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還不過來

抽到的題目:暴躁攻X二貨受X把情書藏起來

-    -    -    -    -    -    -    -    -    -    -

      「老伯,你這是普通感冒,吃幾天藥就行了。」男人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嘴角輕陷,耐心的向這位老病人解釋病情。

      「戴醫師,我是不是要死了?是不是出了這醫院就要死了?你就老實告訴我唄。」老伯依舊不信。

      「不會,這病死不了,」男人修長的手指將垂下的瀏海梳至耳後,一頭俐落乾淨的棕髮十分搭配他醫師的形象,「老伯,你回去按時吃藥,以後一定都還好好活著。」

      姜譽圓潤的雙眼定定瞅著眼前的醫師,他是他的實習老師,也就是說,姜譽現在在他手下實習。

      當初他二話不說,就巴著男人要做他的學生,不為其他,純粹因為他是醫術界權威,鼎鼎大名的戴知戴醫師。只要是他的門診鐵定排不著,預約還要提前一個月,跟著這樣的醫師,不說別的,未來是滿滿的錢啊!

      於是姜譽為了這位子,任勞任怨的給戴知做了一個月的跑腿小弟──雖然現在好像也沒多大改變,就是稱謂不同了。

      「還不過來!」送走了老伯,戴知的笑容瞬間退去。

      姜譽嘆了口氣,看吧,這妥妥的雙重人格。

      當初姜譽也是被戴知一副溫煦親和的模樣給騙了,真正和戴知相處起來,他才明白,大家都說當醫生要有耐心,而戴知也真的只有當醫生時才有耐心。

      「戴醫師,什麼事?」姜譽帶著笑,屁顛屁顛的迎上前去。

      「什麼事,」戴知也朝他笑了笑,露出手腕上的錶,「這都幾點了?」

      「媽媽呀是勞力士……」姜譽低聲咕噥,雙眼放光。

      「誰問你勞力士!」戴知被氣樂了,沉聲吼道:「兩點了,我的飯呢!」

      「你、你的飯?你的飯我怎麼會知道呢。」姜譽莫名其妙。

      「我辛辛苦苦指導你這麼一個學生,你就這樣連老師的死活都不管?」戴知冷哼一聲,瞪著他,「行,那你我也不管了。」

      「別別別!我管!我管!」姜譽沒骨氣的說,心裡邊想:不過就是頓飯你還有臉扯到死活去了……

      「你吃了嗎。」戴知問。

      「……還沒。」

      「訂兩份。」戴知又說。

      姜譽拿了店家的名片訂了兩份便當,才後知後覺的問:「戴醫師,你有想吃什麼嗎?」

      「你不是訂了?」戴知抬眸望了他一眼。

      姜譽點頭。

      「那還問!」戴知吼他,伴隨著沙發枕砸了過來。

      姜譽趕緊接住,朝沙發一放,便離開門診室了。

      出來時,姜譽在茶水間遇見了林醫師,便和他打了個照面,林醫師卻叫住他:「你是姜譽?戴知的學生?」

      「是。」姜譽一頭霧水。

      「你行啊,戴知以前不帶學生的,所以上頭也沒把學生安排給他,我想怎麼這回就向上頭提出要求了呢。戴知要的,果然是個人才。」林醫師笑了笑,一手搭上姜譽的肩拍了拍,「好好幹。」

      ……戴醫師要求的?

      可他記得當初──

      戴知明亮的黑眸盯著他瞧,眼底似有絲絲笑意,「被你撿到了,主任讓我帶你,就是我想拒絕也沒轍了。」

      回想起戴知的話,姜譽腦子一陣混沌,「林醫師,真是戴醫師要求要帶我的?」

      「可不是麼,」林醫師清了清嗓子,「當初主任早把你排給了杜睿,戴知卻中途殺出來搶人,惹得杜睿可氣了。」

      所以,戴知是要他的……?

      「姜譽!」戴知的怒吼穿山越嶺的傳了過來。

      「林醫師,不好意思我……」

      「你去吧,戴知那脾氣我知道。」林醫師微笑,揮了揮手便走了。

      姜譽趕到門診室時,看見戴知一臉青黑的看著桌上的便當,「戴醫師?」

      「便當只有一個,我不用吃嗎!」

      姜譽一愣,隨即發現剛才被戴知給罵蒙了,口誤叫成一份便當,「戴醫師你別氣啊我叫錯了,我也不餓,便當你吃吧。」

      戴知橫了他一眼,「去茶水間拿免洗碗筷。」

      姜譽正想問他不是有自己的環保筷時,被戴知殺氣滿滿的眼神給瞪掉了,只好跑一趟。

      戴知接過免洗碗筷,夾了一半的份量進去,讓姜譽坐到沙發上,「吃。」

      「咦?」姜譽傻住了。

      「怎麼,還要人餵你嗎。」戴知口氣不善地道。

      「不不,」姜譽趕忙推開碗筷,「戴醫師我不餓,你吃吧。」

      「不想和我共吃一個便當?」戴知沉著臉。

      「不不……」

      「那就吃。」

      姜譽誠惶誠恐的將這碗飯給吃下肚了。

      下午門診的人潮依舊很多,戴知忙的連上個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姜譽看著也有些心疼,於是決定給他泡杯咖啡。

      姜譽來到茶水間時,和他同期的陸卿瑜也正巧進來了,「姜譽。」

      「卿瑜?忙完了?」姜譽扭頭一看。

      「早忙完了,你們那邊有戴醫師才忙吧。」陸卿瑜淡淡一笑,雙頰微紅。

      姜譽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我就是來給他泡咖啡的。」

      「你真好,能給戴醫師泡咖啡。」

      姜譽手中的動作微微一頓,旋即恢復。

      陸卿瑜笑笑,頓時一愣,也發覺自己這話說的太明顯了,「姜譽,那個我……我就是……唉,我喜歡戴醫師。」

      姜譽攪拌咖啡的手停下了。

      「你能不能幫我把這個拿給他?」陸卿瑜從進來時就一直揣著封信,姜譽突然明白了,陸卿瑜不是碰巧進來,而是看他進來掐著點跟來的。

      「我想了想,只有你最合適了。你是男孩子,不會說我閒話,和戴醫師又靠的近,你拿的話,戴醫師肯定會看一下的。」陸卿瑜整張臉脹紅起來,不好意思地說著。

      姜譽沒有說話也沒有回頭。

      「姜譽?」

      「啊……好,」姜譽似乎回過神來,他將糖蓋旋了幾圈,卻始終旋不緊,「妳放桌上吧,我會拿的。」

      「姜譽謝謝你啊,辛苦了。」陸卿瑜高興的將信留下,出去了。

      姜譽緩緩停下旋蓋的手,面無表情地看向那張淡粉色的信封。

      姜譽一直以來都有個秘密,那就是他是個同性戀,而好死不死,他就這麼喜歡上指導他的戴知了,於是,一個秘密成了兩個秘密。他知道這件事是沒望的,他也就只想待在戴知身旁,每天過著這樣的生活就很滿足了。

      而今,陸卿瑜的情書卻恍若一棍棒打在了他心上,那個他一直不願面對的現實──戴知會交女朋友。

      戴知會……交女朋友。

      姜譽蹲了下來,將臉埋進手臂裡,想將這一切隔絕在外。

      下班時,姜譽整個人都不在狀態上,戴知看他渾渾噩噩的模樣,開口道:「咖啡呢。」

      姜譽卻像被這聲嚇醒似的,「這裡!」

      結果這麼一大動作的磕碰,咖啡灑在了姜譽手上,姜譽燙的鬆了手,整杯咖啡摔在地上,碎成一塊塊的陶瓷片。

      「笨蛋!你幹什麼!」戴知急了,拽著姜譽的手臂朝茶水間疾步走去,「端杯咖啡也能燙,你是傻還是手殘!」

      姜譽垂下頭,「對不起……」

      戴知抓著他的手,將水龍頭開到最大,對著燙紅的地方沖,「我真不知該怎麼說你,這裡是讓你發呆的地方嗎!」

      姜譽沒有說話,頭垂的更低了。

      戴知看出他不對勁了,手背抵上姜譽的下顎,強逼他將頭抬起來。

      而這一抬,讓戴知愣了。

      「對不起,對不起……」姜譽哭了,哭的抽抽噎噎地。

      戴知有些慌了,他把人給罵哭了?不對啊,他平時罵得再過份這小子都還一副傻樂傻樂的二貨樣,今日是怎麼著?

      「……很痛?」戴知怎麼想都只有這個可能了。

      姜譽搖了搖頭。

      「那……怎麼了?」戴知放緩語氣。

      姜譽茫然的看了看他,隨後問:「戴醫師,你會交女朋友嗎?」

      戴知蹙眉,不悅道:「你失戀了?我怎麼沒聽說你有女朋友。」

      「不……我問你呢。」姜譽一抽一抽的吸著鼻子。

      「失戀了來討拍?真不好意思我沒有女朋友,沒辦法和你同病相憐。」戴知沉下臉,眸色黯淡的照不出光。

      「沒有,我不是……」

      戴知驀地將他抱上洗手台,兩手撐在一旁,俯身看著他。而這時,姜譽的口袋裡掉出一張粉色的信封。

      「這什麼?」戴知撿了起來。

      「沒什麼!」姜譽撲上前去想搶回來。

      戴知瞇了瞇眼,把姜譽壓制住,將信封拆開來看,眉峰越蹙越深,「這是陸卿瑜給我的?」

      姜譽見他看完了,委屈的又想哭,完了完了,陸卿瑜那麼漂亮,戴知那麼帥,他兩那麼配,鐵定要在一起了……他就笨,情書哪裡不好藏,怎麼藏口袋裡呢!

      「你看起來不想給我。」戴知說道,順手就將情書扔進垃圾桶裡。

      「你怎麼!」姜譽傻住了,「那是陸卿瑜的啊,你是不是沒見過她?她長的挺漂亮的,個性也挺好,她……」

      「你是不是特想把我和她配一塊?」戴知陰測測的說。

      「沒有!」我特不想你們一塊!姜譽兩眼閃亮亮的誠懇道。

      「聽好,我目前沒有要談戀愛的打算,別給我亂來。」

      「那以後有嗎?」姜譽挺著膽,鼓起勇氣問了聲。

      戴知被問的一愣,剛舒展的眉又皺了起來,「你關注這個做什麼?」

      「戴醫師,那個,我……」姜譽豁出去了,他真怕了,不管如何也要讓戴知明白才行,「你看我怎麼樣?我會煮飯、會做家務、還能在工作上幫助你,你看看我,長的也不算醜,女孩子會的我基本都會……啊,除了生孩子。」

      戴知的瞳孔驟縮,他驚訝的瞅著姜譽。

      姜譽估摸也把膽子給用完了,滿臉通紅,緊張的說,「戴知,你覺得我怎麼樣?」

      戴知恢復了一貫的表情,沉默了會,隨後道:「你不怎麼樣。」

      姜譽失落的垂下頭。

      姜譽還沒沮喪完,戴知的兩片唇瓣就貼了上來,輕輕蹭了兩下離開。

      「但我喜歡。」戴知一笑。

      姜譽打起精神了,有些不可置信,但更多的是興奮,「真的?我我我……」

      「廢話,你知道和杜睿搶人多累嗎。」戴知又親了親他的臉頰。

      「所以、所以我們……」

      「閉嘴,」戴知用實質行動,堵住了姜譽那張多話的小嘴,「以後別藏情書了,直接幫我丟了。」

      「那你說你沒談戀愛的打算……」

      「現在有了。」

      於是,姜譽一路從跑腿小弟轉型成指導學生,最後登峰造極,晉升為戴夫人。

      「姜譽,發什麼呆,還不過來!」今日,戴知的怒斥依舊在門診室裡迴響著。

      ……好像還是只有稱謂變了吧。姜譽無奈地想。

      「過來親我一個。」戴知接著道。

      嗯,變的果然不是只有稱謂!姜譽樂悠悠的迎上前去。

     

回作家的PO

回應(3)


妹子,妳文寫得真好,我被萌到了
2016-10-04 20: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藍翼的喜歡////
2016-10-08 22:12回覆

果然才女就是才女,這篇文看得我屁顛屁顛的AwA
天哪實在太可愛了啊!
看到晉升為戴夫人的時候差點笑到噴咖啡w
果然ZZ的文就是好吃(口水
2016-05-31 18: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被這樣誇獎會得意忘形的////
哈哈這就是姜譽的成長路程!登峰造極了有木有!
請盡情吃!(遞
2016-06-07 18:54回覆

「媽媽呀是勞力士……」
這句話實在太可愛了,看到以後就笑了,然後就心滿意足地完食。
結尾也實在太可愛了,媽媽呀一百個讚。
2016-05-31 12: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長夢的喜歡////
那句是為了突顯姜譽二的特質xDD
2016-07-21 19:3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