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自在不言中

題目:渣攻X冰山受X撞見外遇

      他已經忍無可忍。

      可是他面無表情。

      也許是憤怒到極點的體現;也許純粹是因為習慣。

      習慣了自己男朋友外遇,習慣看到每天都抱著自己入睡的男人在兩人同居的大床上和別人滾著床單。

      人類的嗅覺其實並沒有那麼靈敏,可是隔著一扇門,他彷彿已經聞到了濃烈的精液味,腥臭難聞,而伴隨著那氣味的,是不堪入耳的,女人的嬌喘聲。明明沒有看見,他卻可以想像自己男人的手揉捏女人乳房時的熟稔,還能猜到他是如何地與對方深吻交纏。

      姜遠祈是個雙性戀,這是韓宇麟一直以來就明白的事情,可是他不知道,這個男人風流偷吃的性子竟會在兩人在一起後變本加厲。

      如果誰都可以上床的話,那為何還要跟自己交往呢?韓宇麟不明白,自己本該與姜遠祈毫無關聯。兩人的人生理應不會有交錯的時候,可是偏偏兩人認識了、上床了、交往了、同居了,卻依舊像個熟悉的陌生人。

      只是彼此之間有個叫「戀人」的關係。

      臥房裡激烈的肉擊聲變得大聲,女人醜態畢露的叫聲也越來越尖銳難忍。「好爽……幹、幹死我!快,再快點!」

      這是第幾次射精了?

      韓宇麟站在門外低著頭,他總覺得有種酸楚在自己身子裡蔓延。姜遠祈的熱情似乎不曾在自己身上,兩人做愛的時候,姜遠祈幾乎射過一次後就不再搭理自己。

      一開始,他以為那是姜遠祈不語的體貼,怕他隔天會難受,可自從撞見他和別人猛烈的,如同野獸交配的畫面時,他才突然醒悟──也許姜遠祈對自己沒有太多慾望。

      那既然如此,為何還要和自己交往?

      交往……?

      韓宇麟不禁苦笑,他走到客廳,端正地坐在沙發上。「明明連告白也沒有。」兩人的感情用渾然天成來形容大概也不為過,沒有浪漫曖昧的情緒,也不曾有過熱戀該有的失去理智,兩人自然而然地有了肉體關係,時間久了也就住在一起,方便解決彼此的生理需求。

      也許比起戀人,更像是砲友。如果真是砲友的話,那他和誰做愛,自己又有什麼插嘴的餘地呢?

      房間裡的喘息聲漸漸消失,韓宇麟打開電視,佯裝著剛回來的感覺。他面若冰霜,彷彿絲毫也不在意戀人的外遇。

      也許真是習慣了吧。

      韓宇麟第一次撞見姜遠祈與別人做愛時,那天晚上他徹夜未眠,長夜未央的滋味他就這麼嘗過了幾回,直到後來麻痺了,心想著反正自己也沒什麼缺失,也就努力習慣這樣的心痛。

      也許自己比姜遠祈還要更愛對方。

      正因為愛著,所以才會這樣隱忍。

      只要待在身邊就好……只要他不嫌棄自己就好……哪怕他愛的沒有自己深刻……

      韓宇麟的表情依舊漠然,他的情感在心底沸騰,卻從不顯露,這樣的個性讓他在社會上吃虧,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就喜歡隱藏自己的情緒,誰也改變不了。

      即便是姜遠祈也一樣。

      房門被打開了,女人……他也認識的朋友凃雙雙走了出來,她的妝有些花了,一臉疲憊,但眼底還有著歡愛後的餘韻,她一走出來就看到韓宇麟,她有些驚愕。「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

      「下午教授臨時調課,所以就回來了。」韓宇麟逼自己繼續直視電視螢幕。

      「這樣啊……那,我先走了。」涂雙雙知道韓宇麟跟姜遠祈是什麼關係,她覺得尷尬,卻又畏懼韓宇麟冰山的氣場,遲遲說不出其他的話語,只有辦法在關上門之前,小聲地道一句抱歉。

      「那個,對不起。」聽見涂雙雙離開的聲音,韓宇麟暗自鬆口氣。對不起什麼的他可承受不起,真要說的話,他偷聽她和姜遠祈做愛的聲音,他才要道歉呢。

      姜遠祈腰間圍著浴巾,他看到了韓宇麟,原先沒有表情的臉沉了沉,然後微慍道:「你聽多久了?」

      「什麼?」韓宇麟起了雞皮疙瘩,他不懂姜遠祈怎麼會知道。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明明在意我和雙雙的外遇,卻什麼也不說,既不發怒也不有所表示,你是存什麼心態?」姜遠祈壓住韓宇麟,他雙瞳裡的怒意毫無隱藏,韓宇麟不懂他在氣什麼。「說啊!說你討厭我外遇,說你非我不可……說啊!」

      「……」韓宇麟一時語塞,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哪裡惹火了姜遠祈。

      「你不說,我就天天找人在那張床上做愛,你愛看多少,就讓你看多少。」比著房間裡那張沾著汗水與精液的大床,姜遠祈邪笑著。

      韓宇麟想起剛剛聽見的肉擊聲,想起了姜遠祈擁抱自己時,那粗暴的交纏以及充滿男人氣味的汗水,不禁有了反應,他冷淡的臉上泛起了粉嫩的紅暈。

      「怎麼?莫非你是個變態?平常做愛的伎倆滿足不了你,非要暗地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才能高潮?」捕捉到了韓宇麟跨間的突起,姜遠祈把手伸進他的褲子裡。「你若喜歡這樣,等等我再找幾個人過來,讓你看看我怎麼幹他們。」

      韓宇麟不知道姜遠祈作什麼要把話講的這麼難聽,他蹙著眉頭,沉聲喊道:「夠了!」

      「夠了?什麼夠了?」姜遠祈停下動作,這是他第一次聽見韓宇麟的聲調不再那麼平穩。他抬頭看著宇麟,卻發現對方死低著頭,瀏海蓋住了他的雙眼。

      「我受夠了。」韓宇麟可不想讓姜遠祈看到自己泫然欲泣的樣子,他是常常面無表情沒錯,他總是表現的毫不在乎沒錯,可是那不代表他是個隨便的人,那也不表示姜遠祈可以用那些話語來羞辱他。「我今天就搬走,你愛跟幾個人做就去,我不會打擾。」

      掙扎著想要離開,韓宇麟發現姜遠祈變了臉色,他鐵青著一張臉,狠狠的壓著自己的身子。「放開!」要姜遠祈趕緊放開禁錮自己的雙手,韓宇麟沒有捕捉到姜遠祈稍縱即逝的痛苦。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姜遠祈殘暴的脫去韓宇麟身上的衣服,他如野獸般的啃咬韓宇麟的唇。「你怪我不專情,那怎麼不瞧瞧自己那什麼冷冰冰的態度──」說著說著姜遠祈彷彿更氣了,他對待韓宇麟的方式比往常還要更不留情。

      「你要幹嘛?」韓宇麟覺得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他頭一次覺得姜遠祈可怕。

      「幹你。」姜遠祈猛烈的開始與韓宇麟交纏,這一次,他索求了不只一次。

      聽著韓宇麟的呻吟,姜遠祈下意識喃喃道:「不要怪我,是你自己什麼都不說,凡事都要我去猜……我更寧可你生氣,質問我為什麼有別的女人……」

      儘管如此,你還是抱了別人。

      韓宇麟沒有回話,可是他滿足此刻。

      姜遠祈懷中的是自己,他吻的也是自己,雙眼看著的也是自己。

      兩人之間有沒有愛已經不重要了,至少此刻是離不開彼此的。

      這樣的性愛不斷持續著,兩人全身都沾滿了黏稠的精液,在不知第幾次的高潮後,韓宇麟累的沉沉睡去,姜遠祈見狀,也就放過了他。

      他看著韓宇麟滿是汗水的臉龐,情不自禁的用手觸碰。

     「想離開我?我倒要看你有沒有這能耐。」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