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小道士與高中生

抽到的題目:正太攻X二貨受X幽靈

第一次見到男人,缺心眼的薛天和直接就被對方天花亂墜說得深信不疑,以為他是真心想要和自己結交,哪怕他現在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和對方身穿筆直西裝、一絲不苟的嚴肅模樣格格不入也一樣。

男人說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深深被他吸引,因為他身上有股魔力,讓對方特別想認識他。

男人說他其實沒什麼朋友,平常總是在忙工作,在職場上也沒什麼交心對象,特別孤單。

男人說覺得他看起來和自己很和得來,他們一定能成為非常要好的朋友。

薛天和都信了,直到路上碰到一個小正太,稚嫩的臉蛋擺著不符合年紀的嚴肅表情,看起來非常不倫不類。

小正太說,他叫秦睿慈。

但薛天和一點都不想知道。

小正太當作沒聽見,依舊跟在他後面當個小尾巴。

「天和,他是誰?」一如既往穿著一絲不苟的西裝服,男人好奇的看著站在薛天和身後的小男孩。

「他是……」薛天和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麼介紹這個自己纏上來的男孩,但還不等他想到什麼合適的理由,小孩特有的軟綿聲就在耳邊響起。

「弟弟。」秦睿慈頭高仰著,看著面前比他高大許多的男人,面無表情。

「什麼?」男人先是反應不及,隨後才理解對方的意思,這才笑著說:「原來是天和的弟弟啊,挺可愛的。」

薛天和面孔扭曲,想說什麼,一隻小手卻抓住他的右手,嚇得他反射性地回過頭,卻見男孩正仰著小臉看著他,面部表情因為一絲笑意而有些柔和,可愛的讓他心底一軟,瞬間就將內心所有不滿給嚥了回去。

男人也沒察覺到任何不對勁,直接開口轉移話題:「今天帶你去之前說的那家不錯的咖啡廳,那邊也有小蛋糕。」換句話說就是帶著弟弟也不成問題,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男孩一眼,接著又笑咪咪地看向薛天和。

想來男孩這幾天對自己的死纏爛打,雖然不清楚對方為什麼硬要跟著自己,但實際上也沒造成自己多大困擾,最重要的是小孩不能打,罵了對方也不怕,薛天和很清楚要想打發走對方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也就不再做無謂掙扎,同意帶上秦睿慈了。

秦睿慈站在薛天和身後,不讓男人看到自己,注意力不在他身上的薛天和自然也看不到他現下的表情,狡猾且愉悅。

男人說他喜歡散步,畢竟在公司辦公坐了整天,為了讓僵硬的身體獲得舒展,哪怕沒有運動也應該要多走點路才對,因此一直以來兩人總是步行前往各個地方,或閒聊或吃飯。

薛天和從來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這次多了個小尾巴,緊抓著自己的手不說,時不時還要拉一下自己,但在他看過去後卻又沉默不語,只是眨巴著一雙黑墨色大眼望著自己。

偏偏男孩還是個極有眼色的人,在薛天和露出一臉不耐準備開口訓斥的下一秒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好似自己欺負他似得,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看得他瞬間就將到口的話又吞了回去,簡直心塞的不要不要的。

所以這不可愛的小傢伙究竟為什麼要死跟著自己啊?

薛天和仰頭望天,覺得有些生無可戀。

然這些並不影響他們的路程,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們終於來到此行的目的地,一家叫「悠」的咖啡廳。

咖啡廳距離市區有段距離,薛天和看了眼腕上的手錶才驚覺他們竟走了快二十分鐘,附近的靜謐就顯得情有可原了。

這間咖啡廳的店面不大,卻也貼心的附設了小型停車場供開車的顧客停駛,一眼望去不意外地看著裡面停滿了車輛,再看向店裡坐著不少的客人,可見就算地處有些偏僻,仍不影響這間店的熱門度。

從外面看去就能看到店內溫馨異常的布置,一眼就讓薛天和愛上了這個充滿家的氣息的店面,頓時心下打定主意,哪怕自己其實根本不愛喝咖啡,也要三不五時上門來吃塊蛋糕。

進去店面就更能感受到那彷彿回了家的舒適感,放眼望去無一不是優閒的坐在座位上細細品嚐著手中的咖啡邊和身邊的親朋好友們輕聲閒聊,或在桌面上擺放著的筆記型電腦輕鬆快速地敲打著,亦或悠閒地翻閱手中厚重的書本。

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悠閒舒適,甚至是享受的。

薛天和覺得自己更愛這個地方了。

親切的服務員微笑著上前帶他們入座,這次點單一如既往是由薛天和負責的,男人只是笑著說要一杯卡布奇諾,薛天和就習以為常的和店員復誦了句,接著又替自己和秦睿慈點了塊巧克力蛋糕和提拉米蘇。

秦睿慈畢竟是多出來的,更何況還是他死纏爛打硬要跟著,薛天和很自然的將人丟在一旁,悠哉的和男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直到服務員將東西送上來才短暫停了一下,隨即又面露古怪的看著服務員將巧克力蛋糕和咖啡擺放在自己面前,把提拉米蘇擺放在秦睿慈面前。

每次和男人出來吃東西,送上來的東西都毫無例外的全擺放在自己面前,對此薛天和早已見怪不怪,但這次為什麼秦睿慈點的提拉米蘇店員卻直接擺放到對方面前?

儘管心中覺得有些奇怪,但薛天和還是沒有說出來,只是將咖啡擺放在男人面前,又和對方閒聊起來。

秦睿慈也不說話,乖乖地坐在那小口小口吃著面前的蛋糕,小臉上還不時浮現出心滿意足的可愛表情,這讓正巧看向他的薛天和忍不住「噗哧」笑出聲。

這小鬼總是在自己面前擺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樣,他知道那些會讓自己忍不住心軟的賣萌表情都是對方裝出來的,但見對方現下對甜食喜愛的真實表情竟覺得有幾分喜愛,待他回過神來,他已經抬手將對方嘴邊的可可粉抹下吃進嘴裡。

對自己下意識且自然的反應愣了下,隨後又很自然的放下手和男人聊起天來,因此薛天和沒看到在他那一系列的動作後秦睿慈眼底流過的暗沉。

他們在店裡待了兩個小時,結帳時依舊對男人尷尬的說自己忘帶皮包習以為常,準備掏出腰包的薛天和卻看到男孩先一步跑去找店員結帳,竟是連自己和男人的份都一併付掉了,這讓他一瞬間有些愕然。

「你傻啦?錢別亂花啊!」薛天和有些激動地抓著秦睿慈,皺著眉頭諄諄教誨道:「父母的錢怎麼能亂花呢?下次不許再這樣了。」說完就要把錢塞進對方的小手裡,雖然他現在花的錢也是父母給的零用錢,但到底他的年紀比對方大,又豈能讓對方付錢?卻見對方直接又將錢塞回到自己口袋,頓時就有些懵。

「那是我自己賺的錢。」秦睿慈笑咪咪的說,「媽媽說我的錢就是要賺來給媳婦兒花的,你是我的媳婦兒,所以給你花。」那童言童語、天真無邪的可愛模樣聽得薛天和都醉了,但這並不妨礙他炸毛。

「臭小鬼!你說誰是你媳婦兒啊!」

「你呀。」秦睿慈依舊笑咪咪的回答,眼神還透著點無辜,看得薛天和都不知道該吐槽一個小男孩胡說八道,還是該嘲諷自己跟個小孩子計較了。

薛天和莫可奈何,最後只能重重嘆了口氣,順便哀怨自己究竟什麼運氣,怎麼就攤上這麼個小祖宗了呢?

懶得在理他,薛天和轉頭看向男人,笑著說:「今天和你聊得挺愉快的,那我就先回去了,改天見。」

「我也很愉快,下次有空再約你出來。」男人也笑著,神情滿是柔和。

薛天和點了點頭,接著扭頭看向一旁的秦睿慈,有些無奈的說:「走吧,我送妳回家。」

對於這樣的發展顯然有些始料未及,秦睿慈吃驚的看著薛天和,隨即笑咪咪的說:「不用不用,要送也是我送媳婦兒回家呀。」聽得薛天和咬牙切齒,手癢得不得了卻又動不了手,最後只能氣呼呼的甩頭就走,懶得再理這個小魔頭了。

怒氣衝天的薛天和離開的步伐很快,沒多久就看不見蹤影,秦睿慈臉上的笑容也在對方身影消失在自己視線範圍內的下一秒瞬間卸下,面無表情地看向一旁的男人,周身散發的氣勢強大無比,那是這個年紀的孩子不該有的。

可惜他本就不是普通小孩。

薛天和的離開彷彿是個信號般,男人臉上的溫和微笑也在下一秒消失無蹤,沉著臉看向一旁的秦睿慈,雙眼更是泛起血絲,周身上下還隱隱散發著不祥黑氣,看起來好不恐怖。

秦睿慈只是冷笑了聲,抬手將早已捏在手心裡的黃色符紙扔到男人身上,就見對方一聲慘叫,下一秒就化回白煙消失得無影無蹤。

「區區孤魂野鬼還敢跟我鬥?」說著還露出異常嫌棄的表情,接著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又丟了句話才轉身離開。

「我的東西,只能是我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