暗紅色的眼罩,透露出的不屑依舊明顯。

      「喜歡我?哥哥,你對我的喜歡,有喜歡到可以為我犧牲自己嗎?」

      西蒙一怔,輕聲說道,「如果是作為西蒙,我可以。」

      「如果是勇氣國的王子,我不能。」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恨你。總是冠冕堂皇的說著是為了人民,為了人民連父親都可以殺掉!」

      西蒙沉默了。

      父親的事,他的確對不起塔巴斯。

      不論怎樣都彌補不了,他和塔巴斯之間,永遠有一道跨不過的鴻溝,而那道鴻溝,就是他們的父親——約翰國王的死亡。

      「心虛了?所以什麼話都不敢說了?」

      「對不起。」

      對於塔巴斯,他僅能說的是一句抱歉。

      「對不起對不起,你這個笨蛋王子就只會說對不起是不是?要不要那麼懦弱啊!」

      塔巴斯將膝蓋卡進西蒙的雙腿之間,唇角勾起些許弧度,展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側首靠近了西蒙的耳旁,「哥哥,你說啊……要是勇氣國的王子被自己的兄弟染指了,那會是多大的屈辱……」語落,塔巴斯伸出舌,色情地舔了一下西蒙的耳垂。

      西蒙微蹙著眉頭,被那人以如此的方式羞辱,他依舊沒法討厭他。

      「塔巴斯,別這樣……」西蒙屈起手,試圖隔開兩人之間,曖昧得可以的距離。

      塔巴斯伸手捉住西蒙的雙手手腕,強硬地錮住後,將他的雙手高舉過頭壓制著,在他的耳邊低語,「哥哥,不要反抗我。」

      ——偏偏在這種時候才叫哥哥。

      西蒙撇過頭,固然他明白這只是徒勞。

      塔巴斯似也不願見到西蒙逃避的態度,側過頭順勢吻上西蒙的柔軟艷紅的唇,強硬地攻破對方的防線,與他的舌不斷交纏,肆無忌憚地奪取著他的氧氣。

      兩人接吻的時候,依稀還有著血腥味。

      塔巴斯伸手輕掐西蒙的腰際,西蒙輕顫了一下,塔巴斯嘲諷地勾起唇角,放過了他被吻得有些紅腫的唇瓣,伸出濕潤的紅舌,輕舔著西蒙的脖頸,牙齒齧咬著被自己壓制著的人兒,上下滑動的喉結。

      在冰蛇要塞這低溫的空間裡,兩人的體溫卻逐漸攀升著,空氣裡瀰漫著清晰可聞的曖昧。

      西蒙仰起首,淺灰的眸子微眯起,帶了些魅惑,如飛蛾撲火般,死亡前的決絕與唯美。

      塔巴斯順勢往下啃咬著鎖骨,直到西蒙的鎖骨上紫痕遍佈,他才善罷甘休。

      塔巴斯將手下礙事,已經破爛到沒有蔽體效果的衣料,隨意地丟在一旁,他骨節分明的手指在西蒙古銅色的肌膚上恣意遊走,塔巴斯的手指輕撫過的地方,都能給西蒙帶來一片顫慄,他的肌膚帶著炙熱的溫度,而他卻倔強的死咬著下唇,不肯讓那羞恥的聲音逸出。

      「哥哥,這裡只有我們喔……」言下之意就是可以叫出來,沒人會聽到的。

      然而這句話卻激起了西蒙的理智。

      ——他在幹嘛?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

      西蒙猛然發狠掙扎著,抬腳踹了塔巴斯的腹部一腳,卻沒敢用太大的力。

      只見塔巴斯吃疼的微躬起身子,蹙起眉頭,極力隱忍著,鬆開箍住西蒙雙手的手後,揚手摑了西蒙一掌,西蒙的臉側過一旁,頰上泛出紅痕。

      「西蒙,你就一定要玩那麼刺激的嗎?」

      塔巴斯唇角勾起,話語卻冷冽的不見溫度。

      他沒讓西蒙有回答的機會,忽視他那令人驚心的紅痕,便直接強硬地扳過那似是被主人折磨的消瘦輕盈的身子,使其面對著冰冷、散發出絲絲寒意的牆面。

      西蒙感到恐懼,他動了動沒被捉住的手指,卻突地感到一陣疼痛,從他的背部傳來,直至他的心底。

      西蒙的目光凝結了一會後,變得有些呆滯,那種疼痛錐心刺骨,他卻彷彿被塞進了一個玻璃瓶裡,他能清楚地明白他在經歷些什麼,可他沒有任何感受。

      他的翅膀,被塔巴斯狠狠地折下了。

      沒有血花飛濺,沒有痛苦到想死,沒有一絲悲傷的感覺。

      他是花仙。

      他是王子。

      他是勇氣國的王子。

      他是惡魔塔巴斯的哥哥。

      ——他以後,再無法振翅飛翔了。

      西蒙沒有失聲驚叫,他舉高雙手似是要抓住些什麼,他仰著首目光卻飄遠,淺灰色的溫柔眸子裡盛滿了希冀。

      他在期望;他在期待。

      以前的他,能拯救他。

      塔巴斯在折下西蒙的翅膀的那一霎,他就後悔了。

      他眼見著西蒙詭譎的舉動他也沒有制止,只是俊美面容上,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他盯著手中透綠色的斷翅,見翅膀的光輝漸漸黯淡,後趨於一片普通的綠色,他便不管不顧地丟在地上。

      其實他真沒想過要傷西蒙的。

      現在他只能安慰自己,一切都是西蒙自作自受,他才能好過點,不然那種愧疚感,會阻礙他的決心。

      西蒙是被下身的涼意喚回意識的。

      他低頭,見到自己的下體沒有一絲衣料蔽體,他也只是側過首,望向身後那人。

      反正不管怎樣,都不會更糟了。

      塔巴斯帶著戲謔的笑意回望西蒙,跨了一小步更加靠近西蒙,他將頭置於西蒙的右肩上,微偏過頭,往前湊近了,他的額頭抵著西蒙的額,髮絲撓著他的肌膚,感覺有些微癢。

      彷彿能回到最初最美好的時光,可惜想來只餘諷刺。

      塔巴斯盯著近在眼前的人兒,西蒙牽起嘴角,帶出淡笑,只是很空洞。

      塔巴斯感覺到西蒙離他很遠,雖然他們之間距離本就很遠。

      西蒙有意識的,只是他懶得思考那麼多了,他覺得可能真的還會更糟糕,畢竟沒有塔巴斯做不出的事,只是他沒有精力去管了。

      「西蒙,拉貝爾大陸很美是嗎?」塔巴斯輕聲說道,話語間藏著溫柔。

      西蒙有些怔住,過了一會才意識到塔巴斯問他的問題,他嘴角的笑容綻的更大,「很美,因為有大家。」

      因為有大家,因為有父親,因為有你,所以拉貝爾大陸……很美,也很讓人難受。

      「西蒙,其實我想毀了這裡,我想毀了拉貝爾大陸。」

      「……嗯。」

      塔巴斯想過西蒙可能會緊張地阻止他,可能會一臉悲傷的看著他,可能會驚訝地無法回神。

      他就是沒想過西蒙會平靜地望著他,只回答一個字而已。

      這不符合西蒙的性格。

      「我隨你處置,別傷害拉貝爾大陸的花仙。」

      在塔巴斯思考之餘,西蒙說道。

      塔巴斯得意地勾起唇角。

      其實他的哥哥打從骨子裡就是個濫好人,無法改變了。

      「好啊,那我會毀了拉貝爾大陸喔。」

      「沒關係。」

      他相信露娜仙女,會為花仙尋覓到新的棲身之處。

      塔巴斯的頭離開了西蒙的肩上,毛毛茸茸的觸感消失,他卻感到有些悵然若失,自嘲般地輕笑一聲。

      「西蒙,一直待在……我的身邊。」

      「啊……唔……」

      塔巴斯語落,便直接覆上西蒙的唇,輾轉碾壓,輕易地攻破西蒙的牙關,侵入到底與西蒙的舌交纏著,以致當兩人的雙唇分開時,還牽著一絲銀絲,帶出一些纏綿悱惻、藕斷絲連的意味。

      塔巴斯伸出舌舔去銀絲,柔聲在西蒙的耳旁道,「永遠……」

      西蒙有些不知所措,沒聽清塔巴斯的話,胡亂地就答了一聲好。

      塔巴斯是真的感到好笑,隨意回了一字,「嗯。」

      塔巴斯伸出食指輕探入西蒙的股間,他感覺到眼前的人兒僵硬了一下,似是因害怕而輕顫著,仍未經開拓的甬道顯得緊窒而難以進入,同時想到他是西蒙的第一個男人,塔巴斯內心湧起難以名狀的興奮。

      「乖,放鬆。」塔巴斯耐心地安撫著西蒙,聲音放軟,溫柔得可以,卻見那人依舊沒有放鬆的趨勢。

      ——這樣下去肯定會受傷的。

      塔巴斯的另一隻手繞過西蒙的腰部,往下握住了他有些抬頭的分身,上下套弄著,西蒙見狀倒吸了一口涼氣,洶涌而來的羞恥感,讓西蒙下意識地伸手欲撥開那人的手,卻聽見身後的塔巴斯在他耳旁私語,聲音有些低啞的誘惑,「西蒙,我不會傷害你的,交給我。」

      這句話並沒有什麼可信度,可是西蒙還是選擇了相信,他放下了手,閉上淺灰的眼眸,將自己的人以及心……完全交給了他的弟弟。

      塔巴斯沒能知曉他的哥哥下的決心,他僅感覺到西蒙因慾望而昂揚的分身上,一跳一跳的的頻率。

      他的雙手繼續套弄著西蒙的慾望,時而揉捏著,纖長的手指輕摳著西蒙的鈴口,感覺到身前的人兒猛的一顫,從喉間發出有些可憐的嗚咽,塔巴斯下身的硬物更加發燙了。

      「該死。」

      塔巴斯低咒了一聲,在西蒙沒注意時又插入了一根手指,而在前頭撫弄著西蒙的慾望的手,動作越發粗魯。西蒙在慾海中浮沉,口中不禁難耐地發出輕喘,俊秀的面容上泛起潮紅,感覺體內有股熱潮在翻湧,且快速地往下身匯聚,突然眼前白光閃過,他的熱度洩在塔巴斯的手裡。

      「塔巴斯……」西蒙輕喚身後那人,聲音有些虛弱及恐懼。

      「我在,不痛的。」

      塔巴斯在西蒙後穴裡的手指緩緩抽插著,感受著身前的人兒隱忍的顫抖,將自己另一隻手臂遞在他的面前,「會疼的話,就咬下去吧。」

      西蒙雙手捧起塔巴斯的手臂,不知怎麼地落下了淚,在塔巴斯增加到第三根手指時,西蒙抹去眼淚,毫不猶豫地在塔巴斯的手臂上,留下深深的牙印。

      「乖,我在呢。」

      塔巴斯勾了勾唇,忍著手臂上鑽心的疼痛,三隻手指在西蒙溫熱的甬道裡擴張著,直到認為西蒙可以承受後,塔巴斯抽出手指,在西蒙還沒緩過後穴的難受時,便將自己的硬物插入溫暖的後庭,緩慢地頂到最深處,再抽出,感受溫熱小穴裡的收縮,塔巴斯側過頭與身前的人兒相吻,堵住他未出口的呻吟。

      他的西蒙,總有一天不會想著離開他的。

      他已折了他的翼,使他無法飛離他的身邊。

      他會毀了他的國,使他無法找到可靠援助。

      西蒙總有一天,會依賴他的。

End.

2016.7.13

後記:

      爆字數了……

      我本來打算一千字差不多就好了,結果爆了,還爆了很多嗚嗚嗚。(淚奔)

      中間好像混入一堆莫名其妙怪怪的東西。(?)

      因為是第一次寫H,各種渣。

  

      其實我個人覺得塔巴斯挺寵西蒙的,雖然表面上好像很仇視什麼的,西蒙很無奈之類的。(搔頭)

      我要拉人入小花仙塔西邪教、啾♡

      我愛異國皇子跟安德魯不要跟我搶嚶嚶。(沒人要#)

34694225

      女帳米米號,歡迎騷擾,不過不常上,一年上一次差不多w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好懷念啊,高一的時候療癒身心的小遊戲
最喜歡種花學辨識植物和布置家裡了(?

可是除了露娜和西蒙其他人物都忘記了qq
記得西蒙好像是因為和他跳舞?
2017-11-15 00: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啊啊啊我也是真的超級喜歡塔巴斯和西蒙的!!!
這遊戲是棠棠大概3 4年前開始玩起的
但中途作廢了2年至3年之久XDD
棠棠也有米米號哦((廢話
→31114741
2016-09-17 02: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倆兄弟超配的啊啊啊XDDDD
我現在也沒在玩了,不過有時間會回去看一下w因為在裡頭認識了好多萌萌噠的孩子(x
喔喔喔/我有空上的話,會拿男帳去+的wwwww
2016-09-22 20:22回覆
短文評好了
短文評好了


送上書書的網址


http://www.popo.tw/books/579092


再送一個網址

這個一定要查

http://www.popo.tw/books/578556
2016-09-07 20:1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嗚嗚嗚謝謝糖朵qwq速度好快wwww
網址查過了,有時間會去看看的
2016-09-07 20:5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